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六百五十九章 雪中送炭?
    半日之后,一座空间法阵便已成型。

    杨开招呼一声姬瑶道:“瑶师妹,劳你回一趟冰心谷,告诉南门大军,让他修补好冰心谷的护宗大阵之后过来一趟。”

    说着话,便将一枚特质的令牌递给姬瑶。

    姬瑶接过,狐疑道:“这令牌何用?”

    她一眼就看出,这令牌应该是新炼制出来的,而且是出自杨开之手,因为上面还有他残留的气息。

    杨开微笑道:“但凡我布置出来的空间法阵,没有这个令牌或者我本人开启,旁人是无法动用的。”

    这也是为什么当日鸾凤在凤罗宫里试验空间法阵却没能启动的缘故,因为她手上没有杨开的禁制令牌,导致她误以为那法阵是残缺的,本想看个笑话,结果却让她大失所望。

    姬瑶闻言,目光闪了闪,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走到空间法阵上。

    杨开一边镶嵌源晶一边道:“此事暂且不急,一切等他修补好冰心谷的大阵为先。”

    “我知道了!”姬瑶微微颔,下一刻身形便被白光笼罩,消失不见。

    待姬瑶走】后,杨开才左右打量了一眼,身形一晃,也消失在原地。

    既然有在这里扎根的打算,杨开当然是要将这本属于问情宗的基业好好探查一番,之前虽然走了七七八八,但一直都是在寻觅那隐藏的宝库,倒也没怎么仔细查探。

    如今得了空闲,杨开当然要以主人的身份来审视一下这一片大地。

    心态上生了改变,所看的一切都大不相同了。

    如果说之前查探的时候觉得这片基业很不错,那么现在杨开的心情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满意。

    问情宗内,天地灵气浓郁。风景秀美,奇峰矗立,山野之中多有奇珍异兽奔走,一处处灵泉灵眼,皆是武者们所向往的修炼圣地。

    如此大的一片基业,足以安置十万弟子也不显拥挤。他在幽暗星上的亲朋好友们可没这个数字。

    一连逛了好几天,杨开总算是将这一片大地仔细查探了一遍,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心中隐隐有了些盘算。

    他重新回到进入问情宗的山门前。

    此前这里矗立着一块匾额,上书问情宗三个大字,传承几万年,不过被杨开直接打烂了。

    重新回到这里,杨开自然是有打算的,可他神念一扫。却现四周竟有许多人的气息。

    这些人实力良莠不齐,有的偷偷摸摸地隐匿在暗处,有的却是堂而皇之地站在不远处,都在朝问情宗这边观望,时不时地交头接耳一阵,人数不少,足有几千人之多,而且还有更多的人正在朝这边靠拢。

    问情宗与冰心谷大战。一战之后,问情宗全军覆没。招揽过来的帮手们也是死伤惨重,这个消息可谓掀起了轩然大波,没用多久便传遍了整个北域。

    这些人忽然出现在问情宗的山门外,无非都是因为听到了消息,想过来看看能不能打个秋风。

    问情宗鼎盛之时,他们只有仰望的份。哪敢靠近此地?可是今时不同往日,问情宗注定覆灭,传承几万年的顶尖宗门,到底蕴藏了多少财富?

    自古以来,财帛动人心。一想起问情宗内隐藏的巨大财富,自然有不少人坐不住了,想过来查探下,看能不能捡个漏。

    问情宗这等庞然大物,随便漏点油水出来,也足够他们享用无穷了。

    可又不知道问情宗内部到底是什么情况,没人敢当这个出头鸟,自然都只能站在山门外观望。

    这一群人,都是这几日66续续赶过来的,大小宗门,家族势力不一而足。

    踌躇了好几日功夫,大家总算想起推举出几个领头人来一同参谋策划此事,可还没商量出个道道来,便忽然见到杨开从问情宗里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一时间,几千上万双目光都定格在杨开身上,议论声戛然而止。

    下一刻,人群哗然。

    “有人从里面走出来了,该不会是问情宗的强者吧?”

    问情宗在北域的名头实在太大了,如今忽然看到一个人从里面出现,不少人下意识地以为这是问情宗的余孽,不免都有些胆战心惊,唯恐被迁怒上。

    “放屁!问情宗自宗主以下,高层尽墨,就算有人逃过一劫,又怎可能返回宗门,这不是自投罗网?”

    “不错不错,没看到这问情宗的万年招牌都被人打烂了,哪还有问情宗的人敢留在这里?”

    “依我看,这人定也是来打秋风的,只不过比我们先一步到了此地,而且……定有收获!”

