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小说 > 猫痕伤 > 第三一四章 刻意的温存全文阅读

第三一四章 刻意的温存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林剑宇与安茹走回别墅后不久窗外便又刮起了大风。

安茹为林剑宇倒了一杯开水放到床头,走到窗前将窗帘拉上,“咱妈卧室的灯还亮着。”

“估计白天累着了,晚上反而睡不着。”

“我要不要去看看?”

“不用。估计躺在床上看报纸呢,困了就睡了。”林剑宇走到床边,慢慢靠到床头上,扭着身子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轻薄的笔记本电脑开始查阅电子邮件。

安茹将房间的灯光调暗,“我先睡了,明天走得早。廖叔今晚跟谭总叙旧少不了喝酒,妈把司机留给他了。明天我要先送妈去集团。”

“嗯。”林剑宇随口应了一声。

安茹钻到被子里趟了没一会儿又急忙爬起来走到梳妆台前,从上面的匣子里取出一个记事本翻了翻,“差一点忘了,明天是徐锐的生日,他给妈开车也有十多年了吧!”

林剑宇凝神想了一下,“好像是。”

安茹突然来了精神,走到隔壁的衣帽间翻出一件带着包装的崭新羊绒毛衣出来,“剑宇,这件毛衣买来后你就说颜色不好看一直没穿,正好送给徐锐当生日礼物。”

林剑宇看了一眼安茹手中的毛衣,“徐锐穿了也不好看吧!”

“嗨,我送他的生日礼物,他高兴还来不及呢!还挑颜色?”安茹将外包装整理了一番,放在自己的手包旁边,“明天早晨别忘了提醒我,千万别忘了。”

“好!”林剑宇微微摇了摇头。安茹擅长的小手段、小伎俩他是知道的,不能说不对,只能说他自己无论如何是做不出来的。若想向徐锐打听消息,直接问就好了。如果要送生日礼物,也应该送一个徐锐心怡的物件吧。

安茹瞥了林剑宇一眼,估计他又看不惯了。如果什么事都依了他的想法,几乎做不成几件事。他认为谁都跟他一样正直,世上有那么多正直的人吗?

大风吹了一夜。姚翠涵虽然睡得很晚,天一亮还是醒了,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思虑。得知廖友与南运物流的谭总认识后,就想着嘱咐廖友不要影响南运物流的决策,可是忙忙碌碌的后来竟然忘了。也不知道廖友与谭建良一起吃饭时是否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他给出的建议又是否公允。唉,云T的枝节又出在简繁身上,一而再,再而三的顶撞廖友。还有欧阳那丫头,虽说廖友给她打电话并不是要什么说法,但是考虑廖友的面子也要拿出个态度吧!谁知欧阳就只是劝了劝廖友不要生气,然后就不了了之了。这样一来,就不是廖友对简繁有意见,而是对云T有意见了。简繁真是云T的麻烦!

吃早饭的时候,姚翠涵还在想着简繁的事。

一生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好的,坏的,有预兆的,无预兆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姚翠涵偶尔会相信宿命。当初,若不是林文杰躲避学生的批斗晕倒在她家的门廊下,她不会与林相遇,也不会为他的才华所吸引,义无反顾的爱上他,嫁给他。若不是她的掩护,他不可能继续沉浸在水墨丹青的世界里继续搞他的创作,也不可能在熬过了那段凄风苦雨的日子之后,他的画作受到世人的认可和追捧,那个女人也不会出现。可惜,生命中铺垫了太多的桥段终究是为了林文杰与那个女人的‘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而她姚翠涵的‘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终究还是无果,变成了永难愈合的一道伤疤。

宿命论让姚翠涵感到恐惧,时时保持着警惕,唯恐身边的一切再一次被命运颠覆。当她在仲夏夜晚会的礼堂里见到简繁的那一刻,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仿佛与姚家相关的又一场宿命正在悄无声息的降临。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她清楚她一定要去阻止。让廖友劝简繁辞职,又让欧阳开除简繁,没想到最后都没有成功。如果简繁保持低调,渐渐的也就把她忘了。没想到,她出挑的很,这种人留不得,将来必会引起更大的麻烦。

“妈,早饭不合口吗?”安茹不知道姚翠涵为何一顿早餐吃得食不知味。

“还好,让小芝给我冲杯咖啡!”姚翠涵索性不吃了。

林剑宇不无担心,“妈,是不是没睡好?再回床上躺一趟吧!”

