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不朽道魂 > 第1288章 判断
    西联使团的到来对整个南境而言也是一件轰动性的大事。

    虽然很多普通人可能压根没听说过这是什么组织,但对稍微有点见识的公侯伯而言,这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哪怕他们对西联的了解近乎是一片空白,只知道这是一个横跨西、北两境的新兴势力,不过跟风谁不会,眼见着那些大商会都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起来,诸侯们也不由得起了很大的兴趣。

    大商会往来于无涯南北之间,知道的东西自是比常人多些,但他们也是第一次和西联正式接触,在此之前,他们的合作对象主要是华云谷和六大家族,其中尤以海家为主。

    而他们对于西联的了解也大多来自于这些北境老牌大势力,只是后者对西联的评价呈现出荒诞的两极分化趋势。

    因为随着西联的崛起,即便宫凝水和尼拉贝等人小心经营,也免不了和某些大宗门、大家族发生冲突。比如华云谷虽然对自身的底蕴极有信心,也不屑于去模仿西联的经营手段,但等到西联渐渐壮大后,很多华云谷长老都涌起了极大的忌惮,有的主张和西联合作,有的则主张吞并消灭。

    对此,西联高层商量的策略是,短期内联合华云谷,打压海家。毕竟扶摇星那次已经彻底谈崩,海家赤果果地亮明了态度,就是要把西联整垮,独霸西境通道。但华云谷毕竟是宗门而不是家族,由于性质不同,所以暂时没有和西联发生激烈的利益冲突,还是有缓和的余地的。

    于是经过了几番谈判后,华云谷就保持了作壁上观的态度,对西联和海家的各种明争暗斗冷眼旁观。

    虽然海家也曾是华云谷“亲密的合作伙伴”,但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把海家吊在一种不上不下的境地,华云谷无论是想帮助西联整垮他们,还是在危急时刻向海家伸出援手,所得到的利益都比原先的局面要大得多。

    西联当然也知道华云谷靠不住,而且随时随地都会翻脸,但他们现在只是在经济实力上勉强挤进了一流大势力的范畴,可武力上却不容许同时和两个老牌势力对抗,光是海家的疯狂打压就已经让西联处境艰难,所以从南境寻找生路,就变得至关重要。

    当然,这些内幕,尼拉贝肯定是不会让南境商会知道的,否则这帮家伙一个个摆高姿态,待价而沽,那么合作从一开始就不能保持平等地位了。

    他在来南境之前,就首先了解了一下那些商会对西联的看法,发现他们有的认为西联是个很有潜力的合作对象,但还有的人却认为西联根基不稳,随时有倾覆之危,不宜深入合作,而且还会得罪海家。

    后一种看法是很正常的,尼拉贝比较欣慰的是,还是有一半的商会愿意和西联接触,毕竟海家是北境大势力,还管不到这么宽。如果西联能够证明自己在未来带给这些商会的利益远超出海家,那么他们瞬间就会改变态度。

    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西联使团首先落脚于南凰星,南王陛下隆重地接待了他们,不知道商谈了哪些事情,反正五天之后,使团便告辞离开,几乎向南境的每一位诸侯都送去了拜帖。

    十二大公老神在在地待在自己老窝,等着西联使团上前拜访,而那些排名靠后的列侯和方伯却坐不住了,一个个特别积极主动地把回帖送到了尼拉贝手里,言辞之间非常客气,都希望能提前混个脸熟。

    但很快,所有人的想法就发生了变化。

    因为西联使团离开南凰星后,去的第一站,居然是瑞符星。

    据说海明公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也没怎么样,就是踢碎了他名贵的珊瑚玉屏风,掀翻了他的万年黑檀木桌,再下令把西联使团纳入黑名单,不许他们踏入海天星半步而已。

    所有人都对此瞠目结舌,他们不相信西联来此之前,没调查过诸侯们的情况,对等级森严的南境来说,名分和次序问题比性命都要重要,别说西联直接跳到瑞符星,他们就算越过海明公去找尚云公都是严重的违背了规矩。

