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一百一十章 我是她夫君
    云霞山,绿荫成林,风景秀美,连绵山脉起伏,其间灵兽飞禽游走,气象不俗。

    山门外,星梭落下,守山的弟子立刻迎了上来,惊奇地望着向飞:“向师兄,你怎么回来了?这几位是……”

    向飞虽在云霞宗没什么靠山,也不得长辈宠爱,但虚王三层境的修为毕竟摆在那,几个守山弟子怎敢不恭敬?

    向飞嗫嚅一阵,有些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他未经传唤擅自回宗,已是犯了门规,想进去的话,还得跟眼前几位道明缘由,让他们代为通传才行。

    那几个守山弟子狐疑地望着向飞,不知他在纠结些什么。

    “找人!”杨开急着去见苏颜,哪有功夫在这墨迹,大手一挥,便将几个弟子挥到了一旁,迈步朝内走去。

    向飞见状,心中一个咯噔,暗呼坏了坏了,早知事情要糟,却不想这家伙居然如此蛮横,若是客客气气递上拜帖,也不是不能入内,但这般横冲直撞算怎么回事?

    他这么一闹,自己怕是要背负一个暗通外敌的罪名了啊。

    逃?还是不逃?不逃的话,定会受宗门责罚,可是逃走的话又能逃到哪去?

    心思一转,只能咬牙跟上,苦苦哀求道:“这位师兄还请留步……”

    何云香横身拦在他面前,微微一笑:“这边没你什么事了,这瓶灵丹权当谢礼。”丢下一瓶灵丹,也追着杨开而去。

    那几个守山弟子在错愕了一阵之后这才如梦方醒,其中一人立刻取出传讯罗盘,往内灌入神念。

    少顷,云霞宗内警钟长鸣,响彻云霄。

    向飞脸色一白,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手上那一瓶灵丹也变得烫手至极。

    人影憧憧,一道道流光从云霞宗内升腾而起,四面八方朝山门方向扑来。

    杨开很快便遇到了第一层阻碍——守山大阵!

    每个宗门都有自己的守山大阵,平日里不会全面开启,却也有一些防护警戒的功效,若没有特殊的法门,是无法穿过阵法的。若到战时,这守山大阵全力运作的话,也会成为一道强而有力的保护。

    一层无形的墙壁挡在前方,杨开不得不停下步伐。

    刷刷刷,一道又一道身影出现在四周,个个都表情不善地朝他望去,云霞宗虽说不是什么顶尖势力,但也不是随便揉捏的软柿子,眼前这家伙不经通报便要强闯上山,显然没将云霞宗的规矩放在眼中。这对任何一个宗门来说都是大忌,是敌视的表现。

    “来人止步,报上名来!”一个红脸男子立于众人前方,沉声喝道,此人有着道源一层境的修为,在云霞宗内显然也是不可多得的强者,担任一些要职,恐怕还是个长老堂主之类的存在。

    杨开紧皱着眉头,并非是因为被守山大阵拦住去路,也不是因为云霞宗人多势众。

    竟然没有感应到!

    云霞宗内,居然没有苏颜的气息!

    他与苏颜当年有过奇遇,得阴阳合欢功和龙皇凤后传承,共参阴阳造化,心心相印,只要在一定的距离范围内,彼此都能感应到对方的存在。

    这云霞山连绵不过几百里地,若是苏颜真的在这里的话,他没道理感应不到。

    既然没有任何感应,那么就说明这云霞宗内并没有苏颜。

    是自己误会了?难不成真的只是同名同姓,云霞宗内的那个苏颜,并非自己的那个苏颜?可是向飞言语之中描述出来的人儿,分明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人啊。

    又或者,苏颜此刻不在云霞宗?恩,这倒有些可能。

    红脸男子在云霞宗内确实是个长老,在众多弟子关注下,问话竟没得到理会,不由有些恼羞成怒,神念扫过,发现下方三人其中一个是虚王三层境,另外两个居然没有半点修为的痕迹,更让他诧异的是,居然还有个七八岁的小姑娘。

    这是一家三口外出游玩,不小心迷路了么?

    “你耳聋了?本长老问你话不曾听见?”红脸男子又是一声怒喝。

    杨开这才抬头朝他望去,抬手时,一副虚影忽然凌立虚空,宛若活人一般栩栩如生,青丝飞扬,眉目如画,容颜精致,面含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令人瞧的目眩神驰。

    杨开望着红脸男子道:“此人,可在贵宗?”

    红脸男子还没回答,云霞宗的一些弟子却是哗然起来。

    “这是……”

    “这是苏师姐?”

    “有些像是苏师姐,不对,这就是苏师姐!”

