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不朽道魂 > 第1236章 久别叙旧
    这个家伙……

    玉凌不禁愣了愣神,一股熟悉感呼之欲出。

    “怎么,温你认识阿仁?”薛采薇顺着玉凌的目光看向身旁的青年,不禁诧异地道。

    玉凌感觉这位列侯嫡女的口气好像跟他很熟似的,可他现在都快成了诸侯公敌,对方居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没什么,只是觉着有些像我一位故人。”玉凌谨慎地道。

    “咦?那可真奇了,他叫风仁,是我的好哥们儿,也是一位很厉害的灵纹师哦。”薛采薇秀眉一扬,笑吟吟地拍了拍微胖青年的肩膀,举手投足间与大家闺秀毫不沾边,反而有种巾帼女侠般的风范。

    风仁……疯人……这小胖子可真是起名废啊,估计是遗传了他爹的基因。

    玉凌克制着想笑的冲动,内心涌起许多感慨。

    没想到前不久才碰见了梅凛冬,一转眼工夫又在一个不经意的时候遇到了任来凤,看样子来南境真的是个正确的选择。

    虽然小胖子改换了面容,而且也没有原来那么胖了,但他的魂海气息玉凌一扫描就知道。

    这家伙似乎混得还不错,居然还摇身一变成了灵纹师,估计这两年也经历了不少奇遇。

    “咳,温兄,久仰大名,幸会幸会。”任来凤被玉凌似笑非笑的目光注视着,心里不免有些发毛。

    之前的交流会他也是场场不落,从第一轮的时候任来凤便注意到了玉凌,感觉对方的神情举止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熟,只是他愣是没法把这位“阵法天才”联系到自家老大身上去,因为他到现在还以为玉凌被阻截在了封灵星,每每一念及此便唏嘘不已。

    “温大人,那个……我们还是到里头说话吧。”乐观义环顾一圈,虽然五楼暂且只有他们这些人,但走廊上总不是个交谈的好场所。

    “行。”玉凌摆摆手,示意葛率等人留在屋外,随后便进了里间的包厢。

    等他落了座,才发现薛采薇和任来凤也在屋子里,不由微微一愣道:“薛小姐这是……”

    薛采薇抿唇一笑道:“温大人还不知道吧,我父亲可是子阳、白越商会最大的投资者,至于我嘛,多少算个名誉副会长。”

    朱放略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这个……薛小姐的意思其实就是我们的意思。”

    玉凌顿时心下了然,这两个新崛起的大商会绝不是什么白手起家,事实上那恐怕只能骗骗外行人。

    “其实呢,一直想找个机会跟温大人聊聊,不过又碍于十二大公的眼线,不好贸然跟你接触,幸好你终究是接受了两位会长的邀请。”薛采薇这时倒显得分外优雅从容,虽然玉凌总觉得她一口一个“温大人”,颇有些调侃的意味,还不如之前自来熟地叫他温。

    “所以今天要见我的其实是薛小姐?”玉凌适时问道。

    薛采薇眸光如秋水盈盈一转,笑容里又带了几分狡黠的意味:“温大人真的是处变不惊啊,我本来还以为能吓着你呢。”

    “薛小姐又不是洪水猛兽,说这话就没意思了。”玉凌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危险和杀气,于是隐约猜到了薛采薇与他会面的目的。

    “哈,我果然没有看错人,想来温大人有胆量奔赴前线,也自然不会惧怕这点小阵仗。”

    薛采薇顿了顿,又道:“那我便直说了,我父亲只求自保,并不想掺和如今的乱局,之前大公们逼他站队,他才不得已随大流对你加以刁难,这个误会我首先要跟温大人澄清一下。”

    “可以理解,但不站队是个很危险的做法。”玉凌淡淡道。

    “因为我父亲比较谨慎,他希望等到局势更明朗一些的时候再做决定。”薛采薇道。

    “局势不是已经很明朗了么,王室根本不可能和这么多诸侯相抗。”

