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小说 > 猫痕伤 > 第一三七章 如果甜蜜不是一种感觉全文阅读

第一三七章 如果甜蜜不是一种感觉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紧张有序的工作总是令人感到时间过得很快,转瞬之间,下班时间到了。

“简繁,今天又加班?”袁涛关掉计算机电源,见简繁盯着屏幕丝毫没有准备离开的意思。

“嗯,你先走吧。”简繁揉了揉眼睛。

短信提示音嘟嘟响起,简繁拿起已经拒接了韩聪和蒋帅十几个电话的手机,扫了一眼,还是一些用来敷衍人和哄小孩的话。既然不想我担心,你们的事,我还不管了呢。下班后要来找我?不需要,我自己的事情也很多。

简繁分别给蒋帅和韩聪发了短信,‘我很忙,加班,下班后不要来找我。’

韩聪和蒋帅的短信提示音几乎同时响起。

韩聪看过简繁的短信后轻叹一口气。简繁,难道我不愿意你时时刻刻在我身边吗?难道我不希望可以事事向你倾诉吗?可是,很多事情确实不想让你知道?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只会多一个担忧的人。你埋怨我不如意的事都瞒着你,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呀。因为这点小事就跟我赌气,亲爱的简繁呀,你真是越来越孩子气了,你不知道你带给我的压力一点也不比公司给我的压力小吗?唉,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蒋帅盯着手机短信,眉头一紧,看来简繁真的不高兴了,立即回复短信,‘小跟班知错了,以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如何?不要不理小跟班呀。’

简繁看着蒋帅的短信,做了个鬼脸,一直以为我们是最坦诚,最相知的朋友,你却跟韩聪学,把我当孩子哄,讨厌的蒋帅。

突然,简繁体会到蒋帅对她的紧张之情,心为之一颤。一条赌气的短信竟然引得蒋帅自责,怎么忍心让蒋帅认错,怎么可能不理蒋帅呢?回复短信,‘小跟班有免死金牌,永远不要小跟班认错’。

蒋帅正焦急地盯着手机等待着,短信提示音惹得蒋帅要从座位上跳起来。迅速查看,脸上绽放迷人的笑容。想起那次十渡游玩,在竹筏之上向简繁索要免死金牌,无心的一个玩笑,简繁却没有忘记,蒋帅难掩幸福。

岂止是没有忘记,简繁希望终其一生信守这个承诺,对待蒋帅永远没有责备和怨恨。

闫敏撇了撇嘴,蒋帅刚才还魂不守舍,现在又高兴成这样,受什么刺激了。

韩聪始终转着手中的签字笔,盯着计算机屏幕,面部没有一丝表情。突然,韩聪将签字笔轻轻地放在桌子上,“今天就到这儿吧,我有事先走了”。

闫敏看着韩聪的背影,迟疑,最终没有追出去。

韩聪徘徊至简繁公司楼下,简繁,我如何做,你才能让我感到安心?我以为可以忽略我们之间的不快,可以若无其事的将精力投入工作之中。可是,最终我还是时时刻刻想着你,想着你对我的不愿原谅。你对其他人都很宽容,唯独对我不肯有一丝容忍。难道相处越亲密,苛求就越多吗?

韩聪抬头望了望云T大厦,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快速消除与简繁间的不愉快,这种无法安心投入工作的感觉令人恐慌。

韩聪挺拔俊逸的身影引来无数目光。

“韩聪?在等简繁?。”陪同何佳宇走出公司大门的何艾依注意到韩聪。

“嗯。是,她加班。”韩聪向何佳宇点了下头。

“简繁在重点事业部,我帮你刷一下门禁卡,你进去等她吧。”

“好的。谢谢”

何佳宇看着走进门禁闸机的韩聪,不自然的挑了一下嘴角。世上为什么会存在韩聪这个人,存在了,又为什么偏偏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如果没有韩聪,姚菲不会移情别恋,我和姚菲会沿着正常的情感轨迹走下去。如果没有韩聪,闫敏不会不念与我的旧情,她应该是我温情脉脉的红颜知己。韩聪就是我的噩梦,他的出现毁了我的一切。现在我喜欢着简繁,他却始终占据着简繁的心。看来我不能再等了,我等不了了,必须加快进程立即将韩聪从简繁的心中挤出去。

何艾依看了一眼何佳宇,想说些什么,忍住了。在何艾依看来,何佳宇只是在自寻烦恼,只是嫉妒和愤怒。当何艾依意识到嫉妒和愤怒可以令一个人疯狂,再想去阻止时已经为时晚矣。

韩聪走进重点事业部,环视了一圈。办公室中很安静,三三两两还有几组在加班的人。忽然,简繁略显单薄的身影出现在韩聪的视线中,一边嚼着饼干,一边盯着屏幕在思考着什么。看着简繁凝神专注的脸,韩聪心中的不快一扫而尽,走上前揉了揉简繁的头顶。

“嗨。”简繁惊喜,“你怎么来了?”

“有个小女生对谁都好,就是对我不好,我当然要来抗议了。”

“嘘,我在工作,谁对你不好了?”简繁示意韩聪拉过一把椅子坐下。

“不接我电话,不回我短信,搞得我不能专心工作。”韩聪坐下来,去握简繁的手,却被简繁躲开了。

“嘻嘻,你自找的,谁让你骗人了。”

“怕你担心。”

“又是这句话,你不让我知道,我就不担心了?”简繁嘟起小嘴,“很多事你可以跟别人分享,就是不愿意跟我分享,我讨厌你。”

韩聪抚摸简繁的脸,“我不想我老婆辛苦,操心会令人变老的。”

简繁将韩聪的手打掉,“你什么都不跟我说,我才不要成为你老婆呢?我去找一个什么都肯跟我说的人。”

“你敢?”韩聪轻弹简繁的额头。

“嘻嘻,敢不敢要看你的表现了。”

“呵呵,好,我一定好好表现。走,带你去吃好吃的。”韩聪站起来,将简繁长而顺滑的头发在手指上绕来绕去。

简繁愉快的站起来,“好呀,不过,我一会儿还要回来加班。”

“我陪你。”

“嗯。你先走,在楼下等我。”

“好,害羞的小女生。”

韩聪和简繁重新拾回甜蜜的感觉。

如果甜蜜不是一种感觉,而是一种看得见、摸得着,可被珍藏、可被锁起的物件该有多好,封入保险箱,就再也不必担心失去。可是,甜蜜毕竟不是物件,越是珍视越是容易失去,禁不起任何一丝一毫的焦虑、紧张、沮丧、愤怒和悲伤,脆弱得不如一个吹弹可破的肥皂泡结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