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小说 > 猫痕伤 > 第五十七章 时间静止全文阅读

第五十七章 时间静止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集中调研会场中间休息,简繁安静地坐在位置上翻阅笔记。

“你是新来的?”

“嗯,你好。”简繁见一个年纪稍大的女人走到自己面前。

“你什么专业毕业的?”

“计算机软件专业,请问您如何称呼。” 简繁站起来面带微笑。

女人没有理釆简繁的问话,“我们提的需求,你能明白吗?”女人脸上带着敌意。

“嗯,能听懂。”

“物料的采购和供应环节要满足生产过程对物料柔性和刚性的需求。你能告诉说‘柔性’和‘刚性’指的是什么吗?”

简繁第一次听到这些术语,脑海中没有一丝概念,“不知道。”

女人轻蔑地笑了笑,“我们周末无休来参加调研,是来提需求、分析需求的。不是来免费给你这样的人普及专业知识的。”

女人带着刺耳的笑声走了,一**嘲笑向简繁涌来。

“对不起。”简繁声音很小,只能自己听到。

简繁依旧安静,坐在座位上。

段凯想上前去安慰简繁,被属下拦住了,“段主任,你不能过去。大家已经对你有非议,都在看着你呢。”

段凯黑着脸走出会议室。

“大家安静了,我们继续。”刘博让会议室重新归于安静,将大家的注意力从简繁身上引走。

简繁偷偷的将左手拇指指甲掐入食指指肚,用疼痛缓解屈辱和悲伤,坚持着,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第一天的集中调研终于结束了。各部门的业务员三三两两地走出会议室。

会议室只剩下项目组成员,刘博让大家安静,“今天工作主要集中在对已经采集的需求进行分析以及讲解需求解决方案,目前他们还没有异议。明天要在部门之间的业务需求上下工夫。我们还要把工作尽量的做细。”

刘博看着大家,接着说“项目计划是我做的,出现什么问题,由我担着。我希望项目组内要团结,要相互信任。好了,散会。”

段凯从外面走进来,直接走到简繁身边,“简繁,你别太在意。厂里的职工说话都比较直,你也别怪他们。 ”

“嗯,我没事。”

刘博也走过来,“简繁,这点小事算什么呀。我被甲方指责的次数多了,数都数不清。”

“简繁,我送你回招待所。”段凯邀请简繁。

“段凯,我不坐你车了。”

“为什么?怕别人说呀。我是你哥,你是我妹,怕什么?”

“段凯,你如果受到大家的质疑,将来怎么开展工作呀。”简繁执意拒绝。

“我陪简繁走回去,段主任,项目关键期,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何佳宇一脸伪善。

“好吧。这是什么和什么呀?我真是佩服有些人的想象力和舌头。简繁不需要我送,我就晚点回去。我回办公室了。”段凯独自离开。

何佳宇有意和简繁走在最后面,“简繁,别难过了。那个女人说的那些东西,你不知道也不能怪你。你刚接触生产企业,什么都会就奇怪了。”

“你有这方面的书吗?我想学学。”

“回去,我先给你讲一讲。我在原来的部门时研究过一段时间。”

“好。”

“简繁,你能不能笑一笑呀,你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你现在的表情,谁看了都会难过的。”

“嗯。”简繁的所有脑细胞都在考虑如何能尽快学习到生产企业的经营管理知识。

“简繁,其实谁都有难过的事,我现在真是痛不欲生呀。”

“哦。佳宇,你怎么了。”

“我母亲病重,我妻子姚菲也不再爱我了,虽然我与她没有感情,可是她毕竟是我妻子呀。”何佳宇将自己说得凄凄惨惨。

简繁想到那天在中关村看到姚菲,姚菲一脸幸福的介绍男朋友给自己认识。不禁为何佳宇叹了一口气。

“简繁,我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难过的事谁都有。朋友之间相互倾诉一下就好了。今天给你送花的是你男友吧。”何佳宇明明知道送花的人不是简繁的男朋友韩聪。

“不是。他太忙了,请别人把花送过来的。”

“简繁,我分析,你男朋友也不是十分爱你。否则,一定会亲自来的。”

“他工作很多。”

“工作再忙半天时间还没有吗?都是托辞。”

“我相信他。”

“‘相信’两个字都是说给自己听的。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我第一个女朋友闫敏的事吗?”

