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六百二十三掌 恩断义绝
    “许是那董夫人另觅了新欢,所以想要离开董家主,可董家主怎么会同意,便带人抓她回去啦。”

    “兄台言之有理啊……”

    一时间,众人都同情地望着董家主,似乎他头上已经绿油油一片,让那董家主脸色愈阴沉,爆喝道:“愚妇,看你干的好事!”

    董夫人临立半空中,神色凄凉地望着那位董家主,悲怆道:“董海,你当真就一点都不念夫妻之情?”

    董海脸皮微微抽搐着,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之色,叹声道:“天荷,你若还念一点夫妻之情,就乖乖跟我回董家,从此以后再也不要离开太平城,你我夫妻二人相伴终老。”

    董夫人潸然泪下,摇头道:“董海,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你也知道我此去是做什么的,你不要为难我了。”

    董海厉声道:“你这是在将董家往绝路上逼啊!”

    “对不起,对不起……”董夫人的眼泪水大滴大滴地顺着脸颊落下,脸上满是自责和内疚,仿佛真的做了什么人神共愤之事,直让围观诸人看的稀里糊涂,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跟我回去,今日之事我不追究,董家也不会追究,你还是董家的主母!”董海朝天上伸出一只手,冲董夫人示意着。

    董夫人泪如雨下,只是不断地摇头。

    董海面上的柔情逐渐消失,慢慢地被冷厉所取代,最终放下伸出去的那只手,平静道:“愚妇石天荷,自嫁入董家,百年无出,无后之罪乃大,兼爱慕虚荣,攀比成性,败坏董家门风。更不知廉耻,盗取董家镇族之宝,为人不耻,今日我董海。以董家家主的身份在此宣布,将石天荷逐出董家,从此以后夫妻恩断义绝,再无关联!”

    一言出,全场哗然。

    尤其是那些太平城的本土武者们。个个都瞪大了眼珠子,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们虽然没怎么见过这位董夫人,但市井之中也多有传言,说这位董夫人为人很好的,心地善良慈悲,尝尝接济城中穷人,却不想到了董家家主口中,她居然成了不知廉耻,爱慕虚荣之人。

    不过传言毕竟是传言,人家自己的丈夫都这么说了。那还能有假?

    而且,她居然偷盗了董家的镇族之宝!这已经不是人品恶劣所能形容了,简直就是道德败坏。

    一时间,众人都唏嘘不已,不知道这位董家家主夫人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何要干出这样的事,怪不得惹的董家一群长老齐齐出动。

    换做任何一个男人,怕都是忍受不了这样的女子来当自己的夫人吧?

    “噗……”一声轻响传出,站在半空中的石天荷忽然一口殷红的鲜血喷出,脸上一片红晕。鲜血打湿了胸前的衣襟,刺眼夺目。

    她身形微微踉跄,捂着胸口,似乎是在承受那万蚁噬心之苦。望着下方的董海,眉宇之间一片绝望,压根没想到董海竟然真的如此绝情。

    一夜夫妻百日恩啊,她与董海二人,可是百年的夫妻了!

    当年她更是不惜开罪自己的师尊,被逐出师门。也誓死要与董海在一起,最后虽然如愿以偿,但那师门她却已经百年没有回去过了,那许多记挂在心中的师姐妹,也从未再见过。

    她一直待在董家,跟在董海身旁,本以为自己这一生找到了如意郎君,却不想到头来自己的心口被他狠狠地插了一刀。

    这个她视为天,视为地,视为今生唯一的男人,狠狠地插了他一刀。

    “师尊,这事好像没那么简单!”姬瑶观望了一阵,忽然轻声跟杨开说道。

    杨开撇嘴道:“别人家的事,理会那么多做什么?”

    话虽然这样说,心中也是唏嘘不已。石天荷那绝望的双眸,就如被盖上了一层厚厚的乌云,看不到半点光明,显然已经痛心到了极致。

    顿了一下,杨开道:“瑶儿,要帮她么?”

    姬瑶道:“听师尊的。”

    “哎!”杨开忍不住叹了口气,虽然他也不怎么愿意插手今日的事,但董家这些人明显做的有些过了,尤其是董海,夫妻两个人,都已经一起生活了百年,谁还不了解谁啊,就算有点摩擦,大家坐下来好好说说不就行了,至于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将人家给逐出董家,还休了人家么。

    这让人家以后怎么做人。

    这男人没什么担当啊,石天荷也是瞎了眼,居然跟了这样的男人。

    “哈哈哈哈……”那天空之中,石天荷忽然像是了疯一样大笑起来,嘴角边的鲜血依然在往下流淌着,让人瞧着触目惊心。

    那笑声之中,满是苦涩,听得众人心头一颤。

    “董海!”石天荷忽然娇喝一声,“为了董家,你能不惜做到这种地步,你这个家主……果然称职!”

