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言情 > 重生于末世 > 第一章末世重生
    白羽头痛的象有人用钻头钻一样,身体也似刚跑完五千米相仿。﹎  雅文_吧 > w=w-w`.-y-a-w·en8.com想动一下,身体各种不配合,只好好乖乖的听外面传进来的声音。

    耳边到处都是人来人往快步跑动的声音,还夹杂着女人的谩骂声:“快点把这里收拾干净!老爷快回来啦!,要不快点收拾利索,我就要你们好看!都想死是不是!”

    白羽听到这久违的声音,心里不确定,大妈不是在末世刚开始不久,就把自己和母亲给赶出家门了吗?现在在自己被丧尸咬后,没有理由出现在自己的地盘,但刚刚那独特的女高音,是伴随了白羽整童年,想记不住都难,听错了更是不可能,试想天下还能有谁能发出这么奇葩的声音。想睁开眼睛看看是怎么回事,可说什么眼睛也睁不开。

    这时,听到一个女声:“张影,你也知道怕啊!我告诉你,小羽要是没事最好,小羽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也别想好好过!”

    “李敏!你说话小心点,你儿子是死是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是他自己不小心从二楼摔下去的,你少往别人身上栽脏!”

    “不是你做的,你心虚什么。这会儿把下人使唤得跟脚踩了风火轮似的。”

    “三少出了事,我不得把这隐患收拾掉,要是小新再掉下去怎么办?”

    听到这里白羽是全明白了,自已是让丧尸给咬死了,重生到了自己十六岁的时候,记得当时自己是参加同学会,喝多了酒没想到,不知道怎么就从二楼掉下来摔到了头,从此就与学校无缘了。

    但当时自己可是没听到母亲和大妈吵,过后母亲也没和自己提过这件事,当时自己也没在意,一直以为那决定了自已一辈子命运的大事,只是个意外。没想到大妈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下死手了。雅文8﹏> ﹍ w-w-w`.·y·a-w`e-n·8-.`c=om是啊,当时自己手里拿着一杯蜂蜜,靠在二楼的栏杆上喝。栏杆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断了呢。

    只是不知道自己是有什么大的果报,让自己有了重生的机会,想到前世自己临死前,身上一直戴着的玉发出的红光,白羽的心一动。难道是它把自己给带回来的?以前只是听母亲说过,这块玉是她家祖传的一个宝物,到了母亲这辈,因为家中没有男丁才传给了母亲。

    想到自己因玉的缘故重生,而为了救自己,被丧尸咬掉胳膊的冷无崖不知道怎么样了?想起冷无崖,白羽心里一痛,那个硬朗的男人,从遇到自己就一直站在自己身前,给自己挡下末世里一次又一次的危机,从来没说过为什么这么帮自己,直到最后。

    现在,白羽也想不出冷无崖为什么不顾自身的安危来帮自己,以前一直以为冷无崖帮自己是有所图。可没想到他竟然可以为自己做到那一步。现在自己和他两世为人,怎么也不会知道答案了。

    “家中出了什么事?乱成这个样子?”

    一个威严的声音把这一团乱给压下去,“老爷,你回来了,这不是刚才小羽刚才从二楼上掉下去,我怕新儿他们也都出危险,让人把这不劳固的地方给修一修。”

    “你这是在消毁证据。老爷,羽儿是让人设计才掉下去的。”

    “都别吵了,先去看看小羽怎么样了。”

    白羽听到有人推门走进来。白重山皱眉看着床上躺着的白羽,走过来摸摸白羽的头,问道:“大夫怎么说?”

    李二夫人说道:“大夫说,羽儿是轻微的脑震荡。因为伤的是头,现在也不好给下定论。得看明天羽儿醒来后,才能确定有没有事。”

    母亲说完这些,白羽有些不确定了,自己上辈子可是因不这个伤都达到了不能上学的地步,而要是真象大夫说的只是轻微的脑震荡的话,后果不会那么严重。雅文吧  w·w`w·.·y=a·w·e=n8.com一定过后又有人对自己做了什么。

    白重山一听白羽没什么大事,也就转身离开了,白羽知道父亲对自己的不喜,这也是因为姥爷家里没有男丁,把一块传家宝传给女儿后,心有不甘,想把自己的姓改成李姓,还因此和父闹得半红脸。

    甚至用生意打压父亲,这让父亲从此对自己和母亲都不在喜欢。在加上大夫人一直的挑唆,而自己的母亲是直来直去的性格,没有心记,总是让大夫人给阴得狠狠的,让父亲更加的讨厌。白羽心中感叹,姥爷家这是害了自已的女儿和外孙啊。

    老爷看白羽没别的什么事,留下一句:“明天醒了,有什么情况告诉我。”

    说完转身走了,他这一走,大妈也不在这里装什么贤妻良母,也扭着腰跟出去,下人都是会看脸色的,自从知道二夫人不在受宠后,一个个的都开始跟在大夫人的身后转。白羽感叹,他们这也叫识识物者为俊吧。