    “我的天,苏师姐笑起来居然这般好看。”

    ……

    杨开以元力凝出的苏颜影像,是他心中记忆的模样,可这群云霞宗弟子何曾见过苏颜的笑容?冰山美人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导致此刻竟是有点不敢相认。

    这人是谁?为何能见到苏颜师姐的笑容?一时间,不少人心中义愤填膺,觉得这家伙有些面目可憎。凭什么这等好事会叫他给碰上?

    四周的窃窃私语传入耳中,答案已经显而易见,杨开轻呼了一口气,开口问道:“她在哪?”

    “你到底是什么人?”三番两次被杨开给无视,那红脸男子彻底恼了。

    “她,在,哪!”杨开望着他,一字一顿地低喝。

    红脸男子怒极反笑:“本座凭什么要告诉你?”

    轰……

    一声巨响,一阵地动山摇,挡在杨开前方的守山大阵忽然崩溃开来,化作点点荧光消失不见。

    杨开收拳,平静道:“不好意思,今日脾气有些暴躁,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诸位见谅。”说话间,几步迈出,已来到红脸男子的面前。

    红脸男子还未从那浓浓的骇然中回神,蓦然被一股凌厉的气息逼近,抬眼就看到了杨开近在咫尺的面容,不由蹬蹬往后退了几步,警惕道:“你要干什么?”

    一拳轰破云霞宗的守山大阵,纵然这阵法没有全力运转,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而且从始至终没有半点能量波动,这是何等蛮力?

    杨开伸手揪住他的衣领:“你是聋子还是傻子?我问了好几遍了,她在哪在哪在哪在哪!”

    唾沫星子飞了那红脸男子满面皆是,惹的红脸男子勃然大怒:“小辈休得猖狂,此乃我云霞宗,识相的速速退开,否则定叫你后悔终生!”

    虽然杨开展现出超乎寻常的蛮力,但他身为云霞宗长老,岂能示弱,宗内上千弟子,道源境便有十几位之多,宗主更有道源两层境的修为,这小子若真要在此地放肆,保管叫他竖着进来,躺着出去。

    而且,在见识到杨开的蛮力之后他便已传讯诸多长老和宗主,此刻应该已经赶来了吧?

    一道流光****而来,寒意逼人,待到近前忽然露出一柄长刀模样,当头朝杨开斩下。

    杨开曲指一弹,正中刀脊,光芒闪烁时,倒飞而回,被一老者抓在手上,面容不禁扭曲了一下,刚才那一瞬间,他竟察觉自己的秘宝灵性有些受损。

    这家伙什么人?

    刷刷刷……

    一道道雄浑气息显露,足足七八人忽然现身,众多云霞宗弟子见了,皆都肃然起敬。这些人可都是宗内的道源境长老们,平日一个都不容易见,此刻却是出现这么多,看样子除了那几位外出有事的,宗内长老已经齐聚一堂了。

    一个黑衣男子虚渡而来,大袖迎风,神色威严,气息比起在场任何人都要强大一筹。

    “宗主!”四方行礼,黑衣男子矜持颔首。

    他便是云霞宗宗主韩正元。

    守山大阵被破,无需那红脸男子知会,他也要来查探个究竟。

    入目之下,只见自家长老居然被一个青年提着衣领,顿时脸色一沉。

    “放手!”红脸男子冷然一笑,目光锐利,逼视杨开。

    杨开心情也平复了少许,事情闹成这样,自己也有责任,主要是事情牵扯到苏颜有些冲动,闻言便松开了手。

    这番表现印入云霞宗众人眼中,却是心虚的意思。红脸男子心想还算你识时务,傲然一抱拳道:“见过宗主。”他还算没给云霞宗丢面子,这个时候自然底气十足。

    韩正元点头,望着杨开道:“阁下怎么称呼?来我云霞宗有何贵干?”

    杨开道:“我姓甚名谁不重要,来贵宗只为寻人。”

    “谁?”

    “苏颜!”

    韩正元不禁皱眉,道:“你是她什么人?”

    杨开道:“我是她夫君!”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一群云霞宗弟子个个瞠目结舌,看傻子一样看着杨开。苏颜入宗二十多年,可从未听说她过有什么夫君。平日里与男子说话的场景都少见,怎么可能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至亲之人?第一反应是不可能,紧接着便是愤怒。

    苏颜在整个云霞宗中有着极高的人气,被许多师兄弟奉为心上人一般的存在,忽然有人冒出来说是她的夫君,自然恼怒,觉得这家伙亵渎了自己心中的那份美好,恨不得冲上前去将这家伙碎尸万段方能解心中之恨。

    “放屁!”韩正元没答话,忽然一个青年站出来骂了一句。

    杨开扭头朝他望去,见这家伙油头粉面,皮肤白皙,身形单薄,虽有虚王境的修为,却是气息沉浮不定,显然根基不牢,这样的修为定是用药物堆积起来的。

    再看他的面容,隐约与韩正元有三分相似之处。

    杨开立刻明白他是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