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龙猿吞天诀 > 第六百五十二章 去意
    盈月宫大而广阔,金灿明朗,清亮露光,墙壁栋梁饰以云彩花纹,景物意态多姿。

    深冬一场丰雪,明合殿却暖意融融,身穿黑色八团龙棉卦的悠悠,盘头珠翠简洁。

    而在殿中石蒲团上的纪凡,则是竭尽全力一般,向着所持黑色金属疙瘩中,将体内的一条条裂丝排出。

    注意力在纪凡身上的悠悠,看到他肉身显露的裂丝逐渐减少,不由为之暗暗欣喜。

    不只是纪凡肉身,就连他眉心灵宇涌出的裂丝,也是越来越少,意念反而在增强。

    “嗡!”

    只见纪凡一身绽放的万王花纹,开始将残余的裂丝生长而出,向双手中的黑色金属疙瘩汇聚。

    顾不得黑色金属疙瘩的承受力,悠悠这时已经看出来,纪凡在全面好转。

    然而,没待纪凡稳定下来,悠悠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示意寝殿的花飞花随她出去。

    来到明合前殿,看到身穿布卦的秋半婉,扶着一身华贵宫装的宁安媛刚到,悠悠没有上前,而是蹲跪下来见礼。

    “给太后请安。”

    悠悠没有叫师娘,柔声对宁安媛称呼道。

    “起来吧。”

    宁安媛深深看了一眼蹲跪的少女,顿了一会儿才让她起身。

    “皇帝怎么样?”

    宁安媛对于纪凡的称呼,似乎有着不愿之意。

    “小凡已经好转,现在到了关键的时候,太后挂心了。”悠悠美颜端庄,可对纪凡的叫法却截然不同。

    “如今天下初定,皇帝若是能安泰,就可以将更多的心思放在国事上,这也是百姓之福。”宁安媛感受到悠悠不让探望纪凡,淡淡言语道。

    跟着在一边的花飞花,看着悠悠与宁安媛的关系,心中不由谨慎。

    面对宁安媛,花飞花总是不免想到当初在碧虹宗时她的异样。

    听到宁安媛的说法,悠悠并没有反驳什么,反而表示了受教之意。

    “既然皇帝到了关键时刻,皇后就多加细心照顾着吧,哀家回去了。”宁安媛有着随了悠悠心之意,笑语过后稍稍伸手,在秋半婉上前搀扶下,离开了明合殿。

    恭送宁安媛离去,悠悠不易察觉稍稍吸了口气。

    “太后她有些越来越看不透了。”花飞花挥退殿中的一众小宫女,轻声对悠悠道。

    “师娘不让小凡走,可不是为了什么皇太后之位,分明就是不想再分开了。”悠悠坐在前殿的坐榻上,娇颜有着为难之色。

    除了悠悠之外,花飞花也了解一些宁安媛,只是有些事是剪不断理还乱,不能放在明面上说。

    “主儿,你感觉到太后身上存在异魂了吗?”花飞花终于忍不住,对悠悠询问道。

    相比宁安媛,花飞花觉得所谓的纪凡师尊穆怀晟,实在是太可怕了。

    花飞花到不认为穆怀晟强,毕竟他损落的时候,也不过是胎动期修为,但那穆怀晟对于纪凡的影响,却不可谓不大。

    “那应该是师娘给小凡师尊留下的一个魂印,现在已经没有了。”悠悠之前就听花飞花说起过,她沉睡这些年所发生的事。

    花飞花也觉得宁安媛,不太想做纪凡昭告天下所封的皇太后。

    悠悠同宁安媛的相处,花飞花能看得出来,她撑得有些辛苦。

    “这皇宫好吗?”

    悠悠双手拂了拂滑软的黄绸坐榻,问出了让花飞花意外的话。

    “皇宫的一事一物,自然是好的,伺候的人也多,比起游历要来得舒服,不用抱泉卧石以天为被。”花飞花犹豫过后小声道。

    “确实是挺好的,以前小凡一直想有个家,我也不想他走。”悠悠的娴静笑语,让花飞花颇为的古怪。

    “凭小凡现在的力量,不要说这样的小国,就算是九州中的大王朝,他也有能力可以改朝换代。”悠悠在坐榻上端了端身子,让花飞花忍不住捂嘴。

    “主子志在九州四海,琅天国以前只是在悬岩州以南的八个王朝之一。”被悠悠瞪了一眼,花飞花才郑重道。

    从前纪凡就让花飞花跟着悠悠,她服侍的也是尽心尽力。

    “现在是纪国了。”

    悠悠提醒花飞花,什么时候说什么话。

    悬岩州以南的皇权氛围很浓,八个王朝分割而治,分别为大宛、东芈、羿国、风赤、南岭、祈国、琅天、云夜,修炼宗门反而不多。

    现如今琅天已没,纪国改朝取而代之,依旧没有打破悬岩州以南八国争霸的局面。

    “虽说悬岩州以南还算平稳,但却不如苍峦州来得有念相,如果是在苍峦州掌控一个小国,相信主子会很高兴。”花飞花的说法,让悠悠神色微微一变。

    “以后就不要多言苍峦州了,虽然小凡是在苍峦州成长起来的,但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属不易,那边的念相固然多,却也有着他不想见的人,不愿了解的事,你跟着伺候这么多年了,应该知道一些禁忌。”悠悠正色对花飞花道。

