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小说 > 猫痕伤 > 第二一六章 眼角流出一行泪水全文阅读

第二一六章 眼角流出一行泪水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何佳宇落寞地走出病房,迎面遇到姚家的保姆小芝,身边还有一位中年妇女。

“小何,你这是?”小芝惊讶。喜得贵子应该高兴才对,何佳宇这张脸却阴得要出水。

“哦,小芝姐。公司还有事,我必须马上赶回去。”何佳宇迫出一点笑容。

“你有大事要做,这里有我和魏姐。魏姐可是照顾月子的好手,你就放心吧。”小芝看了看身边的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露出自信的微笑,“你是孩子的父亲吧,有工作你就先去忙。不过还是要多抽出些时间陪伴妻子,女人这个时期很关键,最需要丈夫守在身边。”

“好的。”何佳宇脸上的线条绷得越来越紧,仅存的耐心即将消失殆尽。

中年女人还想继续叮嘱什么,被小芝拦住了,“小何,不敢耽误你时间,你忙去吧。”

中年女人不了解,小芝可是清楚得很,姚家的几口人没有一个好惹的。何佳宇虽然只是姚家的女婿,看似温和谦逊,实际却是冷漠刻薄。惹恼了他,虽然不至于当场爆发,但是芒刺算是种在心里了,比当场爆发更让人难以适从。

何佳宇向小芝点了下头,迈步离开,伸手挡住一部即将关门的电梯,强行挤入。再多停留一秒钟恐怕都要精神分裂了!

走出电梯,步入空无一人的地下停车场,低矮的举架压得何佳宇喘不过气来。何佳宇快速钻进车里,一脚油门开至停车场出口,才稍有缓解。可是,寂寞伤感之情却始终挥之不去。

何佳宇猛地一拳砸在方向盘上,鸣笛声锐厉刺耳。何佳宇揉了揉眉骨,有几秒钟竟然不知身在何处。直到保安敲击车窗,何佳宇才回过神来。

何佳宇疾驰回公司,径直走入重点事业部,看到简繁的一刻才感到重归真实。

“佳宇?难得,今日怎么有时间过来。”

“是呀,莫不是亲自来挑人的?你们部已经招了不少人了吧!”

“趁卓老大不在挖人,小心卓老大回来跟你没完。”

面对围上来的几个相熟之人,何佳宇笑了笑,“哈哈,我就是来看看,改天一起吃饭。”

“好嘞,你忙,把钱留下就好。”

“有饭条子尽管找我报销,我先撤了。”何佳宇扬眉,看似不经意地又望了一眼简繁的背影,转身踱步而去。

几个人面面相觑,何佳宇什么意思?转一圈就走了,不是走错楼层了吧。

何佳宇终于从医院的憋闷中走出来。可是,姚菲病房中的阴郁气息却丝毫不减。

小芝无论做什么,无论如何做,在姚菲眼里都不对,被姚菲支使得手脚忙乱,头晕眼花,还惹得姚菲一阵阵发脾气。

专门照顾月子的魏姐实在看不下去了,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姚菲床边,刚要开口劝解姚菲,就被姚菲挥出去的水杯洒了一身水。

“哎呦。”魏姐从椅子上跳起来,“产妇是不能这个样子的,不能生气的。”

姚菲回手又将床头柜上的东西全部打落在地上,“不要在我眼前碍眼,都给我走。”

小芝可怜巴巴地看向闫敏,希望闫敏可以劝一劝。闫敏向小芝摇了摇头,姚菲不高兴,就让她发泄一下吧。

婴儿床上的小孩被吵醒了,嗯叽了几声。

魏姐急忙将小孩抱起来,送到姚菲身边,“多漂亮的宝宝呀,睡醒了,先看看妈妈。”

姚菲咬着嘴唇,顿了几秒,“我说一件事,你们记住了。这个孩子只能喊我姐姐,我只当他是我弟弟。”

魏姐被惊得掉了下巴,“怎么能如此称呼呢?”

