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小说 > 猫痕伤 > 第七十一章 我怎么没想到呢全文阅读

第七十一章 我怎么没想到呢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喔喔喔”,报晓的啼鸣打破寂静,山村、郊野渐渐苏醒,迎接天边柔和的霞光。

简繁看着窗帘缝隙中透进来的一束微弱的光,仿佛是蒋帅脸上淡淡的哀伤。哀伤逐渐变浓,变得令人无法直视。

蒋帅,希望你永远都是那个开心快乐的竹天,小竹回来只是一个意外,是毫无准备的机缘巧合。小竹不能留下来陪你,希望你不要难过。

钥匙开门的声音,简繁知道是韩聪,闭上眼睛,不愿去感知。

韩聪走到床边,伸手将简繁的一缕发丝拂于耳后,却见简繁的睫毛上有一滴晶莹,

“简繁,对不起。我不想这样的。可是你让我怎么办?蒋帅对你的执着让我害怕,你被他吸引更令我无法忍受。我强行让你住这间情侣间,只因为我不想失去你,我要让蒋帅清醒一下。”

简繁的睫毛动了一下。”

“简繁,我知道你很生气,原谅我好吗?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见韩聪放下高傲、自信、不容置疑的一贯姿态,简繁有些不忍心,睁开眼睛看着韩聪,“你说的,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

“是的。只要你原谅我。”

“我要你跟蒋帅道歉。”

“简繁,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韩聪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我是认真的。” 简繁抱着被子坐起来。

“不要闹了,好不好。”韩聪发现感情问题怎么这么难以解决,摸不到头绪。

“不好,蒋帅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我不想让他难过。你不是说我任性吗?这次我就任性了。”

韩聪见简繁的坚持,无奈地摇了摇头,再争执下去只会越来越麻烦,面对简繁的无理取闹只能妥协,“好吧,我答应你。”

“你现在出去吧,我要起床了。”

“嗨,简繁。你就不能惯着我点吗?”韩聪牵过简繁的手。

“不能,你快出去。”自从昨晚韩聪强硬地违背简繁的意愿,简繁本能的防御韩聪。

“好吧 ,我帮你把背包从楼上拿下来。”韩聪眉头一抹失意。

韩聪走出房间,迎来闫敏躲闪的目光,“闫敏,早。”

“早。我让老板娘准备早饭了。简繁好点了吗?”

“哦,简繁上楼不方便。我就给她在一楼找了间房子,她一个人睡也安静些,应该好多了吧。”

“嗯,我知道了。”

韩聪心烦意乱,我为什么向闫敏讲清楚简繁是一个人睡的呢?闫敏说她知道了。她知不知道有什么关系,我在干什么。

“闫敏,麻烦你回房间帮我把简繁的东西拿下来给她。”

“稍等。”

蒋帅从院门外与冯小天、付大志一起走回来。

“山里面,早晨的空气真清新呀。”

“就是,应该再跑一圈。”

“我可跑不动了。饿死我了,去后院看看有什么早饭。”

蒋帅看到韩聪站在院子里面,径直走回房间。

“帅子,我有话说。”韩聪跟进来。

“什么话说吧。”

“简繁让我跟你道歉,一会儿如果简繁问起了,你就说我已经道歉了,知道吧。”

韩聪竟然可以为了简繁放低姿态,也算有心,蒋帅笑了笑“好的。”

“可是,我真不知道为什么向你道歉。”韩聪的傲气又回来了。

“行了,我也不需要你道歉。”蒋帅自顾整理背囊。

“帅子,我真不明白你对简繁用了什么手段,他竟然让我这个正牌男朋友向你这个觊觎之人道歉。”

“韩聪,你就是一个笨蛋。”蒋帅苦笑了一下,“简繁将心放在你身上,才会让你跟我道歉的。她不想你欠我的,不想我们从此做不成朋友。”

“哦,有道理。”韩聪恍然大悟。

“笨蛋。你就是一个高智商笨蛋。出去吃早饭了。笨蛋。”蒋帅无可奈何,简繁,我这个守护天使当得太苦了,还要教你男朋友如何与你谈恋爱吗?

简繁换了一身长衣长裤休闲装,将身上的瘀伤,青紫都遮盖起来,与云莲在院子里说话。

“怎么摔得那么重,好点了吗?”

“好多了。就是胯骨被台阶撞得不轻,腿有点瘸。”

“昨晚你怎么不说呢?不会是骨头摔坏了吧。”

“大家出来玩,多难得。我可不想给大家添麻烦。现在好多了,昨晚一动就疼,现在最起码可以走路了。”

“还是要多注意,上午我陪你在旅馆休息吧。下午就坐车回去了。”云莲关切地说。

“不用大惊小怪的。我没事,别扫了大家的兴致。”

“唉,你真行。走吧,我扶你去饭堂。”

“千万不用扶,好像多严重似的。我自己走,我最怕别人可怜我了。”简繁执意自己一踮一跛地走,咬着呀,故作轻松,

韩聪赶紧走过去,扶着简繁。

“我不用你扶。”

韩聪不放手,简繁皱着眉头,“我说不要扶就是不要扶。”

“好了,简繁,别闹了。我已经跟蒋帅道歉了。”韩聪在简繁耳边轻声说。

简繁回头看向蒋帅,蒋帅冲简繁挤了下眼睛。简繁为蒋帅揪着的心才舒服一些。

“我不扶着你,你拉着我胳膊总可以吧。”韩聪拗不过简繁。

“好吧。怎么没看到何佳宇?”简繁的注意到来饭堂吃饭的人中没有何佳宇。

“不用替他担心,能住贵宾单间的人还能被饿到?”闫敏不屑地回答。

正说着,何佳宇从外面跑进来,“简繁,我下山找药店给你买了一瓶红花油,吃过饭,找人帮你揉揉。你疼成这样,一定是伤到骨头了。”

简繁感激地看向何佳宇,“谢谢。”

韩聪和蒋帅瞬间石化,我怎么没想到呢?

闫敏心里哼了一声,看来何佳宇将聪明才智都用到这上面了。

何佳宇忽略闫敏和姚菲鄙夷的目光,看向韩聪,“韩聪,今天还有多半天的娱乐项目。以简繁现在的身体情况,恐怕不适合玩。我有车,我先带简繁回去吧。”

韩聪犹豫,简繁知道韩聪在征求她的意见,“不用,我可以坚持。”

“坚持什么呀?你这样,大家玩得也不开心。”蒋帅当机立断。

“那好吧,我陪简繁回去。”韩聪冲闫敏点了下头。

闫敏将失望掩饰得无影无踪,“好的。”

蒋帅将韩聪拉到一边,“大家都是冲你来的,你留下吧。我陪简繁回去,顺便带简繁去我姐医院找医生看看。”

“你居心叵测吧。”韩聪难以抉择,辛苦闫敏一个人组织活动,心里有些不忍;让蒋帅陪简繁回去恐怕又要节外生枝。

“行了吧你,简繁心中只有你,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只要记住和闫敏保持距离就好。”

“那好吧。吃过饭休息一下,你和简繁坐何佳宇车先回去。”

饭后,云莲帮简繁在骨患处按摩了一些红花油。

之后,韩聪将简繁再次托付给蒋帅,“简繁,蒋帅先陪你回去。我晚上去找你。”

“那好吧。”

简繁结束了一次郊外旅行,在这次旅行中,发生的事,说过的话仿佛都在预示简繁的命运走向。只是,当时没有人能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