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言情 > 重生于末世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养比私用手一指丧尸尊盐:“你们既然总说要灭丧尸,那为什么你们的队伍里会有丧尸的存在?”

    冷无崖看了吓了一跳的尊盐说道:“他是为我们指路的。﹎ 雅﹎文吧 ﹍ w·w·w·.·y`a-w`en8.com我们才带上他。”

    养比私一听笑道:“是吗?那就是说,他带你们到了你们要去的地方,你们就会把他给灭了对不对?”

    众小将都没说话,其实他们也知道现在不能回答这个问题,怕与玉胜和摩斯的关系更紧张,但冷无崖也好,冷锋也罢,他们都没有杀了尊盐的心思,不管怎么说,和他走了这一路,死里逃生的。

    让他们到了地方就杀了尊盐,他们还真下不去手。看众都不说话,玉胜先开了口:“小崖,你给我们表下态吧,到了大丧尸冢后,你们会不会杀了尊盐。”

    冷超回答:“杀!”

    吓得尊盐一下子跳到了冷无崖身边,冷仲也点头:“要杀。”

    玉胜看着冷无崖:“小崖你们还没表态呢。”

    一边的养比私也盯着冷无崖。冷锋上前给了尊盐一脚:“有点骨气,还百年老丧尸呢。”

    骂完尊盐看向一边的玉胜:“把小羽救回来后,我们会把尊盐关起来,研究怎么能攻克丧尸毒的药。我们想办法把他变成正常的人类。”

    冷无崖听后点头:“中国有句古话叫卸磨杀驴。我不想做这样的人。”

    摩斯问道:“要是一辈子不研究出来药,怎么办?”

    冷无崖看了眼吓得直抖的尊盐:“我们就养着他。关着他不让他出来害人。”

    玉胜一听哼了一声:“你可得知道丧尸可是得吃肉的。”

    尊盐一听又吓坏了:“我可以不吃的,吃菜也行。”

    想了想又说道:“不吃也行,就是饿,但死不了的,不怕。”

    冷锋给他的话气乐了:“怎么个不怕法,我们怕你死了?你死了到干净。”

    说完把脸转向玉胜:“他要是吃肉,我们就喂他动物的肉吃,就当养条宠物了,不一样得喂吗?”

    刚才冷锋想说,就当养条狗了。可一眼扫到一边的小黑。把狗改成了宠物,多高大上!

    摩斯 脸上的表情真够精彩的,用手指着冷锋:“你要养丧尸当宠物?”

    冷锋摇了摇头:“我也不想啊,可这丧尸不是帮我们找到小羽了吗?他帮我们救了小羽。也就等于是救了我们大家。我们不能忘恩负义杀他。只好养着他了。”

    听到冷锋说不杀他,尊盐感动的要哭了。他还真没想到,平时总是欺负他的冷锋。关键时刻能站出来为他说话。养比私一听这群人没有要事后杀尊盐后,脸上的表情舒展了一些。但冷无崖把话题一转:“必须得消灭丧尸”冷无涯过来说道:“苍蝇必打死,丧尸必消灭,这是我们神圣的职责和共同的义务,要不人类就会都被同化了,养哥,我觉得你的思想不通,用不用我找时间给你补上一课。”

    冷锋一听笑起来:“好啊 ,我从小就讨厌老师折磨学生,现在这当老师的机会就交给我吧,我会好好调,教他的。一定让他顺利出师。”

    白时和他争,还给他戴大帽子:“你一看就一学霸,别和我争这机会,还是教给我吧,一定把他教的妥妥的。”

    他们在那里自顾自的讨论起来,也没注意养比私的想法。冷锋还转过头看向他:“我们还是让学生自己选择吧。”

    “补课?我看就免了吧。”养比私说道:“其实我也很会上课,比如,我前一段时间就讲过《木与丧尸相克课》,丧尸其实很可怜的,它怕木头,所以就。﹎_ _﹍ 雅文8  w·w·w=.-y=a·w·e·n`8.com。。。。”

    养比私一说到这里,冷锋和白时都乐起来:“哈哈,不光我们两个喜欢当老师,看人家也喜欢,不用你教,自普成才。”

    他们在闹,而摩斯却在养比私的话里,得到了信息,看向众人:“因为丧尸怕木,所以我们就种了这么多的树木”摩斯很得意的样子。玉胜在一边点头配合:“对,我们太白山人,就是有先见之明。”

    他指着周围的树木画着圈说道:“我们千辛万苦的种树,就是等到哪天,我们用树木制造些武器来消灭丧尸,植物大战丧尸嘛,植物中,树木是代表,所以,我们种树。”

    他一说完,冷锋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向一边的白时:“我没听错吧,他说的是植物大战丧尸?”

