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七百一十章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杨公子!”

    “杨大人!”

    重见光明,诸多帝尊境又惊又喜,转头看见杨开,纷纷抱拳行礼。?▼雅文■小□说www.yawen8.com杨开的年纪虽然不知道比他们小了多少,修为也高不到哪去,但凭他前些日子的表现,自无人敢对他不敬。

    那与夏笙认识的宫装美妇更是轻盈地飞到杨开面前,盈盈一礼:“妾身花雨露见过杨公子。”

    杨开点点头,问道:“他们几个怎么受伤了?”

    花雨露抿嘴一笑,媚态丛生,低声道:“那几位朋友大概是待的心急,想从里面出来,实力却又不够,所以……”

    杨开哦了一声,心中了然。

    自己将他们这些人一镇就是好多天时间,任谁恐怕都会心中不安,不知杨开最后会怎么处置他们,自然是要想办法出来的,可山河钟毕竟乃洪荒异宝,岂是他们这些人能够轰破的,力之后大概是被山河钟的威能反噬了。

    花雨露左顾右盼,见四周并无其他人的身影,倒是处处可见大战后的痕迹,再观杨开,气息沉稳,竟无半点伤势,心中微惊,低声道:“杨公子,那位谭长老哪里去了?”

    诸人也都好奇望来,很想知道答案,此前他们被山河钟镇压之时,杨开与谭君昊已然撕破了脸皮,肯定要大战一场,山河钟镇压之后,他们对外面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此刻见杨开安然无恙,心中都不免涌出一个不敢相信的念头:那谭长老不会被打跑了吧?

    不至于啊,谭君昊可是星神宫长老,更有帝尊三层镜的强大修为,杨开就算了得,也不应该是他的对手吧,更不要说谭君昊此前还在这里布置下阵法,有阵法之力相助。

    “谭老狗倒行逆施,残暴成性,打着星神宫的旗号败坏星神宫的名声。名为星神宫长老,实乃星神宫毒瘤,南域之耻,已经被本少就地正法了。”杨开哈哈一笑。自己抚掌道:“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诸人都惊了个呆,一个个瞪大眼珠子,傻傻地望着杨开,无一人响应。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

    杨开脸一沉。道:“怎么,诸位不相信本少?”

    见他有动怒的迹象,众人都心中一惊,连称不敢。只是这事并非他们不敢相信,而是太匪夷所思了。

    若是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是谭君昊,说已经杀了杨开,那还算是合理的结局,可偏偏是杨开活生生地站在此地,谭君昊不见了踪影。

    而且……这事有什么可喜可贺的啊。人家再怎么说也是星神宫长老,整个星神宫才有几个如谭君昊这样的长老啊。如今死在这里,简直捅破了天,一旦星神宫追查下来,在场的所有人怕是都不能撇清干系。

    他们虽是帝尊境,但面对星神宫这样一个巨无霸,还是心中怯怯。

    花雨露强挤出一丝笑容,再不见半点妩媚之态,小心翼翼地问道:“杨公子,那谭长老当真……被你杀了?”

    “杀便杀了,这有什么好欺骗尔等的。不但是他,连那武鸣也死了。”杨开洒脱回道,没有半分迟疑。

    诸人这才信了他。

    毕竟这事也没必要说谎,杀一个星神宫长老可不是什么好事。搞不好会引火上身,杨开这人看起来又不傻,怎会主动招惹麻烦?

    一时间,对他的敬畏再添三分。

    连星神宫长老都能击杀,这青年的实力到底高到了什么程度?这天底下,难道只有大帝才能压制住他?

    “杨公子。你杀了谭长老,这事可麻烦了。”花雨露黛眉一皱,露出担忧的神色,不管谭君昊此前做过什么,他的身份摆在那里,死在杨开手上,星神宫无论如何都会追查的。

    “杨大人,这事可与我等无关啊,我等根本不知道后面到底生了什么。”

    “是啊是啊,杨大人,我等并无与星神宫作对的念头啊。▼?◇雅文小♀说.ww.yawen8.com”

    “我等只是来参加拍卖会的,其他的一概不知啊。”

    一群帝尊境,仿若摊上了祸事一样,七嘴八舌地叫嚷起来。

    杨开哪还不知道他们在担忧什么,心中冷笑,若非自己杀了谭君昊,他们这些人只怕一个都活不了。谭君昊身为星神宫长老,居然动用催心蛊来控制这么多帝尊境,事情一旦败露,星神宫绝对容不了他,所以他必定会杀人灭口,然后将杀人凶手之名嫁祸给杨开。

    到时候,他说不定就成了斩妖除魔,替南域诸多帝尊境报仇雪恨的大功臣。

    可笑这些人如今一个个急着撇清干系,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却是毫无察觉。

    杨开倒也无需他们感恩戴德,早知世态炎凉,又怎会报以期望。

    “杨公子,你赶紧走,走的越远越好,南域不能待了。”花雨露忽然悄悄给杨开传音一句,“你去北域吧,我听说那边有一片叫冻土的禁地,便是大帝都不敢轻易深入,若说这世上还有哪里是你的容身之地,也只有那个地方了。”

    杨开诧异地瞧了花雨露一眼,没想到她倒是与其他人有些不太一样,最起码知道关心下自己。

    “无妨!”杨开投一个微笑,转头爆喝道:“都给我闭嘴,吵什么吵!”

