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六百二十八章 招贤令
    “杨开?”石天荷愣了一下,紧接着大惊道:“前辈你就是那个……”

    杨开微笑道:“不错,我就是问情宗一直在找的那个人。”

    听得杨开亲口承认,石天荷苦笑不迭。

    之前听到那些传闻的时候,她还曾经腹诽过杨开这人不厚道。毕竟冰心谷之所以遭此劫难,根本上的原因却是杨开,因为他在碎星海中杀了封溪,结果导致封玄大怒,这才引了后续的一系列矛盾,引动了北域如今混乱的局势。

    石天荷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这个让北域动乱的罪魁祸会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眼前。

    想着想着,石天荷又是一惊。

    因为她忽然想起,封溪是几年前在碎星海中被杀的,换句话说,杨开几年前也在碎星海中,而碎星海,只有帝尊境以下的武者才能进入其中。

    这岂不是说,几年前的杨开只有道源境?现在的他顶天也就是帝尊一层境罢了。

    可是同为帝尊一层境,玄雷阁的这几个长老,乃至那个太平城城主,居然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杨开此前展现出来的修为,就是他的真正修为,他并没有隐藏分毫!

    这种事若不是生在眼前,石天荷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什么时候帝尊一层境也这么好杀了?

    之前她还幻想过,若有朝一日能找到那个叫杨开的家伙,便将他擒了交给问情宗,化解师门危难,可如今,她哪还敢有这个心思。

    “白瑜完了!”便在这时,杨开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石天荷连忙抬头望去,只见到那边刺眼的光芒绽放出来,一股冻彻心扉的寒意席卷天地,伴随着一道剑光的闪烁,那边的争斗终于尘埃落定。

    光芒散去。姬瑶身形不动,手上长剑轻轻一甩,一脸的风轻云淡。

    反倒是她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冰坨。而那冰坨之中,正冰冻了一个人玄雷阁阁主白瑜。

    被冰封在那冰坨之中,白瑜一脸的惊恐骇然,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输了,输得彻彻底底。毫无还手之力。

    刷……

    冰坨朝下方坠落,待落地之后,轰然碎裂开来。

    而被冰封在其中的白瑜也随之四分五裂开来,找不到一块完整的地方。

    正如姬瑶之前所说,她确实将对方碎尸万段了。

    刷地一声,姬瑶闪身来到杨开身边,左右瞧了瞧,也没去问另外四个敌人哪里去了,满地的鲜血和碎肉便是最好的说明,冲杨开一点头道:“师尊。我们赶紧回谷吧!”

    先前不知道冰心谷的状况也就罢了,如今从石天荷那里听到了冰心谷被围困的消息,姬瑶归心似箭,恨不得马上就回到谷类与众多姐妹同患难,共甘苦。

    “嗯!”杨开点点头,说话间冲石天荷打了个眼色。

    石天荷倒也是聪明人,连忙扭身飞了出去,将白瑜死后的空间戒取了回来。

    姬瑶这时也抛出了自己的小楼船,三人依次上了甲板上,姬瑶双手一掐诀。楼船顷刻间风驰电掣起来。

    “杨前辈,这个给你。”石天荷将被冰冻在冰块中,还佩戴在一截断指上的空间戒递了过来。

    杨开接过,帝元一催。将那冰块融掉,抛了断指,又重新将戒指丢给了石天荷。

    “杨前辈你这是……”石天荷茫然地望着杨开。

    “这是你三师叔的战利品,你三师叔既然瞧不上眼,你便拿着吧,日后回到冰心谷了。好好修炼,莫要再让你师傅失望了。”杨开微笑道。

    石天荷感激道:“谢谢杨前辈,谢谢三师叔……”

    “什么杨前辈!”姬瑶瞪了她一眼,“都跟你说了,这是你祖师!”

    “是,谢谢祖师。”石天荷脸色一变,连忙改口,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姬瑶解释。悄悄地打量了杨开一眼,现杨开也是满脸无奈。

    ……

    两日之后,距离冰心谷三千里,某处雪山之上。

    大雪飘落,天寒地冻,杨开等人站在山巅,朝远方眺望。

    姬瑶浑身抑制不住地激动轻颤,望着那熟悉的景色,嗅着着熟悉的空气,鹅毛般的大雪落在身上,融化开来,她感觉自己就像是重获了新生一样,那种喜悦的心情简直无法自抑。

    或许还有些近乡情怯的缘故,姬瑶的眼中隐隐还有一些胆怯和担忧。

    “人很多啊。”杨开轻呼了一口气,面前全是白蒙蒙的热气。

    站在这里眺望,可以清楚地看到冰心谷外不断地有武者来回巡视,而这些武者显然不是冰心谷的弟子,更有三五成群甚至十几二十人围聚一处,防守着冰心谷的进出要道。

    整个冰心谷似乎都已经被铁桶一般包围了。

    “一个问情宗,哪来这么多人手?”杨开眉头微皱。

    从石天荷那里探听来的消息,杨开得知如今不但冰心谷被围困了,连附近的冰轮城都被抢占了。

    冰轮城是冰心谷对外联系的重要枢纽,被抢占了之后,等于是被切断了与外界联系的通道。

    问情宗的人既要围住冰心谷,又要占据冰轮城,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人手?

