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小说 > 猫痕伤 > 第二三六章 就看你的表现了全文阅读

第二三六章 就看你的表现了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廖叔好!”何佳宇主动与廖友握手,然后将廖友迎进接待室就坐。又悉心地询问廖友喝茶还是喝咖啡,之后走到接待人员面前仔细嘱咐了一番才又返回廖友身旁。

“佳宇,你今天不忙吗?”

“还好。听说您来了云T,我特意赶过来。”何佳宇看了一眼简繁,降低声音,“简繁的事情让您费心了,还请您多多关照。我相信简繁不会泄露公司任何机密,她根本没有理由这么做。有我在,我想不出她还需要什么必须通过公司机密去交换的。”

廖友的心咯噔一下。我还准备找机会质问何佳宇他与简繁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他就心照不宣了!

坐在廖友旁边的姜甜偷瞄了何佳宇一眼。中午廖助向她私下了解何经理与简繁在成都相处的始末,如实告之后廖助还不太相信,现在何经理拿自己与简繁的关系为简繁开脱,廖助应该相信了吧。不过,何经理此举似乎很奇怪,难道为了简繁他真的不在乎集团驸马爷的身份?他不在乎自己的身份和名誉,也要考虑简繁的感受吧,也要考虑董事长的颜面吧。在调查开始之前向廖助暗示他与简繁的关系似乎并不明智。相反,简繁已被置于火上,他此举无异于向火中又添了一把柴。

姜甜当然不清楚何佳宇是如何考虑的。何佳宇就是要让简繁在调查中不堪忍受,在云T公司无法自处,直至离开云T。此时,何佳宇对廖友的影响已经奏效了,廖友对简繁本就不待见,现在看向简繁的神情令人难以理解。

其他陪同调查的人员陆续步入接待室,简繁将手中的工作停下,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询问。

何佳宇向前欠了欠身,“廖叔,人到齐了,我不打扰您了。”

“好。”廖友阴沉着一张脸点了点头。

何佳宇走过简繁身边时突然停住,俯身亲昵地搂了搂简繁的肩膀,“别紧张,我还是出去等你为好。结束后联系我。”

简繁蹙眉,触电一般颤了一下。可恶的何佳宇,简直不可理喻。

不等简繁发作,何佳宇微笑着走开。戏演完了,完美谢幕!

何佳宇的表演确实让在场的很多人大感不可思议。廖友的牙齿要咬碎了。

欧阳紫岚踩着高跟鞋婀娜而入,与何佳宇擦肩而过,不解地瞥了一眼何佳宇。他来这里掺和什么?

不想何佳宇又折回来,“欧阳姐,帮我照顾一下简繁。”

欧阳紫岚冷冷地翻了一眼何佳宇,优雅地坐在沙发上,宛如一尊美丽冰冷的雕塑,再无任何反应。

何佳宇知趣地嘬了下嘴角,转身走出接待室。这个冰美人就是难对付!

调查正式开始,姜甜首先将匿名信念了一遍。简繁安静地听着,这些文字不知道究竟是何人执笔,虽然是一派胡言,似乎还有一些逻辑性。

“简繁,你说一说吧。”廖友的声音明显比上午强硬了许多。

“这些资料我确实有一份,但是因为我知道这些是公司项目上的核心机密,所以在看的时候都是选择下班以后的时间。除了卓经理,部里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我有这些资料。这些资料至今还完好无损的放在我带锁的抽屉里,抽屉没有被撬动的痕迹。所以,我想不出这些资料是如何流失的。”简繁由于紧张,语速很快。

“没有人知道,没有人撬动抽屉,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是你泄露出去的了!”不等廖友发声,集团来人中另一中年男子迫不及待地抛出了自己的断言。

