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言情 > 最奢华的旅程 > 第19章 再见斜庞克
    中国海军大学,七号男生宿舍楼三楼,一个挺拔威武的身影站在走廊尽头,他身着蓝色迷彩服,佩戴领章,一张刚毅果敢的脸上写满沧桑,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闪烁着坚强的目光,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交叉在背后的手中拿着一把剪刀,一张一合,发出咔哧咔哧的响声,步履从容但稳健有力地徘徊在周五下午的男生宿舍门口。

    几个端着脸盆从公共洗手间经过的学生,一一从身影旁边怯懦的绕过去,都相继礼貌的喊了一声:“张队长”。

    “嗯!”仅一个答应,满是威严,张队长点点头,继续向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7302宿舍中,王博文正站在军容镜前关怀着自己好不容易做出的“斜庞克发型”。

    在一旁看书的室友打趣道:“衣冠禽兽啊!”

    此人名叫李强,175左右的个子,看上去高高瘦瘦,五官清秀,可能是长期营养不良的原因,头发有些发黄。

    “你懂什么?这款是今年最流行的发型,这叫斜庞克。”

    “小爷我配上这款发型,是不是眼神中更多了一种忧郁气质。”王博文极其自恋地摆出一个自以为很帅的造型,深情地看着李强。

    李强摇摇头,翻了书页,调侃着:“长得好看的叫忧郁,你这样的叫忧郁症。”

    “书呆子!谅你也理解不了这种带有摇滚精神定型感!后续我再搞一个烟花烫!”

    “啥叫庞克?”李强不解。

    “看在你求知**这么强烈的份上,今天本少爷就给你科普一下!所谓庞克,又称朋克,是指带有浓烈的摇滚叛逆精神定型感的发型,而斜庞克发型则是在庞克发型的基础上加以改造,刘海梳向一边,让头发后部有随意翘起的形态,类似微型的鸡冠状。”

    王博文说得意兴阑珊,用手比划着所描述的形状。

    李强继续摇摇头,感叹:“太繁琐,三千烦恼丝,真的是太耽误事儿了!”

    “切,就知道跟你说是对牛弹琴!你怎么跟猪头一样,太无趣了!”王博文继续回到军容镜前摆弄着自己的发型。

    李强努努嘴,转身继续看书,不想再搭理。

    “哎,猪头去哪了?”王博文转身看着靠近自己最整齐的床铺。

    篮球场上,一魁梧挺拔,朴实健壮的身影在烈日下奔跑,跳跃着,他四肢健壮,宽圆的肩膀,高挺的胸膛,结实得如同钢桩铁柱一般。上身穿着一件洗的发黄的白色背心,下身配一条蓝色迷彩裤,英俊的脸颊上闪烁着汗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晶莹发亮。

    “砰”的一声,一个三分球进筐,引来一阵欢呼,围观的女生中传来一声呼喊:“朱旭,我爱你!”

    矫健的身影停顿了一下,不好意思地向加油的女生看了一眼,因为羞涩,原本黝黑的皮肤一下子成了棕红色,引来众人哈哈大笑。

    “猪头又害羞了!哈哈哈……”旁边同样穿着迷彩裤的队友打趣道。

    中场休息,女生娇滴滴地递过一瓶矿泉水就羞涩的离开了,朱旭怔怔的接过水,还没等喝上一口,就被队友抢走。

    “渴死我了!”哪管三七二十一,队友拧开矿泉水,咕咚咕咚喝下去,朱旭本想夺过来,没来得及,队友已经将剩下的半瓶水直接倒在了脸上,好不酣畅。

    朱旭看着自己无福享用的美意,竟然被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给夺走,心中十分不爽。队友看了一眼朱旭,表情尴尬,略带歉意。

    “那啥!我再给你买!大男人,别那么小心眼吗,对吧!”边说着,边用胳膊碰碰朱旭,以示安慰。

    这一番话下来,让朱旭只得忍气吞声,为了一瓶水计较下去,的确有失风度。

    手机铃声响起,朱旭看了短信,一个机灵站起身来,抓起衣服就向七号宿舍楼跑去。

    7302宿舍里,王博文放下手机,躺在床上,眯着眼睛听着音乐,手指打着节拍,自我陶醉。

    王博文倒数着:“三,二,一!”

