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两百零三章 热情过度
    恍惚之间,他进入了一种极为奇特的状态,微微抬起一手,轻轻朝前拍去。这只是下意识的动作而已,而且一掌打出,四周也没有丝毫动静。

    他不断地出击,时而化掌为拳,时而五指戟张,时而变拳为掌,动作随心所欲,毫无章法可言,却有一种奇特的韵味。

    百里之外,三位圣尊飞驰而来,忽然驻足在一片树冠上。

    鸾凤皱眉道:“前面就是石傀一族的领地了,也不知道那小子在不在。”

    “希望他在吧。”梵蜈一副心累的模样,三大圣尊齐齐出动,只为给那小子送点东西过来好将他给打发走,说出去简直要笑死人。

    苍狗忽然吸了吸鼻子道,表情奇怪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什么?”鸾凤扭头望着他。

    苍狗皱眉道:“说不清楚,就是……小心!”他忽然脸色一变,指着鸾凤身后大喝一声。

    鸾凤也察觉到了,背后忽然一股危机袭来,传递出巨大的牵扯之力,似要将她吞进什么地方一样,情急之下,鸾凤背后忽然张开了一双华美的翅膀,呼地一声振翅高飞。

    回头望去,只见自己原本所处之地的后方,不知何处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神念扫过,黑洞之中一片虚无混沌,四周空间人溶解破碎,还传递出极为古怪的震荡之力。

    她竟从这黑洞中感受到了一种致命的威胁,刚才若是真被吞进去的话,只怕自己下场好不到哪去。

    “空间法则!”梵蜈脸色一沉,话音未落,面前虚空泛起涟漪,那古怪的震荡之力再度袭来,以虚空为媒介,轰然袭至面前。

    梵蜈脸色大变,一个仰身平躺下去,肉眼可见地,一层涟漪从他上空扫过,斩断他一缕头发,直绵延出百里之地,沿路所过,一颗颗巨大的树冠齐齐被震为齑粉。

    一个又一个黑洞涌现,一层又一层震荡之力从四面八方传递过来,在偌大一片空间内编制成一片绝杀之地,将三大圣尊笼罩其中。

    三人皆都大惊,连忙施展手段腾挪跌宕,避开那一道道无形杀招。

    也亏得他们不是一般人,本身实力高强,否则单是第一轮攻击袭来时便足以要了他们的性命。

    从高空中俯瞰,这方圆几百里的空间一片混乱,三大圣尊置身其中,竟是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明明彼此往相反的地方跑去,却莫名其妙地碰到了一起。

    整个天地似乎化作了一个囚笼,将他们三人囚禁在其中,任由他们如何努力都无法突破那无形的封锁,三人的表情都是骇然中带着一丝惊愕。

    这世上不是没有人实力比他们强,但他们好歹也是圣灵,如今居然有人连面都没露便将他们三人玩弄于股掌之中,未免也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这是他干的?”苍狗避开一道道杀人于无形的冲击,瞪眼问道。

    空间法则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掌握的,昨天杨开才出现在蛮荒古地,今天就被人用空间神通对付,苍狗想不出还有谁在施展这样的手段。

    忽然发现,那小子比起十几年前强大了不止一点半点,十几年前他若有今日的手段,只怕当时也不会被石火打的那么惨。

    “他人呢!”鸾凤一头恼火,背后双翅上脱落了两根羽毛,那是刚才避之不及被那无形的空间之力搅入的缘故。

    眼前这局面,对他们来说虽然有些危险,却也还不是生死之局,只是鸾凤有些想不明白,杨开为何一言不发就要对他们出手,那小子疯了不成?就算这十几年来实力有所长进,也不至于同三大圣尊为敌啊。

    更何况,自己三人这次也没招惹他,若是为了那空间法阵之事,也太小题大做了。

    梵蜈一言不发,脸色冷峻,忽然伸出两指在自己眼睛并指一抹,口中低喝:“开!”

    放眼望去,以另外一种角度观察,脸色一变:“不好,这里快要崩塌了。”

    他有天眼神通,能看到旁人无法看到的事物本质,在他的天眼观察下,这偌大一片虚空竟都在震荡不已,空间虽然看似无恙,但实际上已被一道道连神念都无法察觉的空间裂缝充斥,若将这空间比作一块大饼的话,那如今这块大饼已经分崩析离,化作无数细小的残片,只是从外表上看不出什么罢了。

    苍狗与鸾凤闻言变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下不再犹豫,齐齐现出真身。

    哗啦一声,一只巨大华美,宛若凤凰一般的大鸟翱翔天空,口吐黑炎开道,奋力摆脱这空间的牵制,朝外驰去,苍狗也化作一只几丈高的怪物,紧随在鸾凤身后。梵蜈依仗天眼神通,在那无数裂缝中游走穿梭。

    片刻后,三人总算脱离那危险地带。

    鸾凤与苍狗重新化作人形,面色凝重地回头望去,心有余悸。不可否认,这样的力量,似乎已经有危及他们的资格了,若真是杨开动的手脚,那就该好好审视一下彼此的关系。

    震荡的空间忽然宁静下来,一个个漆黑的黑洞慢慢收缩,消弭无形,那一层层震荡之力也重新归于平静,本该很快破碎的空间竟又变得安然无恙。

    “搞什么?”苍狗皱着眉头,一脸不爽,“下马威么?”

