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言情 > 重生于末世 > 第五百七十九章
    小九听严厉问自己,笑道:“我是他九哥,以后你好可以这么喊我。”

    严厉也不管自己多大岁数了,现在冷家人认可了自己和小十八的关系,那以后他就和小十八一起叫人,小十八叫什么,他就叫什么好了,然后一点压力都没有的,就跟着小十八开始叫哥,可说出的话却一点都没客气:“九哥谢你了,你们快点我要加快速度咯,不然一会小十八要吃不消了。”

    太子一听,又看了眼现在小十八的情况,也知道小十八是忍得有些辛苦,加快了速度向在下城飞去,严厉也在后面架着云,也在后面近紧赶慢赶跟着。他们四个先行的进了地下城。小九直接把严厉他们带到了,冷老爷子他们的住处,小九指着其中一间屋子说道:“这就是小十八的住所,你们进去吧。”

    小十八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而且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这都是什么事啊,自己一个从男人,被另一个男人给扛回来,还是在中了春药的情况下,小十八现在都不敢抬头,看他九哥还有太子。

    只把脸埋在严厉的身上,太不好意思了,在大众睽睽之下,就把野男人领到家里,而且,摆明了是要做那种事。小十八心里叫苦,但不管怎么样,也得把身体里的药给排出去,他可是清楚地记得,上次自己是吃了多大的苦头,但那都是小意思了,主要是药如果不快点排出去的话,自己的身体可能会受损。

    把两个人带到屋子前面,小九拍着他的头:“小十八,我们走了。”

    说完又对严厉说道:“你也悠着点。”

    他可没那喜好,听着弟弟的墙角。小九的话让小十八更加的不好意思,而严厉却点了点头:“九哥放心,我不会伤到小十八的。”

    小九听得脸一红,这都是什么事啊,拉着太子两人飞快地逃离了。严厉抱着小十八进到了屋子里。好在他们间屋子够大,就是小十八的兽型在里面住也富富有余。因为地下城的地方够大。

    而他们这些人又都是异能者,建房子什么的都不在话下,他们一搬过来时,什么木系异能,水系异能,和土系异能,金属异能全都一起动手,一天工夫,就把这里的荒芜,变成了美丽的花园,而他们的屋子更是建得宽敞,舒适。

    而在建时,就考虑到了他们那硕大的兽型,所以每个人的房间都很大,床更是如此,都比一般人家的家要大上许多。严厉把小十八,扛到屋子里,刚要放他放到床上,小十八就不干了:“别动。床还是干净的,我们先洗洗。”

    严厉一看确实是,自己身体因为筐的十八走了这么久,早已经流汗了,而且小十八身上的毛,也都有些粘,但严厉对小十八的洁癖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求洗干净上床,他家小十八平时得干净成什么样子。

    好在他们天界人也都是爱干净的,他这方面到是可以让他们家的小十八满意,抱着十八向洗澡间走去,要是不行干净,他们家小十八不让他上床啊。严厉抱着小十八来到洗漱间,严厉才发现,这哪里还是什么洗漱间?简直就是个泳池,但是看了看小十八本体的个头,对比了下,不能称为是游泳池了。就是个洗澡堂子大小。

    小十八现在是本体,直接跳水里,严厉要把衣服脱掉,然后,开始跟小十八一起洗涮涮,小十八身体一沾水,毛都贴到了身体上。洗好后小十八从水里出来时,就好象是落汤鸡一样,

    好在小十八是火系异能,出来后给自己身上加了一个异能过去。自己身体的毛发就都干了,现在小十八的毛,又蓬松又柔软,严厉看得眼睛发直。

    洗过澡后,小十八躺到床上,他转头看向严厉的方向,因为,他洗澡时严厉在一边帮忙,他把自己给烘干了这才上床,严厉还在后面收拾。上次他们在一起,小十八可没注意过严厉,当时只是跟着自己的本性,一遍一遍的要求他这样要求他那样了。

    但现在,把人已经带回到屋子里,而且得到了家长的认可,而这两次严厉都没有真的做到最后。而自己偷跑出来,严厉也没指责自己,只是想着给自己把药力解了,看着严厉处处为自己着想,小十八的心态产生了变化,所以,在看严厉的眼光,就有些复杂了。

    身下的床铺非常柔软,特别舒服,这些个床上用品,都是按他们每个孩子的喜好自己布置的,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一个空间戒指,李老头和冷老爷子把一些生活用品,直接就给他们放到了空间戒指里。

    让他们自己布置自己的小窝。小十八的本体是红色的,而且还毛绒绒的。而床单是紫色的,小十八往上一躺,看着别提多富贵了,就如同在床上放了一只超大的毛绒玩具一样,看着就让人心生喜欢。

    小十八现在是兽型,一身的毛跟本就不冷,所以身上也没盖被子,真因为心里还是为一会儿要做的事,心里坚张,一双毛手不住摸着床单,来缓解压力。一会看到严厉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没有擦干,还有水珠往下淌落。

    严厉的身体,可真是够标准,太漂亮了,让小十八看的,都有些目不转睛,严厉就是故意的,他知道自己的优势在那里。现在这样就是在挑,逗小十八的那小色家伙。而严厉此时,又给自己身上加上了道具。

    这都是套路,就是为了吸引小十八能多看自己几眼,因为他和小十八以前没什么交集,和小十八一起,最深入的接触,就是因为他中了药和自己发生了肌肤之亲,严厉现在民里有些感谢那个师姐了,要不是她的药,他可能没机会站到小十八的身边。

    别听玉濡和玉清两人把自己说的那么好,那是在他和小十八已经定下来会一起后,他们才那么说的,要是自己没和十八肌肤相亲,真是在追求十八的话,就冲他姓严这一点来说,玉濡和玉清两人,就不会同意他和小十八一起。

