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一百三十八章 扇轻罗的闭门羹
    她本就是极为妩媚的女子,在中都之时,便有妖媚女王之名,如今修为上来,这种妩媚愈发的惊心动魄,单是这一张俏脸就足以让任何一个男子神魂颠倒。

    红色本俗,穿在她身上却是相得益彰,愈发衬托她的美艳不可方物。

    此时此刻,她手上提着一个酒坛,美眸微眯,仰望星辰,似在观星望月,但仔细望去的话却发现她的双眸没有焦点,好像天下万物都不放在她的眼中。

    微微仰头,灌酒入口,清澈酒液顺着嘴角滑落,滚过修长白皙的颈脖,落进胸前高耸内,打湿衣衫,若有男人在此,只怕立刻血脉贲张,无法自已。

    抬起一手,朝星空摄去,似要抓住一颗星星,攥紧,不放开。

    摊开手时,却是空无一物。

    狠狠扔掉酒坛,双手揉乱了头发,咬牙切齿道:“臭男人!”

    酒坛落地的声响惊动了外面,房门被推开,一具曼妙玲珑的身影走了进来,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地上碎裂的瓷片,蹲下身子默默地收拾起来。

    “碧落过来!”扇轻罗朝她招了招手,声音酥媚入骨,便是碧落身为一个女子听了,也是心头一荡,似有什么东西在娇躯内涌动,让人躁动不已。

    伸手扶额,碧落道:“大人,你又要干什么啊。”

    “过来嘛!”扇轻罗撒酒疯。

    碧落无奈,只能走上前去,没还站定身子,便被扇轻罗一把拉到了怀里,将她半个身子放在自己腿上。

    抬头仰望,那颠倒众生的容颜近在咫尺,红唇如宝石一般晶莹诱人,鼻中萦绕一股让人迷离的香气,扇轻罗低头笑吟吟地望着她,额前垂下的秀发扫过脸颊,痒痒的。

    咕咚,碧落艰辛地吞了口口水,脸颊飞红:“大……大人……”

    扇轻罗笑而不语,愈发让碧落感到紧张,多年的夙愿就要达成了么?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怎么办怎么办,要不要狠心拒绝她。可如今天赐良机不可多得,等她酒醒了的话,恐怕就再没机会了。

    作为从中都一路跟随扇轻罗来此的婢女,碧落早已将身心交付给了她,她如今修为也不低,足有虚王一层境,天资不算太高的她能有这般成就,依靠的无非是扇轻罗这些年的大力支持和悉心教导。

    她可以为扇轻罗做任何事,便是死也不会皱下一下眉头。

    呼吸急促,血液翻涌,碧落整个人如遭雷击,身躯僵硬无比。

    “喜欢我啊?”扇轻罗忽然笑呵呵地开口问道,眼神之中一片迷离,说话间,还伸出一根玉指,拂过碧落的红唇。

    碧落差点没忍住去舔了舔,好歹理智没有丧失,哭笑不得道:“大人你喝醉啦。”

    “瞎说。”扇轻罗酥指点在她的红唇上,声音慵懒,“几坛酒而已,怎么会醉?恩,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碧落抿着红唇,轻轻点头,开口道:“碧落就是大人的。”

    扇轻罗嘻嘻笑道:“还是小碧落好。”附身朝她靠近,红唇吐息,芳香迷人。

    碧落双眼瞪圆,正以为要发生点什么的时候,却感觉扇轻罗在她额头上亲亲一吻,顿时失落无比。

    却听扇轻罗道:“可是我们都是女人啊!我若是个男的,现在就把你吃了!”伸手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

    碧落撇开视线,幽幽道:“我可以的……”

    “可以什么啊可以!”扇轻罗叹了口气,“还是男人好啊,说走就走,没有半点牵挂,却不知把人家的心都带走了,也不知道在外面怎么风花雪月,只怕早就妻妾成群,连孩子都有,把老娘忘光光咯。”

    碧落顿时怒道:“大人,那样的男人不值得托付,不想也罢。”

    扇轻罗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上,笑眯眯地道:“可是这里不同意啊。”

    碧落一阵心疼,几乎要落下泪来,难过道:“大人,无论沧海桑田,天地变换,碧落都会一直陪着大人,大人不赶我走,我绝对不走。”

    “我怎么会赶你走。”扇轻罗抿嘴娇笑。

    碧落也开心的笑了起来,忽然又有些扭扭捏捏地道:“若是大人真的忍耐不住的话……奴婢可以想想办法,替大人……解忧,许能解大人相思之苦。”

    扇轻罗奇道:“你有什么办法。”

    碧落道:“我最近几年学了些幻化之术。”

    “哦?”扇轻罗惊奇起来。

    “我可以幻化成那人的样子。”

    扇轻罗一阵沉默,似乎有些意动。

    碧落见状,连忙趁热打铁道:“或许没法呈现其神韵,但模仿个七八成还是不成问题的。”

    “模仿谁啊?”