    石天荷道:“北域之中有许多宗门家族是依附在问情宗下的,这次问情宗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那些依附其下的势力肯定也都来帮忙了。”

    “那也没这么多人。”杨开缓缓摇头,忽然道:“冰心谷与问情宗都是大势力,问情宗有依附的家族宗门,冰心谷难道没有没?据我所知,冰心谷中有不少女弟子外嫁了吧?有这层关系在,如今冰心谷危难,那些势力难道就不来帮忙?”

    石天荷闻言苦笑,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倒是姬瑶道:“师尊,当年你创建冰心谷的时候不是定下过规矩么?谷中不禁婚嫁,但外嫁的弟子与冰心谷再无关联,您当时的顾虑是不想世人误会冰心谷以联姻为由扩充势力,免得树大招风。”

    杨开愕然道:“有这规矩?”

    姬瑶嗔道:“你自己定下的规矩啊……”

    杨开呵呵干笑道:“为师糊涂了。”

    “什么人在这里鬼鬼祟祟!”

    就在三人眺望观察之际,一声爆喝忽然传来。

    紧接着。一道道破空之声袭至,顷刻间一行五人的身影便出现在杨开等人面前。

    这一行五人当中,以一个半大老者为,其他四人看起来都在四十岁以下的样子。倒是没有女子,全是男人。

    杨开神念一扫,便瞧出这五人修为只有道源境,领头的老者才道源两层境,剩下四个才道源一层境而已。

    “你们又是什么人?”杨开斜眼问道。说话之时,稍稍催动一点威压,朝那五人笼罩过去。

    五人脸色当即大变,那领头的半大老者更是一脸惶恐,抱拳道:“在下方明辉,见过这位大人,适才稍有冒犯,还请大人恕罪。”

    察觉到杨开是个帝尊境,这方明辉哪还敢放肆?连忙把姿态给放低了,唯恐惹的杨开不高兴。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杨开冷着脸问道。

    方明辉连忙道:“在下几人奉命巡视来着。”说着话。冲杨开露出一丝谄笑。

    “巡视?你们是问情宗的弟子?”杨开皱了皱眉。

    方明辉摇头道:“不是,我等是双玉城方家的人。我身后这几人都是方家的弟子。”

    “双玉城方家……”杨开恍然道,“附属势力啊。”

    “大人说笑了。”方明辉讪笑不已,“我方家不过一个末流小家族,哪能攀得上问情宗这样的大树,便是整个双玉城,问情宗怕也看不上眼。”

    杨开奇道:“既不是问情宗的附属势力,那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又奉谁的命在这里巡视!”

    这里可是距离冰心谷极近,如今问情宗与冰心谷势如水火,随时可能开战。不相干的人怕是不会留在这里吧?

    方明辉愕然道:“自然是奉了问情宗的命。”

    杨开哼道:“你这人说话乱七八糟,听的本座糊里糊涂,不把话讲清楚了,本座立刻拔了你的舌头!”

    方明辉大惊失色。忙道:“前辈息怒啊,在下真的是奉了问情宗的命令在这里巡视,我方家与问情宗也真的没有半点关系,在下没有说谎啊。”

    跟在他身后四人也都是脸色一阵阵白,暗想帝尊境果然不好招惹,一个心情不好便要拔人家舌头。简直太暴戾了,什么时候自己能晋升帝尊境,到时候没事了拔人家舌头玩……

    “既没有关系,你们又怎会听从号令,你当本座是好糊弄的?”杨开脸色冷漠地望着方明辉。

    方明辉擦着额头上的冷汗,道:“大人这话说的,如今在这冰心谷附近,如我方家这样的可不在少数……”

    说着说着,他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怯怯地瞧着杨开道:“大人没听说过问情宗的招贤令?”

    “什么招贤令?”杨开皱眉问道。

    方明辉呼了口气,道:“大人果然没听过。”

    “仔细说说,说的好了,不拔你舌头。”

    “是是是……”方明辉不迭地颔,当即解释起来:“几年前问情宗与冰心谷打起来,两派都是北域的顶尖宗门,彼此实力相差无几,所以都互有损失,后来问情宗为了避免自己的损失,便出了一个招贤令,告知整个北域的武者,只要能暂时归入问情宗麾下,听从号令,帮他们对付冰心谷,不但能得到一些源晶秘宝功法的赏赐,甚至可以视功劳大小,日后成为问情宗的附属势力,更有甚者,待覆灭冰心谷之后,能瓜分那些冰心谷的女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