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小说 > 猫痕伤 > 第三零六章 你说得好有道理全文阅读

第三零六章 你说得好有道理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在姚菲家吃了晚饭,拎了一袋子西红柿,简繁和蒋帅才得以从姚菲家离开。

蒋帅将西红柿放入后备箱中,“姚菲劝你不要接什么任务?看她的样子很着急。”

“明天去集团下面的客服中心帮忙招聘客服人员,小菲说这是一个得罪人的差事,不建议我去。”简繁开门坐进车里。

“哦,”蒋帅从后备箱中拿出两瓶矿泉水,上车后递给简繁一瓶,“志风妈妈做的米粉太好吃了,就是有些辣。多喝些水。”

“吃的时候你不说,志风妈妈问你要不要放辣椒,你还说多放一点儿。”简繁拿过蒋帅手中的矿泉水,拧开盖子递给蒋帅。

蒋帅猛喝了两口,“哄志风妈妈高兴嘛!你没发现吗?我一说爱吃辣的,她老人家就特别高兴。”

简繁抿唇一笑,“乖孩子!”

“哈哈。”蒋帅发动车辆,驶出小区,“明天需要我陪你去吗?”

“欧阳陪我去。你担心啦?”

“哈哈,不就是得罪人吗?有什么可担心的。本来你也没想讨好谁!”

简繁眨了眨眼睛,“蒋帅,你说得好有道理呀!就是嘛!我又不知道他们是谁。”

然而,没有不透风的墙。由云T的员工出面负责招聘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资格老一些的集团领导直接将电话打到了林剑轩的手机上。

“剑轩,无足轻重的岗位也不知道集团何苦如此兴师动众!还要麻烦你手下的员工负责。因为工作相对轻松一些,适合女孩子干,我才推荐我家侄女进来。80人,不至于没有我侄女的位置吧!我也是想让我侄女在这个岗位上学习学习,将来集团有其它空缺,我再想法办把她弄走。我对集团是很有感情的,不如这次就行个方便。剑轩,我好像从来没有麻烦过你吧!”

“您说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呢?实在抱歉。要不然,我让我的助理联系您?他也许清楚。或者您直接给我的助理打电话。”林剑轩已经接到了欧阳的电话,但是并不想参与。集团将任务交给简繁负责,就让简繁负责好了。无论什么结果,都无所谓。

对面传来一声叹息,“唉,剑轩呀!不是我说你,公司的事你还是多上心为好。”

“谢谢提醒,我知道了!”

林剑轩接了无数个类似电话,全部推到穆森那里去了。

穆森则拿出了屡试不爽的绝技,一会儿说英语,一会儿说汉语,好不容易明白对方说什么了又不断的问对方为什么?反正就是无法理解对方的真正意图。

“哦,为什么让我过问呢?哦,我可以过问,可是我不知道我过问什么?”

“录用80人!哦,我明白了。可是我没有80人的名单。你告诉我名字,让我直接写进去。哦,我好像明白一点儿了。但是我得先拿到80人的名单,然后才能写进去。是的,我可以拿到,但是我把谁的名字划掉呢?”

“哦,在名单拿到前处理这件事。让云T的员工来处理这件事。可是她也没有80人的名单。哦,她可以自己写。那么,您能告诉我怎么写吗?然后我告诉她。是的,是招聘,可是您让我过问,没说让我招聘。实在不好意思,您究竟让我过问什么呢?”

任谁也受不了穆森的沟通障碍,纷纷挂断电话。再说下去,心脏病都要发作了。

一旁的欧阳紫岚捂着嘴,肚子都笑疼了,“阿森,不知道这些人在背后如何议论你和剑轩呢!剑轩是一问三不知,你是说十句话能听懂一句就不错了,还要刨根究底问为什么。”

穆森翻了翻眼睛,“你还笑,累死我了,揣着明白装糊涂也是很累的!欧阳,怎么没人给你打电话?”

“他们不敢。”

“为什么?”

“因为他们害怕我爸。我爸最见不得有人在背后唧唧歪歪的,若被我爸知道,一定让他们不自在!”

穆森点了点头,“嗯,我也害怕。每次见你家老爷子,我都紧张!”

欧阳紫岚揉了揉穆森的额头,“不用怕!我爸每次见你都是装的很严肃。他早就通过剑轩了解过你了!还是很满意的!”

“通过剑轩?”

“是的。我爸就得意剑轩!哈哈,你别吃醋!我爸对剑轩的信任有时令我都难以接受。我们家的企业都是由剑轩在幕后帮忙打理的。”

穆森若有所思,“难怪!”

“难怪什么?”

“最近投出去的几笔钱并不是出自于云T,我还奇怪是哪里来的。”

“哦,你说投资呀!他们内部有一个财团,包含十几家公司吧!你说的那几笔钱估计是财团投资。”

穆森耸了耸肩。

欧阳紫岚微微一笑,“我爸很赞赏他的投资理念。首次投资不一定要求占大股,但是要求股东会的决策必须经过他们投资人的表决权才能通过,董事会的全部决策事项也需要他们派出的董事通过才能通过。”

穆森勾唇一笑,“这岂不就是一票否决权。”

“哈哈,是的。不过有些决策事项剑轩认为可以放手就会放手。但是对于公司章程、注册资本、后续融资、资产处置、公司合并分立等关键决策,他是一定坚持拥有一票否决权的。”

“符合剑轩的特点了,长于控制!”

欧阳紫岚轻笑,“哼,我看他是好为人师,每次都将自己视为创业导师,然后即宽松又切实可行的引导项目发展。若项目发展的好,他就会考虑二次投资,或引入更大的资金。我父亲认为他这种分步投资的方式即安全有效,又可以广泛关注,避免错失有价值的投资项目。”

“被投资的企业也都认可吗?”

“当然,否则剑轩也不会投。剑轩认为股权结构的合理性和企业家的格局是决定企业未来发展的关键因素。所以,投资前这两点是他极为关注的。”

穆森信服的点头,“遇到剑轩,也许是南运物流发展的契机!”

欧阳紫岚摇头,“南运物流未必珍惜。云仁介入进来而且势在必得,我们可不能小看了安茹。安茹最擅长的就是威逼利诱,逐一击破,无所不用其极。她已经与南运物流的股东分别接洽了,一定还有后续的动作。”

“嗯,就看南运物流的股东们是否明智了!”穆森深吸了一口气,“不提南运物流了。简繁明天去集团客服中心,剑轩有什么交代吗?”

“没有,他说不需要我陪简繁过去,派个司机就可以了!”

穆森揉了揉额角,“真是头疼!剑轩是什么意思?他不怕简繁应付不来吗?感觉他除了胡闹,也不是很在乎简繁。相比起来,还是蒋帅懂得珍惜。”

“企业和人还不是一样的,机会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剑轩若不珍惜简繁,我们也没有办法!”

林剑轩猛打了几个喷嚏。回到公寓后,蒋帅已经睡了。

简繁听见开门声从卧室中走出来,“喝酒了吗?厨房里有带回来的西红柿,自己榨汁喝吧。”

“好!”

“你让我写的PPT已经写完了,拷在U盘里放你桌子上了。我也去睡了,明天要去一个客服中心帮人招聘。”

林剑轩点了点头,看着简繁的背影露出温柔的笑容。虽然不知道简繁要如何完成这次棘手的任务,也不知道结果会不会被搞得一团糟。但是,不经任何人点拨,按照自己的想法解决问题,本身就是一个难得的锻炼机会。大不了由云T收拾后面的烂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