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正确的做法
    毫无疑问,信上所写的是族群的文字,只不过看上去十分别扭,像是刻意仿写出来的一般。

    但稍微细看下去,便会发现它的独特之处无论是构词还是用句,它都带着鲜明的古语风格,绝非现在族群中所通用的语言。

    海克佐德竟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沉下心回忆半晌后,一股惊讶与颤栗感忽然涌上心头!

    “这封信是从哪里得来的?”天穹之主一把抓住马维恩,大声喝问道。情绪之激动让它一时忘了在人类面前保持高高在上的态度。

    马维恩被吓得一愣,过了一会儿才结结巴巴道,“大、大人,我也是不太清楚……送信的人现在就在神迹上,我、我去叫他过来见您如何……”

    “快去!”海克佐德贴着他的脸吼道。

    不敢抬手擦拭口水,马维恩几乎是手脚并用地跑向了人类聚集地。

    该死!

    海克佐德知道自己这么做有些失态,但它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

    那字迹分明属于梦魇大君瓦基里丝!

    尽管仿写者的水平颇为拙劣,以至于它没能第一时间察觉信的主人是谁,可只要多看几遍,它就绝对不会认错那是来自一千多年前,族群启蒙者们所惯用的句式,同时还带着一点人类的记叙风格。

    能从第一次神意之战活到现在的高阶晋升者本就屈指可数,而会融入人类语调的,除了曾在云霄学派长期待过的梦魇外,不会有第二种可能了。

    瓦基里丝……仍保留着自己的意识?

    但这怎么可能?

    它身陷于意识界到今天已经有好几个月了!

    如果说这已算是匪夷所思之事,那么更不可思议的则是信上的内容

    神意之战是一场反复轮回的骗局?

    意识界就在大陆脊柱尽头处的无底之境?

    神造之神并不安全?

    短短的几句话里,却包含着极为庞大的信息,以至于海克佐德一时陷入了茫然。有太多疑问涌入脑海,但没有一个能得到解答。

    瓦基里丝是如何在汹涌的魔力海中保持意识的?

    它又是怎样将消息传递出来的?

    这封信真是出自瓦基里丝的意志么?

    自己该向王汇报吗?

    “天穹之主大人……您要的人,我带来了……”就在海克佐德发怔之际,身旁传来了马维恩小心翼翼的声音。

    它转身冷冷扫了两人一眼,“关于信件的来历,我要知道全部,把你们了解的都说出来吧。”

    一刻钟之后。

    听完详细经过的海克佐德已明白,想要从人类身上追溯信件来源已经是件不可能的事情这封蕴含着惊人秘密的来信居然是被一名迁移者直接交到贵族手中的,而那名迁移者也不过是为了几枚金龙,便担当起了“信使”的职责,全然没有思考过信件本身的意义。就算再追问下去,亦不会有任何结果。

    先不论真假,用如此粗陋的手段递送一封极其重要的信件,它该说对方胆量惊人,还是瓦基里丝所托非人?

    “这里没你们的事了。”海克佐德挥挥手,“信的事情不要主动向任何人透露,以后若还有这样的信件,必须第一时间交到我手中,明白了吗?”

    “是是,我们一定照办!”两名贵族连忙行礼,表示必定不负重托。

    将人类打发走后,天穹之主遥望着北方,陷入了沉思。

    不知为何,它发现自己竟意外地松了口气。

    自从梦魇大君迷失之日起,一直压在它肩头的压力悄然减少了几分。

    大概,谁也无法忽略对方在族群中的影响力吧……

    无论是从实际情况,还是从心理上来说,海克佐德都更倾向于这封信是瓦基里丝所写。个人风格极难模仿,即使人类掌握了族群的文字,也不可能伪造出这样一封信件来。至于为什么不是梦魇亲笔,唯一的解释是它仍被困在意识界中,只能通过人类来传递信息。

    至于选择人类的原因,也并非那么难以理解。

    它之所以会一去不返,全因为想要破解人类传承的秘密,追踪目标亦是人类的传承碎片。考虑到女巫中很可能也会出现能够触摸意识界的杰出者,那么这条线索便显得顺理成章起来。

    海克佐德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没错。

    不过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瓦基里丝到底是说服了那名女巫、使她成为了计划的一部分,还是受迫于敌方,在不甘愿的情况下写下的这封信?

    老实说,它不相信梦魇大君会向人类屈服。

    但意识界不同。

    在魔力之海上漂浮不休,并时刻受到其他意识的侵袭,想保持清醒都困难无比,这种时候若被趁虚而入,结果会怎样并不好说。

    两者的差别可谓天差地远。

    如果是后一种情况,那最多也不过是个陷阱罢了。

    倘若是前者,岂不是意味着族群走在了一条错误的道路上?

    而主导这一切的不是他人,正是族群的王……

    所以梦魇才会选择将信交给自己,而非神造之神的缔造者?

    海克佐德不禁打了个寒颤,它强行掐断思绪,禁止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细想下去。

    打开扭曲之门,天穹之主一步攀上高空。

    人类王国的天然屏障“绝境山脉”,已如一条蜿蜒灰线出现在大陆边缘。

    最多再过一周,战争便会重新打响。

    脚下的神造之神则宛如巨大无匹的要塞,正坚定不移的向战场方向移动在火雨和火枝都无能为力的情况下,它很难想象人类要怎样抵抗,才能挡住族群征服的脚步。

    这本是势在必得的战争。

    可瓦基里丝却认为神造之神并不安全……

    如果说神意是场骗局的言论尚且太过遥远,那么这一点的警告已近在眼前。

    它并不愿意相信,敌人能对如此宏伟的魔力造物构成威胁,但认真回想起来,过去的所有失败,也都是建立在“不可能”之上的。

    何况警告来自梦魇大君

    哪怕这封信是陷阱,也不会令它怎么样。如今前线有神造之神和沉默之灾,它只需保证后方的供应稳定即可。

    一边毫无风险,一边危机暗藏,如何选择是显而易见的事。

    不过海克佐德想得更多。

    它回头望向北方。

    按照信上的说法,传说中魔力的源头、万物的终结与开始之地意识界,便在目光的尽头之处。

    只要找到无底之境,即可印证信中内容的真伪。

    大陆脊柱是目前进攻人类的关键后勤线,它出现在哪个位置都不奇怪。

    而寻找无底之境时,怎么都不可能受到神造之神波及。

    就算事后王询问起,它也不至于辨无可辩。

    或许,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