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言情 > 重生于末世 > 第七百八十六章
    “嗨”织施笑了笑“光说有啥意思,当不得真事儿,来来。。。”织施把手里的黑貂皮举着往白羽身上披。

    “你穿上试试,保证的,让你凉爽。”

    “好好”白羽笑呵呵的蛮有兴趣的开始试穿织施的黑貂皮大衣。

    这身貂皮确如织施所说,穿在身上的确凉爽,白羽穿上了,那种久违了的凉爽感觉不由得使白羽充满了对织施的感激之情,白羽眼含着清泪,对着‘清明上河图’鞠了半躬,嘴里不住的叨咕着‘谢谢’。

    “嗨”牛勃一看着眼前的场景,看到这外星来的织施不停的给他的爱爱白羽献殷勤,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略带惭愧的说着:“其实朕的牛郎星就是个热星球,朕的全体居民也都是喜热的,你看看朕,朕就不稀罕穿什么极地寒冰雪黑貂皮,朕用不着,小羽啊,朕的爱宝,如果你真的喜欢织女星的极地寒冰雪黑貂皮,那朕就去织女星,去织女星干嘛呢?朕就找织女星的头领,她们的皇帝国王酋长头,织珠陛下陛下陛陛下,朕去找她买点儿貂崽儿。。。。”

    “哼哼”织施一阵冷笑:“告诉你实话,我们的极地寒冰雪黑貂是不允许卖的,任何时候,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买卖,谁都不行。”

    “朕,朕是说,朕去买你们的北极那产貂的地儿,要是那都不卖的困难情况下,那朕就,嗯,那朕就干脆和你你们的王上换,换星球,朕用朕的牛郎星换你们的织女星,朕就当织女星的皇帝国王酋长头啦啦,这样,嘿嘿,这样朕不就得到那个什么狗屁的极地寒冰雪黑貂了吗,艹,朕就不信了,朕要做的事,还有个不成,哼,另外的,朕还得把这牛郎星的四个太阳也带走,让它们烘烤照耀织女星去,你们知道的,朕离不开这四个太阳,这样一来。。。。”

    白羽听了笑道:“这样一来,织女星的北极就被烤化了,冰雪化成水蒸气,那极地寒冰雪黑貂没有冰雪吃,只得饿死,然后变成烤貂,得了,勃一啊,我看你还是歇歇吧,洗洗睡吧,对了,在睡之前,你帮忙浏览一下,看看我穿的这貂皮合身不?”

    白羽说罢伸直双臂,面对着牛勃一。。。

    还真别说,白羽穿上了这身貂皮,还真是蛮绅士的,只不过这是件女装,白羽穿着,略显得有点儿不伦不类。

    “嗯”牛勃一看了一眼,开始评判:“总体看来还是可以的,只不过你穿着有点瘦,把你整个身体裹得太紧,如果能。。。。”

    说到这儿,牛勃一的愣了一下,好像突然的想起了什么,只见他脸色大变,眼睛也瞪圆了起来,接着就声嘶力竭的喊叫起来:“小羽,快脱下来,快,要不然麻烦大了。。。。”

    说罢,牛勃一跳了起来,伸手就要扯下白羽身上的黑貂大衣。。。。

    “你干嘛?”织施也跳了起来,用自身的倮体直么往牛勃一的身上贴。。。

    “艹,朕远点。”牛勃一无奈的躲闪,继续往白羽身边靠近。

    “哗哗。。。”织施双臂直摆飒时间无数的冰雹朝牛勃一击去。。。。

    此景一出,白羽刹那间想起了白凌白时的水系异能,看来,织施的冰雹**和白凌白时的水系异能有异曲同工之妙。

    牛勃一当然不含糊,右脚一跺身体立即光华闪闪,同时的,室内的温度也急剧上升,白羽穿着极地寒冰雪黑貂皮,身上没什么感觉,但面部确感觉到了热浪滚滚。。。。

    ‘阿嚏。。。’牛勃一虽然化掉了织施的冰雹袭击,但也不由自主的打了好几个喷嚏。。。。

    ‘不好’白羽觉察出身上的那件极地寒冰雪黑貂皮在活动,好像这不是件貂皮了,而要变成貂了。。。。

    果不其然,白羽身上的貂皮怦然落地,刹那间竟然变成了五只大黑貂,中间的那只较大,其余四只略小,但都超过了二尺。

    白羽觉得自己的脚下在动,原来是那只中间大貂已然把他给托了起来,在扭头一看,那织施脚下分别踩着两只貂,还有两只在前面开道,就这样,五只貂托载着白羽和织施以极快的速度,闪电般的逃出牛勃一的皇宫,向远方飞奔而去。。。。。

