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小说 > 猫痕伤 > 第三一三章 饵料全文阅读

第三一三章 饵料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林剑宇有睡前散步的习惯,总是喜欢借着夜色在别墅附近的河堤上走一走。避开人们的视线,虽然走的依然很慢,每走一步身体依旧会不由自主的向一侧倾斜,但是心情却可以彻底放松下来。尤其在安静的夜里,月光下泛着银色波光的水面,河滩地中招手舞动的树木,堤岸上打着瞌睡的昏黄路灯,还有远方星星点点似银河一般的万家灯火,在林剑宇看来无不是一份难得的宁静。

安茹很少陪林剑宇一同散步,堤岸上阵阵袭来的夜风总是让她感到心烦意乱。林剑宇歪歪斜斜的身影和她不得不放慢的脚步就如夜空中偶尔一声不合时宜的鸟鸣让她难以忍受。她宁愿用轮椅推着林剑宇,也不愿林剑宇在她的视线内一歪一斜的挑战她的耐性。她害怕一时耐不住性子而露出鄙夷嫌弃的表情,而这种表情在她的心里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次。

然而,今晚安茹的心情却似格外好,早早的等在楼下。林剑宇乘电梯从楼上下来,看到穿戴整齐的安茹竟然感到些许诧异,“你要出去?”

“陪你出去走一走!”安茹从衣帽架上取下一条围巾帮林剑宇戴好。

在厅里看电视的小芝听到声音,急忙跑到门廊,“需要轮椅吗?”

林剑宇眼中闪出一丝不悦,“不需要。天冷了!安茹也别去了,回来又要喊着被风吹得头疼。”

“没关系,我带了帽子。我想再跟你商量一下南运物流的事。”安茹将自己的衣领竖起,先行推门走了出去。

林剑宇犹豫了一下,从衣帽架上取下自己的手杖。有安茹在身边,走起路来莫名感到压力,撑着手杖,身体至少不会太过倾斜。

小芝帮林剑宇将门推开,安茹立即挽过林剑宇的手臂,“天气还不错,没有什么风!”

“安茹姐,需要我推着轮椅跟着吗?”

“已经说不需要了!回去将电视音量调小点儿,要不就回房间看书。我在楼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吵死了!”

“哦。”小芝垂着眉毛。安茹姐之前还说只要她跟剑宇哥出去,我就得准备轮椅呢!

走出院门,安茹一路数着路边的地灯,如果不转移注意力,林剑宇每晃动一次就要让她心烦一次。

“关于南运物流,你想跟我商量什么?”林剑宇也走得无趣。

“南运物流的谭总跟廖叔认识!”

“晚饭时你说过了。”

“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请咱妈出面过问一下南运物流的事,如果咱妈说话,廖叔一定照办而且会尽心尽力。我请廖叔帮忙,廖叔使多大劲儿,下多大力气,办成办不成就很难说了!”

“之前我跟妈提过购买南运物流仓储用地的事儿,妈说集团不想介入。”林剑宇感到安茹的脚步明显加快了速度,吃力的跟了两步。

“不是让集团介入,是让妈跟廖叔打个招呼。廖叔你是知道的,除非咱妈发话,否则谁的话他也不会太用心的。”安茹的面色有些难看。

向前又走了一段距离,林剑宇才缓缓的说,“算了,毕竟是云仁的事,就别麻烦咱妈了。”

“什么叫云仁的事?云仁的事不就是集团的事吗?难道妈不想看到云仁发展吗?”

“我有些累了。回去吧!”林剑宇驻足,散步的兴致半点全无。

“都已经出来了!”

林剑宇身体一歪,不经意地推开了安茹的手臂,转身向回走。

安茹无奈的看了看天空。林剑宇看似话不多,定下来的事却很难更改。孱弱的身体,强大的内心令林剑宇散发着内敛而毫无侵略性的光芒。然而相处久了,安茹才发现她与林剑宇在观念、思路、看问题的角度上都存在着诸多的差异,曾经让人心动的光芒最终还是令人厌恶了。与其耗费精力说服林剑宇不如各行其道。

“剑宇,不请妈出面也可以,但是钱还是要多铺垫一些的。”

“南运物流由你负责,你操作吧!”

“这笔钱使用时不能直接从公司账面上走,我需要先转到国外的几个账户。”

林剑宇白皙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顾虑,“不要做得不偿失的事!”

“知道了!”安茹暗自笑了笑,解决南运物流不过是为一群小白鼠选中他们要的饵料而已,

安茹曾经考取名校的生物专业,可是枯燥乏味,不断重复又屡次失败的实验令安茹对生物学立即失去了兴趣。四年下来最感兴趣的事竟然是照顾实验室中的小白鼠,手中的一个饵料就可以令它们在饲养箱中双脚站起来,眼巴巴的看着你。

终于熬到了毕业,因为将时间都耗费在了旁听其它专业的课程上,安茹对于拿到手的论文题目没有一点概念,就更不用说如何将论文完成了。然而,现实中却让她找到了一只小白鼠,同系的一个被保送研究生的男生。男生成绩优异,家道殷实,既不必如其他同学那般发愁工作分配问题,又不必为了生计而四处打工。只要他想,他既有能力又有时间帮安茹完成论文撰写和论文答辩。

然而,对于安茹的请求,男生断然拒绝了。拒绝的一刻,安茹没有一丝不高兴。她仿佛看到了一只还没有意识到她手中有饵料的小白鼠,那么接下来就是让他清楚的看到饵料就是了。多么的简单!

几天之后的谈话令那个男生对于未来几乎感到了一丝丝的绝望。安茹并没有说什么危言耸听的话,只是给男生讲了生物专业毕业后的生活和工作现状,将男生的目光从象牙塔中提前引向了社会。就算男生26岁研究生毕业,30岁博士生毕业又能怎么样?要么搞科研,要么进工厂,要么自己创业,否则只能抛弃专业另谋他行。对于智商、能力甚至毅力都甚为自负的男生来说,理想自然是科研或者创业。可是若搞科研,所追随的导师在学术界都默默无闻,那么即便他可以跳一跳,天花板也就那个高度了。若搞创业,创业的资本又在哪里。最后分析一番,对于男生而言,唯一的出路只有出国深造。安茹递给男生一叠资料,全部是她父母为她出国深造做的规划。在男生希冀的目光中,安茹知道她为这只小白鼠选对了饵料。

“今天我还知道了谭总有一个儿子在大学教书,我想去认识一下。”

“去吧!”

“谭总说他那个儿子对生意不感兴趣,到时候还得麻烦你出面,我与大学老师可找不到什么共同话题!”

“好的。”

仿佛看到了结果,安茹心情大好,再次挽住林剑宇的手臂。若要给谭建良投放饵料,还是要从他的儿子身上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