    叫嚷的帝尊境们一下子缄默下来。

    杨开沉声道:“诸位放心,本少一人做事一人当,谭君昊是我杀的,他日若是星神宫的人追查下来,诸位也无需隐瞒什么,只管如实相告就成,绝不会连累你们。”

    此言一出,众人大喜过望。

    “杨大人真乃高风亮节,老朽佩服。”

    “多谢杨大人,若真有那一日,我等定不会隐瞒。”

    “谭君昊那老东西死不足惜,杨大人杀了他是替星神宫清理门户,自然无错。”

    听闻杨开愿意出面背锅,众人都心头一松,纷纷笑逐颜开起来,哪还有之前的担忧。

    “少拍马屁了。”杨开冷哼,“这一趟本少也算救了你们一命,本少无需尔等投桃报李,却只有一个要求!”

    “杨大人请讲,大人但有所命,我等绝无不从!”一个老者抱拳道。

    杨开说他救了众人一命,倒并非夸大其词,众人也都心知肚明,只是杨开把话说的这么直白,让不少人有些表情讪讪,平白生出一种忘恩负义的感觉。

    “谭君昊死了,星神宫是绝对会追查下来的,若真的查到了诸位头上,我希望诸位能将那一日生之事事无巨细地禀告一遍,尤其是催心蛊这东西!”

    众人纷纷颔道:“这是自然。”

    花雨露也道:“杨公子放心,此事即便你不吩咐,我等不会有什么隐瞒的,谭君昊身为星神宫长老,居然如此包藏祸心,若非有杨公子力挽狂澜,我等只怕早已死于非命。救命之恩自当肝脑涂地,若有人敢歪曲事实,肆意诽谤,我等绝不轻饶。”

    “绝不轻饶。”众人大呼,颇有些众志成城,同仇敌忾的味道。

    “很好。”杨开满意颔,抱拳拱手道:“那就有劳诸位了。”

    “不敢不敢。”

    话说到这份上,众人心中也明白了,大家若真的统一了口径,将事实禀告,就算星神宫真的追查下来,只怕也不会将杨开和他们怎么样。

    说到底,还是谭君昊犯了众怒。他身为星神宫长老,不维护星神宫的名誉,反而以邪门歪道奴役这么多帝尊境,说破大天他也是自取灭亡。

    说不定人家星神宫真的要感谢杨开。

    当然,这种事肯定不会摆在明面上,最后到底如何处理也是星神宫的事,无需他们去操心。

    “既如此!那各位就散了吧。”杨开挥了挥手。

    众人闻言大喜,纷纷抱拳,转身便要离去。虽说杨开没有要为难他们的意思,但这青年太过凶残,杀人如草芥,跟他待在一起总没什么安全感。还是离他远一点好,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大祸临头。

    “花大姐你留步!”杨开忽然招呼了花雨露一声。

    花雨露听他称呼的有趣,莞尔一笑,道:“杨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杨开道:“你既与夏笙师兄是朋友,那便也是我的朋友了,我替你将催心蛊驱除了吧,也省的有什么后顾之忧。”

    花雨露一听,顿时小嘴微张,玉手掩住了红唇,一脸惊喜意外的表情。

    她刚才还在想,这一趟虽然侥幸逃过一劫,但体内却残留了一个催心蛊,等回去之后该想办法将之驱除了才是,只不过催心蛊她也闻所未闻,根本不知道驱除之法。

    却不想正瞌睡着,杨开就送上了枕头。

    多贴心的人儿……

    刷刷刷……

    那些正欲离开此地的帝尊境们也都纷纷止步,个个都转过头来,耳朵支起,更有人立刻转身飞了回来,落到杨开面前,谄笑道:“杨大人,你刚才说……可以驱除那催心蛊?”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杨开一本正经地望着他,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那人急了,开口道:“杨大人,这这这……我听的真真切切的,你刚才说要帮这位花宫主驱除催心蛊的。”

    杨开转头望着花雨露,好奇地问道:“我有说过这话?”

    花雨露不知杨开是什么打算,自然不好回答,只是抿嘴娇笑,一言不,吊足了那人的胃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