“就这样称呼!我弟弟饿了,你准备奶粉去吧。你只管照顾好我弟弟,其它不要管。”姚菲不再理魏姐。

“魏姐,辛苦你准备奶粉去吧。小菲不生气就好。”小芝将小孩从魏姐怀里接过来,暗自叹气,小菲又开始胡闹了,自己的孩子非要喊弟弟。

姚菲又望了一眼小孩,“医院环境不好。小芝,你联系我姑妈,安排车把我弟弟带回家照顾。我自己留在医院就好。”

“这,”小芝又看向闫敏。

“按小菲说的做吧,小菲术后需要安静。”闫敏此时只想什么都顺着姚菲。

“姚阿姨不同意怎么办?”小芝左右为难。

“姚阿姨心疼小菲,会同意的,你去办吧。”

“哦。”小芝哄着怀里的小孩,“小宝宝太可爱了,回去也好。家里的婴儿房早就准备好了,就等小宝宝回去了。”

“婴儿房。”姚菲喃喃自语,眼底渐渐氤氲,志风应该把婴儿房也准备好了吧。

小孩喝了一顿奶粉,又睡了一觉,接小孩回家的司机就到了。魏姐抱着小孩,跟着小芝走了出去。

房间彻底安静下来,闫敏帮姚菲辫了一个漂亮的发式。

“小敏,我想见志风。我不想瞒着他,让他离开我吧。”姚菲一改之前的暴戾,语气平静。决定考虑了很久,说出来已经不需要任何情绪。

“好的,我把志风找上来。你先休息一下,一会儿见志风时脸色会好一些。”闫敏摸了摸姚菲的额头,又拍了拍姚菲的小脸,“有我在,不用怕,你一定会幸福的。”

姚菲笑了笑。之前一直相信只要有小敏在,就没什么可怕的。可是,如今不同了,上天开了一个玩笑,没有人可以解决。

闫敏来到楼下,武志风正在楼下徘徊。

“敏姐,我可以上去了吗?”武志风看见闫敏,心都亮了。

“有些事情我们要先聊聊。”闫敏表情严肃。

武志风心一紧,“好的。”

闫敏找了一个清净处,“坐吧。“

武志风听话地坐下,“敏姐,您说吧!我听着。”

“志风,小菲生的孩子不是你的。”闫敏看向远处三三两两排队缴费的人群,一个小男孩正牵着父亲的衣角撒娇。

武志风没有反应,静如雕塑。

“一次被何佳宇侵犯,谁曾想。”闫敏将指甲掐入肉里。

武志风俯下身,肩膀颤抖不已,“我没有保护好姚菲。”

“志风,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如果你是这个样子,你就不要去见小菲了。”闫敏狠心呵斥,谁都可以难过,就是不能让小菲难过。

武志风强忍悲痛。

“还有,小菲的身体也许不适合再怀孕。为了小菲好,你可以离开她,小菲从此不必负疚一生。若你不想离开她,就需要做出极大的牺牲,而且一生都不能反悔。”

“嗯。”武志风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小菲希望你离开她。所以,无论什么决定,你自己想清楚就好。”

“知道了。”武志风站起来,“敏姐,我去见小菲。”

“好。”闫敏不知道武志风的决定是什么,无论是什么,姚菲面对一次就好。

武志风以飞一样的速度出现在姚菲面前,恨不能将姚菲立即拥入怀中,碍于姚菲的刀口只能伏在床边亲吻姚菲的额头和面颊,似雨点般落下。

小菲承受了本不该她承受的痛苦和负担,她的美艳应该永远属于快乐,武志风发誓再也不让小菲受半点伤害。

小菲推开武志风,“志风,我有话要说。”

“我都知道了。”武志风深情地看着姚菲,“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承受了,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会成为一个好父亲的。”

姚菲被武志风看得舍不得眨眼,眼角流出一行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