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真武狂龙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鏖战双皇者
    昂!

    龙吟浩荡如雷,万浪奔涌相随,仿若鱼跃龙门搏激流,又似万马齐喑,声震苍穹!

    “哼,龙骧使威压,也就欺负寻常水族,在本皇眼中不过如此!”

    黑琥皇面色一紧,毫无退避之意,右腿横扫而出,同样裹挟着海浪之声,傲啸天地,恐怖无蓬!

    但若有神识异常强大之人在此,不难发现,其妖力所带动的天地灵气,化成的无形海浪,在青龙探爪掌力覆盖之下,无不比其内隐现的海浪低了一头!

    轰隆隆!

    两股力量轰然相交,宛若巨浪拍击礁石,震耳发聩,嗡鸣如雷,天崩地裂般的恐怖气劲,蔓延向四面八方!

    “吭!”

    一道瘦削身影闷哼倒飞而出,却见是吴明嘴角溢血,足足倒退数十丈才堪堪稳住身影。

    反观黑琥皇,在原地纹丝不动刹那,旋即狠狠一跺脚,踩踏的甲板咚声如擂鼓,壮若铁塔般的身躯似离弦之箭,再次杀至。

    “咦,这个人奴的气血好生强盛,你又说他是龙骧使,莫非是四海与两江龙宫联名通缉的宋国吴明?”

    海鸿皇圆鼓鼓的双目中,涌现诡异黑光,上下一打量吴明,颇为意外道。

    “什么?”

    两名南宫家大宗师大惊失色的同时,看着在黑琥皇手底下节节败退的吴明,不由目眦欲裂,血灌瞳仁。

    南宫家遭受攻击,不知损失何等巨大,但南宫殷先一步传讯和相熟之人简略告知的只言片语,也知道此番损失之重,数千年来未有。

    最让南宫家受不了的是,竟然还有数名嫡系子弟被剧毒所腐蚀,尸骨无存,可谓凄惨无比。

    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个数年前听过一次,后来偶尔有所闻,不过在神州各地四处闯祸之人所为!

    “区区宗师,能接下本皇十招,你也足以自傲了!”

    黑琥皇稳占上风,声如雷霆,万浪相随,气息一阵高过一阵,背后更涌现一道千丈虚影,赫然是一条狰狞无比的黑色鲨鱼!

    “虎鲨皇者不过如此!”

    面对皇者威压,吴明淡然一笑,左右手蓦然一分,好似完全放弃抵抗,掌心内却涌动起慑人心魄的锋芒。

    嗡!

    一柄三尺厚背长刀,其上青冥云纹弥补,仿若天成,锋芒俾睨,宛若一刀破天,另一柄暗灰色骨质长剑,周遭起伏不定,宛若退化的利齿,中间却有邪意血色纹路忽明忽暗,正是斩阙刀和龙陨剑!

    刀剑齐出,即便没有真正施展绝学,可两大至宝的气息,却将黑琥皇身随的浪涛威能生生削弱一成。

    不仅如此,在龙陨剑出现的刹那,黑琥皇更是从骨子里冒出一股寒意,仿若遇到了天敌,气息一降再降,好似完全退化般,再不复巅峰状态!

    “龙陨剑!”

    黑琥皇目中惊惧之色一闪,很快面上浮现贪婪,厉声呼喝道,“海鸿速速出手,此子手中乃是我族至宝龙陨剑,得此至宝,你我封圣有望!”

    “什么?”

    海鸿皇瞳孔一缩,毫不犹豫飞身而起,原本就如球般的身体瞬息鼓胀数倍,周身黑光闪烁,妖芒呼啸而出,宛若一颗放大了千万倍的海胆,释放出恐怖气息。

    龙陨剑之名,不仅让四海龙族胆寒,更是水族克星,寻常水族或许克制不算大,但如黑琥皇这般身具一丝真龙血脉的水族,便被其克制的死死的。

    若非其天赋异禀,换做寻常虎鲨一族强者,绝不至于让吴明败的如此快。

    “呵,来的好!”

    吴明冷冷一晒,刀剑在手,再次蹂身而上,一剑挥斩,剑光如龙,吞吐四方,八荒水浪相随,瞬间压制黑琥皇控水之能。

    游龙剑法本就是陆家先祖陆观潮,见水族肆虐罗刹江而创,欲要仗之镇压水族,平复水患,进而威压四海而成就圣道的真经级剑法。

    若是寻常宗师用来对敌水族皇者,封镇水能不成,反遭水扑,可吴明不同,出神入化之境的武道真意,已近半圣威能,岂是区区皇者能够比拟的?

    更可怕的是,龙陨剑杀伐无双,专克龙族,黑琥皇体内真龙血脉早已龟缩,引得的心神巨颤,若非修为远超吴明,早已肝胆俱裂,毫无战意。

    前者封镇其控水之能,后者压制血脉,两相削弱之下,黑琥皇在吴明眼中,不比寻常一境大宗师强到哪儿去。

    而其左手斩阙刀,更是以奇诡方式斩出,不见刀光霍霍,不见威能相随,却有一股无形无相之能封镇四方——无相刀法!