    他虽然忌惮杨开身后的天刑后人,但也仅此而已,甚至在他看来,杨开也不过是个吃软饭的,没有天刑后人替他撑腰,区区一个帝尊一层境在他面前又算得什么?这一次与鸾凤梵蜈过来,本来就憋着一肚子,这还没见到杨开就遭此待遇,自然心情不美。

    鸾凤也沉着脸,觉得杨开实在太过分了,自己三个怎么说也是圣灵,就算当年她不打招呼砸了那空间法阵,杨开也不该这般无礼。

    梵蜈微微摇头:“似乎不是有意为之。”

    他刚才看的清楚,所有的一切都是没有目标的,真若是下马威的话,攻击不会如此松散。

    “难道还能是无意?”苍狗一脸愤愤地道。

    “许是他在修炼什么神通……”梵蜈隐隐有所猜测,话一出口便悚然一惊,这神通一看就没有定型,换句话说就是没有完善,没有完善的神通便有如此威能,若是真叫他给修炼成功了那还得了?

    有些不敢想下去了,怪不得天刑后人会对他那么另眼相待,如今看来,就算他没有天刑后人撑腰,也不是可以随便得罪的。

    人类的寿命或许没有圣灵漫长,起步或许没有圣灵高,甚至比起一般的妖族都不如,但是人类的成长空间实在是太恐怖了。

    心绪起伏间,一人的声音在耳畔便忽然响起:“三位来访,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三大圣尊神色一动,自然听出那是杨开的声音,面面相觑一眼,梵蜈道:“杨老弟客气了,我们也是不请自来。”

    苍狗和鸾凤眼中都闪过一丝诧异。

    梵蜈对杨开的这个称呼,可是耐人寻味的很……圣灵有圣灵的骄傲,帝尊境可没有与他们称兄道弟的资格。

    “既然来了,那便进来说话吧。”

    梵蜈微微一笑:“叨扰!”冲鸾凤与苍狗两人打了个眼色,迈步朝前驰去。

    受他感染,苍狗和鸾凤也收了不平之色,三大圣灵之中,鸾凤的实力虽然最强,但梵蜈却是以睿智著称,所以聚在一块的时候,基本上是以他为主。

    须臾间,三大圣尊便来到了石傀一族的居住地,无数粗壮树木环绕的空旷之地上,杨开笑吟吟地站在那里,望着从天而降的三人。

    八个石傀分散左右,冲三人虎视眈眈,一脸不怀好意,石傀一族与他们的关系可不怎么样。

    长老便站在杨开身旁,肩膀上坐着木灵一族的族长,树梢上,许多木灵探头探脑朝这边观望,却是不敢随意现身。

    梵蜈上前,与石傀长老见礼:“多年不见,长老风采依旧。”

    长老怔了一下,有些意外,却也回礼道:“圣尊客气。”别人和言细语,自己当然也不好摆什么脸色,更何况长老本身也不是喜争好斗之人。

    “此番不请自来,只是听闻杨老弟出现在古地中,心想着定然是来了这里,现在一看果然不错。”

    杨开微笑以对,心中也有些不解,总感觉梵蜈这家伙似乎热情的过头了点,而且自己不是让那双角妖帅去传讯鸾凤,会去找她的么?这怎么反倒是他们找过来了?

    他自然不知自己如今在古地中的影响力,三大圣尊岂敢让他在古地随意乱走,若不是这样,他们又怎会纡尊降贵。

    杨开不愿与他拐弯抹角打机锋,直言问道:“不知几位过来有何要事?”

    “倒也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而已。”梵蜈微笑回应。

    我能信你?杨开心中不以为然,暗暗警觉起来,开口道:“既如此,那便坐下说吧。”

    便与梵蜈等人坐在了昨夜盛会的那木桌前,木娜轻轻拍手,木灵们纷纷从树梢中飞出,带来瓜果水酒放下。

    梵蜈笑道:“早就听闻木灵一族擅长培育灵瓜异果,一直没机会得见,看样子今日却是有口福了,本座便借花献福,敬杨老弟一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