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七百六十八章 薛正茂
    足足半个时辰后,温紫衫才宣读完毕,收回手望着杨开道:“本座之言,你可记住了?”

    杨开凝肃回道:“记住了。__ _ 雅文吧﹏  w=w-w`.yawen8.com”

    “很好。”温紫衫满意颔,伸手朝后方示意,站在温紫衫伸手的陈倩立刻捧着一物,递到温紫衫手上。

    “接此长老玉碟,杨开你从今以后便是我青阳神殿之长老,与神殿同进退,共存亡!”

    “谨遵殿主之命!”杨开双手高捧,将那长老玉碟接了过来,旋即又将之前的青阳金令还给了温紫衫。

    从这一刻起,杨开便是青阳神殿的长老了,玉碟不大,也很轻便,但杨开捧在手心上却是感觉沉甸甸的,沉重的是青阳神殿各位长辈对自己的关怀和庇护。

    “祭天!”温紫衫大手一挥,沉声喝道。

    “吼……”一声兽吼响彻云霄,循着兽吼之声望去,只见那边裘染御空而来,手上虚抓着一个囚笼,那囚笼之中关押着一头威风凛凛的猛兽,猛兽乃一只猿形妖兽,背部金光灿灿,似金浇铁铸,即便是被关在囚笼之中,身中禁制之力,也依然散着滔天的戾气,不断地用身体撞击着囚笼,却始终无法脱困,怒吼连连。

    “金背通天猿!”有人惊呼一声。

    广场之上,诸多帝尊境不少人都是脸色一变。

    册封长老,这祭天是最后一个仪式,也是让新晋的长老在大庭广众之下露一两手神通秘术的桥梁,让众人见识见识新晋长老的实力。

    一般来说,在这个环节之中选取的妖兽不强不弱,太强的话万一没能得手定会让人耻笑,太弱的话,又无法彰显出新晋长老的本事。

    而青阳神殿这一次选取的居然是金背通天猿这样凶名赫赫的妖兽,实在是让人意外。

    金背通天猿虽然是十二阶下品妖兽,只相当于一个帝尊一层境,但如果真的碰上这样的妖兽,帝尊一层境基本上只有望风而逃的份。﹏ 雅文8  w=w=w`.-y=a-w-en8.com因为这妖兽防御力极为惊人,恢复力也很强,等闲的帝尊一层境想要杀它,非得拼命不可。还不一定能够成功。

    杨开怎么看也只有帝尊一层境,真要是对上这金背通天猿,能顺利完成这个祭天环节么?

    不少人心中嘀咕起来,生怕杨开一个失手让青阳神殿闹了笑话,那事情就无法收场了。

    不过也有人暗暗猜测。这妖兽应该是被限制了实力,好让杨开方便击杀。

    就在众人狐疑之时,温紫衫冲裘染微微颔,裘染手上几个法印掐出,一下子撤了囚禁金背通天猿的囚笼,光芒一闪,连那禁制之力都解开了。

    “吼……”愈恐怖的凶煞之气轰然爆出,一朝脱困,金背通天猿仿若虎入山林,龙游大海。一身气息暴涨,双拳锤动胸膛,出咚咚的声响,赤红双眸扫向四周。

    不少人面色一惊,心中大骇。

    这金背通天猿完全失去了约束,而且暴怒之下,只怕会常挥啊,这下子帝尊一层境根本不可能是对手,唯有帝尊两层境才能压制一二。

    青阳神殿这是在搞什么?温紫衫精明一世,怎么在这个时候糊涂了?祭天环节出了岔子。这不是要遭天下人耻笑么?

    剑光一闪,杨开却已浮空飞了起来。

    之前在紫竹峰上,高雪婷将所有的环节都跟他讲的清清楚楚,这祭天环节他该做什么也都知道。区区一头十二阶下品妖兽,他还没放在眼中。

    百万剑祭出,遥指着那金背通天猿,杀机锁定在这妖兽身上。

    似是有所感应,被杨开这杀机一激,金背通天猿立刻回望了过来。一身妖气滚滚,怒吼一声便朝杨开冲杀过来,欲将杨开撕成碎片。

    便在这时,异变突起,一道流光忽然自远方激射而来,迅如闪电,贯穿了那金背通天猿的身体,直接扑到了杨开面前。>雅文吧  w-w-w=.·y·a-wen8.com

    “什么人?”温紫衫大喝一声,欲要营救之时却是为时已晚。

    只听叮当一声脆响,杨开手上百万剑光芒一闪,身形爆退,足足退出三十丈才稳住身形,脸色悠地一白,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直到这个时候,温紫衫才横身拦在那流光之前,高雪婷也瞬间来到了杨开身侧,将他挡在身后,美眸警惕地盯着来人。

    碰……

    一声闷响,那前一刻还龙精虎猛的金背通天猿居然一下子爆为一团血雾,半空中淋淋撒撒,尸骨无存。

    众人都看呆了,齐齐起身,谁也没想到在这最后的祭天仪式环节中会有人出来捣乱,而且一下子就把祭天之物给杀掉了,不但如此,还伤了今日大典的主角。

    这是在当众打青阳神殿的脸啊,这岂能容忍?

