雅文小说 > 校园言情 > 雨夜难单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紧张
    夜佑辰启动了车辆,在陈雨在注意看窗外风景的时候,夜佑辰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夜佑辰心里那个得意的啊,他和陈雨呆了这么久,陈雨的穿衣习惯他早就搞清楚了。心里也猜到了今天这个日子,陈雨必定会穿这样的衣服。

    夜佑辰在一想,小孙作为应勤的得力助手,今天这个日子怎么可能不到场?为了宣誓主权,昨天晚上八点钟,夜佑辰硬是出了学校,跑到街上,找了三家店,才找到差不多的衣服。

    找好衣服之后,夜佑辰又连夜开车赶到了昌州市,随便找了一家酒店住着。今天一早,夜佑辰算着时间又把车开到了市二中的门口来截陈雨。

    事实证明,夜佑辰算的是真的准,才来就遇见了陈雨。

    今天没有去上课的,还有姚东篱四人。四人作为目击证人,肯定是要到场的。

    陈雨二人到达法院的时候,也八点钟了。果然不出夜佑辰的意料,当夜佑辰和陈雨两人到达法院等候室的时候,果然看见了小孙,应勤,就连夜励都在,三人此刻正围在一起交谈着什么。

    当夜佑辰看见小孙之后,眸子闪了闪,停在原地,偏头询问着站在自己右手边的陈雨:“小雨,你看见我的车钥匙了吗?”

    本来安静的等候室,在夜佑辰的声音响起的时候,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夜励三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转头看了过来,当夜励三人看见陈雨和夜佑辰穿的衣服之后,愣了愣。夜励的眼里带上了一抹懵逼。小孙眼里倒是一副早该如此的模样。最为平淡的就是应勤了。

    应勤从一开始接手这个案子的时候,便是仔细了解过,所以知道在ktv里夜佑辰救了陈雨,并且一直抱着陈雨的事。再到后来夜励来了,应勤一直都认为陈雨和夜佑辰是情侣关系。

    所以看见两人穿了差不多的衣服,也并不在意。

    “钥匙?什么钥匙?”陈雨看着夜佑辰,疑惑的问着。陈雨可从来不记得自己拿过夜佑辰的什么钥匙。可谁知道,夜佑辰听见了陈雨的话,却是勾唇无奈一笑。

    随后,伸出右手在陈雨的左兜里掏了掏,这一掏,好家伙的,真的掏出来一把车钥匙。

    陈雨看着从自己兜里拿出来的车钥匙,完全懵了,有些不可置信的问着:“你的车钥匙怎么在我这?我没有拿啊。”

    夜佑辰摇了摇头,用手轻轻的点了点陈雨的额头。“是是是,你没有拿,我塞进去的。”

    陈雨:“……”

    虽然夜佑辰说了真话,可为什么自己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了?

    夜佑辰还真的没有说假话,这钥匙还真的是夜佑辰自己塞进陈雨的口袋里的。夜佑辰本就学过一些拳脚功夫,想乘机把一把钥匙塞进毫无防备的陈雨兜里,那可是在简单不过了。

    看了夜佑辰一脸得意,陈雨一脸茫然,夜励还有什么不懂的了?没好气的冲着笑的开心的夜佑辰道:“行了,进来坐着,门口站着好看啊。”

    听见自家大伯的话,夜佑辰赶忙走进了等候室,看见陈雨找椅子坐下之后,夜佑辰这才搬过一个椅子挨着陈雨坐下。

    陈雨:“……” 要不是人多,陈雨还真的想让夜佑辰自己搬着椅子坐远点。夜佑辰这个人就像一只没有安全感的小狗狗一样,陈雨只要一坐下,夜佑辰便是紧随其后,跟着来了。

    夜佑辰挨着陈雨坐下之后,发现陈雨并没有让自己走开,开心的笑了,只要陈雨不拒绝让自己走开,就说明自己还有理会的。

    只不过…自己的大伯好像并不希望陈雨和自己走的太近,亦或者,不希望自己离陈雨太近。

    想起这件事,夜佑辰只觉得自己哪里都疼,对自己这个大伯也是无语了。夜佑辰知道,夜励喜欢陈雨,把陈雨当成自己的小辈对待。

    那个做家长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的,找一个好的归宿,可就算找个再好的归宿,这从小看到大的自己,难道还不够优秀吗?

    再说了,如果陈雨和自己在一起了,到时候可就真的和夜家,夜励有关系了,那岂不是更好?

