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五百零九章 完善小玄界
    与整个小玄界心神相连之后,杨开立刻明白,自己先前的想法没错。←,

    因为小玄界正对那一丝被禁锢的天地伟力传出极为渴望的信息,渴望用它来修复自己残破的地方,这是这一片小天地的天地意志。

    就好像一个人受伤了,看到了疗伤的丹药时的本能反应。

    杨开心中暗喜,表面古井不波,双眸紧闭中,双手却在不断挥洒着玄妙的灵决。

    这些灵决到底是什么,他根本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他只是在顺应小玄界的天地意志而已,身体不由自主地就给出了反应。

    一道道印记被他拍出,轰在那半空中被禁锢的天地伟力之上,很快,这流光一样的天地伟力四周不满了密密麻麻的印记。

    而与此同时,原本挣扎不断的天地伟力也不再挣扎了。

    某一刻,杨开忽然睁开了双眸,口中低喝一声:“解!”

    话落之时,那被禁锢的天地伟力骤然爆开,化作一道道更加细小的流光,犹如一朵烟花在天空之中炸开,绽放出极为耀眼的美丽,分解成无数道,辐射向小玄界的各个角落。

    流光散开,隐入小玄界之中,一道道消失不见。

    残破的小玄界,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滋润,整个世界都兴奋地嗡鸣起来。

    那破损的地方停止了崩塌,天地重新分开,朗朗一片,混沌不在。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地上的沟壑重新被抚平,那满目疮痍也开始改变了模样,死气沉沉的小玄界。莫名了多出了一丝振奋人心的生机。

    此前在本源海中吞噬的大量残破本源之力在这个时候似乎也生出了一些奇妙的变化,迅地融入进小玄界之中,化为一丝丝清楚的天地法则,壮大小玄界的根基。

    风起,云涌,雷鸣。电闪,雨落,芽生。

    整个小玄界就像是获得了新生一样,处处透着一股盎然的生气,连那栽种在药园中的奇花异草也都开始摇曳生姿。

    整个过程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待到一切尘埃落定之时,杨开才忽然感觉自己的心神与小玄界断绝开来,从那奇妙的感觉中苏醒。

    放眼望去,小玄界还是那个小玄界,但萧条的景象已经不复存在。与之前相比,反而更出色了一些。

    杨开能明显的感觉到,小玄界内的天地法则更完善了,尽管还无法与真正的大世界相比,但比起之前不知道好了多少。

    天地伟力竟可以让小玄界进化?杨开眉头一扬,有些喜上眉梢。

    他的小玄界一直都不是完善的,这一点杨开也知道,只是他不清楚该如何才能让小玄界变得跟大世界一样。不过这一番尝试之后,杨开似乎摸索出了一点有用的情报。

    只是一道天地伟力就能让小玄界生如此大的变化。天地法则也完善了这么多,若是多弄一些天地伟力进来,那岂不是可以让小玄界彻底完美?

    到时候这里就是一处修炼圣地,修炼到极限也可以在这里接受天地能量的洗礼,在此突破晋升了。

    但是天地伟力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不到大帝根本无法感悟,以杨开现在帝尊一层境的修为也只是望洋兴叹。

    不过总算有了一个方向,杨开心中还是很振奋的。

    再次彻底地检查了一下小玄界,现这一片小天地确实没了隐患,反而比之前更好。杨开才真的放下心来。

    也不知道流炎在外面怎么样了。

    他心神一动,从小玄界中遁出,重回外界。

    “杨大哥。”

    才刚刚现身,莫小七的呼喊便传入耳中。

    杨开顺着声音望去,现莫小七和张若惜都已经苏醒过来,而且看起来气色还算不错,并没有什么隐患。

    微微一笑,杨开道:“你们醒了。”

    莫小七道:“杨大哥你怎么来紫岳荒漠了?碎星海关闭了么?那之后都生了什么事?谁帮我把圣魂封印起来的?我没有伤到你吧?”

    她连珠炮一样地问出很多问题,面上有些紧张和不安,看样子她是知道自己之所以失去意识是跟圣魂封印被解开有关,但之后的事情她却一点印象都没了。

    杨开愕然地瞧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法身,道:“你没跟她解释一下?”