    外生的飞碟载着小将们和魔们悠然的降落在牛勃一的皇宫大厦顶端,紧接着众人在外生的带领下顺着旋梯而下来到牛勃一的主事大殿中。

    一进大殿,外生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地上的一脸彷徨迷茫的牛勃一。

    “哎,我说,我的陛下陛陛下啊,这是怎么话儿说的呢?您放着现成的宝座不坐,干嘛非要坐在地上?对了,还有臣下我送你的地球优质二氧化碳发生器哪去了?”外生看来对牛勃一很是随便,面带着笑容,但依然是不忘礼数,单腿跪地双手掌展开,行了大礼。

    “别提啦”牛勃一一副悠然凄惨的样子。

    “朕啊,自打有生以来,朕做过了许多的大事小事,还有不大不小的中事,朕的作风一贯泼辣,外生你来说说,朕的做事,是不是一贯的泼辣?”

    “是一贯的泼辣”外生站起身来,极其肯定的点头道:“陛下你做事一贯泼辣,这是牛郎星,对,也包括牛郎星的外面宇宙,大人小孩,男男女女,老头老太太,刚生出来的婴儿,都知道的事情,您的泼辣震铄古今,响彻寰宇,臣下我清楚的记得,每当您要做事情的时候,做之前,必须的要举行一下小范围的祭祀,您会搞一盆红红的小尖辣椒,然后再烧一锅滚油,趁着滚油的温度正高,您就,您就‘噗’的一下把滚油泼在那盆红红的小尖辣椒上,就听见‘噗呲’的一声,然后你就吸着油烟,还用这油烟熏眼睛,您就是这样的刚强自虐,然后您就带着这一双蓝蓝(牛郎星人的血液是蓝色的)的眼睛和一身的油烟子去做事情,做您的大事小事,还有不大不小的中事,呵呵,甭管做成做不成,但是,你的这种泼辣的作风,真是牛逼的不要不要的。”

    “哇靠”天菊恭祖听了外生的这一番描述,刷的一下把手里的小扇一收,指着牛勃一对他的魔团队训斥道:“看看人家,一个外星人,纯纯的一个不怕辣辣不怕怕不辣,你们啊,身为有嗜好的魔类,这么的没见解,什么‘面条魔’,‘咖啡魔’、‘烟魔’、‘酒魔’、‘糖魔’,草吗逼的,咋就整不出一个‘辣椒魔’呢?你们,太奥特啦,太让本教主我失望的大大的啦啦。”

    “这是什么话啊?”外生听着不乐意了:“这种泼辣的作风也只有我们牛郎星的领导才具备,你们哪有这种辣椒沾辣根就大蒜吃豪迈老虎菜啊。”

    见到这股黄色的能量,边上的几个大乘顿时脸上露出了一丝惧怕的神情。前明能够当众人的首领,完全就是凭着这股气。否则另外的一个大乘后期高手,完全可以与他相提并论。“嗡!”那股气非常恐怖,带着无比尊贵的气息,彷如帝皇的降临一般,直接将得进的身体包裹进去。

    “啊!。”惨叫声响起,得进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不过在片刻之后,他的惨叫声就没有再响起,整个人也慢慢地稳定了下来。只不过气息非常微弱,似乎随时都会消失一般。“呼呼”气出现之后,魔咒术衍生出来的金色气流被直接包裹进去,然后慢慢地被气消弱,直到渐渐地消失。

    “是谁?谁向你施展了魔咒术?”前明转手间收回了帝气,脸色铁青地朝着得进叱问起来。

    “多谢前明师兄。”得进慌忙跪下道谢,然后心中一想,开口说道:“前明师兄,我只和一个人交过手。除了李老头,没有人可以在我身上种下大魔咒术。”