    西联怕不是疯了……这是所有人的第一反应。

    瑞亚公对此也是吃了一惊,虽然能排在海明公前面让他免不了心头暗爽,但更多的还是疑惑和警惕。

    但不管心里怎么寻思,他还是备好了最高规格的待客礼,仅次于迎接其他十一位大公。

    同时,瑞亚公也不忘派出大量人手看好商禀予,以防天商公趁乱劫人。在把符吉瑞换回来之前,他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空档,不然的话形势就被动了。

    等做好这一切准备之后,西联使团也在一个清晨来到了瑞符星。

    第一天按照惯例是不谈正事的,大公府的人很是热情地带着尼拉贝等人在瑞符星首都大向城转了一圈,随后又享用了一番丰盛的午宴,再来几个歌舞节目后,一天就差不多过去了。

    尼拉贝等西联高层被特意安排在一间雅致的院落,要不是他们要求住在一起,否则一人一个小院那是起码的待遇。

    这要是西联按次序拜访,瑞亚公肯定不至于弄得这么郑重其事,但西联表现出无与伦比的重视,出于礼节瑞亚公也得投桃报李。

    其他的普通使者则分别住在旁边的十几间院落里,谁也没有注意到,两个人影无声无息地离开了房间,隐没在深沉的夜色中。

    “师弟,大公府的地图你也看了,我们现在是先去找璇珠他们还是?”方子衿虽然被玉凌的隐字诀笼罩着,但还是不断地东张西望,警戒着周围的动静。

    “先不宜和他们碰头,等我确认了符平的身份再说。”

    玉凌倒是不像方子衿那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反正他的魂力时刻覆盖着周围,轻而易举就能避开所有眼线。

    府内的巡逻侍卫并不多,至少没到五步一哨十步一岗的地步。毕竟这可是瑞亚大公府,谁吃饱了撑的敢在这里闹事,而且大公府的阵法主要防的是外面,对于玉凌这种已经打入内部的用处不大。

    “还要确认啊?我看大公府里也没别的可疑人物了。”方子衿道。

    “一切只是我的推测,而且有些说不通的地方,总得亲眼确认过才能安心。”玉凌保持着惯有的谨慎态度。

    “倒也是,我们已经打探好了,符平住的比较偏,我们再往前绕过那栋楼阁,左拐走五百米,经过一个花园,穿过去之后再右拐,然后……”方子衿很是麻溜地说道。

    “没事,路线我已经记住了。”

    “我再复述一遍不行吗!我就是想强调一下,我的路痴症治好了,从此我跟念师弟再不是一路人了!”方子衿傲然道。

    “……这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吗?路线是你画的么?”

    “……不是。”方子衿蔫了一秒,随后又抖擞精神道:“但我背下来了!”

    “哦。”

    “你啥态度?”

    方大师兄受到了一万点伤害,方大师兄决定另想个法子证明自己,方大师兄摊开地图准备再找一条捷径……几分钟后,方大师兄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目的地。

    “行了,你都把那地图看多久了,还能看出朵花儿来不成?现在你在这把风,我到里面看看。”玉凌直接夺走了他手里的地图。

    “唉,为什么不多给我一点机会……”方子衿恋恋不舍地望着地图。

    “精神病都一度觉得自己优势很大。”玉凌无情地拒绝了他,然后收敛了所有气息,翻过墙头来到了符平的院子里。

    这里还住着一些中下层客卿,符平也挂名在客卿府,算是其中不可多得的天才,因而瑞亚公给他赐姓为符。

    至于真相是不是如此,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玉凌的魂力逡巡了一圈,按照梅凛冬提供的消息,终于找到了符平所在的房间。虽然夜已深,但屋内的青年仍然在盘膝入定,打磨着每一缕灵力,表现得比大多数同龄人都要刻苦。

    这个人的面貌符合梅凛冬的描述,但却不符合林枢的描述。

    不过他要真的是荆屏,肯定早就改头换面了,所以长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气息。

    玉凌的目光移到灵戒中的一块玉佩,这是林枢送给他的,据说荆屏小时候佩戴过,只需仔细一比对里面的灵力气息,就能判断出符平的真实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