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言情 > 第3种结局 > 第21章 刺猬尖刺
    乔允清一身的咖啡味让她难受难耐,比起这个,更让她难受的是被毁了的作品。

    “回去洗个澡吧。”李淮轩心疼道。

    乔允清点点头。

    “你和我说说吧,下午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也没什么,就是她太欠收拾了。”乔允清如实道。

    李淮轩:“……”

    乔允清边在咖啡厅等人,边做服装设计,这一下午,她听了坐在后面那个女人对薄渊滔滔不绝地埋怨。

    桌前的咖啡热了又凉,凉了又换,那个女人心里有一股邪火,存心刁难服务员。刁难完服务员后,又继续抱怨着薄渊的不是,抱怨他周末只会在家睡觉,一点浪漫都不懂。

    薄渊起初耐着性子解释,女人没完没了的数落让薄渊没了耐心也寒了心,便懒得搭理她。

    薄渊的沉默激起了女人的怒意,头脑一热,分手的话便脱口而出。

    薄渊无所谓道:“你又来了?既然你那么喜欢分手,那随你的便吧。”

    语毕,氛围顿时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看到女人铁青的脸色,准备起身离去。

    气在头上的女人怔住了一会儿,突然猛地站起来,端起桌上的咖啡就往薄渊身上泼。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薄渊反应很快,往一旁躲去,才逃离了被泼的下场。

    正当他在庆幸时,不经意的目光瞥见了被泼了一身咖啡的乔允清,遭殃的除了她的衬衫外,还有她手上的画纸,愧疚油然而生,正想上前道个歉时,李淮轩上前,如老牛护犊般,将她死死护在身后。

    女人泼错了人,可能是心虚的缘故,躲在薄渊身后。

    乔允清气在头上,但理智犹在,若是她肯端正态度向她道歉,她本并不是个爱计较的人,只能自认倒霉,就此作罢。

    可偏偏那个女人不识好歹,做错了事情不但不道歉,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乔允清并不是个忍气吞声的缩头乌龟,自小就明白委屈了谁也不愿委屈了自己,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她并不觉得自己得理不饶人,她只是习惯了保护自己,用刺猬的尖刺对准了妄图伤害她的人。

    *****

    乔允清一身狼狈地回宿舍洗澡,李淮轩则在宿舍楼下等她一起吃饭,许久没有和她独自相处,他本想今晚带她去餐厅吃饭,晚上再看场电影的,现在看来,计划泡汤了。

    咖啡厅发生的事情让李淮轩有些在意。

    乔允清的内心很强大,强大到好像不需要人保护,他这个男朋友如同摆设,这很让他内心受挫,自惭形秽。

    不知道怎的,李淮轩想起了关于乔允清的许多事情,最多的莫过于她整个人的心态。

    她不过才19岁,到底是经历过什么样的经历才让她的内心如此沉稳和理性?

    依稀记得高三那一年,夏天快要到了,距离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学生们的心态变得越来越浮躁。一次小小的考试落下了几名就在一旁捶胸顿足黯然神伤的,考试错失了不该丢的分焦虑不安几天,有的学生顶不住高考的压力整夜失眠,精神濒临崩溃。

    乔允清却很沉着冷静,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日子过得如同刚进高一的学生,安闲淡定,完全看不出是一名即将高考的学生。

    有一次市区高中组织了一场高考模拟联考,考试成绩出来后,向来稳坐排行榜第一名的乔允清居然考了全年级第55名,总分比平时少了整整150分。

    在那样激烈的竞争中,少一分,在本市的排名便落后了几十名甚至几百名。

    师大附中在本市高中的排名被师大实验中学压了十多年,永居老二,本以为能靠乔允清扬眉吐气一回的,结果乔允清却考得惨不忍睹,连市前二十名都进不去,大失所望。

    班主任将乔允清叫去办公室,边喝茶边批评,最后都是以安慰结束,毕竟这只是一次小失败而已,学校还是要指望她扬眉吐气的,便让她摆正心态,收起懒散的心态,平日里勤于亡羊补牢,争取下次做得更好。

    乔允清并没有比平时勤奋多少,上课时自己看书,课间绕着校道散步,一下课就回宿舍洗澡,晚修结束后,就回宿舍看课外书,班主任知道后在一旁愁死了,耳提面命叮嘱着她别自暴自弃。

    看到班主任如此着急,乔允清无奈地做出保证下次考试一定考回前三名。

    班主任听后,哎了一声,生怕把她给逼急了,便也懒得管了。

    第二次市高中模拟联考,乔允清重登师大附中总分排行榜第一名,也是那次市联考的第一名,远远超出第二名九十多分,这样大落大起的成绩,犹如坐过山车,众人皆佩服得五体投地。

    为此,师大附中在师大实验中学前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也正因为那次考试,学校综合了乔允清的综合情况,推荐她参加b大的自主招生考试。

    乔允清考上了却放弃了,保送的机会便给了第二名师大实验中学的学生。

    校长知道后,异常痛心疾首。当初乔允清以全市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师大实验中学,是他答应给乔允清减免三年的学费把她挖过来的,熬了三年,好不容易得到了保送b大的机会,她竟然自作主张地放弃了。

    校长气不过,把事情告诉了乔允清的父母,乔母得知真相后,气哭了,乔父在一旁抽着烟不说话。

    “我会考上好的大学的!”乔允清在解释着,同时也在保证着。

    “多好的机会,别人挣得头破血流也想考上b大,好不容易有了保送的名额,你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以前也是,明明有机会上师大实验中学的,你连和我们商量的余地都没有,自作主张去了附中,你这孩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乔允清没怎么想的,放弃就放弃了,她并没有觉得惋惜。

    乔父叹了口气,只道:“咱们也别给孩子压力了,允清有自己的想法,让她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吧,只要以后别后悔就行了。”

    说到这里,乔父看向乔允清:“允清,有些话我还是得提点你,你也别嫌我烦。”

    乔允清摇摇头,认真地盯着乔父。乔父向来鲜言寡语,说话言简意赅,他说的话她都会放进心里。

    “我和你妈没本事,没能给你优异的家庭背景,我们没关系没人脉,未来的路,能帮你的不多。对于这样的家庭和父母,读书是你最好的出路,谈不上是唯一,但一定比其他出路更简单一些。爸妈都希望你以后做事情能考虑清楚了再去做,做了也千万别后悔。”

    乔允清听后,鼻子直泛酸,但她依旧没有觉得后悔。她之所以会拒绝保送b大的机会,一来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走出s市,所以,去其他城市上大学都是扯淡;二来,她还有一群眷恋的人在这里呢,怎舍得那么早就离开呢。

    那年夏天,高考结束后,乔允清以年级第二名的成绩如愿地考上了s市的重本s大,年级第一的黑马姜佑考上了b大。

    想到这里时,李淮轩大概明白了,比起大多数同龄人来说,乔允清一直都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内心才如此沉稳和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