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小说 > 猫痕伤 > 第三三八章 慢慢走来全文阅读

第三三八章 慢慢走来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重点事业部忽然接到通知,金幕集团信息化项目正式启动,由简繁负责技术攻关,具体开发及实施工作则由刘博负责。

“简繁,开发平台刚刚完成一轮测试,你认为可行吗?”刘博大感意外,第一时间找到简繁。

简繁操作鼠标点了两下,调出系统,“测试过程中我们已经搭建了一套面向金幕集团需求的ERP系统。”

刘博的脸上露出喜色,“那太好了!何佳宇说金幕集团的项目由你负责,如今换成我,你们项目组不会有意见吧?”

简繁微笑着摇头,“不会,由你们实践也许会暴露出很多我们之前忽略的问题,求之不得。”

“好!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刘博刚一离开,连一帆转到简繁身边,“老大,我们不去CD了吗?”

“暂时不需要,如果开发平台有新的功能要求我们再过去调研。”

连一帆略感失望,转而又高兴起来,“老大,你的意思是不是我们的项目组没有什么任务了。”

“嗯!”简繁拿起笔戳了戳记事本。猛然意识到任务即将结束,心中突然有些失落。做项目就是如此,做完了就要与已经习惯的一些人、一些事,一些工作方法和工作模式分开了。

连一帆见简繁闷闷不乐,“老大,你不开心呀?”

“没有!有人接手还不好吗?”简繁笑得勉强。

“就是,下班后请你和蒋帅去个地方。”

“哪里?又去看你打架?”简繁瞪了连一帆一眼。

连一帆以手抚心,“不打架了,再也不打了。我去跟蒋帅说一声。”在酒店与人打了一架,蒋帅出手解围才将事情摆平。如今,连一帆不似之前那般讨厌蒋帅了。

云T公司顶层,穆森优雅地出现在欧阳紫岚面前。

“剑轩给你放假了?”欧阳紫岚刚从一堆报表中解脱出来,见到穆森立即迎了上去。

“算是吧!他心里不舒服,把我晾一边了!”

“因为网上的那些帖子?我看了,处理的不是很好吗?早就料到安茹会拿谭子恒做文章,我们的防御很有效呀!”

“不是谭子恒,是简繁!安茹不但想拿谭子恒做文章,还想算计简繁。”

欧阳紫岚俏丽的脸上挂了愤怒,“恶毒的女人,简繁一个小员工,她至于如此吗?还不是她自己将产品搞砸了,手下的那些分销商又被她压榨的太狠,我看早晚得反水。”

“是的。不过想想确实后怕,好在关乐在会场里面注意到了简繁,并抢在简繁进房间前找人抢了她的包。”

“这么惊险?最后如何换成颜若禾了?”

穆森展开臂膀将欧阳紫岚揽入怀里,“那天关乐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谭子恒被几个学生单独留在酒店房间,问我是否联系谭子恒的女朋友过来。之前查到颜若禾与谭子恒的关系,本不想惊动她。可是关乐说这种局面他见得多了,唯有将女朋友或者老婆请过来才能解决。”

欧阳紫岚轻哼了一声,“关乐精通此道!”

“我便给颜若禾打了电话,只简单说了一下情况。她很聪明,立即就明白了。”

欧阳紫岚一边听着一边轻拂穆森的下颚,忽然点了点穆森的面颊,“阿森,涉及到简繁的事,你应该给剑轩留个机会。”

“我当然给他机会了,关乐一提到简繁我就通知他了。简繁追那个抢她包的人追到停车场,剑轩假意恰巧经过,帮简繁将包夺了回来。”

“哈哈,英雄救美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穆森叹了口气,“剑轩这次真的紧张了,舍不得简繁长期出差,不再让简繁负责CD金幕的项目了。”

“公司即将宣布由简繁但任重点事业部经理,”欧阳紫岚指了指办公桌上的一叠文件,“我已经接到通知了。”

“云T的部门经理可不是一个轻松的差事,剑轩考虑清楚了吗?”

“就看简繁的内心够不够强大了!不过处于重要职位也好,可以让针对她的人收敛一些。”

穆森耸眉感慨,“如果我是简繁,上任前一定申请放一个长假!”

