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超维术士 > 第1619节 禁锢
    隐匿在黑暗虚空中的恶魔塞巴斯蒂安,嘴上说是让阿撒兹等死,但他并没有收回投注的目光。

    对于这两个突然出现的正式巫师,塞巴斯蒂安其实一开始并不在意,他的上一个贡祭者图巴尔,在北领巫师界混迹的时候,就有太多巫师想要杀死他。比这更大场面的事,塞巴斯蒂安也见过。

    甚至,他还有些窃喜。说不定借着这两个巫师的压力,能让阿撒兹开始贡祭活人美食。

    可惜的是,阿撒兹就像一个死脑筋,在面对生死关头,都没有松口。

    塞巴斯蒂安并不怎么关注那两个巫师,不过,当安格尔说出那句话后,黑暗虚空中的恶魔眼里闪过惊疑。

    火纹恶魔的火,不是那么好驱逐的。

    他怎么看出自己是火纹恶魔的?

    火纹恶魔是恶魔中的贵族,数量本来就少,而且基本不在深渊表层出现。以南域巫师界现在对深渊的探索,见过火纹恶魔的绝对是凤毛麟角。能一眼判断出火纹恶魔的火,更少。

    这个安格尔,是怎么知道的?

    要知道,就连阿撒兹和图巴尔,都不知道塞巴斯蒂安的具体种族。

    在塞巴斯蒂安正狐疑着的时候,安格尔又主动揽下驱逐恶魔之火的任务。

    塞巴斯蒂安可不认为,自己的火焰会那么简单就被人驱逐,然而事实很他所想的完全相反。就在他忖度间,燃烧在少女身上的恶魔之火,就被引导到了安格尔掌心。

    不是熄灭,并且安格尔还握住了恶魔之火?!

    这让塞巴斯蒂安有些坐不住了,他刚才偷偷释放出来的火,是他本体释放的。也就是说,并没有经过量级递减。

    按照他的想法,这火纵然要不了少女的命,但也会让她脱一层皮。

    这种强度的恶魔之火,安格尔是如何握住的?

    塞巴斯蒂安的好奇心被提到了最高点,忍不住向阿撒兹投下了一丝恶魔之力,布在他的双眼上,想要仔细的观察起这个之前他完全没有在意过的巫师。

    阿撒兹此时也感到莫名其妙,为何塞巴斯蒂安会突然降下恶魔之力?

    在阿撒兹疑惑的时候,塞巴斯蒂安的声音突然再次回荡在了他脑海中:“原来是奥德克拉斯的火焰印记……有趣,居然有人能从它手中获得印记。”

    奥德克拉斯是火焰龙,只差一步就能踏入领主境界。它的火焰等级,比起塞巴斯蒂安要高很多,所以安格尔才能轻易的将恶魔之火祛除。

    当然,这也因为塞巴斯蒂安如今并不在巫师界,格蕾娅体内的恶魔之火无法被他操纵,否则安格尔就难驱逐了。

    能驱逐他的火,是因为火焰印记。那么,他是如何认出他是火纹恶魔的呢?

    塞巴斯蒂安:“他叫安格尔对吧?”

    阿撒兹点头,只要不涉及贡祭人类,阿撒兹并不排斥和塞巴斯蒂安交谈。

    “我需要关于他的信息,你知道些什么?”

    阿撒兹这回沉默片刻:“我没有关注过他,只知道他来自野蛮洞窟,导师是幻魔大师桑德斯。”

    “然后呢?”

    “……不知道了。”

    塞巴斯蒂安轻笑了几声:“我能读到你的心,你有隐瞒。不过无所谓了,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我可以救你,而且这次还可以不强求你贡祭人类。”

    “你不可能毫无所求的帮我。”

    “我的确有一些要求,我要你用恶魔之力构建通道,将这个叫安格尔的拉进虚空,我对他有些兴趣,想和他聊聊。”

    阿撒兹:“这和贡祭人类有区别?”

    “当然有区别,至少我不会吃了他。”塞巴斯蒂安说完后,在心中补充了一句:有奥德克拉斯的火焰印记在,他也不敢去吃,火焰印记的反噬他现在还无法承受。

    “但对我而言,这和贡祭人类没有任何区别。”阿撒兹不想在谈这件事,直接退出了思维意识。

    另一边,安格尔也终于就格蕾娅体内的恶魔之火,全部驱逐完毕。

    “谢谢。”格蕾娅舒了一口气,如果没有安格尔帮忙,她说不定会栽在这里。这具肉身好不容易契合她的灵魂,如果这具肉身损失了,想要再找到合适的肉身,可不是那么容易。

    安格尔久久没有回声,格蕾娅疑惑的看去。

    却见安格尔静静的看着掌心中跃动的黑色火焰。

    火焰的形态在撕扯变幻,时而混沌一片,时而又变幻成恶魔的形状,看上去狰狞恐怖。

    许久后,安格尔叹了一口气,眼神中带着一丝遗憾。

    “怎么了?”格蕾娅疑惑道。

    “这火的性状,非常适合炼制一些附加恐惧属性的炼金道具。可惜的是,这火里还残余恶魔的意志,我无法对它进行操控。”安格尔原本还想收集此火,但里面的恶魔意志太浓郁,“如果是无主之火就好了。”

    杀了这个恶魔,就可以让火变为无主。可想要杀死躲藏在虚空中的恶魔,却不是那么简单,更何况对方还是火纹恶魔。

    安格尔叹息一声,还是伸出手一捏,绿纹环绕下,黑色的火焰化为火星,彻底的消散在空气中。

    格蕾娅有些无语的看着安格尔,她原本还以为恶魔之火里有异,结果安格尔是在想着炼金……虽然,那火看上去用来烹饪也不错。

    格蕾娅甩开脑海里无关的念头,决定还是先处理阿撒兹的事。

    格蕾娅阴沉下脸,大步走到阿撒兹面前。她丝毫没有隐藏自己的杀意,配合浓烈至极的威压,阿撒兹只感觉自己仿佛被一把利剑指着眉心。

    格蕾娅刚刚被阴了,心里的怨怒自然高涨着。

    哪怕她明白,刚才阴她的不是阿撒兹,而是他背后的恶魔。可阿撒兹作为贡祭者,也绝对逃不开干系。

    格蕾娅很想直接将阿撒兹在这里杀了。

    阿撒兹自己都感觉,下一秒自己就要坠入死亡的深渊。不过就在这时,安格尔咳嗽了一下。

    格蕾娅看了眼安格尔,最后还是没有动手。

    安格尔想听解释,她也尊重安格尔的想法,而且她也想听听,阿撒兹会说些什么。

    在威压撤离的时候,阿撒兹喘着粗气,向安格尔投了感激的一眼。

    “回去再说吧,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安格尔用眼神瞥了一下走廊,虽然各间大门紧闭,但他还是能听到一些房间里传出喘气声。

    格蕾娅点点头,为了以防恶魔再次出来捣鬼,她用特殊的方法对阿撒兹进行了禁锢。

    不过格蕾娅却是多心了,塞巴斯蒂安能投入的力量刚才已经是极限了,除非它从虚空跨到巫师界。

    如果塞巴斯蒂安真的跨到了现实界,那倒是不惧了,这里可是天空机械城,绝对不可能放任塞巴斯蒂安行动。

    将阿撒兹禁锢后,格蕾娅向安格尔点点头:“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