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六百九十六章 请你自重
    今天到1o号人在外地,更新会有点慢,见谅。雅+文#^\吧.ww.yawen8.com -。

    ……

    主要是想拖延一下时间,刚才控制法身从玄界珠轰出一拳,让他神念消耗过大,到现在还有些头疼,温神莲正在挥功效,一丝丝清凉之意在脑海中弥漫,消耗的神念也在急恢复着。

    谭君昊已然重创,法身那一拳可不是好挨的,便是面对全盛的谭君昊,杨开也有一战的信心,更不要说他如今不在巅峰。

    素未谋面却来阴谋坑害自己,杨开势要将他斩杀于此!

    “小辈找死!”谭君昊怒喝,双手一扬,揽天地之势,咬牙道:“敢忤逆老夫,今日老夫便让你死个明白。”

    话音落下,四周忽然多出一道道身影,齐聚身边。

    杨开眉头一皱,朝那些身影打量过去,很快便现这些人赫然都是帝尊境。

    虽然大多数都是帝尊一层境,却也有几个帝尊两层境,而且不少人都看着眼熟,似乎都是之前参加拍卖会的各大宗门宗主长老们。

    数量不少,足足二三十人。

    这些帝尊境们诡秘出现,一个个也都满眼茫然,之前谭君昊将阵法运转开来之后,他们便都被分离开了,置身在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一直在寻找出路却始终也无法找到。

    莫名地涌现出一股力量,将他们全都拖进了这里,再转头一瞧,立刻现了杨开和谭君昊两人。

    再看到谭君昊身上的伤势,这些帝尊境们都心头一凛,暗暗惊悚。

    谭君昊此刻可是散出帝尊三层境的强大气息,居然还受伤了,伤势看起来还挺严重的,此地除了他之外就只有一个杨开站在那边。

    这伤势难道是那个叫杨开的青年所为?他一个帝尊一层境,有什么本事居然能伤到三层境?

    “啊?谭长老!”一个中年男子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谭君昊,忽然惊呼一声,上前拱手道:“见过谭长老。您怎么在这?”

    谭君昊扫了他一眼,颔道:“你认得老夫?”

    那中年男子赔笑道:“十多年前,在下有幸得星神宫赏赐,进那天级秘地修炼一阵。当年曾远远见过谭长老,谭长老怕是不记得在下的。”

    这中年男子虽然也是一方门主,但不过只有帝尊一层境修为而已,所处的宗门在整个南域也不过二流水准,面对星神宫的长老。哪敢托大?也正是那一次得了星神宫的赏赐,在天级秘地里修炼,他才有幸突破到帝尊境。

    对星神宫,他可是感激涕零,如今乍一见到星神宫的长老,自然是恭敬无比。

    谭君昊微微颔,没有多说什么。

    但这中年男子一番话,却让其他人都吃惊不小。

    “谭长老,星神宫……难道说……”

    尽管在场的大多数帝尊境都不认得谭君昊,甚至从未见过他。但此刻也都隐隐有了一些猜测。

    星神宫是大帝宗门,想成为长老,必须是帝尊三层境的修为,而帝尊三层境,便是在星神宫中也不多,总共就那么几人。

    没见过谭君昊,谭君昊的大名众人却是听过的。

    众人都是心中一凛,纷纷上前抱拳道:“见过谭长老!”

    “都不必多礼!”谭君昊微微一摆手,高人的架势拿的十足。

    先前说话的那中年男子沉着脸道:“谭长老,是何人竟如此大胆敢冲您出手?竟还将您打伤了。”

    谭君昊脸色一冷。朝杨开望去,道:“便是这位小朋友,老夫一时不慎为他偷袭得手!”

    杨开听的一阵猛撇嘴。这话虽然说的也没错,自己确实是偷袭得手的。但若不是你主动找茬,自己无缘无故偷袭一个帝尊三层境做什么。

    那中年男子闻言大怒,冲杨开厉喝道:“果然是你这孽畜,谭长老乃星神宫长老,地位尊崇,身份尊贵。星神宫更是我南域霸主宗门,庇护我南域亿万武者。你这小孽畜能得见谭长老乃是你的荣幸,非但不懂感恩图报,竟还出手偷袭,滚过来赔礼道歉,谭长老宅心仁厚或能饶你一命,若还冥顽不灵,我等必杀你!”

    这话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谭君昊听的心情大爽,面含微笑。

    倒是其他帝尊境们表情各异,他们可不似那中年男子,没得星神宫太大的恩惠,对星神宫虽有敬仰之意,但也不至于冲谭君昊纳头跪舔。

    不过也不好反驳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满是同情地望着杨开。

    之前在拍卖会上,杨开就提到过什么星神宫长老,如今看来,这位星神宫长老便是谭君昊了。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谭君昊结上仇的,得罪了谭君昊,这南域还有活路么?年轻人果然气血方刚,不懂收敛。

    “吆……我道是谁,原来是十三号房那位吃屎三斤的朋友啊,怪不得此地忽然这么臭气熏天的。”杨开斜睨着那中年男子,伸手扇了扇面前的空气。

    “啊……”

    “竟然是他!”