“我记得。”

“闫敏爱上别人后,很长时间我都被蒙在鼓里。我相信她会永远爱我,可是,直到我看到她和韩聪在一起的照片,我才相信。”

“佳宇,你别说了。韩聪是我男朋友。一定是你误会了。”

“不会吧。简繁,韩聪是你男朋友?怎么可能?好吧,我再也不提这件事了。”

简繁不想吃晚饭,一个人回到房间。趴在床上,再也忍不住了,泪水浸湿了被子。我真是应该被那个女人指责,我来项目组后都做了什么呀?学了一点项目管理的皮毛,就沾沾自喜,给项目经理胡乱出主意,他们说得没错,我就是来添乱的。不懂企业管理,就自诩能理解甲方的需求,我真是太自以为是了。

简繁不断自责。突然,敲门声响起。简繁将眼泪擦干,把门打开,“佳宇,有事吗?”

“简繁,我喜欢你,我不想骗你。”何佳宇按住简繁的肩膀,将简繁推进房间。

“佳宇,你说什么呢?”简繁挣脱何佳宇的双手。

“我一直关心你,我不想你再被蒙骗。我刚才答应你,再也不在你面前提起闫敏和韩聪的事情。可是,我不忍心。你早晚有一天会知道,那时,你会更痛苦的。”

何佳宇从口袋中掏出两张照片,递给简繁,“简繁,你看看吧。我朋友为了让我相信闫敏背叛我,帮我拍下来的。我没想到这个男人是你男朋友,你看看吧。闫敏和韩聪早就住在一起了。”

简繁接过照片。

一张照片上,夜色中,借着路灯的光线,依稀看到韩聪和闫敏在一所公寓前,韩聪等待闫敏用钥匙开门。另一张照片,清晨,韩聪揽着闫敏的腰从公寓中走出来。

简繁一动不动,感觉时间静止。

韩聪一直在骗我吗?难道姚菲大闹公司,说的那些都是真的?蒋帅向我保证,韩聪和简繁什么关系也没有,难道蒋帅也是在骗我?

他们都在骗我,简繁再也控制不住泪水。

何佳宇将简繁拉到床边,“简繁,我理解你。就像当初我知道真相一样,无助、恐惧。让我来保护你吧。”

何佳宇站在简繁身前,心“咚咚”地跳着。

简繁凝视着地面,浑身冰凉,大脑中一片空白。

“简繁,我来保护你。不要害怕。”何佳宇将简繁按倒在床上,简繁没有反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简繁感觉是韩聪将自己压倒在沙发上,亲吻自己,抚摸自己。那时的心也是压抑的。

“简繁,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吗?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一直在想着你了。”

何佳宇解开简繁衣领处的扣子。

简繁忽然清醒过来。“何佳宇,你放手。”

“简繁,我爱你。”何佳宇不想放弃。

简繁猛的抬腿,将何佳宇掀翻在地,迅速起身。

“简繁,你太伤心了,让我来安慰你好吗?”何佳宇从地上爬起来。

“照片留下,你走吧。”简繁凤目严厉。

“简繁,对不起。你不要怪我,我真的心疼你。”

“我不怪你。佳宇,今晚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简繁自嘲,我谁都不怪,我能怪谁呢?要怪,只能怪我自己是一个大傻瓜。

何佳宇苦笑、懊恼地走出简繁房间。

简繁静静的哭泣。韩聪你太令我失望了,我那么爱你,你就这么对我吗?蒋帅,我那么信任你,你也用谎话来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