欧阳紫岚一笑,“依你所说,简繁放长假剑轩也不会舍得的。”

此时的简繁对未来还一无所知。下班后随连一帆来到一处由废弃仓库改造而成的酒吧。原本的空旷、寂寥反而变成了这间酒吧独有的特色,有一种历尽沧桑的孤独感。

“跟我走!”连一帆招呼着简繁和蒋帅,“你们是贵宾,去前面,一会儿看得清楚。”

“看什么?丁老师的乐队?”简繁看了一眼舞台布景。

“猜对了一半!谜底一会儿揭晓。”连一帆神秘兮兮拍了拍陈路的肩膀,“不准泄密,我去拿吃的。”

蒋帅看了看贴了木纹纸的框架和横梁,又看了看悬挂其下的一排排简易装饰灯,拉着简繁坐下。

简繁欣赏着手边的木质小摆件,忽然抬头看向陈路,“陈路,不会是连一帆代替丁老师主唱吧?”

陈路惊讶得半张着嘴,“简工,你太厉害了!这也被你猜到了。”

“不是猜的,是连一帆告诉我的。”简繁笑了笑。

“什么时候?”陈路不仅惊讶而且糊涂了。

“我一催他还钱,他就说要用歌声抵给我。我还奇怪他准备什么时候唱歌给我听呢!”

陈路感到好笑,“简工,那你要来这里多听几年了!他唱一首歌便宜的很。乐队成员早已经有了各自的工作,来这里唱歌就是业余玩玩。”

连一帆提着吃的走回来,“老大,你别理陈路,什么业余玩玩,他不懂!我想到了一种赚钱的模式,正要向你汇报。”

“说吧!”简繁饶有兴致。

连一帆挠头,面对简繁要说上一大段话总是感到有些不自在。可惜这里不是办公室,不能借故蹲在计算机前而避开她的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怎么说呢?具体操作是这样的,很多人喜欢在公众场合唱歌,我准备为他们提供一条途径,由他们点歌,然后下载乐队制作的伴奏进行练习,到了约定的时间便可以来这里与乐队共同完成演出。”连一帆说着说着变得有些犹豫,“老大,你认为我的想法如何?”

“丁老师的乐队成员同意你这么做吗?”简繁在乎的永远是承受之人的感受。

“还没有跟他们商量,不过大家总需要钱吧。”连一帆看向陈路,“你说呢?”

陈路轻叹了一口气,“我认为他们不会同意!”

“蒋帅,你认为呢?”自认为点子不错却被质疑,连一帆情急之下寄希望于蒋帅支持他。

蒋帅淡淡地笑意,“地下通道中的那些歌手并不是因为钱才在那里唱歌。”

“好,我明白了!”连一帆打断了蒋帅的话,“你们都不支持,这件事以后我就不再提了。乐队快来了,我去后台!”

陈路急忙给简繁和蒋帅开饮料,“一帆就这样,心是好的,但是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大家确实需要钱,但是自从老丁病了后,之所以偶尔还能聚一聚完全因为当初做音乐的初衷依然令人感动。他非要将音乐与赚钱相提并论。”

简繁接过陈路递过来的饮品放在蒋帅面前,“蒋帅刚才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不想让连一帆将这件事只定义为赚钱手段,单纯为了赚钱很难说服大家,即便现在说服了将来也很难坚持。究竟如何定义,做还是不做,连一帆应该尊重大家的意愿。”

“嗯,我这就告诉一帆去,否则他满腹不高兴,一会儿演唱不佳又找借口发脾气。”陈路跑向后台。

蒋帅笑盈盈地盯着简繁,抬手轻弹简繁的面颊,“表扬简繁小朋友上课认真听讲!充分理解老师的意图。”

“嘻嘻,”简繁反过去捏蒋帅的脸,“如果丁老师的乐队尝试这种新的音乐形式,你要去台上给我唱歌。”

“没问题,为你开专场音乐会!”

“真的?”

“当然!”

连一帆上场了。简繁托着腮注视着舞台,期待着蒋帅的音乐专场。

令简繁无法释怀的一天在期待中正慢慢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