    朱旭上气不接下气的闯进宿舍,只见李强在认真地看书,王博文却在悠闲地听着音乐,顿时不解。

    急匆匆的喊着:“紧急集合了!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快点换衣服啊!”

    王博文哈哈大笑,拿起手机晃了晃。

    朱旭片刻反应过来,上床就想将王博文暴揍一顿。

    “停停停!”王博文求饶道。

    “这事儿不能全赖我!李强说非要跟我打赌,说你只要看到信息,五分钟绝对不能跑回宿舍。事实证明,你输了!”

    王博文指着李强,一副欠揍的表情,让朱旭又累又气。

    李强赶紧辩解:“猪头,他这是**裸的报复,还不是因为上次选班长投票的事儿!”

    朱旭想起本学期选班长的事情,军校生的班长实行轮换制,每个学期轮流选举,本来初步决定是让王博文担任本学期班长的,结果因为王博文的综合表现不佳,这学期的班长就实行重新选举。对于朱旭没有投票自己当班长事情,王博文一直耿耿于怀,也并不是很服气,没事儿就酸溜溜几句。

    “要说他小子长得没我帅,人缘没我好,眼力见儿没我足,你们咋就选他当班长呢!”李强和朱旭看着自命不凡的王博文,相视一笑。

    朱旭手臂揽过王博文的脖子,微笑道:“没想到,你小子还这么记仇呀!”

    “哪敢哪敢!嘿嘿!我这就是想你了,想让你早点回来!”王博文见风使舵的本领从来都是高人一等。

    朱旭给了王博文一个脑瓜崩,转身拿起一把剪刀,撩起王博文额前稍稍留起的刘海,挑逗道:“我看你这斜庞克是需要修理修理了!”

    “别别别!猪头!猪头!还当不当哥们儿了!”王博文吱吱歪歪的喊叫着,引得李强大笑。

    “砰”的一声,宿舍门急促的被推开,一个高高帅帅,魁梧挺拔的男生匆忙赶了进来。

    只见男生身材健硕,长方脸膛,鼻直口阔,粗发浓眉,俊朗刚毅。一双睫毛很黑的眼睛,虽然不大,确是藏锋卧锐,流露出一种机警、智慧的神采。

    此人正是20岁那年的米俊青。

    “紧急集合!”米俊青大喊着,一边回到自己床位前,打开橱柜换军装。

    “别闹了!”王博文有点不相信,朱旭也持怀疑态度。

    看见米俊青麻利脱掉上衣,整装待发,朱旭才从王博文的床上跳下来,回到自己的橱柜前翻衣服。

    不到五分钟,队列便齐整地集合在国防大楼前。

    学员队新调来的张队长,来自陆军野战队,平日里就看不惯这些80后出生的娇小姐公子哥,得空就训练。

    帽檐下一张国字脸,黝黑健康,刚毅果敢,眼睛炯炯有神,一身迷彩军服,腰束武装带,领上配着中尉领章,精神威武。海大对于军校生这一个特殊的群体来讲,真是赶上新官上任三把火,刘政委每次做思想报告时,都会暗示张队长对他们心慈手软一些,可张队长每次却都说,“我们部队上的战士都是八零后的。他们有什么不一样,我这对他们都算是手下留情了。”

    张队长巡视着队列,眼神凌厉,他的眼皮下仿似藏着一双炭火似的光点,在默默地燃烧着。

    虽是秋季,天气还是有点闷热,刚刚又着急忙慌地赶来集合,众人的脸上便开始冒出丝丝细汗。

    王博文站在朱旭和米俊青中间,不一会儿便有点儿受不了了。

    王博文侧过脸对朱旭挑了挑眉毛,挑衅意味十足,朱旭做出警告的表情,二人在队伍里趁张队长不注意,做着小动作。

    “老张今天这是唱哪出儿啊?”王博文暗自嘟囔着。

    “废话怎么比湖南卫视的广告还多?”朱旭揶揄。

    王博文白了朱旭一眼,心存侥幸地向米俊青抛出橄榄枝,美滋滋地轻声絮叨:“哥们儿今天这头发多亏了你,你要稍晚来一会儿,这头就不保啦!”