    不过能一击将十二阶妖兽金背通天猿打成血雾,这份修为也足够震骇人心,在场这么多帝尊境,能做到这种程度的绝对不过三人。

    到底是谁胆敢如此嚣张。

    定眼望去,众人不禁一呆,露出恍然之色,隐隐觉得今日这册封大典怕是无法善了了。

    “薛长老!”温紫衫眼帘微缩,凝视着来人,语气低沉,面色有些难看。

    来人居然是星神宫的长老薛正茂,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毕竟萧宇阳已经在这里了,同为星神宫长老,来一个就够了,这薛正茂又跑来干什么?而且一来就捣乱,还是在这种场合之下,丝毫不给青阳神殿脸面。

    说话的同时朝萧宇阳那边望了一眼,却见萧宇阳眉头微皱,似乎对此事一无所知的样子。

    “温殿主!”薛正茂淡淡地回了一声,目光越过温紫衫,落在杨开身上,开口道:“你便是杨开?接了老夫一击居然没什么事,也算了得,不过……先随老夫走一趟吧。”

    说话间,直接伸手朝杨开抓去。

    温紫衫神色一怒,抬手就是一掌朝薛正茂拍出。

    “大胆!”薛正茂厉喝之时,变爪为掌,与温紫衫对拼一击,气浪席卷,虚空崩塌,双方各自后退三步,竟是拼的势均力敌。

    “薛长老,本座敬你是客,可你一来就要擒我神殿长老,这事有些说不过去吧?”温紫衫冷哼一声。

    薛正茂道:“你神殿长老?温紫衫,你简直越活越回去了,这小子闯下多大的祸事你难道不知道?竟还敢庇护于他,你是想置青阳神殿的基业于不顾么?”

    “不知杨长老闯下什么祸事,竟让薛长老如此动怒?本座还要请教一二。”温紫衫毫不退让。

    “我不与你争辩这些,今日这杨开我必须带走。”薛正茂冷哼一声,态度强硬,转头望向萧宇阳道:“萧长老,你怎么说?”

    此言一出,温紫衫面色微变。

    他虽是帝尊三层镜,但也只能对付一个同等级修为的人,如果萧宇阳也如薛正茂这般想法,那今日杨开怕是在劫难逃了,就算青阳神殿所有帝尊境一起出动也留不住人。

    萧宇阳皱了皱眉,道:“五日前,我已将此事上报大帝,正在等候大帝裁决!”

    温紫衫顿时松了口气,萧宇阳不插手,对他来说是个好事,单单一个薛正茂,他还不忌。

    “哼!”薛正茂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似对萧宇阳也有些意见,不过大家都是星神宫的长老,谁也不比谁厉害,纵然心中不爽,也不好多说什么,转头望着温紫衫道:“温殿主,册封仪式还没完成,杨开此子尚不算你神殿长老,交给老夫让我带走,于你神殿只有好处,绝无坏处。”

    温紫衫摇头道:“仪式虽没完成,但杨开已接长老玉碟,谁敢说他不是神殿长老?”

    “你如此执迷不悟,非要等到大帝动怒才肯低头么?”薛正茂怒喝一声。

    温紫衫轻笑道:“大帝英明神武,怎会因为这种事而动怒,说不定还要嘉奖杨长老替神宫清理门户呢。”

    “你放肆!”薛正茂脸色铁青。

    温紫衫冷声道:“想带杨长老走,且过了本座这一关。”

    “你当我真不敢对你出手?”薛正茂咬牙低喝。

    “之前不是出过手了么?”温紫衫针锋相对。

    这两个帝尊三层镜,你一言我一句,彼此毫不退让,眼看着怒火越来越盛,好似随时都可能大打出手的样子,直让在座的宾客看的心惊肉跳,汗流浃背。

    这两人若是打起来,热闹是热闹,可说不定自己等人要被殃及其中啊。

    谁也不愿看到这种事生。

    “两位息怒,两位皆是南域的中流砥柱,抬头不见低头见,何必如此?”无华殿的封明站出来劝解道。

    “是啊,两位切莫动气,先坐下来喝杯茶。”七曜商会的副会长曾元也起身道。

    天武圣地的陈文昊沉声道:“萧长老不是说了,正在等候大帝裁决,时间已过五日,想必用不了多久大帝之意便会下达,薛长老又何必急在这一时?”

    薛正茂眉头一皱,沉吟片刻后道:“好,那本座就在此地静候大帝之命,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你温紫衫如何保得住那小子。”

    说话间,瞪了萧宇阳一眼。今日之事他也恼火的很,本以为自己出面,杨开肯定束手就擒,没想到温紫衫居然这么不给面子,更重要的是,他压根就不知道萧宇阳已经将这边的事上报大帝了,若早知道,哪会来这么一出,反正大帝之命不日便要下达,有大帝的命令,温紫衫怎敢反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