    白时点头:“你没听错,他确实是这么说的。”

    冷锋:“难道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看到豌豆射手了吗?”

    白时在一边叫道:“还要玉米加能炮。你不知道,我平时就喜欢用那个,威力杠杠地啊,打丧尸,一打一片。”

    冷锋说道:“食人花也很子用啊,虽然预热时间长了些,但一吃一个准。”

    白时摇头:“我不喜欢用那个,我喜欢西瓜弹,而且是加兰的,那砸起来,真给力啊。”

    听他们这么说,摩斯更来劲了:“真没想到,你们的想象力会这么丰富,以后你们说的这些我一定要种,种植物,消灭丧尸。”

    “好,很好,非常好。”冷无涯对摩斯的这一番话感到很满意,接着说道:“所以我决定带这位养哥入伙儿,我们这伙人虽然是末世残余,但绝对是人类的精华,为什么呢?因为只有我们生存下来了嘛,我们当下不能考虑别的,只能以除灭丧尸为己任。”

    冷锋对他的说法认同,本来他就是自大狂,现在听冷无崖这么一说,心里更是美,马上点头附和:“是啊,现在仅存的人类不到以前的百分之一。而我们现在还呼吸着身边的空气,这就充分地证明了我们的优秀。说我们是精华一点都不过。”

    白凌却对冷无崖的后一句话认可:“以除来丧尸为已任,这个说法好,以前家族之间的争斗,大不了就是你伤我一千我回你个八百,但都不伤筋动骨,现在这丧尸可到好。他下死手啊。你想想,我们现在吃的是什么,穿的是什么,用的是什么?”

    冷超也气愤:“是啊。现在我们上个楼得用异能往上吹。还给吹跑了两个,要是以前坐飞机,坐电梯,哪个方法都不错。而且现在我们从出发地到这太白山。走了多少时间。一点的交通工具都没有了,一下子就回到了过去。”

    冷仲不同意:“过去,还有个牛车呢。而且人家一路上是安全的,我们这一路,处处让丧尸堵截。哪天不是死里逃生。要是有能力,真要把丧尸全消灭才解气。”

    众人发表了一翻感慨,而一边的养比私却站在那里,脸上没有表情,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冷无涯看看养比私,看他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想把他带进来,问道:“你知道我们现在最渴望,最需要,最应该做的是什么吗?”

    “那还用说”养比私举起拳头,宣誓样的坚定说道:“我们现在最渴望,最需要,最应该做的就是:发大财。”

    “什么?”冷无涯一阵愕然,心道:我都直接说明了该干什么了,怎么还没搞懂?敢情这位养哥是个财迷呀,可就算是财迷,在这荒芜的末世,也没有买卖可做啊,跟丧尸做买卖?笑话。雅文8  w-w`w-.=y-a-w-e·n=8`.com

    冷锋向前一步,想用手摸摸养比私的头,看他是不是发烧了,可走了两步,到底是没敢上前,他对这男人,还是心有余悸:“现在都末世了,你要做买卖发大财,你卖的东西,谁会买?你挣了钱要怎么花?”

    白时在一边起哄:“天天拿钱查着玩呗,大小不记,咱是有钱人,别管有没有用。”

    “我认真仔细的用心考察过了”那养比私根本就没在乎众小将的诧异和惊愕,他还在白呼:“你们知道吗?哈哈,你们不知道,可我知道,现在的地球上,木头最缺,贩卖木头可以有最大的利润,所以我早就计划好了,决定当个木头商人,我曾经做过精密的计算,这树木,要想得到它,就一定要从根上砍起,这样一来,这棵树木就没有任何复活的希望了,为什么对树木要要斩草除根,很简单,这样一来,这棵树木就成了绝品了,那,那它的价值得增加多少啊,完全可以利润最大化,想不赚钱都,都难,而且。。。。”

    玉胜都要冲过去,把他给灭了。好在一边的摩斯伸手拉住了他:“就是精神病你和他生什么气,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他要是敢动树的话,小心我不客气。”

    玉胜听摩斯 这么说,才放松身体。

    养比私兴奋得眉飞色舞,他一指周围的那片残存人类好不容易种下的小森林,眯着眼撇着嘴得意的说道:“而且,而且我们把这片树林的树木都连根伐倒,伐倒后的木头主干,可以劈成小条柴火,把柴火燃烧可以创造热量,树枝,对,树枝,嗯,树枝可以直接燃烧,直接创造热量。”

