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三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海阔天空
    这个叫杨开的青年,应该是在关键时刻自斩了修为,否则绝对不可能平安无事。

    自斩修为,就等于自绝了武道之路。想到这里,凌音琴不免有些扼腕叹息,而且看他的脸色,似乎也是受了不轻的伤势啊,要不然怎么这么难看。

    这人也真够倒霉的,来到寂虚秘境没多少天,就遭遇这种祸事,若是再晚上两个月的话,他在外面的世界未必就不能冲击一下帝尊境。

    “杨兄,突破……失败了?”焦逸张大了嘴巴,耿直问道。

    他也没有多想,只是见杨开这么快就返回,而且修为没有半点提升的痕迹,这才有此一问。

    可话一出口,就被凌音琴悄悄踢了一下,焦逸立刻知道说错话了,赶紧闭口不言。

    若是没有旁人在此,他问一下,关心一下杨开倒也无可厚非,可是这里还有别人,他这么问,无疑就让别人知道杨开现在的状态非常不好了。

    “嗯,失败了!”杨开平静地回了一句,看不出半点懊恼的神色。

    “突破?”对面那个紫袍男子闻言,眉头一扬,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望着杨开问道:“这么说来,适才那边的动静是你突破晋升闹出来的?”

    “你是哪个?”杨开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凌音琴连忙传音道:“他是玄云阁的副阁主羊乐水,玄云阁在通天岛上势力不小,阁主有帝尊境的修为,你不要说话,这事我来处理就好。”

    听她语气。对这玄云阁似乎是非常忌惮的。

    杨开先前跟焦逸聊过不少,知道通天岛上势力很多,因为想在这鬼地方生存的话,武者们就必须抱团在一起,这时间久了。自然就滋生出大大小小各种势力,凌音琴等人其实也算是其中一股,只是不出名而已。

    而整个通天岛,帝尊境有三五位之多,这些帝尊境手下掌握的势力才是最强大的几股,没人敢随意招惹。玄云阁正是其中之一。

    杨开也没想到,在这茫茫大海之上,竟然还能碰到玄云阁的楼船。

    凌音琴给他传音,无疑是怕杨开初来乍到,不知轻重得罪了对方。也算是一片好心。

    而与此同时,那羊乐水旁边的一个男子忽然附耳过去,跟羊乐水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羊乐水顿时眼前一亮,望着杨开的表情大有深意起来,笑吟吟地道:“小子,你和那女人一样,都是新来的?怎么看着有些面生啊。”

    凌音琴闻言,芳心不禁一沉。自己这一船的十几个船员都是固定的。羊乐水身边的那家伙显然都认得,所以一见杨开和刘纤云两个陌生面孔,他便意识到这两人应该是新来的了。

    新来的武者一般都带有或多或少的源晶。这对寂虚秘境内的武者来说不啻是两只肥羊,连焦逸这样的人都曾经动过心思,更何况玄云阁的人?

    凌音琴沉声道:“羊兄,这两人都是我的船员,可不是什么新来的,羊兄认错了吧?”

    羊乐水脸色一沉。哼道:“贱婢,羊兄也是你能叫的?”

    虽然他的修为也不过道源三层境。与凌音琴相差无几,但他可是玄云阁的副阁主。背后有帝尊境强者,身份地位根本不是凌音琴这样的野狐禅能够比拟的,听凌音琴这么大喇喇地称呼自己,羊乐水顿时恼火起来。

    凌音琴脸色难看,但形势比人强,也不得不低头道:“羊副阁主,妾身失言了,羊副阁主勿怪。”

    她在寂虚秘境生活了几十年,知道什么人招惹不得,所以即便心中愤懑,也只能这么忍气吞声,只为求得一时平安。

    焦逸等一群船员都暗暗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

    “哼!”羊乐水斜睨了凌音琴一眼,道:“只此一次,下次再犯,绝不绕你。”

    “多谢羊副阁主。”凌音琴咬牙道。

    “至于这两人……”羊乐水把手一指刘纤云和杨开,笑眯眯地道:“是不是新来的,你以为本座会看不清楚么?常年在这鬼地方生存的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沾染一些海气,可他们没有,显然是才进这里没多久,凌音琴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诓骗本座!”

    凌音琴俏脸微变,知道这下是否认不了了,担忧地瞧了一眼杨开和刘纤云,心中考虑该如何让两人脱身,但她也知道希望不大,一时间心中充满了愧疚。

    她本以为杨开和刘纤云两人此刻被羊乐水给盯上,必定会神色慌乱,诚惶诚恐,可放眼望去,这两人凑在一块儿竟然一脸的无动于衷,正在低声说着些什么,似乎是杨开在询问刘纤云那脸上的痕迹是谁打的,刘纤云却不断地摇头不说,搞的杨开无奈至极。

    “这两人交出来,把你们这一趟的收获分出一半,本座可破例绕你们一次!”羊乐水把手一指杨开和刘纤云,颐指气使道。

    “收获分一半?”焦逸是个火爆性子,闻言一下炸毛了,跳脚道:“你他么怎么不抢啊?”