    “奴婢知错了。”

    花飞花欠身低头,对悠悠的告诫不敢有异议。

    当初在磐石山脉,纪凡捡到花飞花这个山匪的时候,悠悠就是主,而她不过是个小修。

    这么多年过去,花飞花虽到了羽化后期,却依然尽心服侍悠悠,能摆正自己的位置,不会有丝毫疏忽。

    同宁安媛见面,稍稍调整了一番心绪,悠悠放心不下纪凡,从坐榻起身回去了寝殿。

    有着滋滋响声的寝殿中,随着纪凡一身万王花纹,将身体最后几条裂纹生长而出,他已经放开了手中的黑色金属疙瘩,体内厚重的魂息向着识海汇聚。

    “重结真灵魂躯!”

    悠悠不只是感受到了纪凡本尊的灵魂波动,甚至敏锐发现他丹田气海的元婴,有着相同的魂力动向。

    在悠悠想来,应该是之前纪凡灵宇识海中的裂纹,致使他不得不散魂应对,魂融于身互相加固支撑。

    白日过去,整整一夜时间,纪凡在识海重聚真灵之魂,脸上的神情愈发清明,让守着他的悠悠暗松了口气。

    “肉身比起以前强了太多,气息也极为深邃,看来这次危机,对于主子来说,是因祸得福了。”花飞花默默感慨道。

    渐渐的,纪凡睁开了双眼,十二块瞳力旋涡精光璀璨。

    “好美!”

    纪凡看着悠悠,小声笑语道。

    没想到纪凡会这么说,悠悠羞涩嘟了嘟嘴,美颜露出的笑容却很受用。

    呼吸匀长的纪凡,缓缓散去手上的结印,在石蒲团上长身而起。

    “终于恢复了。”

    纪凡为了安悠悠的心,被她搂上手臂之后,给出了很明确的说法。

    悠悠能隐隐察觉到,现在的纪凡,是前所未有的强。

    “嗡!”

    纪凡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黑色金属疙瘩,扭曲空间就将其没去。

    “今日还上朝吗?”

    悠悠给纪凡整了整金黄颜色的龙纹常服,对他询问道。

    自从纪凡好转以来,两个月中,倒是天天早朝,平日没事也会批些折子,很快稳定了朝纲。

    “薛礼墨。”

    纪凡喊了一嘴,让在寝殿之外候着的近侍总管太监,连忙低头躬身走到了门外。

    “皇上,皇后。”

    总管太监薛礼墨,也就是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为人沉稳,给纪凡和悠悠请安。

    “告诉朝臣都散了吧,午后让柏镒觐见。”纪凡随意对近侍太监安排道。

    在薛礼墨离开之后,纪凡则是同悠悠出了明合殿。

    纪凡将一只手遮在额头处,挡了挡朝阳映衬的雪光。

    “何安恒,这雪是怎么扫的,还不赶快带人都清理出来。”发现纪凡的不适,花飞花连忙对远处督促扫雪的盈月宫首领太监喊道。

    “飞花姑姑,这就扫。”

    一名有着机灵之感年轻太监,并没有往殿门这边来,而是远远跪叩回应道。

    “好了,这场雪大,太监宫女干活辛苦,也不要过于苛责了。”纪凡深知花飞花那老刁妇的一面,对她笑着叫停。

    纪凡更多是将目光,落在了悠悠所穿黑色八团龙棉卦的明黄衣领,以及她的美颈上。

    “这身衣裳很适合你,温婉大气,高贵典雅。”纪凡对身边的悠悠赞美道。

    “师娘之前来了。”

    悠悠掩着一抹娇羞低头,告诉了纪凡,宁安媛前来看望。

    “也别准备什么了,咱们一起去给皇太后请安。”纪凡似乎有话要对师娘宁安媛说,称呼却又与悠悠在背后所说截然不同。

    花飞花倒是清楚,宁安媛这个圣母皇太后,是纪凡昭告天下所封,并非是她要这个尊位。

    “你不会是想走吧?”

    出于对纪凡的了解,悠悠对他小声问道。

    “我是个修士,这王朝这皇位对我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现在停下脚步也太早了。”纪凡给出的答复,多少有些出乎悠悠和花飞花的预料。

    相比称皇称帝,纪凡更愿意在修炼宗门度日。

    “若是走了,纪国怎么办?”

    悠悠支持纪凡,但不确定他在一些事情上的安排。

    “师娘若是愿意,就让她留下,不愿就算了,这段日子,朝堂内外也安稳了不少,不过话说回来,即便天下不太平,我也不能一直在这里撑着,以前在苍峦州的时候,有几名大帝死在了我手中,那些王朝还不是一样衍变过来了。”纪凡摇了摇头道。

    尽管悠悠和花飞花都能想到,纪凡一定会离开,但他的离去之意,却是比预计中要来得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