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小说 > 猫痕伤 > 第一八九章 平平淡淡也觉繁花似锦全文阅读

第一八九章 平平淡淡也觉繁花似锦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蒋主任,今天没有病人可接,您还不在上面多休息一下。”一名小护士从简繁身旁挤过去,向正由大厅走来的一名女医生打招呼。

女医生聘聘婷婷,笑意和煦自然,“你们这里总跟打仗似的!”

“可不是吗!午饭热了几次了,还没吃呢,直接改晚饭了。蒋主任,您今天来的正好。上次收治的那个宫外孕女孩,患者家属一直联系不上,估计又是给的错误信息。手术费、住院费什么的不能总让您一个人垫,我们急诊部也募捐了一些,闲下来拿给您。您可得收下,您为这样的女孩垫钱已经不计其数了。”

“好,既然已经募捐了,就把钱给那个女孩送去吧。她术后也需要补充营养,估计不敢告诉家里人,也真是很难的。”

“蒋主任,您心太好了。”

“其实垫点钱没什么,我是真为这些女孩子惋惜。小小年纪不知道爱惜自己,心理生理上都受到了不同程度地伤害。唉。”

“是呀,有些女孩连名字留的都是假的,不等治愈就偷偷出院。对自己太不负责任了。”

“一想到这些我就不安,希望有机会可以找到她们。”女医生黯然。

“蒋主任,这些跟你可没关系,有什么后遗症也是她们自己选择的。”小护士有些不知所措。蒋主任是最受大家尊敬的妇产科医生,平白无故勾起她的心结,真不应该。

女医生摇了摇头。怎能说与我没有关系呢?当初还是缺少经验,忽略了这些女孩子的心理因素,缺少了心理治愈这一环节。

小护士急忙岔开话题,“蒋主任,您来急诊什么事?我帮您办。”

“你去忙吧,我找个人。”女医生拍了拍小护士的肩膀,向输液区走来。

简繁心跳加速,脸倏的热了起来。那是蒋帅的姐姐,蒋欣!

“姐,您来了。”简繁有些紧张,眸子中却闪着晶亮的欣喜。

蒋欣被简繁脸上掩饰不去的羞涩逗得引俊不禁,亲切感油然而生。帅子呀,我可爱的弟弟,你喜欢的女孩,我也很喜欢呢。蒋欣很自然地牵过简繁的手,向一侧移了两步,避开推过来的护理车,“还好吧?我刚才忙不开,等到现在才腾出点时间下来看看。”

“挺好的,住院手续已经办完了,还在输液。”简繁认真地回答,看向韩聪和闫敏。

“那是韩聪吧。”蒋欣顺着简繁的视线看过去,曾在帅子的宿舍见过韩聪。帅子欣赏的人不多,韩聪应该算一个,没少听帅子提起。不过最近倒是很少提了。

“嗯,是的。”简繁睫毛扑簌,声音弱了下来。蒋欣似乎明白了韩聪与简繁的关系。帅子曾经提到简繁已经有男朋友了,没想到是韩聪,难怪帅子一直迷茫。还好现在已经不再犹豫了,出差前,理直气壮的将简繁托付给我照顾,说什么我既然是他的姐姐,照顾简繁就是天经地义的。哈哈,帅子呀,什么时候你将简繁领回家,我才为你竖大拇指呢!