“可能性很多,我不能确定是谁泄露出去的。但是我确定,公司拥有这些文档的不止我一个人。”简繁发现发问的这个男人说话太不负责任,而且思维混乱。

“你说谁还有这些文档?这些文档在公司都是以电子版形式存在的,而我们拿到的泄露出去的文档是打印之后扫描仪扫描的影印版。最重要的一点,你的那些文档是从电子版中分别摘录的一部分,都做了备案,包括页码和页数。我们拿到的影印文件与你拥有的文档从页数到页码都是一致的。这不可能是一种巧合吧。如果你有疑问,可能将你抽屉中的文档拿出来比对一下。”男人咄咄逼人。

简繁陷入沉思,男人此次所言似乎很有道理。那么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简繁,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男人乘胜追击。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简繁找不到任何突破口,有些沮丧。

“这些资料已经留失出去了,我们要做好必要的防范。说说,你都将这些资料发给谁了,还是发到哪个网站上去了。”男人眉飞色舞,神采飞扬,看了一眼廖友,似是在邀功。

“不是我泄露出去的,所以你的问题我无法回答。至于防范和弥补,还是有办法的。竞争对手得知云T项目实施和售后服务中差强人意之处,以此做文章。不如将这几个环节仔细分析一下,从根本上完善项目实施流程,提升售后服务质量。然后以手册的形式发放给各个部门和项目组,从源头上解决资料泄密带来的不利因素。”在何艾依提到由于资料泄密而致使投标失败时,简繁就在思考弥补的办法。

在座之人中几个云T的副总纷纷点头,对简繁提出的弥补办法表示赞赏,“公司已经组织人员着手这方面的工作了,指导手册近期下发。公司的宣传彩页也做了相应修改。”

“哦。”简繁不禁佩服云T的危机应对效率。舒了一口气再次看向男人,等待男人下一步的发问。

廖友一直压着额头没有发声,见男人还在琢磨下面的问话,缓缓抬头,“今天的调查就到这里吧。我和简繁单独谈一谈,其他人请离开吧。”

其他人离开之后,廖友拍了拍身旁的沙发,示意简繁坐过来。

简繁起身坐在廖友身旁,不知不觉中已经平静下来的心又提了起来。

“你项目组中有一个叫袁涛的?”廖友示意简繁不要拘谨,然后莫名其妙地问了一个与泄密**无关的问题。

“嗯。是的。”简繁不知道廖友何意,如实回答。

“他技术怎么样?家里有什么困难吗?”廖友完全一副长者之风,和蔼慈善。

“他开发技术很不错的。在代码编写过程中,喜欢琢磨,尽量让代码简练高效。我很欣赏他这一点。”

“哦。”廖友也露出赞赏的目光。

“他家里有什么困难?也谈不上困难吧,就是生活上有些拮据。她女朋友来北京了,两个人在外面租了房子,花销比较大。而且他女朋友身体不是很好,一直在吃汤药调理吧。”简繁被廖友满面的和善感染,放下所有戒备。

“哦。这么说他需要经常请假带她女朋友去医院,或者在家照顾他女朋友了?”

“嗯。是的。”

“我看了项目日志和考勤记录,没发现他的缺勤记录,项目日志中每天也都有工作内容标注。这是怎么回事呢?”廖友忽然目光一闪。

简繁的心跳猛地加速,手心渗出冷汗。袁涛的所有请假日都是找人代打的考勤卡,项目日志也是随便写的。如此做只是为了那可怜的日工资不被公司扣掉。没想到被廖友几句话套了出来,要怎么办呢?

简繁避开廖友审视的目光,低下头,“这些都是我做的。我同情袁涛,所以我给他出的主意。他的工资本就不高,如果再按天扣除工资,他每个月可领到的工资就所剩无几了。”

“你这样做对吗?”廖友脸上的和善荡然无存。

“不对。不过,责任在我,与袁涛没有关系。”简繁紧紧咬着嘴唇。

“我不关心责任在谁的问题。以袁涛的这种表现,他根本不适合再在云T工作下去。”廖友冷冷地说。

“是我引起的。我愿意承担,您不能制裁袁涛。”简繁急得要哭了。这份工作对于袁涛来说很重要。他女朋友工作不稳定,他不能再有闪失吧。

廖友看着简繁焦急的表情,话锋一转,“我不是一定要处理袁涛。就看你的表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