    “那温大人为什么还这么坚定地站在王室这边?”薛采薇眼眸明**人。

    “我是一些私人原因。”

    “巧了,我父亲也是。”薛采薇悠悠道:“因为某些缘故,他对王室很有好感,所以不到最后时刻,他并不想做出一些不仁不义之事。”

    玉凌并不了解某些陈年旧事,但在魂力监测下,他能感觉到薛采薇的话是发自肺腑的。

    “只是好感归好感,他不可能拿这么多人的性命和前途去赌,所以……他很希望看到温大人能给他一个帮助王室的理由。”薛采薇轻轻说道。

    “那就请紫定侯拭目以待吧。”玉凌从容道。

    “好啦,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我马上也会去边关打个酱油,到时候还请多多照料哦。”薛采薇唇角一扬,刷地一下掏出一块玉简,一本正经地道:“看在我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温大人签个名呗?”

    “……”这画风转得太突然,玉凌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锦绣堂的侍女都人手几份签名了,换成我就不行了吗?我可是你的忠实粉丝诶!”薛采薇颇眨了眨充满灵气的大眼睛。

    玉凌在玉简上刻下名字,心里还是感觉无比怪异,因为薛采薇再怎么说也是列侯之女啊,这一幕要是被海明公等人看见,非得认为她投敌叛变了不可。

    薛采薇却浑不在意地拿回玉简,很是心满意足地站起身:“那剩下的你们聊,我先溜了。阿仁,你还愣着干什么?”

    “呃,小姐你先回去吧,我待会儿还有些事要办。”任来凤纠结了一下,终究还是决定留下再观察观察。

    他有种预感,如果自己就这么一走了之,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行行行,知道你是未来的灵纹大师,忙不死你!”薛采薇白了他一眼,扭头出了门。

    接下来玉凌快速地和朱放、乐观义两位会长谈了谈后面的合作,当他们知晓通过王室渠道可以获取北境和西境的资源时,不由喜出望外,态度也变得更加积极了。

    以至于三个时辰后,两位会长走得还恋恋不舍,巴不得一口气把所有细节都敲定下来。

    于是屋子里便只剩下了任来凤一个人,他有些惊疑不定地望着玉凌,目光里带着几分探询和期盼。

    “还没认出我啊,任来凤?”玉凌随意地坐回椅子上,心情颇为轻松。

    任来凤浑身一个激灵,腿一软就噗通一声滑到地上去了,瞠目结舌道:“老大大大大……真的是你啊?!”

    “怎么,不想看见我?”

    “哦怎么会呢,老大!我可是每日每夜都在想念你,你看我现在瘦的跟猴似的,都是因为心有郁结才变得这般憔悴……”任来凤又一蹦而起,整个人激动得手舞足蹈。

    “哦,我信了。”

    “老大,没有你的日子里,我真的是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香,连生活都快失去了动力,你一定要相信我啊,我的这番诚心苍天可鉴,日月作证啊!”

    任来凤话音刚落,窗外便轰隆一声划过一道电光,吓得他赶忙抱头蹲在地上。

    玉凌都要被这小滑头气笑了,看样子这几年任来凤非但没有改了性子,反而还更加油滑无赖了。

    “说说吧,你怎么变成灵纹师的?”玉凌懒得跟他计较。

    任来凤小心翼翼地从指缝里瞟了一眼玉凌的神色,见他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便长长地舒了口气,嘿嘿傻笑道:“老大,我先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就是咱们的上品神玉可以当画灵玉用诶!我就是靠着我那十几块上品神玉和一堆中品神玉刷出来的熟练度,一般人都不知道哦。”

    “这个我前不久也发现了。”玉凌道。

    “哦……”任来凤顿感失落。

    “不过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灵纹师的,你也算是有这方面的天赋。”玉凌点点头:“从头说吧,你一开始被逆云流冲哪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