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小说 > 猫痕伤 > 第二一八章 人生无非是要一个结果全文阅读

第二一八章 人生无非是要一个结果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简繁此时正靠着飞机舷窗,瞭望窗外的云雾。

周五临近下班,才接到何艾依的电话。成都那边已经安排妥当了,请她与何佳宇周末飞过去。在刘博项目组工作的经历至今记忆犹新,简繁清楚计划安排得再合理,在客户现场也可能出现变动。虽然何艾依言辞凿凿简繁周一上午就可以飞回北京,但是简繁还是深表怀疑。不放心手上的项目,简繁当即召集项目组主要成员开了一个会,安排了后续几天的工作和负责人。

会议开至很晚才结束,简繁给韩聪打了一个电话,告知他出差的事情。电话那端很杂乱,不过听得出韩聪心情很好,周围有同学不时喊他喝酒。结果,没说几句话就挂断了。简繁有些失落,毕竟第一次到很远的城市出差,心中有些许不安。

简繁盯着手机,在联系人中点出蒋帅的电话号码。有一种冲动,可是又被压制着。仿佛美味的糖果就在眼前,却被告之不可以吃。简繁紧紧抿着嘴角,摩挲着按键,可惜心中的负疚感始终挥之不去。若注定不能相依,便无理由相扰。挣扎之后,简繁还是将手机放进了包里。

走出云T大厦,初夏的晚风吹拂在身上很舒服。简繁放慢了脚步,这种感觉似曾相识。索性驻足,任风拂过脸庞,拂过发丝,翻找着深处的记忆。记忆浮现,渐渐清晰,那是来自蒋帅的气息,清爽怡人,沁人心脾。简繁迷恋了一会儿,嘟起小嘴轻轻摇了摇头,将自己从回忆中拔出。糖果不可吃,可那不舍的味道却早已深入骨髓。

手机突然响起,简繁下意识垂下眼帘看了一眼手中的包,并不想接听。又是小轩的电话,每次晚归他总能猜到,似乎今日电话打得有些早,他喜欢打,就让他等着吧。

简繁按着自己的节奏缓缓地走回宿舍,手机铃声又响了。推开门,将包放在电脑桌上,简繁才不紧不慢地将手机从包里掏出来。扫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喜悦倏然跃上心头,竟然是蒋帅的来电。简繁的心性终归稚嫩,期待突然而至,所有的顾虑瞬间被抛掷脑后,“蒋帅,哈哈,是你呀!”。

“哈哈,是我。”听出简繁愉快的心情,蒋帅的眉梢带了笑。

“刚刚也是你打的吗?”

“是呀。”

“哦,我以为是别人,所以没接。”简繁吐了下舌头。

“哈哈,以为是谁?”蒋帅顺着简繁的话哄着简繁开心。

“没谁啦!”简繁此时可不想被任何人分心,“蒋帅,我明天要去成都出差,有些担心呢!”

“有人陪你吗?”

“艾依已经在那边了。”

“哦,去做什么?”

“帮艾依谈一单合同。”

“哦,注意安全。有问题给我打电话。”

“嗯。”简繁喜欢蒋帅如此说,虽然她确定无论发生什么事也不会打扰蒋帅。

“除了去成都出差,还有其它忧心的事吗?”

“没有了。”

“哈哈,好。很晚了,快睡觉。”蒋帅略带命令的口吻,爱意浓浓。

“还不想睡。你那边有活动吧,远处很吵。”简繁舍不得放下电话。

“课题结束,韩聪组织大家聚一聚。”

“哦。”简繁顿了一下,难怪韩聪匆匆挂断电话。

“听话,睡觉了。等你成都的好消息。”蒋帅也舍不得放下电话,但是更担心简繁休息不好。

“哦,好吧。”简繁不得不挂断电话。

在飞机上无所事事,简繁一遍一遍回忆着昨晚与蒋帅的谈话,嘴角不禁挂了微笑。舷窗外突然有刺眼的阳光射入,简繁闭上眼睛,眼睑内的华彩中满是蒋帅耀目而亲切的脸庞。

坐在简繁身旁的何佳宇不想让简繁感到压力,上了飞机之后便一直闭目养神,脑海中却涌动了无法平复的思绪。

首次见到简繁是在卓瑞泽召开的部门例会上。简繁进入会场的一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一刹那,自己竟然有了久违的反应,惊喜生机得以救赎。从此,简繁清新可人的面容、纤丽娇美的身姿成为了无聊工作和乏味生活中趣味盎然的所在。

