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四百六十一章 炼化山河钟
    长昊等三人大喜过望,以为杨开默许了,动作愈迅。

    可就在他们三人穿过那空间裂缝的一瞬,杨开忽然把手一握。

    被撕开的空间裂缝以迅雷之势,一下子合拢。

    猝不及防下,另外两人的身体齐齐被斩成两段,鲜血内脏一下子全都流了出来,瞬间气息全无,看起来可怖至极。

    反倒是长昊,反应极快,竟在关键时刻抽身后退,避开了这必死的一击。

    站稳之后,长昊心有余悸地朝旁瞧了一眼,这才转头冲杨开道:“你、你竟真要赶尽杀绝!”

    杨开沉脸瞧着他,道:“惹过本少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做人不要太嚣张,我长昊也是梵天圣地的圣子,莫以为我怕了你!”长昊色厉内荏地吼道。

    杨开一脸冷漠地望着他:“说完了?”

    长昊一惊,骇然道:“你要作甚!”

    “说完就上路吧!”话落之时,他忽然双手齐挥,四周的虚空暗流一下子沸腾起来,仿佛受到了某种指令一样齐齐朝长昊包裹过去,一瞬间就将他包围的严严实实,让他动弹不得。

    长昊脸色狂变,拼命地催动源力挣扎,却根本无法摆脱那诡异的暗流束缚,反而越是挣扎陷得越深,他脸色陡然苍白,抬头朝杨开望去,颤声道:“绕过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即便是交上自己的神魂烙印。”

    交上自己的神魂烙印,就意味着他日后要听从杨开的驱使。成为杨开的奴仆了。身为梵天圣地的圣子。他能提出这样的条件,可见是真的被逼急了。

    可这生死存亡关头,长昊只想活命,哪还管得了其他?

    “你实力太低,留着有何用?”杨开一只手微微一抬,空间法则跌宕之下,长昊身体四周忽然出现了无数细小的空间裂缝。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实力太低……”长昊表情呆滞,头一次感觉自己被深深地侮辱了,杨开也不过是个道源三层境,自己与他修为相当,他竟说自己修为太低。

    恼羞成怒之下,长昊歇斯底里道:“我跟你拼了!”

    说话时,脸色涨红,一身源力忽然动荡不安起来。整个人体内传出及其危险的气息。

    杨开见此,面色一沉,冷哼道:“想自爆?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机会。”

    咻咻咻……

    那一道道细小的空间裂缝忽然宛若被赋予了生命一般,齐齐朝长昊切了过去。

    一阵密集的轻响声之后,长昊定格在原地,神色呆滞。双眸无神。整个人的生机迅消散,那体内传来的危险气息也一并偃旗息鼓下去。

    少顷,伴随着哗啦一声轻响,长昊整个人化为无数碎块,散落一地,被涌动的空间暗流吞噬殆尽。

    正如长贤之前要求的一样,长昊这下是真的被碎尸万段了。

    一道六芒星印从原地飞射而出,直直地朝杨开手背上冲来,化为点点星光被他的七芒星印吸收。

    干掉长昊,杨开才轻轻地呼了口气。烦闷的心情稍微有些好转。

    他站在原地,紧皱着眉头,回想着尹乐生之前透露给自己的情报。

    小小居然去了哪种地方,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

    不过如果真的去了哪里的话,倒也有利有弊,杨开一直都很担心小小会成为其他人追逐攻击的对象,如果去了哪里的话,就不会有这个顾虑了,因为那个地方,即便是武者也鲜少会去踏足。

    可那里却是处处充满了危险,也不知道小小在哪里能不能安然地存活。

    这么看来,自己还是得去一趟东域啊。

    他暗暗决定,待碎星海的事完结之后,便出去寻找小小的下落。

    打定主意之后,杨开才调整好自己的心绪,一转头,目光火热地朝山河钟望去。

    先前山河钟出世之时,几十个武者虎视眈眈,一直追到了此地,如今这虚空甬道之中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了,剩下的人离开的离开,死的死,自己有大把的时间去尝试炼化这山河钟啊。

    齐海说过,这山河钟乃洪荒异宝,是元鼎大帝当年从蛮荒古地之中带出来的,如是能够将它炼化,那这一趟碎星海就没白来。

    不过这等宝物,想要炼化绝对不是简单的事。

    杨开也不知道如何才能炼化它,只能尝试使用齐海之前提过的方法。

    元鼎大帝当年承受了它九九八十一下钟响震击不死,方才得到器灵的认可,将之从蛮荒古地带出,杨开现在也只能照葫芦画瓢。

    想到此处,他深吸了一口气,将自身状态调整到最佳程度,一步步地朝山河钟走过去。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此刻的山河钟华光内敛,就连表面那繁奥神奇的图案也不再可见,仿若一个破旧普通的大钟,即便丢在世人面前,世人也不会去瞧它一眼。