    “李老头。”前明脸色阴沉无比。今日若不是自己有帝气可以克制大魔咒术的话,恐怕会再度损失一个手下。等破败过后,他前明就会是最弱的一伙势力了。“该死!”冷冷地说了一句,前明双眼扫过每一个人,丝丝杀意冲出身体,“若不是破败来临,我一定会出去灭了他。”

    无声无息间,谁都没有防备有人会从保护区外突然出手。在这个时候,无疑是李老头最好的机会。“呵呵!前明,你没有机会救他。”李老头那陌生的声音响起,忽然间在钟山闪身的方向出现了一抹金色的光芒,比前一道光芒更加恐怖,更加快。

    “什么!”不可思议地看着直接出现在自己眉心处的金色光芒,脸上充满了冷白和恐惧。刚才的那一招,他或许还可以凭借着经验闪避过去。但这一次,他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闪避过去了。

    “噗嗤!”声音很轻,但是如同直接传进了众人的灵力之中一般。然后只见白光闪过,尸体已经消失不见。“轰!”前明勃然大怒,身形直接冲出了保护区的光罩,强横的帝气冲出身体,在自己的体外形成了一道保护。

    远处一道身形一闪而逝,然后迅速地消失。那是一道白光,前明只能看到一丝金色的影子而已。“是他!是他来了。”得进脸色冷白,语气中充满了惊恐。前一刻,他没有惧怕过李老头,但是现在,他是真正的惧怕了。

    先是在自己的身上种下大魔咒术,来无影去无踪地跟在自己的身后,然后直接灭杀一个大乘中期。那下一个,会是谁?“他居然不怕破败的破败之气,这人到底是谁?”一个大乘面带惊恐地说道。

    “此子好强。”乐娱大乘站在最里面,脸上还带着一抹潮红,但是心中却是一片惊恐。换做是自己,他承认绝对闪避天人那一抹金色的剑芒。之前的一招只不过是虚招而已,那一抹剑芒才是真正的杀招。真正说起来,钟山被灭其实并不冤枉。他的每一步都被人算好了,就算是闪避的路线也在对方的掌控之中。一击必杀,显然对方是早有准备。

    光罩微微地颤抖了一下,前明阴沉着脸走了进来。他的身上还沾染着一抹灰色的气雾,正是破败的破败之气。“呼呼!”帝气涌出,直接将那一抹灰色的气雾蒸发,前明抬眼看向了自己剩下的几个手下。

    “前明师兄。”乐娱见到前明脸上的阴沉神色,顿时娇声叫了起来。不过似乎这时候的前明根本没有心情搭理他。“前明师兄,那人到底是谁?”那个叫做王阔的大乘中期高手朝前明低声问道。

    “不知道。”前明随意地说着,随即双眼阴森地看向了得进,“得进,我想你一定知道他是谁。若非是你,那个人绝对不会出现。”“前明师兄,师兄饶命!”得进慌忙跪在了地上,声音颤抖着说道:“我根本不知道他跟在我身后,真的是不知道。这个家伙是李老头,师兄,我只知道他的名字而已,请师兄给我一次机会。”

    “哼!”前明冷哼一声,阴沉的气息猛地扩散在四周,“给你机会?刚才就不该救你,现在为何要给你机会。”说着前明猛地抬手,强大的帝气朝着得进的头顶拍去。“轰!”帝气非常霸道,仅仅是瞬间就将得进的一生能量全部都吞噬过来,成为了前明的补品。

    渐渐地,得进的身体化作了飞灰,就连灵力都消失在了天地间。大乘强者,转眼就被抹杀。“呼呼”剩下的六大大乘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冷白的神情。前明太暴戾了,而得进也实在是该死。

    “从今天开始,谁也不要离开这个中心位置。”前明随意挥手,帝气在腰身处形成了一个光圈,然后将手下的六人全部都包裹了过去。

    李老头飞速地飞行了数万里的路程,然后才在一处黝金的夹缝之中停下了身形。这是一个巨大的山谷,山谷当中到处都是废墟。依稀间,一座座宫殿的残骸露出了泥土,可以看到它昔日的繁荣与鼎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