    夜佑辰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大伯不会算账,还想着什么时候去找自己的大伯好好聊聊。就在夜佑辰各种思考对策的时候,姚东篱四人到了。

    “夜叔叔。”周翰刚到门口,便是叫着夜励。叫完夜励走进房间,周翰这才看见了陈雨,当看见陈雨穿的衣服时,周翰激动的差点没跳起来。飞奔到陈雨面前,随后蹲在了陈雨面前,扯着自己的衣服,激动的道:

    “小雨,小雨我就知道你要穿这个衣服,你看,你看我也穿了这个衣服哟。”

    周翰的话说出来,夜佑辰的脸完全黑了。再看周翰的衣服,和陈雨的款式一模一样,外套是件红色的。红色穿在周翰身上并不显得造作骚包,反而显得异常的风流倜傥。

    看起来,就像一个流连人间的风流少年,风流却又不羁,不会有任何轻俗的感觉。

    就单纯的这么看下来,和陈雨更像情侣装的,竟然是周翰了。当看见周翰的穿着时,夜励紧绷的脸放柔和了。

    夜励的动作自然没有逃过夜佑辰的眼光,夜佑辰的嘴抿了抿,心里气炸了。他就说自己的大伯怎么可能是个傻的,没想到,自己的大伯不但一点不傻,反而还来了这么一招。

    周翰和夜励的关系,夜佑辰自然是清楚的。可就是清楚,夜佑辰才更生气,周翰可以算得上是夜励的半个儿子,而自己作为夜励的侄儿,也算得上夜励的半个儿子。

    同样是半个儿子,夜励没有选择自己,自然便是选择了周翰。

    “嘿嘿嘿。”听见周翰的话,陈雨傻笑了两声。“那必须穿这个啊。”说着,陈雨很是无奈的看了一眼小孙。别人不知道,小孙和周翰却是知道的,自己的衣服全部被毁了。

    就现在穿得这一套,还是周翰前天和自己出去逛街了买的。当然,和自己去逛街的不止周翰,还有马玉萍,姚东篱和黄毕澄。至于梁韶轩,陈雨现在也说不清楚对他是什么看法了。

    朋友,好像算是,可出去玩,在ktv事件之后便是从来没有了。

    小孙收到陈雨的目光,自然是懂了陈雨说这话的意思,对陈雨还了一个笑容。看见陈雨和小孙的眼神交流,在看见周翰和陈雨的对话交流,夜佑辰更不高兴了。

    可惜,在场的人里面没有一个人理会夜佑辰的生气,都在自顾自的忙着自己的事。

    “应局长好。”姚东篱和黄毕澄三人并不熟悉夜励,也就没敢和夜励打招呼了。只和熟悉的应勤打了一声招呼后便也自己找地方坐下了。

    周翰却是没有找地方坐下,一直蹲在陈雨面前,和陈雨说说笑笑的。夜佑辰的本来白皙的脸目前已经黑的像块煤炭了。

    夜励也知道,不能太过于刺激夜佑辰,否则可拿不准夜佑辰这个小子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深思熟虑之后,夜励抬过一个椅子放在了周翰的面前,“小翰,椅子我给你抬过来了,你自己找地方坐,别在这傻蹲着。蹲着,脚不痛吗?”

    看着自家大伯的动作,夜佑辰差点没有气吐血。虽然说自己和周翰都算是夜励的半个儿子,可是再怎么说自己和夜励才是有血缘关系的呀。血浓于水啊!

    夜佑辰没有时间纠结太久,没一会儿,外面的人便是来通知夜佑辰等人准备,要开庭了。

    听见说要开庭了,陈雨突然紧张了起来,开庭这样的事儿,陈雨可是第一次经历。怎么可能会不紧张呢?

    夜佑辰一眼就看出了陈雨的紧张,微微倾斜身体,对着陈雨的耳朵说道:“小雨,你不用害怕这件事,大伯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等会儿你就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就好了。”

    听见夜佑辰的话,陈雨点了点头,目前也只能如此,而且,陈雨还是很相信夜励的。

    夜励听见说要开庭了,便是退出了等候室,毕竟夜励的身份摆在这里,今天也算是半个陪审。如果被人看见,快开庭了还在等候室和原告聊天,那可就不好了。

    夜励走后,场面忽然又冷静了下来。看见主心骨的夜励走后,陈雨好不容易压制下来的害怕又冒起来了。陈雨害怕,脸色有些苍白,就连手心里也冒起了冷汗,心里不停的思考着,等会儿应该说什么。

    看见陈雨的动作,夜佑辰皱了皱眉,随后开始找话题和陈雨聊起了天。“小雨,你这三次月考的成绩出来了没有?”

    陈雨听见夜佑辰的话,下意识的愣了愣,随后回答着:“比第二次月考的成绩应该要好一些,毕竟这次在医院里复习过了。再加上这第三次月考的题不是很难。”

    “嗯,那什么时候出成绩。”夜佑辰听见陈雨的回话,眸子闪了闪,继续问着。夜佑辰的询问还是有作用的,陈雨明显的不害怕了,反而把精神集中到和夜佑辰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