    此刀法得自莫藏锋倾囊相授,可以说毫无保留,只因其晦涩难懂,哪怕有其修炼心得相助,吴明如今也不过堪堪将之推演至心随意动之境!

    即便如此,以此刀法之能,也不比达到出神入化之境的游龙剑法差,毕竟是真正的刀圣所创!

    兼之刀法真髓无形无相,可以与各种招式完美配合,堪称攻防兼备,无缺无漏,令人防不胜防!

    原本黑琥皇仗着肉身和修为,稳稳压制吴明,可两大宝兵一出,又有两种真经级武学相辅,顿时让其实力稳稳进入大宗师之列,甚至相较于寻常一境大宗师尤有胜出。

    此消彼长之下,黑琥皇即便有所防备,可还是有轻敌之意,贪功冒进,轻敌之下,身上顿时出现几道硕大伤痕。

    在两大宝兵锋芒之下,妖族引以为豪的肉身防御,根本不堪一击,哪怕黑琥皇血脉不凡!

    “嘿嘿,千魂刺!”

    眼见黑琥皇落入下风,海鸿皇诡秘一笑,周身黑芒凝聚到了极点,仿若万千毒蛇吐信,瞬息如雨般爆射而出。

    相较于此前攻击张文远四人时,威能何止暴涨数倍,而且并未散逸任何威能,直接饶过黑琥皇,凝聚于一点,自四面八方杀向吴明。

    “海魂棘一族的天赋神通!”

    吴明目中冷色微闪,不见其如何动作,心口处金玉色光华闪烁间,龙吟傲啸,龙龟虚影一闪,配合百脉佛衣附着于体。

    噗噗噗闷响间,无数黑色妖芒爆散,化作点滴碎屑光影崩溃,却没有一道触及身体。

    “哼,龙衣!”

    海鸿皇圆脸一阵扭曲,细小双目中惊惧之色一闪而逝,厉啸着冲天而起,周身黑芒狂涌间,竟是化作数十丈大小,通体漆黑,布满诡异黑红色利刺的圆球,正是其本体。

    “黑琥,这小子邪门的紧,不要再留手了,速战速决!”

    在其呼唤之际,利刺之上血芒闪动,令人头皮发麻的嗡嗡声此起彼伏,远处观战的不少宗师护卫,竟然面色惨白的踉跄倒退。

    “好,今天必须杀了他!”

    黑琥皇怒啸一声,硬撼一刀一剑,同样抽身爆退,身体迅速发生异变,一阵阵妖芒闪烁间,化作一尊数十丈高下,半人半鲨的怪物,手持一柄布满狰狞倒刺的妖兵,气息狂涨数倍。

    虽然依旧远不如巅峰状态,可也勉强重新回到了二境皇者,凶威一时无两!

    眼见两尊水族皇者全力出手,甚至被吴明逼的现出本体,即便仗着神兵利器之能,也让张文远四人惊叹折服,心中原本被其逼迫臣服而生的一丝不满,悄无声息散去。

    与其一生受尽欺辱排挤,跟随这样的绝世天骄,纵横神州,即便不复祖上荣光,也不会坠了先祖威名,夫复何求!

    “主上,我来助你!”

    张文远大喝一声,手中铁枪呼啸而出,其余三人强抑下体内翻涌不休的逆血,飞身而起。

    “哼,狗贼受死!”

    南宫家大宗师岂容他们插手,瞬间率众杀至。

    唯有许仲,依旧傻愣愣的看着几名护卫尸身,失魂落魄之象,令其魁梧身姿倍感萧瑟!

    “嘿,比人多吗?”

    吴明邪邪一笑,直面两尊水族皇者本体,轻轻跺了下脚。

    嗡隆隆!

    刹那间,宝船四周震动如涛,万千水浪奔腾,数以百计水桶粗细的墨青色藤蔓,宛若龙蛇齐舞,包裹了整艘宝船。

    “啊!”

    一名猝不及防的宗师护卫,亦或者说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一道藤蔓裹住,任其利刃劈砍,也不过是在藤蔓上留下一道白印而已。

    下一刻,便被藤蔓巨力收缩压制,道道细密如倒豆子般的啪啦碎响中,这名宗师护卫体内真元瞬间崩溃,逆血上头,再也施展不出任何力量,眼前一黑的被藤蔓绞索成碎肉。

    与此同时,数十名宗师护卫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便被噬龙藤齐齐裹住,哪怕两名二境大宗师全力反击,也不过堪堪护住自身。

    身为南宫家大宗师,一身宝物自然不凡,尤其是为保护供品,两者人手一件下品宝器,可也不过仅仅看破噬龙藤表层,殷红血渍渗出一丝,更加激发了其凶性。

    借助树尊遗蜕中圣力突破的噬龙藤,已然是实打实的二境皇者,只是限于灵智,只有本能的杀戮,而且只听命于吴明,如今全力爆发之下,瞬息将两名同阶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

    “这……这是……”

    感受到噬龙藤的气息,黑琥皇彻底慌了神,这种气息,可是不亚于龙陨剑,甚至更强的压制!

    只是这等凶物早已不出世多年,即便是他身份不凡,也一时没有认出来,这赫然是曾经在远古就凶名赫赫的天妖齿血脉——噬龙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