    但它依然给杨开一种沉睡的巨龙的感觉,仿佛它一旦被惊醒便会出滔天之啸。

    少顷,杨开来到了山河钟前方,出乎他的意料,直到这里,山河钟也没有任何异动。

    他屏气凝神,全神贯注,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手,朝山河钟抚摸过去。

    当杨开的手掌与山河钟触及的那一瞬间,山河钟忽然微微一震,一声震动天地般的响声忽然在杨开的脑海中响起,那声音之中,蕴藏着一股洪荒的气息,毁灭的力量,让杨开一瞬间头晕目眩,仿佛被时间洪流带到了远古蛮荒时期。

    脑海之中,一幕幕莫名的幻象接二连三地浮现。

    在那些幻想之中,有天崩地裂之景,有海啸骤风之难,宛若世界末日来临,天地潮汐力量浓郁充沛。

    有强壮的巨人赤身**,头顶天,脚踩地,傲然而行,所过之处,万灵退避。

    有最初的武者移山倒海,飞天遁地,施展大神通与天地之灾争斗,寻求那一线生机。

    有无数圣灵彼此争斗,抢夺地盘,鲜血散落大地,打的寰宇崩碎,乾坤颠倒。

    沧海桑田变幻,一瞬间亦仿佛千万年。

    杨开闷哼一声,整个人如被一座大山撞击,张口吐出鲜血,猛地倒飞了出去,在虚空之中滑行上万丈,脸色苍白如纸,气息紊乱。

    好一会功夫,他才忽然盘膝坐起,默运玄功疗伤。

    脑海之中的痛楚简直让人无法忍受,那是神魂上的创伤,换做旁人只怕已无法恢复,只能等待神魂枯竭,毙命而亡。

    即便杨开有温神莲,恢复起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但如此,杨开还察觉到一丝古怪的力量随着山河钟的震击,侵入到了自己的体内,这力量说不清道不明,但对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害处,只是让自己有一丝特别的模糊感应。

    杨开花了十天功夫,才将神魂上的创伤修复完全,而那一丝古怪的力量也让他彻底炼化,冥冥之中,他似有所得,却极为飘渺,把握不定。

    睁开眼之后,杨开沉吟了一阵,再次起身朝山河钟行去。

    少顷,他如第一次一样,被山河钟震飞出去,鲜血狂喷,直接丢了半条性命,狼狈起身之后连忙疗伤。

    接下来的日子,杨开一直在重复着这样的过程,被震飞,疗伤,继续尝试炼化收服,继而被震飞,疗伤……

    他最庆幸的一点是自己修炼了一副强大的体魄和拥有七彩温神莲这样的天地至宝,无论缺少哪一样,都不足以支持他进行这样的举动,即便没有被当场震死,也会留下暗伤隐患,可是他强健的体魄和温神莲足以让他完全恢复。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恢复起来的时间也越来越短,每次所受到的伤势也逐渐变轻。

    那一丝古怪的力量积攒下来,让他逐渐认识到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两个月后,杨开终于能承受住山河钟的一击而安然无恙,却在第二击中再次飞出。

    三个月后,他已能接连承受五次震击了。

    半年之后,二十次。

    一年之后,六十次!进步堪称神。

    一年半后的某一日,杨开满面沧桑,衣衫褴褛,蓬头盖面,破烂的衣衫上满是血液凝固后的残渣,看起来极为凄凉,但他的气息却是愈雄浑,深不可测。

    他闭着双眼,双手覆盖在山河钟的表面。

    此时此刻,这一件洪荒异宝再次恢复了杨开初见它的模样,通体光芒大放,钟体表面无数繁奥图文就如鱼儿一般游动,穿梭来回,弥漫着浓郁的洪荒气息。

    一声声钟响回荡在杨开的脑海之中,每一声响动都足以让一个道源境顶峰的武者吐血三升,退避三舍。

    但杨开面上的表情却是甘之如饴,不但没有丝毫痛楚,反而还一副大有收获的样子。

    轰轰轰……

    十次,二十次,三十次……杨开纹丝不动。

    五十次,六十次,七十次……他的神色终于凝重了不少,却依然没有大碍。

    直到七十次之后,那来自识海中的响声才让杨开面色微微白,浑身气血翻涌,似乎随时都可能支持不住的样子。

    但他依然岿然不动,承受着山河钟的猛烈震击。

    直到第八十次,杨开才忽然闷哼一声,嘴角边溢出了鲜血,整个人更是微微一晃,险些飞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