    “多说无益!”董海不愿继续纠缠下来,围观的武者这么多,继续这么弄下去,丢的还是董家和他的脸面,轻轻一挥手道:“诸位长老,动手吧!”

    那几个长老闻言,都是神色一沉,口中道:“得罪!”

    话落之时,纷纷催动源力朝石天荷扑去。

    “铮……”

    一声剑鸣响起,不知何时石天荷手上忽然多出了一柄冰寒长剑,长剑一出,四周的温度陡降,一股冰寒的意境忽然弥漫开来。

    剑光闪烁之时,天空之中忽然落下大片雪花,将那几个董家长老笼罩,一片片雪花,宛若一柄柄杀人的利器,让那几个董家长老纷纷脸色大变,不敢轻缨其锋。

    “下雪了?”

    “不对,这是人家的秘术,这是冰系秘术!”

    “这位董夫人的实力竟这般了得?”

    一群人惊奇地叫嚷起来。

    那边,董海一见石天荷出招,面色陡然一沉,有些慌乱地爆喝道:“愚妇,你还要负隅顽抗?”

    而那于统领却是皱眉道:“董家主,尊夫人……嗯,这妇人施展的招式怎么感觉有点像是冰心谷的秘术啊?”

    董海强笑道:“于统领说笑了,这愚妇自小修炼的便是冰系功法,掌握了一些威力不俗的秘术,倒是与冰心谷没什么关系。”

    听他那话中的意思,似乎一旦与冰心谷扯上关系就会大难临头的样子。

    于统领不疑有他,微微颔道:“那最好不过,你也知道冰心谷现在什么处境,若这妇人真是冰心谷弟子,那你们董家可就完了。”

    董海额头一下子渗出冷汗,干笑道:“她是她,现在与我董家没有任何关系。”

    “雪若清天!”

    姬瑶忽然娇喝一声,黛眉紧皱起来,死死地盯着天空之中正奋力出招的石天荷。

    作为冰云的三弟子,姬瑶对冰心谷的各种秘术可以说是极为熟悉的,石天荷剑招一出,她便认出这是冰心谷的雪若清天,只有冰心谷弟子才能修炼的秘术,而且必须得是核心弟子才行。

    天空之中,石天荷一招避退那几个董家长老,正欲逃走的时候,那几个长老却又如狗皮膏药似得粘了上来,让石天荷不得不又转长剑,刺出朵朵剑花。

    那剑花宛若梨花,在半空之中朵朵盛开,美轮美奂,却是蕴藏着难以言喻的杀机,石天荷的身子在这些梨花之中穿梭,身形忽隐忽现,伺机遁逃。

    “冰雪梨花剑!”

    姬瑶又是一声娇喝。

    如果说她之前认出雪若清天秘术的时候还不敢肯定这石天荷是冰心谷弟子的话,那么现在她已经完全确定下来了。

    若非冰心谷弟子,怎么可能掌握这两招秘术?

    她大为吃惊,没想到自己才回北域,还没到宗门,居然就在这太平城碰到了一个冰心谷的弟子。

    而就在这时,一个董家长老奋力突破石天荷的剑招,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另外一个长老则闪身来到石天荷身后,一掌朝她后背拍了过去。

    石天荷虽然实力不俗,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三两招之内便被打的捉襟见肘,尽管察觉到了背后袭来的劲气,却已无能为力,一时间心急如焚。

    “死!”

    便在这时,一声娇喝忽然传出,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石天荷背后突然多出一个面容绝美,神情冰冷的女子,那女子看似随手拍出一掌,便将一个道源三层境的董家长老打的爆成一团血雾。

    她乃冰云三弟子,在宗门之中辈分极高,如今有人当着她的面欺负冰心谷弟子,而且是以多欺少,姬瑶怎会手下留情,一掌就将那董家长老给杀了。

    她又伸手一捞,将石天荷捞了过来,护在身后,芊芊玉掌接连朝前拍出。

    轰轰轰……

    一阵爆响传出,天空之中几团血雾爆裂开来,那几个围攻石天荷的董家长老无一例外,全都爆成了血雾,尸骨无存,毫无还手之力。

    “帝尊境!”

    一声惊呼传出,众人哗然。

    原来石天荷处境险象环生,围观众人还以为她这一次在劫难逃了,却不想忽然跳出来个美貌绝伦,气质冰冷的帝尊境,一掌两掌三掌的将董家一群长老杀了个干净,让局势陡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