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小说 > 猫痕伤 > 第二三七章 再难将心安静全文阅读

第二三七章 再难将心安静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简繁眉头皱起。不一定要处理袁涛,就看我的表现了。什么表现?廖助的要求是什么。简繁突然想起在智翠山庄水榭中廖助跟她的谈话内容,责令她辞职。原来饶了一圈不过还是这个要求。

简繁抬眸,“你还是让我从云T离职?”

廖友将水杯递给简繁,“帮我兑点热水。”

简繁接过水杯,倒入一些热水后轻轻地放在廖友面前,“我可不可以等项目完成了以后再辞职。当初我答应您离开云T,后来食言也是因为这个项目。我确实很喜欢这个项目。”简繁近乎恳求的语气。

廖友端起水杯。何佳宇未免太自作聪明了,竟然跟我耍心机。如果不是他在调查之前刻意说了那一番话,临走前又故意搂了搂简繁的肩膀,我还真相信了姜甜的话,相信了他与简繁关系不一般。哼!他的一番刻意而为反而让我看清楚了,明知道我介意他与简繁有来往,若与简繁真有关系,掩盖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来我面前主动作秀。他这是想借我的手达到他的某种目的,而且跟简繁有关。按照姜甜的说法,何佳宇对简繁百般迁就。是单纯的追求,还是什么呢?何佳宇羽翼渐丰,不可小觑,不可不防呀!

“廖助,水是不是不够热,我再帮您换一杯吧。”见廖友端着水杯不喝水也不说话,简繁心里更急了。

廖友终于喝了一口水,然后将水杯放下,看似漫不经心,“你得罪何佳宇了?”

简繁愣了一下,点头,“也许吧。”如果厌恶、拒绝何佳宇的纠缠算是得罪。

“你不喜欢他?”廖友向后靠了靠,抬手刮了一下自己浓密的眉毛。

“当然啦!”简繁蓦地抬起头,笃定的神情中夹杂着一丝委屈。

“嗯,这样很好。”廖友闭上眼睛。

简繁等了一会儿,轻声试探,“廖助,您是不是累了。”又等了一会儿,“袁涛的事您还没说完呢!”

廖友又刮了刮自己的眉毛,“虽然我不懂技术,但是看项目日志,其中一些人我还是了解的,都是云T响当当的人物。他们可以跟着你做项目,说明你的能力还不错。”廖友顿了顿,“让你离开云T确实有些可惜。”

“嗯。”简繁稍稍安心,不让她离开云T,可以将项目继续下去就好。

“若想让袁涛不被辞退,我希望你帮我做一件事。”廖友将头枕在沙发靠背上,依然闭着眼睛掩藏着内心的情绪。

“什么事呢?”简繁看不到廖友的表情,无法揣度廖友的想法。这种沟通方式令简繁感到压抑和忐忑。

“何佳宇对你很感兴趣。”廖友吐出几个字。

“廖助。”简繁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到何佳宇。

“你不要急于否认,我相信我的判断力。至于他出于什么原因对你感兴趣,我并不关心。我只想让你帮我留意他。我相信他的某些决定一定与你有关,如果他向你说明或者与你探讨,你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

“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答应了,我就不难为袁涛。而且,这件事对你来说不但没有坏处,还有好处。将来你在云T,乃至集团,我都会为你的发展考虑。”

简繁抿紧嘴唇,将视线定格在茶几上精美考究的瓷盘上,时间似乎也定格了。

“对你来说不难吧。”廖友突然发声吓了简繁一跳。

“我不能答应你。”简繁声音很轻,轻到自己都快听不清了。

廖友睁开眼睛,不耐烦的神情一闪而过,“让你盯着何佳宇不是在帮我做事,是在帮集团做事。”

简繁将呼吸调匀,“无论为谁做事,我都不能做。”

“难道你在乎何佳宇?”廖友有些不敢相信简繁的决定。简繁只要接受了这个任务,就等于与集团上层建立了联系,而且是紧密的联系。她在集团的发展毫无疑问将一马平川。对于一个初出茅庐又没有背景的新人来说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不是。”

“那是为什么?”

“我不认为何佳宇会与我探讨什么问题,他有什么决定是他自己的事。”简繁只想将廖友敷衍过去。

“我不是说了吗?何佳宇对你感兴趣,也可以说对你有企图。只要你想知道,他会说与你听的。”廖友本不想将话说的如此直白,可是面对简繁的不理解只能如此。

简繁蹙眉,没想到廖助竟然如此可怕!做事如此不择手段!

“我讲清楚了吧!现在你明白了吧!”廖友探身磕了磕茶几,提醒简繁认真思考他的话。

“我明白了!不过,就像我不可能泄露公司机密一样,我也不可能泄露任何个人的秘密。虽然我不喜欢何佳宇,但是我不会刺探他、利用他。”简繁字字清晰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你想好了?”廖友难以置信,目光如炬。

“嗯。”面对廖友的目光简繁感到有点害怕,将心蜷缩起来却不想改口。

“你不考虑袁涛了?”

“袁涛的错误是我一手造成的,我会向公司说明情况,有什么后果我替他承担。”被逼到没有退路,简繁反而不怕了,语气坚决。

廖友眼角抽了抽,“简繁,泄露公司机密一事悬而未决,你还自身难保呢!还想保袁涛。你不认为你的想法很可笑吗?”

“不是我泄露的机密,我会调查清楚的!”简繁一时赌气。

廖友盯着简繁,沉默了好一会儿。这个丫头,如果不锉锉她的锐气,她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好,我给你十天时间,你去调查究竟是谁泄的密。调查清楚了,你和袁涛都可以安然无恙。否则,你和袁涛之中有一个人必须离开云T。当然,可以有例外,就是你答应我之前提的条件,帮我盯紧何佳宇。听清楚了你就可以走了。”

“我听清楚了。”简繁起身,挺直腰板走出接待室。又给了廖友一个不可思议的背影。

简繁回到重点事业部,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打开抽屉,看了一眼躺在里面的那一叠叠项目核心资料,叹了一口气。刚才一时口快倒是痛快了,接下来要如何调查呢?也许最后只能辞职离开云T了。

“集团来调查你,我们都知道的了。怎么样?调查结果如何?”袁涛探身过来。

简繁笑了笑,“还没有结果。”

“哦。应该会没事吧!”

“嗯。”简繁又笑了笑,我也希望最后没事。

“快下班了,我先走一会儿。”袁涛开始整理桌面的物品。

“嗯。”简繁想了想,“袁涛,以后尽量少请假。如果非要请假,周六日看能不能来上班,然后算调休。”

“好的。是不是上面难为你了?”袁涛关切地看了一眼简繁。

“没有。”简繁故作轻松。

“我以后多注意。我先走了啊!”

“OK。”

袁涛走后,简繁伏在桌面上趴了一会儿。要处理的事情好多呀!蒋帅说可以把要处理的事情分别放在盒子里,然后分清主次,暂时不需要处里的就将盒子盖上。每次只专心处理一件事情。可是,现在这些装了事情的盒子似一颗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再难将心安静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