那时与简繁的相处是融洽的。甚至在被所有人暗自嘲笑,不屑一顾的时候,只有简繁的目光中含了信任和欣赏。何佳宇眉心轻蹙。然而,与简繁相处的美好却被自己的一念之差断送得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防备和寡淡。

想到这些,存于何佳宇心头的恨意又增了一分。这些全部都要归罪于韩聪,若不是他令姚菲移情别恋,从而激起我的报复之心,何至于在知道简繁是他的女朋友之后对简繁做出轻薄之举。

可笑的是造化弄人!与简繁之间距离甚远之时母亲去逝了,世间再无亲人,才发现简繁的可贵,才笃定她是此生最值得相依的人,唯有她的相伴,漫漫余生才有兴致度过。她的善良原谅了我一切不应该,她的悲悯抚去了我所有凄风苦雨,唯独不再有相处的可能。对她的喜欢,对她的爱无不让她惊恐,除了工作再无交集。

何佳宇眼角一紧,缓缓睁开眼睛。侧过头,正看到简繁秋波微阖、腮畔凝红,心跳蓦的乱了,微微怔住。心尖一阵酥麻,随后便是痛楚。简繁近在咫尺却无法相拥,一种难捱的煎熬。

何佳宇紧咬牙齿。过去的,无奈也好卑劣也罢都已然无法抹去,未来也无需高尚至何种地步。人生无非是要一个结果,我要的就是简繁的陪伴。至于其它,不择手段又如何?爱与不爱又如何?不想相处又如何?

也许有些乏力,简繁换了一个姿势,何佳宇急忙敛目,似不经意间迎上简繁的目光,“无聊了,再坚持一下就到了。”

“嗯。”简繁又看向窗外。

何佳宇揉了揉眉心,“见鬼,出差要在OA系统(办公自动化系统)中报备,然后由综合办公室统一订票,可以订到经济舱就绝不订头等舱。来来回回的飞,我早就坐烦了。”

简繁并未觉得无聊,第一次乘飞机反而有些兴奋,难得的闲暇又可以想着心事。

有一个人却一点也兴奋不起来。

除了进行几项必要的审批操作,林剑轩平时很少关注OA系统。不过,自从简繁独自管理一个项目以来,周末查看简繁项目组成员的工作日志渐渐成为了林剑轩的习惯,大致可以了解项目的进度和简繁的管理情况。

今日也不例外,晨练之后冲了个澡,林剑轩一手按着浴巾擦干湿漉漉的头发,一手打开电脑中的OA系统。有几个项目组成员在昨天的工作日志中都做了追加。有人填报临时会议,有人写的比较详细,填报了会议内容。有一个人写得更为详实,填报内容中包含了会议召开的原因,‘项目经理出差前安排’。

林剑轩按着浴巾的手顿了一下,又快速的揉了揉,将浴巾环在脖子上。简繁出差?这个项目并不需要简繁出差。卓瑞泽在国外处理海外事务,谁还可以安排简繁的工作?

林剑轩快速打开OA中出差报备记录,脸色越来越暗,猛地握拳。出差成都?同时报备的出差人员还有何佳宇。先不说出差的原因,为什么一同出差的人是何佳宇。

何佳宇发给简繁的短信,林剑轩是见过的,说什么喜欢简繁不是他的错。林剑轩一把扯下脖子上的浴巾,摔在桌面上。何佳宇在智翠山庄时纠缠小繁,时隔这么久难道又故伎重演。小繁不喜欢与他往来,如何又自讨苦吃。何佳宇还真不简单,很有手段呀。

林剑轩沉了沉气,查看了一下综办订票记录,得知了简繁的航班降落时间。拿起手机,呼叫了一个人的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