    “可恶啊可恶,这人何德何能,竟敢擅闯问情宗基业,实在可恶!”

    此言一出,不少人顿时不淡定了,望着杨开的目光充满了羡慕嫉妒恨,仿佛这问情宗是他们的地盘一样,杨开敢进出此地就是对他们的不敬。

    他们这些人在外面逗留了好几日,一直没胆子真的冲进去,可如今看来,竟早有人当这个出头鸟了。

    既然如此,他们还在这里磨蹭什么?

    一时间,无论是明面上的还是隐藏在暗处的那些武者,都纷纷现身出来,更有一些自诩实力不俗的人飞身而出,朝杨开迎上。

    杨开毕竟只是一个人,而且看起来年纪不大,不免会让人看轻,他们这些联合在一处准备打秋风的家伙人多势众,自然不会惧怕什么。

    一下子有十几人飞到杨开面前三十丈处站定,领头的一个中年男子居高临下的俯视杨开,道:“小子,你刚才是从问情宗里面走出来的?”

    杨开撇了他一眼,心中冷笑,哪还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鬼主意。

    刚才乍一看到这么多人围聚在外面的时候,他还有些奇怪,不过只是稍一思索,便明白他们的意图了。

    不可否认,他们的想法是对的,问情宗既然已经覆灭了,那这遗留下的基业中肯定有不少好东西,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锤,自古以来皆是如此。

    只可惜,问情宗算是杨开打下来的,这其中的诸多好处,他岂会拱手让人。

    面对那中年男子的问话,杨开连理会的心思都没有,只是在自己的空间戒中翻找着。

    他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神态倨傲,顿时让那中年男子面色一沉。

    他好歹也是一宗之主,虽然所处的宗门不比问情宗这样的庞然大物,但放眼北域也算是不错的势力,如今亲自问话竟被人无视,这脸面哪能挂得住?

    察觉到他的怒意,旁边一个青年立刻瞪眼道:“小子,你耳朵聋了?我家宗主问你话你没听到?”

    杨开瞧了那青年一眼,漫不经心道:“本少耳朵自然没聋,只是有人问一些废话,本少懒得理会而已。”

    他明明刚从问情宗里走出来,那中年男子却还问那样的问题,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青年神色一怒,正欲开口呵斥,那中年男子却是摆了摆手,制止了他的叫嚣,一双眼睛上下打量了杨开一圈,微微笑道:“本座飞元阁阁主李庆远,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他一改之前的嚣张姿态,一下子变得亲和起来,倒让那身边的青年眉头微皱,不知道宗主是何深意。

    杨开摆手道:“萍水相逢,不必过问。”

    李庆远眉头一皱,面上有些不悦,想他身为帝尊两层境强者,更是飞元阁阁主,主动放低姿态去询问一个晚辈的姓名,竟得到这样的答复,面上实在有些挂不住。

    不过他倒还有些涵养,心中虽不快,表面却是不动声色,开口道:“是这样的小兄弟,本座与北域诸多豪杰来此,见问情宗山门破败,颇感哀伤,本欲进内打探一番,却又怕贸然造访引人误会,如今小兄弟既然是从里面走出来的,那定然对问情宗的情况了解甚多,不知可否跟我等讲解一二?”

    余人听的眼前一亮,都纷纷颔赞同,七嘴八舌地让杨开仔细讲讲问情宗里的情况。

    杨开嗤笑道:“就你们这群人,也敢称北域豪杰?”

    他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又微微颔道:“十几个帝尊一两层境,姑且也算吧。”

    他这般大言不惭,顿时让围聚在李庆远身边的诸多帝尊境心生不快。他们可是帝尊境啊,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每一个在北域都享有盛誉,可到了杨开嘴中,竟成了姑且也算……

    这小子,实在太过目中无人。

    杨开笑意一收,扫了眼前方的众人,道:“你们是来捡便宜的吧?只是不确定问情宗里面还有没有什么强者坐镇,所以不敢进去对不对?”

    李庆远等人听了,都不禁有些脸红。

    虽然这是事实,可被人当面戳破,多少还是有些尴尬。

    李庆远牵强道:“小兄弟此言差矣,我等皆是与问情宗有些渊源的宗门家族势力,听闻问情宗遭此劫难,主要是想来问问有没有需要出力的地方,岂是来捡什么便宜的?小兄弟莫要把人想的太坏了。”

    “是及是及!”

    “不错,我等皆是来雪中送炭的,你这小子,莫要以己度人,把人心想的那么坏。”(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