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八百九十六章 你是逗逼么
    魔族与蛮族一样,都是极为注重炼体的存在,尤其是莫多这样的魔圣,肉身不说不死不灭,也早已修炼到了自身的极限。雅文吧  w`w·w·.`y-a`w`en8.com

    杨开若与他比拼神通秘术,或许他还要多费一些手脚,可他竟然这样直直地冲了过来,摆出一副要与自己贴身肉搏的架势,这让莫多感觉可笑又愤怒。

    可笑的敌人太过愚蠢,愤怒的是自己竟也有被小觑的一天。

    莫多出手,不遗余力。

    两拳相碰之下,莫多的身子晃了一下,杨开却是踉跄后退了几步。

    施展了龙化秘术的杨开,在肉身力量的比拼上,依然不敌只有七分力量的魔圣!魔圣之强可见一斑。

    巨大的反冲之力如奔流喘息的江湖之水,倒卷进经脉和血肉之中,杨开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疼痛,让他睚眦欲裂。

    不等他站稳身形,莫多的反击已经袭至,那裹杂着毁灭气息的一拳重重地轰在杨开的腹部,魔气澎湃之时,杨开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整个人在这一瞬间失去了呼吸的能力。

    这还没完,莫多又是一拳砸在杨开的脸上,将他整个人砸飞了出去,在半空中翻滚不断,喋血无数。

    若非施展了龙化秘术之后肉身素质大幅度提升,单是这样的两拳就足以要掉一个帝尊三层镜强者的性命,绕是如此,杨开也极为不好受,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随着攻击侵入自己体内的魔气肆意在经脉和血肉内游走破坏,让他心绪不稳,头晕眼花。

    狼狈跌落在地,杨开连忙爬起,还不等他重新站稳,莫多已经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他面前,又是一记重拳砸来。

    杨开看似神志不清的脸上陡然浮现出一抹狡黠的味道,眼中精光闪烁的同时,山河钟已经祭出。直接将自己所立之地笼罩。

    莫多的眼珠子瞪圆,有心收拳却已无力施为,杨开祭出山河钟的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正是他攻击到达顶峰之时。﹍雅文吧  w·w·w-.-y·a·w`e`n=8=.-c-o·m`

    咣当……

    毁灭的一拳砸在山河钟上。古朴的大钟跌宕出一层肉眼可见的涟漪,亘古洪荒的气息一下子弥漫开来。

    莫多砸在山河钟上的那只拳头瞬间血肉模糊,即便他是魔圣,承受住自己全力一击的反冲也极不好过,这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随着山河钟的钟响之声,莫多竟陡然生出一种被镇压的错觉。

    好似头顶上方降临下无数座万丈大山,压的他有些直不起腰来。

    钟响镇山河,帝韵转乾坤,这是古往今来各个时代的极道强者们对山河钟的评价,这一件洪荒异宝的最大神通就是镇压,镇压天地万物。

    莫多的气势陡降。

    山河钟忽然消失不见,杨开狰狞地扑了上去,比世上最锋利的武器还要尖锐的龙爪直朝莫多的胸口处探去。

    生死危机关头,莫多怒哼一声。全力运转魔尊正法,将山河钟带来的种种不适驱散干净,一手迅如闪电地朝杨开的龙爪抓去,显然是要阻挡他的攻击。

    可就在这时,已经消失的山河钟居然再度出现,这一次它却没有将杨开笼罩,而是化作铜铃大小,被杨开握在另一只龙爪之上。

    手指弹动,山河钟的异响再度传出,音浪凝聚成无影无形的攻击朝莫多冲击过去。

    莫多身子一矮。刚刚恢复过来的状态一下子支离破碎。

    嗤……地一声,杨开的利爪捅穿他的胸口,直接从背后探出,龙爪之上。一颗正在剧烈跳动的魔心鲜艳如血。

    “你……”莫多瞪眼,望着近在咫尺的杨开,勃然大怒,张口呼啸。

    难以想象的冲击从他口中喷出,汇聚成肉眼可见的力量撞击在杨开的胸膛之上,骨骼断裂的声音传出。雅>文8﹏  w-w·w-.`yawen8.com杨开如纸鸢一般高高飞起。

    莫多身形踉跄了一下,胸口处鲜血狂飙,一个巨大的窟窿从前胸直穿后背,五脏六腑隐约可见,而胸膛处却已空无一物。

    他低头瞧了一眼,脸色狰狞可怖。

    杨开从不远处爬起,吐出口中的鲜血,将那魔心捏在手心上,冲莫多咧嘴微笑:“听说你们这样的强者拥有不止一颗魔心,魔心不灭,魔族不死!你有几颗魔心?”