    说完,还没尽兴,又说道:“还有?还有树叶,对,树叶好,树叶烧得更快,创造的热量更,也更快,还有什么呢?嗯,对,还有树皮,这树皮实话告诉你,也是可以燃烧滴,也能发挥热量,你们看看,这树木全身都是宝啊,都可以燃烧,都可以制造热量,多好啊,但就这片林子来说,你知道它的价值有多少吗?告诉你会吓着你,那应该是。。。。。”

    众人都要让他给说晕了,玉胜和摩斯都要动手了。冷锋拉住他们:“别急,看他还能说出什么?还想做些什么。”

    养比私一边说着话,一边不知从哪儿掏出一个计算器来,他的食指在计算器上急速的点按着,最后笑着说道:“反正不少。”

    “我草尼玛”摩斯被气得暴跳如雷:“老子千辛万苦营造的森林,你他吗的想把它给烧喽。你,你你你,太他吗的缺德了。告诉你,你要是在敢打我这太白山上树的注意,小心我们把你给灭了!”

    “是啊”玉胜也表达了强烈的不满:“老子造林是为了改善环境,你可倒好,想烧掉它再污染环境,居心何其毒也呀。末世了,再不保护环境,不用丧尸。人都没空气呼吸了!你现在敢和我们说要伐树!”

    “是啊”冷锋接话:“我从第一眼看到你的那时起。就觉得你不是好人,你到底想怎么样?”

    白时现在已经送成了良好的习惯,冷锋一说完话,他就在一边跟风:“你什么居心?你是不是想让我们把树伐了。你好做什么对人类不利的事?”

    冷超也瞪着他:“什么用意?”

    冷仲:“什么企图啊?”

    。。。。。。。。。。

    基地

    李敏一听眼睛瞪得老大:“怎么?我爸的好事?”

    想了想:“是啊。我爸现在异能提升了。而且还年青了。”

    说到这里一脸的兴奋:“告诉你们,现在的样子是我爸最帅的时候,又有年青又有男人味。”

    齐盼一听笑起来:“李敏你可真是。别人是有哥控,地控。你可到好。你是爹控。儿控。还加上儿夫控。”

    李敏一听看向齐盼:“儿夫控是个什么鬼,那应该叫儿婿才对。”

    说完也不闹了:“好好 说说,到底我爸有什么好事了。”

    齐盼笑着看她:“小敏,想不想和我的关系更进一步啊?”

    李敏一听笑道:“我们现在的关系最已经很近了,你儿子就是我儿子,我儿子就是你儿子,你还想怎么样?”

    说完装出一副怕怕的样子,一把拉住了乙二:“告诉你,乙二是不会给你的。”

    一屋子的人都笑起来,齐盼笑弯了腰:“我家冷冽样样好,我目前还没有要找的打算。”

    她一说完,李敏把乙二推到一边:“看,让你嫌弃了吧。”

    乙二无奈,从李敏怀孕后,越来越象小孩子了。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可爱呢。这时冷珏走进来:“乙二,既然让人嫌弃了,就别在这里碍人家的眼了,走,我带你出去喝两杯。”

    乙二笑着点头:“好。”

    回头冲齐盼和蒋辉说道:“小敏就由你们照顾了。”

    说完和冷珏走了出去,冷珏把乙二领走了,李敏现在信了他们有话要说,这男人女人都出马了。李敏看向齐盼:“你卖官司了,有什么话就说吧。”

    齐盼笑道:“是这样的,我爸想和 李叔好。”

    李敏一听笑道:“他们本来就好啊。”

    可话一出口,看齐盼和蒋辉一起的盯着自己不说话,李敏才反应过来,嘴都有些不好使了,眼睛可怜巴巴地瞪向齐盼和蒋辉:“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

    两人不给面子的一起点头:“就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齐盼笑:“是不是,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啊。”

    李敏看向齐盼和蒋辉,伸手拉了拉长发头,一脸的八挂样:“你们说。他们两个都是男人中的男人。他们在一起后,到底谁攻谁受啊。”

    李敏的话一说出来,齐盼和蒋辉的脸都红了:“李敏你可真敢说,但你是做女儿的,敢讨论这事,我们两个是做媳妇 ,可不敢说公公的私事。”

    李敏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不知道她在两人心中抛下了多大一颗炸弹。笑眯眯地看向两人:“说说呗,我压一袋瓜子,我爸是攻。”

    齐盼和蒋辉,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虽然表情很夸张,但还是坚持打了赌:“我压一包花生,是攻是我公公。”

    蒋辉也说道:“我压一瓶冰红茶,攻是我公公。”

    李敏一听笑了:“他们什么时候把事情定下来的,我爸保密工作做的挺好啊。我一点信息都没收到,也没看出来,原来末世可以把一个黑老在,转型成一个地下工作者。”

    齐盼哈哈笑道:“不光是你,我们都没看出来,告诉你啊,我刚听冷冽说的时候,心里也是奇怪到不行。后来才知道是我爸看上了李叔,而李叔好象还不知道。而我爸让冷冽给他打追人方面的书。”

    齐盼把冷老爷子卖了个彻底。李敏一听笑起来:“天啊!天下还有人要追我爸!冷伯他也真敢想。哈哈。到时候看我爸揍掉他一嘴牙!”