蒋欣突然被韩聪身旁的闫敏吸引了目光,一时怔住。

额头的发际线,笔挺娇俏的鼻梁,特别是那个尖尖的下颌都太像那个女孩了。那个女孩在私人诊所做流产手术,子宫内膜脱落不当造成大出血险些要了她的命。当时注意力全在抢救生命上,也没太注意女孩的其它特征。谁想到女孩会偷偷溜出医院呢?早知到,就多留意了。蒋欣一边回忆,一边辨别,一边自责。

简繁发现蒋欣一直在盯着闫敏看,急忙介绍,“那个女孩是闫敏,我就是把她的手机号码短信给你的。”

“哦,我们过去看看吧!”蒋欣牵着简繁挤过人群。

韩聪正无聊地数着点滴,看到简繁回来瞬间喜出望外。可当目光扫过与简繁牵手的医生,便意识到了,简繁只是陪同蒋帅的姐姐过来探望,不是留下来照顾他的。惊喜之后又是失意,韩聪暗自叹息。

“姐,您很忙的。”待蒋欣走近,韩聪向前探了探身。

“别动,我就是过来看看。”蒋欣俯身摸了摸韩聪的额头,“还是有点烫,输液之后会好一些的。小毛病,别紧张。”蒋欣又转向闫敏“你是闫敏吧?”。

闫敏早已经认出蒋欣就是挽救她生命的医生。本该感谢蒋欣的,可是由于有太多的难以启齿,闫敏下决心打死也不能承认与蒋欣见过面。

“是的,姐。我和蒋帅一起工作。”闫敏故作轻松。

蒋欣再次打量闫敏。我虽然记不清那个女孩了,可那个女孩应该可以记得我的。术后麻药刚过,她非从床上爬下来,要找什么东西。我拦着她,她扬手就将我的口罩扯了下来。虽然我用力按着她,输液针还是穿透了她的皮肤,手背上流了很多血。如果是那个女孩,见到我不会如此平静,除非她的心理素质非常好。

蒋欣拉过闫敏的左手,仔细观察着手背,几年前的针眼又怎么可能还有痕迹呢?

“姐,我的手是不是有问题。”闫敏假意不知。

“没有,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蒋欣还是有些不死心。

“我不记得了,应该没有吧。”闫敏顽皮地说,迅速将手抽回来。再不抽回来,蒋欣一定会发觉闫敏的指尖冰凉而微微颤抖。害怕被蒋欣认出来,恐惧和紧张蔓延全身,闫敏的心肌要停止工作了。

“哦,那是我记错了。”蒋欣有些失望。

蒋欣抬手帮简繁将背包带向上提了提,将衣服上被压出的褶皱抚平。动作轻柔,充满爱怜。“我不陪你们了,还要和患者家属沟通明天的手术。普通病房床位非常紧张,我不好去找人插队,还望你们谅解。排到了再转过去吧。”

“两周时间也不是很长,我们就住高干病房吧,环境还好一些。姐,多亏您了。否则我们怎么能住进高干病房呢?”在蒋欣面前,闫敏再不是之前的态度。

“所谓高干病房,就是环境好一些,钱贵一些,谁都能住的。我也没帮上什么忙。”蒋欣笑了笑。

“可是我们就是想不到呢?姐,还是要谢谢您。姐,您忙,让简繁送您吧。她正好也准备走的。”闫敏的补充委婉适度。

“好,有问题再联系我。”蒋欣优雅地和韩聪闫敏告别,之后又自然地牵过简繁的手,向急诊区外走去。

分手时,蒋欣忽然凑近简繁,“帅子几天不在,有没有想他。”

“啊?姐,你说什么?”简繁不会眨眼了。

此次与简繁只不过是第二次见面,蒋欣却发现她越发地喜欢简繁了。

简繁安静、清纯,心思简单,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亲切如家人,却不刻意说一句讨好的话;温柔似流水,却不假意言一个违心的词。与她相处,平平淡淡也觉繁花似锦,心总是轻松愉悦的。她不经意间的一丝羞涩又如同落英缤纷飞入心底,令人无法不疼爱珍惜。

如此可爱的简繁,帅子怎会不喜欢呢?蒋欣来了兴致,“我是问,你有没有想念帅子?”

如何可以不想念?但是简繁不想说,睫毛垂下来,面颊绯红。

“好了,我知道了。我告诉帅子哈。”蒋欣满眼的笑。你不说,我也知道了。

“姐,我先走了。”简繁的脸更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