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两百零二章 防贼
    巍峨宫殿,大气张扬,殿内,头戴凤冠一身盛装的鸾凤居于首位,安坐不动,下方处一人来回度步,一脸焦躁不安的神情,时不时地扭头朝外望去,似在等候着什么。此人看上去是个身形精湛的男子,身穿一件皂色长袍,脑后黑发被一支玉簪随意束了个发髻,赫然便是蛮荒古地中的三大圣尊之一,西圣尊苍狗。

    向来大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西圣尊,此刻竟不知为何而深深苦恼,一脸纠结的表情。

    他无头苍蝇一样走了一阵,鸾凤终于忍无可忍,一手揉着额头道:“你坐下来,晃的我眼花。”

    苍狗止步,悲愤地望着鸾凤道:“他怎么又来了呢!你说说看,他怎么又跑过来了?”

    鸾凤有气无力道:“你问我,我问谁?”

    “不是听闻他去了北域创建了一个什么什么宫……”

    “凌霄宫!”

    “对,凌霄宫!”苍狗抚掌道,“听说他在北域混的还不错,他不在北域作威作福,又跑到咱们东域来干什么。”就没见过这样的人,跨域悠忽犹如吃饭喝水,甚至把凶名远播的蛮荒古地当成了可以随意进出的后花园。

    鸾凤淡淡道:“说是来找我算账。”

    “算账,算什么账?”苍狗瞪眼望着她。

    鸾凤眼帘低垂:“谁知道呢,许是他胡言乱语。”

    苍狗狐疑地望着她:“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鸾凤道:“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们!不过话又说回来,此事你没走漏消息吧?”

    苍狗嗤声道:“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走漏消息?”

    “没有最好,若是叫那些妖王们得知他过来了……”话说一半说不下去了,想想那场景都不寒而栗。

    苍狗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一脸悲愤之色。想他们堂堂蛮荒古地几大圣尊,如今居然要像防贼一样防着一个帝尊一层境的人类,提心吊胆担惊受怕,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

    蛮荒古地什么时候轮到一个人类这么撒野放肆了?

    可事实上就是如此,自从十多年前那人来了一趟蛮荒古地,将古地搅的风风雨雨之后,他的名字便在整个古地流传起来。

    若非三大圣尊联手压制,只怕这些年来麾下的妖王们早就启程去寻找他了。

    找他自然不是为了报仇。只因那人是唯一能与天刑后人搭上话的存在,都想着给他卖命呢,只为血门再开那一天,能够得天刑后人青睐,如此才有重现祖上光辉,化身圣灵的机会。

    这些年来,纵然有三大圣尊压制,剩下的二十九路妖王也在不断地进言,欲要顶替鹰飞,犀雷和谢无畏三人,去杨开身边效力,更有甚者提出了轮班制的荒谬提议。

    成何体统,一群高高在上的妖王们,如今居然为了那一丝缥缈不可及的机会,上杆子去讨好巴结一个人类,甚至抛弃了自尊和妖王的荣耀,三大圣尊都觉得很丢脸。

    但想想又理所当然,妖王们的修为已到极限,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话,就只能从祖上血脉着手,蛮荒古地的妖族,大多数都有上古圣灵的血脉,或多或少而已,若真能得天刑后人相助,成为圣灵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所以纵然三大圣尊恨铁不成钢,却也无法责罚他们。好在这十几年时间过去,妖王们也都逐渐平息了下来,总算没闹出什么乱子。

    鸾凤如今无比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砸了那跨域空间法阵果然是有先见之明的,否则真叫杨开三天两头地往古地跑,只怕三大圣尊很快就要成为光杆圣尊了,到时候手下无人可用,妖王们都去投靠了北域凌霄宫,那才丢脸呢。

    “那个报讯的妖帅呢?”苍狗似是想起了什么,悚然一惊,杨开在古地复又出现的消息可不能流传出去,否则这安静的古地只怕又要生变。

    “关起来了。”鸾凤回道,苍狗能想到的事她如何想不到,在那双角妖帅前来报讯之后,第一时间就将他给软禁了,就是怕消息外泄出去。

    “那就好。”苍狗松了一口气。

    “叫你准备的东西你准备好了没?”鸾凤抬眼瞧了瞧他。

    苍狗手一翻,手上立刻出现三枚空间戒:“都在这里呢,咱们真要破财消灾?”

    “那你还想怎样?”鸾凤心里清楚,自己当年砸了杨开辛苦布置下来的空间法阵,这一趟不给他个说法肯定是不行的,而最简单有效的办法自然是破财消灾,但这个财可不能自己一个人出,毕竟事关整个古地,其他两位圣尊谁也跑不了。

    苍狗有些肉疼道:“咱们古地虽然富有,但也经不住他这样三天两头来搜刮啊,上次他就弄走许多好东西了。”

    “不过是一些石头,一些草药而已,于我古地妖族也无甚大用,给他便给他了,或者……”鸾凤美眸一闪,眼中寒光绽放,“我们找机会把他给做了。”

    苍狗吓一跳:“万万不可!”