    “真吃了啊?”

    “这这这……”

    诸多帝尊境闻言,都纷纷瞪大眼珠子朝那中年男子望去,更有甚者,瞬间往旁边跳去,拉开了和中年男子的距离,一脸嫌弃的表情,好似真的闻到了臭味一样。

    一瞬间,中年男子身边方圆三丈居然是空无一人,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独立开来一样,就连谭君昊也是眉头一皱,表情古怪地望着那中年男子。

    “你……”那中年男子伸手怒指着杨开,脸色涨的通红,又羞又气。

    之前在十三号房内遭遇的一切,简直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侮辱。当时只觉得便是被杨开杀了也好过受到这样的凌辱,但心中一腔恨意让他苟且偷生,暗暗打算定要找机会报仇雪恨。

    刚才被谭君昊利用阵法之力传送过来的时候,他就看到杨开了,也猜测谭君昊所受之伤与杨开有关,这才迫不及待第一个跳出来,假借谭君昊的名义给杨开施压。

    哪知道又被杨开给狠狠羞辱了一顿。

    四周那一双双鄙夷和嫌弃的目光让他如芒刺背,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慌忙道:“诸位别听这小子胡言乱语,那人不是我。”

    没人信他,此前他在拍卖会场中说过话,众人自然听的清清楚楚,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是同一个人的声音。

    “小混蛋,我跟你势不两立!”那中年男子见得不到回应,知道自己这一身的名声算是彻底败坏了,日后有人再提到他,只怕第一个想起的便是吃屎三斤……

    杨开仰头撇嘴,道:“对不起,本少不跟吃屎的人说话,还请阁下自重!”

    “噗……”那中年男子气血翻涌,一腔怒火无处泄,竟是硬生生地被憋出一口血来。

    心神大乱,只想现在就杀了杨开一雪前耻,咬牙怒喝道:“我跟你拼了。”

    手上华光一闪,一柄利剑悠然出现,帝元凶猛催动,身子裹在剑光之中便朝杨开斩去。

    如此愤怒一击,几乎可以说是中年男子帝尊一层境的全力施为,便是在场的诸多帝尊境瞧了,也都不禁神色微凛,不敢有丝毫小觑。

    反观杨开却是面露不屑,傲然冷笑,手上突兀地出现一柄宽大的重剑,手腕一提,便将重剑抗在肩膀上,冷声道:“既然你主动求死,那本少便成全了你!”

    “死!”中年男子爆喝,一身修为几乎全面爆出来,眨眼就冲到了杨开近前。

    杨开跨步提肩,百万剑之上,剑芒陡生,高高举起百万剑,一剑朝前方劈砍过去,没有丝毫章法可言,可这一剑之威,却似要破碎长空,让诸人无不变色。

    刺啦……

    仿佛金帛被撕开,扑到杨开面前的璀璨剑光,竟是忽然间一分为二,从杨开身侧两旁掠过,耀眼的光芒瞬间就熄灭,重重地落在地上,滚出老远才逐渐停息下来。

    “嘶……”一阵倒吸凉起的声音响起,一双双不可置信的眸子中充斥着震撼和骇然。

    只见杨开身后两旁,皆是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地面之上,碎裂的五脏六腑洒落,再往后,却是被劈成两半的尸体,横呈当场。

    那一剑之威,竟是将一个帝尊一层境活生生地劈开了。

    而且看起来杨开只是随手一击,根本没有用力。

    众人虽然早就知道杨开的强悍,也觉得那中年男子不可能是杨开的对手,但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不,不是他不堪一击,是杨开强大的有违常理!

    在拍卖会上,他一拳一剑杀了七号房的老者,便已让众人认识到了他的恐怖战力,可直到此刻众人才现,自己还是小瞧了他。

    杨开甩了甩百万剑上的鲜血,咧嘴笑道:“是非之地,诸位能走便走,还要留下来看戏么?”

    谭君昊忽然将这么多帝尊境弄过来,肯定不是为了让他们看戏的,估计又在谋划些什么,搞不好想借助这些帝尊境之手来对付自己。

    杨开可不愿与这么多人为敌,他现在的目标只有谭君昊一个。

    感受到杨开话语中的不善,再想想前车之鉴,诸多帝尊境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虽然觉得这青年跋扈嚣张,在拍卖会上更是目中无人,但人家确实有这个资本,与他为敌自然不智。

    更何况,他们与杨开本身也没仇没怨的,哪愿意轻易招惹上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