姚翠涵看了一眼林剑宇,满目慈爱,“不碍事!今天上午有会,必须得早去。一会儿小茹送我去集团,你就别跟着走太早了!”

“好的。”

安茹亲自给姚翠涵调了一杯咖啡,轻轻地放在姚翠涵面前,“妈,给您。”又调了一杯放在林剑宇面前,“剑宇,一会儿在车上,我要不要把集团客服中心系统升级用的硬件价格跟妈先简单的汇报一下?”

“不需要,把报价直接发给云T,由云T统一出方案。”林剑宇松开捏在手里的咖啡杯,就似那个咖啡杯做了错事需要冷处理一般。明明跟安茹说过了不必单独报价,她还要当着妈的面再问一遍。与云T合作,至于如此吗?既然由云T总包,云T的方案中针对硬件加价也好,不加价也好,都是云T的事。况且,在这一单中,云T也不会利用硬件赚钱。

“我不是想让妈对整体报价有个预估吗?如果妈认为报价太高,我们就将硬件价格再想办法降一降!妈,您认为我说的对不对?”安茹见林剑宇不悦,急忙从另一个角度加以解释。

“嗯。”姚翠涵自然清楚安茹的心思,但是不想说破,也没有必要说破。

“妈,您看我们的硬件什么时候准备好就来的及,现在订货量很大,需要提前安排生产。”安茹将手抚在林剑宇的手上,希望林剑宇不要打断她的话。

“当然越快越好,如果新招聘的客服人员在培训期间就可以用上新系统是最好的!”姚翠涵将咖啡杯放下。安茹接下来要说什么,她已经很清楚了。

果然安茹立即接上姚翠涵的话,“我们的硬件没有问题,就不知道云T的软件是否可以及时交付。”

“等云T的方案报上来就知道了!”姚翠涵有些无奈。安茹从不放弃任何一个针对云T的机会,攻击性未免太强了!就像一只领地意识极强的野兽,不但时刻守卫着自己的栖息范围,还要觊觎他人的领地。作为一个企业的经营者,她是对的。可是不得不为剑轩担心,他是否也应该有些防范意识,只知道在天地间信马由缰,却不知道朝堂之上早有人不容于他。

“好的。”安茹若有所思,“妈,昨天简繁顶撞廖叔的事您知道了吧!据我了解,简繁真的就是通过让应聘人员写26个英文字母进行面试的。照这样下去,这次集团招聘还不成为一个笑话呀!要不要现在就将她撤下来?”

姚翠涵犹豫了一下,“等到周五就知道结果了!”

安茹立即尽显恭维,“妈,还是您考虑的周到。如果现在把简繁撤下来,她一定不服气。结果出来了达不到要求,她就难辞其咎了。到时候辞退她,欧阳就是不愿意也无法为她开脱了!”

林剑宇倏的将被安茹握住的手抽回来,“妈,我吃好了。我想让安茹陪我上楼。”

“好,去吧。”

安茹掩饰着不情愿,陪同林剑宇回到楼上的书房,“宇,你又嫌我话多了!”

“不要总是插手集团的事务!特别是涉及到云T的事就更不要插手。”林剑宇走到桌案前一手按着桌面,一手抓着椅子的扶手,俯身坐到。

“我不是怕妈太累吗?云T怎么了?你是不了解简繁,估计剑轩也不清楚。妈都不看好她,还不得想办法把她请走呀。我是为剑轩着想!”安茹走到林剑宇身后,帮林剑宇揉捏脊柱两侧的肌肉。

“为剑轩着想就好!”林剑宇挺起脊背,感觉舒服多了。

安茹从后面环住林剑宇的肩膀,“我知道,你不是疼爱小菲就是心疼剑轩,就是不考虑我。我这个作妻子的才是最难做的!”

“好啦,下楼去吧!”林剑宇拍了拍安茹的脸颊。他清楚安茹的野心,也清楚她刻意的温存。

“好,还要我开车回来接你吗?”安茹将手从林剑宇的领口探入,摩挲着林剑宇质感而紧实的胸膛。

“不用,我给司机打电话了!快去吧,别让妈等急了!”

“那我去了!”安茹抽出手,在林剑宇的脖颈上用力一吻。又一次在心里告诉自己,她是爱林剑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