    这是何等疯狂的念头,真要是把那人给杀了,那天刑后人岂能善罢甘休?当年石火之死历历在目,仿若昨日,那天刑后人探囊取物一般取走了石火本源,杀一个圣灵就如砍瓜切菜,赫赫威风,谁人敢惹?

    那可是所有圣灵的天敌,就如猫和老鼠的关系。

    他倒是没考虑过能不能杀的问题,真要是有这份心思,三大圣尊联手难道还杀不掉一个帝尊一层境么?只是,怎敢杀,怎能杀!

    “梵蜈来了。”鸾凤忽然抬头朝外望去。

    一道欣长身影从外****而入,落在两人面前,头戴羽冠,一身得体青袍,脸色却漆黑如锅底……

    看了看苍狗,又瞧瞧鸾凤:“他又来了?”

    鸾凤微微颔首。

    梵蜈一声长叹:“劫数啊!”

    从未想过,区区一个人类能让整个蛮荒古地风雨飘摇。若这人真的实力很强也就罢了,技不如人甘拜下风,圣灵虽然了得,却不是没有对手。偏偏那人实力还不怎么样,甚至也没有与古地为敌的意思,但他的存在本身,就已经危及到了整个古地的安宁。

    蛮荒古地几大圣尊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打不能打,杀又杀不得,梵蜈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了。

    说的就是杨开这种人。

    “他如今在何处?”

    鸾凤摇了摇头:“不清楚,只知道他昨日忽然出现在古地,遇到一个妖帅,命那妖帅来给传了个口讯,说是会来找我。”

    “没有其他妖族看到他?”梵蜈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应该没有。”鸾凤皱眉道,“否则底下的妖王们不会毫无动静,你也知道那家伙精通空间法则,神出鬼没的,真要是隐瞒动向,那些妖王们怕是发现不了。”

    消息真若是传开,那早就蠢蠢欲动的妖王们怕是要倾巢而出了。

    “没有最好,没有最好。”梵蜈终于放下心来。

    “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在此等他上门?”苍狗看看鸾凤,又瞧瞧梵蜈。

    “现在关键要弄清楚他在哪里,最好能在他过来之前,我们去找到他,别让他在古地中多走动。”

    鸾凤颔首道:“言之有理。”她也是被杨开给气坏了,一时间没想到这一层,梵蜈一说,她便豁然洞开,美眸闪烁光芒道:“或许我知道他在哪里。”

    抬眼望去,与梵蜈两人一起开口道:“石傀!”

    杨开的去处并不难猜,毕竟在这古地之中,与他关系不错的就只有石傀一族的,他出现在古地中,既然没去寻找三大圣尊的任何一个,那只有一个去处!

    尽管无法肯定,却也有很大的把握。

    既有了决断,三大圣尊也不再迟疑,当下齐齐出动,朝石傀一族的领地驰去。

    不能等他上门来寻,那就唯有主动出击了。

    在整个蛮荒古地,石傀一族的存在都是极为特殊的,只因他们并不受圣尊们管辖,算得上是自由自在的一族。

    鸾凤等人不是没想过要降服石傀一族,只是这些大块头不但实力不弱,脾气也执拗的很,多年前几次争斗,虽占了些上风,却也没能将石傀一族怎么样,更不要说降服。

    后来发现石傀一族也只在那方圆万里范围活动,也没有损害过他们的利益,便不再理会,不过彼此之间多少有些间隙。

    这一次若不是因为杨开,他们也不愿意轻易前往石傀一族的领地。

    树屋之中,杨开满意地望着眼前的空间法阵。

    这一次布置空间法阵比起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得心应手,最明显的便是时间上缩短了一大半。

    这并非是因为实力有所提升的缘故,更大的原因却是他在空间法则上的造诣又精进许多。

    成就星域之主,以整个星域为载体催动噬天战法,吞噬大荒星域,他所得到的好处不仅仅只是亿万里星空,还有对空间存在的领悟。

    玄界珠的变化,小玄界的扩张,同样牵扯到空间的种种奥秘,他没有刻意去修炼空间神通,却在无形之中收获巨大,本身对空间法则的领悟更上一层楼,本能地感觉自己似乎触及了什么深奥的秘密,整个人的视野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四周空间虽然虚无,可在他眼中却是脉络分明,有迹可循,他站在那里,心神沉浸在一种极为玄妙的感悟中,久久无法自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