    羊乐水脸色一沉,望了一眼焦逸哼道:“凌音琴,这是你教出来的人?冒犯本座你可知会有什么后果?”

    凌音琴立刻瞪了焦逸一眼,低喝道:“别添乱。”

    大姐头话,焦逸即便心中不服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那表情却是难看到了极点,压抑的怒火几欲将他点燃,其他人也差不多都是这个表情。

    他们辛辛苦苦出海,冒着生命的危险,好不容易有一次满载而归,却不想竟然在这里被羊乐水给堵住了,并且还要被抢一半的收获。

    那一半的收获可不少,相当于他们之前一两年打拼的结果了。谁愿意甘心交出去?

    凌音琴一抱拳道:“羊副阁主,那两人既然上了我的船,那就是我的船员,妾身肯定是要保他们安全的,这样吧,这一趟我们收获不小,我可以全部交给你,但前提是你不能找他们的麻烦。”

    “你在跟我讨价还价?”羊乐水眼睛一眯,眸露寒光,整个人都散出冰冷的寒意。

    凌音琴仰道:“我们这一次收获了十多万块苍羽珊瑚,并且还有一只冰火玄甲豚的尸体,羊副阁主可以自己考虑一下划算不划算。”

    “什么?”羊乐水顿时惊住了,失声道:“十多万快苍羽珊瑚,冰火玄甲豚的尸体?”

    即便他是玄云阁的副阁主,也从未一次性见过这么一大笔财富。

    单是那十多万快苍羽珊瑚就不得了了,更何况还有一只十二阶妖兽的尸体!十二阶妖兽,可是相当于一个帝尊境了,一枚内丹就价值连城。

    在寂虚秘境内,很多灵丹都是用海兽的内丹炼制出来的,这十二阶妖兽的内丹,足以炼制出帝级灵丹,对他羊乐水的作用简直难以估算。

    他一下子心动了。

    不过羊乐水还是沉声道:“凌音琴你敢戏弄本座?冰火玄甲豚乃十二阶妖兽,凭你们的实力如何杀的掉?”

    凌音琴道:“它本就死了,那一片苍羽珊瑚本也是它守护的地方,我们只是过去开采收集罢了。”

    羊乐水立刻信了,因为这寂虚海上,经常会有一些武者遇到机缘和奇遇,能够不劳而获很多好东西。

    他大笑起来:“你们倒是好运气,不错不错,这么多东西,足以买命了。”

    凌音琴沉声道:“这么说,羊副阁主是答应了?”

    羊乐水颔道:“自然,这么好的事为什么不答应,人,本座可不带走,但是除了你刚才的条件之外,这两人的空间戒也要交出来。”

    他要带走杨开和刘纤云主要就是为了他们空间戒里的源晶,只要能拿到空间戒,他岂会理会杨开和刘纤云的死活?

    凌音琴皱眉道:“这一点妾身无法替他们做主!”

    说话间,她扭头朝杨开望去,一脸无奈之色。

    她能做到这程度已是极限了,剩下的就看杨开识相不识相。

    杨开哼道:“做人无耻到这个程度,你也算是标新立异了。”

    先前凌音琴和羊乐水谈判之时,焦逸等人即便恼怒气愤也没有再插话,甚至在凌音琴说愿意交出所有收获换取他和刘纤云平安的时候,这些船员也没有一个人反驳。

    这让杨开明白,凌音琴在这一群人当中的威望有多高,因为自己和刘纤云与他们没有半点瓜葛,只是付了船票和房费暂时跟他们一道罢了,这样的关系,谁愿意付出那么大代价保护他们?

    凌音琴这么做了,因为杨开上了她的船,那就是她船上的人,她船上的人她必须得守护。

    这是一个极有原则的女人!也让手下人极为信服,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其他人都只会听从。

    他自然是看到了凌音琴眼中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无疑是想劝他破财消灾。

    凌音琴以为他突破失败,又自斩了修为,如今气势正弱,可哪里知道杨开压根就没把这些人放在眼中。

    所以一听他这么嚣张说话,凌音琴脸色大变,急忙道:“杨开,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杨开哼道:“凌大姐,武者之路当锐意进取,迎头直上,一味退缩忍让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有些人,你退让一步,他就要在你头上拉屎撒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