    窗外忽然传来了一人的声音,吓了两女一跳。

    碧落更是立刻跳了起来,爆喝一声:“什么人!”

    这里可是半月山最核心的位置,是女王大人的寝宫,怎么可能被人无声无息地就闯了进来?

    抬头望去,碧落一下子张大了嘴巴,怔怔道:“你你你……”

    她竟看到了一张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面孔。

    扇轻罗也怔住,扭头望着那近在咫尺却思念了几十年的面容,一脸失神。

    “阿罗!”杨开笑眯眯地伸手打了个招呼,然后转头望着碧落道:“小丫头,乘人之危挖人墙角可是不道德的!”碧落对扇轻罗的态度他早已知晓,当年在中都那边就是如此,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这女人的爱好还没有改变,简直是朽木不可雕。

    ********,阴阳调和乃天地大道,她却反其道而行之。

    不过话说回来,当年在中都世界那边,自己与碧落可是发生了一些微妙的事,这一见面,杨开就不由自主地望了一眼她的红唇。

    那种事,可让人食髓知味,回味无穷。

    说着话,杨开便要从窗户走进来。

    碰地一声,扇轻罗将窗户给关上了,坚硬的窗木砸在杨开鼻子上,让他不由止住了步伐。

    “哼!”流炎在一旁轻哼一声,夹杂着说不出的揶揄之味。

    厢房内,扇轻罗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碧落一脸呆滞地望着她:“大人,你做什么呢?”朝思暮想这么多年的人出现在眼前,怎么给他吃了个闭门羹啊,不是应该立刻投怀送抱,一诉相思之苦么。

    扇轻罗皱眉道:“喝多了,好像出现了一些幻觉。”

    说话间,又打开了窗户,抬头往外一瞧,四目相对,碰地一声,窗户又被关上。

    “这酒劲好大,碧落你从哪找来的?”

    碧落哭笑不得。

    “愚妇!”窗外,杨开忍无可忍,一把推开,迈步走进,顾盼雄姿:“为夫回来了,你竟敢避而不见,简直反了天了!”

    扇轻罗侧身望着他,上下打量几眼,这才惊讶万分地道:“夫君?”

    仿佛才看到她一样。

    杨开上前一步,捏住了她的脸颊,往一旁扯去,让那好看的脸颊立刻变了形状,恶狠狠地道:“说吧,你想干什么!”

    “木有啊!”扇轻罗口齿不清,“我以为喝醉了呢,你真的回来了?妾身太高兴了,简直心花怒放。”

    脸上哪有半点高兴的样子?

    杨开眼角一抽,这怎么跟自己想象的情景有些不太一样,轻哼一声,松开了手。

    扇轻罗揉着脸颊,怯怯地瞧了他一眼,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小心翼翼地问道:“夫君啊,你来了多久了?有没有听到什么……不能听的?”

    杨开哼哼道:“该听不该听的我都听到了。”

    扇轻罗叹息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似做了什么极为重要的决定,伸手搂住了碧落的肩膀,将她揽入怀中,一副滚刀肉的架势,道:“既如此,那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不瞒你说,妾身如今与碧落二人情投意合,双宿双飞,日子不知道过的多逍遥自在,早就把你给忘光光了,请原谅妾身这些年来寂寞难耐,移情别恋。”说着话,一弯腰,深深道:“对不起。”

    杨开眼角跳的更厉害了。

    碧落还在发傻,扇轻罗伸手在她背上一摁,也立刻弯下了腰,急急忙忙道:“挖你墙角了,真是对……对不起。”

    扇轻罗直起身子来,手拉着碧落的小手,歪头望着她,一脸的柔情蜜意:“夫君,不对,杨小弟,只要你不拆散我们,什么都好说。”

    “杨,小,弟?”杨开咬着牙,一字一顿。

    扇轻罗笑道:“你年纪比我小,这么称呼没问题呀,你若觉得吃亏,我喊你一声杨大哥好了,反正也不掉块肉。”

    话没说完,便被杨伸手一左一右扯住了脸颊,俏脸再次变形,“你闹够了没啊。”

    “住手!”扇轻罗娇喝,“你我夫妻情分已尽,干嘛还要动手动脚?你这是耍流氓!”

    “好了,说正经的。”杨开蹂躏一番,过足了手瘾,故作威严地望着她,有些不明白她到底在闹些什么。这几十年没见了,自己巴巴地跑过来,就给自己演了一场大戏,啥意思啊。

    “哼,我说的就是正经的。”扇轻罗一脸的不服气,“怎么,许你在外面拈花惹草,就不许我移情别恋了?”

    《江山美人志》、《弄潮》、《官道无疆》作者瑞根新书《烽皇》,历史玄幻类,崛起于草莽,发迹于战场,纵横于庙堂,本书会带给你不一样的玄幻感受,书号1003779332。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