    米俊青憋住笑意,给了王博文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轻声回道:“你看看张队长手里拿着什么?”

    王博文定睛一看,才发现张队长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剪刀,咔嚓作响,就差没两眼一抹黑,晕过去。

    朱旭和李强二人见状,差点笑出声。

    李强马上补刀:“这就叫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稍息,立正!向前看!”张队长站在队列前方,看着整齐的队伍。

    “同学们,最近天气挺热的,我看咱们有些同学的头发需要修理修理了,这天儿这么热,还要加大训练,我担心大家训练的时候中暑呀!”

    整个队列都憋住笑意,向王博文的方向偷瞄,大家都心知肚明,王博文绝对第一个中枪。

    “无规矩不成方圆,无制度则无国家。军人的衣着、发型、举止、谈吐、称呼和礼节等,皆反映了军队的精神面貌、军政素质和文化教养,是战斗力的一种表现。中国人民解放军历来重视军容风纪,内务条令中有严格、明确的规定。全体军人必须自觉做到着装整洁,举止端正,精神振作,讲文明,有礼貌,守纪律,遵守社会公德,热爱人民,拥护中国**和人民政府。良好的军容风纪,对维护军队荣誉和国家尊严,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具有重要的作用。”

    张队长关于军容军纪的长篇大论,让王博文开始哈欠连天。

    “好歹我们也还是学生,头发能不能有所保留!”王博文嘟囔着。

    “不行!”张队长呵斥道。

    王博文被吓了一跳,没想到张队长耳朵这么尖。

    “王博文,向前一步走!”

    王博文大跨步向前,出了队列,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背诵《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第六章,军容风纪。”

    王博文苦笑:“全背呀!”

    “第一百零五条!开始!”张队长严厉训斥。

    “第一百零五条军人头发应当整洁。

    男军人不得留长发、大鬓角和胡须,蓄发(戴假发)不得露于帽外,帽墙下发长不得超过1.5厘米;女军人发辫不得过肩,女士兵不得烫发。师以上首长可以在规定的发型(军人发型示例见附录十一)内决定所属人员蓄一种或者几种发型。军人染发只准染与本人原发色一致的颜色。

    第一百零六条军人不得文身。着军服时,不得化妆,不得留长指甲和染指甲,不得围非制式围巾,不得在外露的腰带上系挂移动电话、钥匙和饰物等,不得戴耳环、项链、领饰、戒指等首饰。除工作需要和眼疾外,不得戴有色眼镜。

    ……”

    “好了,背得挺熟练的呀!”

    “那是!”王博文还在洋洋自得!

    “别给我整天嬉皮笑脸,那说到做到,开始吧!”

    “米俊青,李强,张志兵,朱旭,出列!”张队长从队列里挑出几个军容保持比较好的同学,以做表率。几人出列,张队长伸手插进米俊青的头发中,头发不过手指,张队长满意地点点头。

    “这几个学员的军容军姿保持得还算标准,就按这个来吧!”张队长将剪刀递到米俊青手中。

    王博文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米俊青,希望他能手下留情,结果米俊青刚想开动剪刀,却被朱旭抢先一步。

    “我来帮你!哈哈……”

    朱旭走上前来,拿来米俊青手中的剪刀,毫不客气地动作起来。

    剪刀挥舞,咔嚓几下,王博文就与他爱如珍宝的斜庞克发型告别了。

    朱旭在剪掉了王博文的斜庞克发型后,就被王博文定性为“不顾手足之情的自相残杀!”王博文肝肠寸断,就差点痛哭流涕啦。雪上加霜的是,因为破坏军容军纪,王博文还被张队长罚写检讨书。

    米俊青和朱旭,李强等人,却在一旁幸灾乐祸。

    回到宿舍的王博文,将帽子扣在头上,闷闷不乐。

    “这日子没法过了!这检讨书早晚有天会变成申请书!”

    “什么申请书?入党啊?还轮不到你!”

    “退出军校生申请书。”

    说到这里,米俊青和朱旭的表情有点凝重,他们知道王博文向来养尊处优惯了,吃不了这份苦,而且这小子报考军校生,并不是出自本心,而是为了完成他老爸的军人梦。

    退出军校生这种事儿,换成别人不可能,但放在王博文身上,发生的概率实在是太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