    莫多眯起眼帘,从那眼缝中露出从未有过的寒光,魔气涌动之时,胸口处的窟窿肉芽蠕动,很快愈合,就好像从未受过伤一样。

    “还给我!”他低低地开口。

    虽说他有不止一颗魔心,损失掉其中一颗也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但魔心被毁对他的实力多少有些影响。杨开已经展现出能与他正面抗衡的实力,少一颗魔心就少一份胜算。

    杨开咧嘴笑道:“你说什么?我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你刚才是不是叫我把这东西还给你?”

    “你没有听错,还给我!”莫多冷漠地说道。

    “哈哈!”杨开大笑,“你这人啊,真爱说笑,你我生死搏杀,各施手段争雌雄,我抢了你的魔心,你居然叫我还给你?我就问一句……你是逗逼么?”

    “还给我,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否则的话你会品尝到比死还要可怕的事。”

    杨开的神色一下子严肃下来,沉声道:“你的魔心在我手上,你不求我也就算了,居然让我把它还给你,还要给我一个痛快的死法?”杨开的表情转为讥讽:“你果然是个逗逼!”

    莫多不再说话,目光定格在那魔心之上。

    下一瞬,杨开忽然心头一跳,似是感觉到了什么,脸色大变的同时手上猛地一攥。

    轰隆一声巨响,那魔心爆裂开来,没有鲜血流淌,也没有碎肉残屑,蕴藏在其中的魔气汹涌而出,化作一片黑雾将杨开通体笼罩,这些黑雾就像是有生命一样,不管三七二十一,前仆后继地朝杨开浑身的毛孔钻去,顺着七窍涌进他的体内。

    杨开脸色难看,虽有心阻止却根本无能为力,任凭他如何催动力量,也阻挡不住那魔气的侵蚀。

    而且刚才魔心的爆裂,并非是他捏爆的,而是被莫多施展了莫名的手段自爆的。

    而在魔心自爆的同时,莫多也是闷哼一声,气息萎靡了一些,仿佛受到了重创,但他依然开口道:“我知道你有办法抵挡普通魔气的侵蚀,但你绝对抵挡不住我的魔气,你会失去自我,会成为我的奴隶,而我会履行刚才的诺言,让你品尝世上所有比死亡还要可怕的事情,巫牛,跪下乞求吧,或许我还会有所怜悯。”

    似是应证了他的话,杨开的表情变得痛楚至极,眼珠子往外瞪出,仿佛要爆裂开来一样,整个人都浮现出一抹不太正常的黑色。

    莫多站在旁边冷眼旁观,时不时地将目光投向远处的长青神树,似在考虑什么时候出手将这古怪的大树灭掉。

    魔气已经消失不见,全都涌入了杨开体内,似已与他融为一体。

    莫多失去了耐心,抬手朝杨开点去,虽然被这样一个敌人毁去一颗魔心让他有些难以接受,他很想好好地折磨对方来泄心中的怒意,但此时此刻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巨树已经直达天际了,距离两界通道不远,再拖延下去的话,只怕会有些麻烦。

    莫多决定先杀了杨开,再去处理那颗大树。

    可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一脸痛楚的杨开忽然长长地呻吟了一声,而伴随着他的呻吟,从他口中竟喷出一股浓郁的漆黑魔气,连绵不绝,仿佛无穷无尽。

    莫多震愕。

    这魔气分明就是他魔心内蕴藏的魔气,按道理来说应该已经侵入这个巫牛的身体,与他融合了才对,为什么居然被他又吐了出来?

    越来越多的魔气被吐出,这些仿佛有生命的魔气竟展现出极为慌乱的动态,仿佛杨开体内有什么让它们惧怕的存在。

    莫多简直难以接受自己看到的一幕,一瞬间失神在原地。

    好一会功夫,杨开才将魔气吐干净,拍了拍肚子,一脸嫌弃道:“什么鬼东西,一点都不好吃。”

    “你怎能……”莫多想问个明白,话一出口就知道对方不可能回答他的,这个巫牛身上有秘密,所以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

    杨开确实没有要回答他的意思,吐出所有的魔气之后,手一扬,山河钟便朝莫多飞了过去,滴溜溜旋转之中,山河钟急骤变大,当头朝莫多罩下,大有要将他一举镇压的意图。

    莫多怎会束手待毙,他知道这小钟的厉害,所以一看杨开的动作便立刻朝旁闪去。

    杨开却已后先至,追上了山河钟,双手猛地在钟身上一拍。

    咣当……

    肉眼可见的音浪,汇聚成一道攻击,在杨开的驱使之下,如利刃一般切过虚空,朝莫多斩去。

    莫多没能避开,被音浪及身的刹那便身子一顿,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

    山河钟之前就能影响压制他的动作,失去了一颗魔心的莫多比起刚才更难抵挡山河钟的威能。

    这一停顿,杨开已经扑到了他的面前,冲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獠牙。

    莫多本能地往后跃去,却被杨开一把抓住胳膊,铁箍般的龙爪上传来恐怖的力量,捏的他胳膊咔嚓嚓作响。(未完待续。)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