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言情 > 大清隐龙 > 3472 贪得无厌
    庆亲王奕劻还就真是一个傻逼,这可以说是全四九城公认的,他极度贪财好色,生活奢侈无度,但是还没什么本事!

    他这一生也就是靠着身份活着,毕竟那是乾隆爷的亲曾孙啊!

    吃喝玩乐那是全挂落的本事,治国经济那是一点狗屁都不懂,可是就这种人肖乐天也没有得罪反而让富庆分给他一点经销权沾点便宜。

    说到底还是一个安抚的心思在里面,可是这奕劻死活看不透这一点,还以富庆贱呢,上赶着拍他的马屁。

    富庆目前在朝廷里的官职是总理衙门副大臣,在总理衙门里排名仅次于恭亲王奕䜣看,而富庆实际的差事就是给大清国修电报线路,改组驿站系统。

    富庆还真是个能臣,有了小舅子肖乐天的经济、科技撑腰,还有情人慈安的背后政治支持,他这些年在大清国推广电报线路很是顺利。

    从广州到北京的电报线早就架设好了,眼下关外三省的电报线路也已经修通,往西边电报线已经铺设到了西安,往东边和华族电报公司的海底电缆已经连接在一起。

    甚至成都、重庆、贵阳这些西北重镇也都通上了电报线!

    不光是电报线的建设,富庆还接管了大清数十万驿站兵丁的管理权,这些落后的驿站体系被他彻底的改革。

    也不让你下岗,凡是电报线铺过去的地方所有驿站兵丁立刻进行培训,变成了养护电报线的护路工。

    高科技的东西你不明白,看看木头电线杆子坏没坏,电线断没断你总能行吧!

    这可真是让满清朝廷想不到的政绩,很多腐儒们还想看庆三爷的笑话呢,他们天然的认为大明朝的倒台,就是崇祯吃饱了撑得非要改革驿站。

    那李自成要是不下岗,能造反吗?甚至有人充满恶意的等着全天下百万驿卒闹事儿甚至造反呢!

    可是富庆根本就不上当,他才没那么傻呢,肖乐天早就给他想好出路了,把驿卒全都变成养护电报线的工人。

    饭碗不但没有砸,反而还涨了一点薪水,这下所有改革圈内外的人都傻了!

    眼下的大清国,电报线路已经覆盖了所有中原和关外省份,只有西藏和战乱的新疆甘陕还没有修上去。

    而富庆的计划远不止于此,他还要用电报把各个府县都连接起来,把电报网络彻底修建起来!

    这可是个大工程了,庆三爷手里的那点银子完全不够看,不得已他想到了集资的老办法,给利息向天下借款,尤其是四九城里这几年发财的王公大臣们!

    可是没想到,奕劻挑头给了富庆一个没脸,堂堂庆亲王修个戏楼都要花销十二万,家里养了九个戏班子的红王爷,最后就掏出三万银子来!

    富庆当时气的都懵了,直接把银子给退了回去并扬言说“大清电报局虽然是个穷衙门,但是也不至于说缺这三万两……庆亲王清苦,这银子还是留着买点高粱米吃吧!”

    好家伙,就因为这句话庆亲王奕劻直接找到总理衙门跟富庆打架去了,庆三爷还怕他,满族大跤连摔了奕劻三个跟头,然后扬长而去。

    这梁子也就是在那时候结下了!

    奕劻怎么可能吃这个亏,按照八旗的规矩,自己是乾隆爷的曾孙,你富庆的祖宗是傅恒还有福康安,那是乾隆爷的奴才!

    八旗里有奴才敢打主子的道理吗?这奕劻直接就找内务府闹去了,还找奕譞和奕䜣两位哥哥闹去。

    规矩?这大清现在还有什么规矩!富庆正是朝廷内红的不能再红的满人革新派首领,跟慈安睡一个被窝的人。

    谁敢惩罚他?所有人都是和稀泥,就连恭亲王也打马虎眼了!

    “奕劻啊,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私下的那些买卖……你可想好了,真要是和富庆打御前官司,你这买卖还要不要拿货了?”

    “你这是跟谁斗气呢?跟钱斗气呢?”

    一提到钱奕劻顿时哑火了,也不吵也不恼,回家抱着家养的戏子消火去了。

    那一场冲突整个四九城没人不知道,也正是那一场冲突让富庆断了找八旗王宫们集资的念想。

    最后他还是在江南筹措了五百万两,开始在沿海各个经济繁荣的省份进行电报网络的扩大。

    一年多了,庆三爷手下的大清电报局至少已经保证了长江沿线所有的府县都通了电报,不仅军国大事儿能传递消息了,江南的商人也可以通过这个网络快速传递商品信息。

    今天小五爷奕誴又提起这件事儿了,奕劻直接一个大红脸!

    “哎呦……我的五哥啊,您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反正……反正我就算有错了,也没有奴才打主子的道理啊!”

    “成成成,我掀过去这一页还不行吗?我保证以后不追究了还不行吗?您就给我出个主意,要不您跟富庆带个话,您是侠义亲王啊,京师小五爷啊,您有这个面子啊……”

    奕誴看着这个兄弟就恶心,心说什么玩意儿?都这时候还嘴硬呢,明明是自己求人,还说什么你不追究了,你丫有胆子追究一个看看!

    富庆身边的卫队那都是龙爷和肖乐天亲自选的,大内侍卫都不敢近身抓人去,你指望内务府还是刑部管这烂事儿啊!

    还就算你有错了,什么叫就算……呸,我怎么跟你是亲戚啊!

    可是心里骂嘴上不能带出来,为了朝廷大局着想他还得想辙“行了,你也别求我了,实话跟你说,想缓和这个关系你还得掏银子……”

    “富庆这就要为西北电报网,发第四期债券了……估计这次他都不会找咱们四九城开口!”

    “他不说话,你得说啊!主动上门去,送上三四十万两银子,就说帮大清国修电报线了,帮左季高打仗了……”

    “啊?三四十万啊……”奕劻当时心疼的就叫出来了。

    “我啐你一脸……呸!”奕誴实在忍不住了“你是真傻逼啊!都说了是国债了,谁白要你的钱啊?”

    “利息少点就少点呗!你这几年光西北承销工业品,赚了也得一二百万了吧?还不知足,你怎么这么贪心啊!”

    “你是貔貅啊!光吃不拉?就你这德行还想染指军火生意……丫的一边玩儿去吧!”

    “哥哥别生气,别生气,这不是一家人商量吗?都好商量,好商量……您看再少点行不行!”

    奕劻拉着奕誴的胳膊不让五个走,嬉皮笑脸的还想讨价还价,奕誴都气的无语了,连干三杯酒好容易压住肚子里的气。

    “我明白告诉你吧!万岁爷眼瞅着就要回来了,到时候所有水儿全都搅浑……你还想捞钱去?将来人家富庆会不会搭理你都不一定呢……”

    “鼠目寸光啊,鼠目寸光啊……”

    正说着呢突然外面传来急促但低沉的敲门声“主子爷……我是德喜啊!有大事儿发生,有紧急大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