    听李敏这么一说,齐盼和蒋辉都有些紧张了,本来她们大家出身的对黑道天生就有些敬畏。后来因为小崖和小羽的原因,两家走到一起,看李叔和李敏,及几个近身的保镖,一个个都与世家公子小姐,没区别。

    她们也就慢慢地放下了戒心,现在听李敏说她爸会揍掉自己公公的牙。她们才又想起来,李老头是谁啊。是全国的黑道头子。要是真把他给惹生气急了的话。大家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而且这基地虽然是冷老三着手建立起来的,可人家李叔,可是一个子都没少拿啊,人家就是不争。要是这基地还真得好好的排排坐次了。收集物资的是人家亲外孙。基地也是人家外孙主张建的。人家钱也没少出,人也没少出。

    好象怎么看冷老爷子也不太占优势。

    齐盼想了下,为了公公的幸福。只好求亲家了:“小敏,你对这婚事有什么看法吗?”

    李敏一听乐:“我当然是高兴了。”

    说到这里神色僵了一下:“我妈走的早,这么多年都是爸一个人。要是末世前他也算是一个老人了,一个人单着。也就那样了。”

    说完,看了看齐盼:“可现在不一样了,末世后,我们都有了异能,寿命可以长达几百岁,要是以后能和小羽他们去了虚录山的话,我们的寿命会更长,千岁,万岁,甚至永生。我不想爸一直一个人。”

    说完笑了下:“而且我爸凶名在外,现在可下有人看上他了,管他是男是女。只要爸有人陪就好。”

    说完站起身,小手一挥:“亲家,你告诉冷伯,放手去追,我爸真要是欺负冷伯的话,让他来找我,我爸这面我负责,一定打包给冷伯送去。”

    齐盼和蒋辉一听李敏同意,都乐坏了:“太好了!”

    齐盼看向蒋辉:“大嫂,我在这里陪着小敏,等乙二回来我在走,你去给咱爸过下话,就说小敏无条件的支持他。”

    齐盼的话刚落。李敏可不干了:“谁说无条件了,条件还是有的。”

    齐盼和蒋辉都把眼睛看向李敏,齐盼笑道:“你看我都糊涂了,咱们家还得过彩礼才对。”

    李敏一听摆了摆手:“他们两个谁上谁下还没分清呢,过什么彩礼,到时候,是你们过嫁妆啊,还是我们过嫁妆啊。这事不好分,而且现在是在基地里,早就都住到一起,吃的一起吃,用的一起用,这些俗的就免了。”

    齐盼一听点头:“说的有道理,那小敏你的条件是什么呢?”

    李敏对蒋辉说:“你跟冷伯说下,要是他以后气到我爸,惹我爸不高兴了的话,我就揍他孙子。别人我不敢打,小崖我可是随时给动手的!”

    蒋辉笑:“好!”

    齐盼可不干了:“小敏啊,咱得讲理不是。他们老一辈惹的事,干嘛让我儿子挨揍啊。”

    李敏把手一摊:“你说冷伯要是惹我爸生气了,我也不敢说他,更不敢动手,一肚子的气,只能冲别人发,而冷家别人我都不敢动,只能打打我的儿婿了。”

    齐盼一听拉过李敏的手拍了拍:“亲家,虽然现在你只是与我是亲家,但李叔真要是和公公在一起了,你就也是冷家的一份子了,小超,小仲,小锋他们都是你的小辈,你要是生气了,抓过他们一个随便打。”

    蒋辉一听气笑了:“小盼啊,你舍不得你儿子,把我三个儿子给供出来啊。”

    齐盼看向蒋辉:“大嫂,我只有小崖一个,要是小敏生气的话只能打一个,现在把小超他们加进来就是四个,这就叫有难同当吧。”

    蒋辉笑着摇头一边走一边说:“你们两个还真是亲家。”

    蒋辉走后李敏给齐盼点赞:“亲家,你反应可真快,以后不高兴了,只打小超他们三个,小崖是我亲儿婿,我怎么舍得下手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