    法身耸耸肩道:“她们刚醒,还没来得及。”

    杨开点点头,将她暴走之后的事情简单的讲了一遍,当然,段红尘和乌邝争斗之事他没敢说,未免太过惊世骇俗,至于碎星海关闭,他也只说自己并不清楚。

    莫小七听了,后怕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吁了口气道:“没伤到你们就好,若是伤到你们,小七就再也没脸见你们了。”

    杨开肃然道:“以后不要随随便便将封印解开,那圣灵精魂的威力太过恐怖,以你现在的实力奴驾不过来的。”

    莫小七吐了吐香舌,道:“知道了。”

    张若惜直到这个时候才有机会插话,担忧地朝不远处瞧了一眼,问道:“先生,流炎姐姐现在怎么了?为什么我感觉她的气息这么微弱。”

    杨开放出神念查探了一下,现那边的凤卵依然跟自己离开时一样,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沉声道:“这是她的机缘,不用担心。”

    说话间,他有意无意地瞧了一眼张若惜。

    说实话,这一次碎星海之行,他所见所闻中让他震惊的事情太多,无论是山河钟还是凤凰真火,又或者是死而复生的噬天大帝,自斩修为几万年的红尘大帝,都是寻常人千万年难得一遇的。

    而最让他感到困惑的,还是张若惜。

    段红尘取了一滴张若惜的精血便将莫小七的圣魂封印给重新封了起来,而且段红尘对张若惜的看中也让他极为在意。

    红尘大帝让杨开引张若惜为善,还说她修炼到极致能掀起的力量比乌邝还要恐怖,一旦为恶便是星界之灾。

    若是不知道段红尘的真实身份,杨开恐怕还会以为他夸大其词,危言耸听,但知道了段红尘是红尘大帝之后,杨开就不敢这么想了。

    一个能为天下苍生不顾自身性命之人,没道理来吓唬他。

    张家这个小丫头,到底身怀了什么样的血脉之力,竟让段红尘都如此郑重对待?而且当年在岁月神殿中,那圣灵穷奇还送给张若惜一件凤彩霞衣。

    一般人岂有这种殊荣?碰到穷奇这种凶兽不被它一口吞了就是祖坟冒青烟了,岂还能从它手中得到防御帝宝。

    还有那奇怪的空灵玉璧,也只有张若惜的血脉才能激活。

    想起空灵玉璧,杨开忽然觉得是时候该将这东西交给张若惜了,这毕竟是张家祖传下来的宝物,以前张若惜实力不够,无法解开那空灵玉璧的秘密,如今张若惜已是道源三层境,应该会有进展。

    对那空灵玉璧中隐藏的秘密,杨开其实也不是那么在意,只是……这或许能解开张若惜血脉之力的奥秘,这么一想的话,杨开就不免有些动心了。

    好奇心害死猫,段红尘越是藏藏掖掖,他越是想弄明白张若惜的血脉情况。

    “先生……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张若惜现杨开一直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好似要吃人一样,不禁低下了头,小脸微红。

    杨开咧嘴一笑,道:“若惜成大姑娘了。”

    与最开始认识张若惜相比,她确实成长了不少,而且少女时期最美好的几年都是在杨开身边,可以说杨开是看着她长大的。

    这让他不免想起了林韵儿,这个小丫头当年随阳炎去往星界,走的时候身子还没有长开,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跟张若惜一样大了。

    阳炎当时说,林韵儿很适合继承她一个朋友的衣钵,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小丫头过的如何。

    还有阳炎,杨开来到星界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听到关于阳炎的任何消息,不免有些奇怪,按道理来说,阳炎应该也是一代强者才是,没道理这么默默无闻的。

    张若惜的脸色更红了,娇羞之中似乎还有点别样的光彩。

    莫小七凑热闹道:“那我呢,我也不是小姑娘了。”

    “对对。”杨开连忙点头,心神从回忆的思绪中转回。

    “杨大哥,接下来你要去什么地方,把我带上好不好?”莫小七两眼放光地望着杨开,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杨开微笑道:“带着你自然是可以的,只是……你不怕凤姨过来再把你抓回去?凤姨似乎不太喜欢你在外面乱跑。”

    莫小七鼻子一皱,道:“哼,上次被她抓回去之后,一直被关在岛上修炼,闷也闷死了,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了,我才不会那么快回去,而且,我们才刚从碎星海出来,凤姨他们肯定不知道我在这里,等我玩够了,自然会回去的。”

    “你这么任性,兽武大人知道嘛?”杨开笑吟吟地望着她。

    莫小七吐了吐舌头,道:“杨大哥你猜出来啦?”

    杨开大笑一声:“你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强修为,必然出身不俗,又精通奴役妖兽,自称出身东域,而且还时不时地提及岛上二字,我若再不知道你是灵兽岛的人,那岂不是白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