    屋子里只剩下白羽和二夫人,二夫人一边哭一起骂大夫人心狠手黑,又骂老爷没有人性,兄弟没感情,没一个人来看他,白羽心道:“自己和人家几个兄弟又不是一个妈的,不来踹上一脚就不错了,还指望人家玩什么兄友弟恭。”白羽这边想着,二夫人的嘴还没闲着。

    又开始埋怨娘家爹做事狠辣,把自已往绝路上逼,一定要逼得她带儿子回娘家才好。白羽心说,妈啊,你这可是说对了,没有姥家这猪队友,我们娘俩在白家还真不能混变么惨。

    白羽眼睛可下是睁开了,刚想开口劝母亲几句,敲门声突然响起。二夫人擦擦眼泪,又整理一下衣服,用手捋了下耳边的头发,这才说道:“谁啊,进来吧。”

    管家带一个中年人走进来:“二夫人,这是老爷给羽少爷请的大夫,让他好好给羽少爷看看。”

    二夫人听后,心中感动,还好,老爷还是惦记着自己的儿子的,往一边让了让,脸上也带上笑容:“麻烦大夫了。”

    大夫来到白羽身边,把手放到白羽头上的伤处反复看了又看,然后打开包,从里面拿注射器,二夫人问道:“是要打针吗?”

    大夫一边往往注射器里充药,一边说道:“给三少爷打一针,防止破伤风。”

    白羽一听心中一惊,这可是要让自己傻的节奏啊。自己上一世可是因头受伤不能上学的,是不是这个大夫从中做怪不知道,但这针自己可是说什么也不能打,父亲就是对自己不喜也不能害自已,可大夫人就说不准了,现在这大夫不管是谁让来的,白羽本着,宁可错认一千,也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害到自己的可能。

    白羽假似刚醒过来,一挥手把大夫手中的针打到地上,管家和大夫都没想到白羽会来这么一下,当时都愣在那里,二夫人一看白羽醒过来,马上冲到床前:“羽儿,你可醒过来了,刚刚吓死妈了。”

    白羽从二夫人的身侧看到大夫脸上闪过懊恼的表情。这更做实了这针有问题。大夫还要重新给白羽打针,但白羽说什么也不肯,二夫人还在一边碟碟不休地问大夫:“大夫,快给羽儿看看,他醒过来了,是不是就没事了.”

    大夫给烦的不行,任务没完成,还让人给抓住一顿问.反复强调白羽日前是没事后,才悻悻地离开。二夫人让管家把白羽醒来的消息告诉给老爷,没一会儿,管家回来:“老爷说,晚上加两个菜,三少爷和二夫人就在屋里吃吧。”

    “他都不下来看看他儿子!”二夫人埋怨,管家退了出去。

    晚饭,白羽很高兴,老爹让他在屋子里吃,懒得去见那一家子人,二夫人也和白羽一起。白羽现在可还是上辈子的感觉,都多少年没见到这么多好吃的了,看这肉怎么香,这菜可真绿啊。白羽一边吃,心里一边感慨。看到白羽狼吞虎咽的样子,二夫人笑道:“这摔了一下也好,羽儿开始不挑食了。”

    白羽拿筷子的手一顿,看了看二夫人心道:“老娘啊,你到了末世还不如我呢,见到吃的,敢和一米九的男人抢。”

    一想到母亲为了给自己抢吃的,差点让人给打死,白羽心一酸。心里暗下绝心,这辈子一定要护了母亲周全。

    其实经过末世,白羽也看开了,说实话他心里不是很记恨大夫人一家,不管怎么说,自己的母亲都是小三,而自己的姥爷家又让父亲的生意受挫。

    但这些都只是限于目前为止,明天,他就带母亲走,以后他和白家桥规桥,路规路两不相欠。要是他们在敢惹自已和母亲的话,就是亲生父亲白羽也不会放过他,白羽可是记得自己和母亲末世被迫离开白家后所受的苦。

    二夫人看白羽眼圈红了,问道:“是不是头疼了,刚才说什么也不让大夫给打针,吃完饭,我让管家把大夫找回来。”

    白羽看了母亲一眼,放下筷子说道:“妈,我想和你说件事。”

    二夫人家里是**起家的,脾气急:“干嘛说的这么正式。有什么话说就是了。”

    白羽抬起头,盯着二夫人说道:“妈,我们走吧,回姥爷家去吧。”

    白羽知道姥爷家是**出身,在末世那可是能弄到枪的。可上一世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什么名气,从末世暴发一直到死,都没听到过姥家的消息。

    白羽的话让二夫人一愣:“羽儿,你说什么?这可是你的家啊,等你长大了可是要继承白家的家业的。”

    白羽心道:“别说父亲不可能把家业传给我,就是他这辈子真想把公司交给我,也没那个机会啊,末世可是在两年后就来了。也就是说,自己还有两年的时间可以谋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