    严厉别看是天界人,从来没对别人的追求给过回应,但他和玉濡可不一样,他情商还是比较高的,所以才会把自己身体的优势呈现在小十八的面前,就是为了吸睛。严厉此时,在身上披了一块浴袍,还没有系紧,松松垮垮的。

    他一走路,小十八都有些为他担心,就怕他的步子迈大了,他身上的浴袍会突然间掉下来,但严厉的这个扮相,还真没白折腾,他确实起到了吸睛的作用,小十八现在眼睛,就直接落在了严厉的下半身上。

    小十八心里也挺满意的,严厉的身材可真好啊,昨天都没注意,他可是真应了那句话,肩宽背阔,窄腰长腿。而皮肤也是发光一样,看着不光滑有弹性。严厉是天人,来到了我们陆地上后,许多的用品都不会用,就比如,浴室里的吹风,他就不知道是什么,头发也没用吹风吹干,就是这样,用毛巾擦一擦,看着小十八走过来。

    小十八看着他走过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脸红了,好在他现在一身红毛,严厉也没发现它有什么变化,严厉大大方方的走过去,小十八心道,还好,披了浴袍,没满地的溜鸟。严厉走到小十八的面前,拍了拍小十八的头说道:“你现在想要兽型做呢?还是人形?”

    小十八一听,简直羞的,就想跳床了,一想刚才严厉嘴里所说的****就人些接受不了。严厉就听到砰一声,在严厉面前,小十八化出了人型。严厉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刚才还是一座小山一样的红松鼠,突然间,变成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少年,身体因为害羞此时是粉红色,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眼睛里,眼波流动,真是太美了。

    严厉也不委屈自己,一下子就跳上床,把小十八,压到身下,然后开始亲起来,恨不得,把小十八的浑身上下,都亲个遍。小十八,毕竟还是小少年,而且是刚长大,严厉的手段,亿有些受不了。严嘴在他身上碰到哪里,哪里就变成敏感点,现在小十八身上是一片在灾情,就等着严厉,来给他救灾了。

    严厉也不负众望,手嘴并用,而且还有着一定的节奏,把小十八伺候的欲仙欲。死严厉想突破最后的底线,想彻底的占有小十八,态度坚决地打开了小十八的身体。可是,都被小十八,咬着牙拒绝了。

    严厉也知道自己是有些急了,刚和小十八一起,而且以前在一起时,都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现在如果强占了小十八的话,怕他以后,会讨厌自己。严厉想到这里,长叹了一口气,自己的命可真苦啊!

    媳妇,在自己面前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发出各种靡靡之音,而自己却只能,当个苦行僧,只能干活,不能偷食禁果。这次的药力不如上次严厉的那个厉害,想想也是严厉所用的那个丹药可是在天界,丹炉里练出来的。

    而是他们变异兽首领给小十八吃的春药,却是从象族那里拿出来的,虽然也是象族皇族的药,但与仙家的丹药的药效根本就没法比。所以小十八在发泄了两次以后,就把药力给解了,他舒服了。

    自己舒服了就不在管下身还硬着的严厉了,小十八懒洋洋地躺到床上,对严厉说道:“好了我药力解,你出去吧,自己找地方休息。”

    严厉看了看小十八,他们都这样一起了,没想到小十八还要把他给赶走,伸手把小十八压到身下:“我还头一次看到你这种,卸磨就杀驴呢,你才刚刚的把药力解了,你就撵我下床是不是?我是不是还应该谢谢你还知道想着让我休息呢?”

    小十八一听脸一红,也有些心虚,但他马上又委屈起来,自己这一切,不都是眼前这个人害的吗?瞪着严厉说道:“找你不就是过来解药的吗?想着让你早点休息,都不错了,要不然,告诉爷爷他们,是你绑架了我,他们一定会把你从,地下成扔出去。”

    严厉一听双手呈投降状:“好,好,好,一切都听你的,但是,我也伺候了你了半天,也累了够呛,现在床这么大,你给我留一块地方好不好,让我向躺一躺,你不知道我自己的本体有多重。把你扛回来,又着急用的法力,我现在体力也有一些透支了。”

    小十八一想现在把他赶出的话,爷爷们一定会生气的,刚才他们已经误会了严厉和自己的关系,不会把他赶出地下城,真到了那一步的话,弄的自己会更尴尬,反正自己的也够大,别说躺在一个严厉,就是睡那么十八个都不显,想到这里小十八往里一滚,躺到了里面。

    严厉没想到,小十八,真的把自己留下来,马上在床上躺了下来,但是看看自己离了媳妇,有好几米远的严厉心里就又难受了,这是干嘛呀?你舒服了,我还难受呢,小十八现在还离己自这么远,别说是吃肉了,汤都没得喝。

    严厉开始想争取自己的福利,一闪身滚到了小十八的身后,一伸手,就把小十八抱到怀里,小十八开始挣扎:“你做什么?”

    严厉,用下半身顶来顶下小十八屁股:“你说做什么?把你伺候好了,可我的还不舒服呢,咱们是不是应该讲一个互利互惠啊?”

    小十八一听瞪他一眼:“跟你个大色狼讲什么互利互惠,你别以为,让你伺候是我心里愿意的啊,你如果不给我用药的话,我还不让你近身呢。”

    严立看向小十八,就好像看一个负心汉一样,眼睛里全是控诉:“现在我才知道小十八,是这种人,刚才你没舒服吗,你没爽到吗?现在却不管我了。”

    小十八一听满脸通红,上去给严厉一脚:“别满嘴说胡话,想想我现在这样是谁照成的,你心里没数吗?还好意思在这里指责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