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两百五十八章 失道寡助
    窃窃私语中,一道光华自空间法阵上闪过,杨开的身影显露。

    众人扭头望去,有的神色一肃,有的面露狐疑,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见过杨开,知道他就是凌霄宫宫主,认识的自然神色一肃,不认识的只觉得这青年气势不凡,应该不是软柿子。

    “见过杨宫主。”稀稀拉拉的声音响起。

    那些头一次见到杨开的帝尊境们这才知道他的身份,也急忙抱拳行礼。

    “宫主。”花青丝上前一步。

    杨开鹰视狼顾,眼神锐利,见人数不少,还算满意,脸色缓和了许多,问道:“可来齐了?”

    花青丝道:“能在半日时间内抵达的基本都到了,龙虎门和玄云阁的人还没来。”

    大殿内聚集的帝尊境也就两百出头,整个北域的帝尊境绝对不止这么点人,但杨开给出的期限是半日时间,所以花青丝也是有针对性地去通知,那些明显在半日功夫无法赶到凌霄宫的便没知会了。

    这也多亏了杨开之前在北域布置下不少空间法阵连通凌霄宫,否则能来的人只怕连四分之一都没有,正是有那些空间法阵作为中转,才能在短短半日功夫聚集两百帝尊境。

    “龙虎门,玄云阁……”杨开淡淡颔首,挥手道:“没来就不用来了。”

    虽只是平淡的语气,没有透露出丝毫恶意,但在场所有帝尊境还是从这话中听出了不善的味道,暗暗叹息一声,这两个宗门日后只怕再也无法在北域立足了,搞不好要被这家伙给铲除掉,不免有些兔死狐悲之哀,又有些憎恨杨开独断专行之怒。

    一个崛起才不过三十年的宗门,竟然掌控了整个北域武者的前途和宗门兴衰,这话说出去只怕都没人信,可是谁让人家拳头大呢,又有灭了问情宗的先例摆在那,纵然心有怨气和怒意,也不敢表现出来。

    “诸位,这一次召集尔等过来齐聚我凌霄宫,想必诸位都很疑惑到底为什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们为了什么,一为救人,二为杀人!”

    一中年男子抱拳道:“敢问杨宫主,要我们救什么人,又要我们杀什么人?”这么多强者聚集在一块,要弄出来的动静可不小,基本上北域五分之一的顶尖战力都聚集在这里了,他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局面居然需要出动这么多人手,连四大顶尖势力都差不多倾巢尽出。

    杨开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他是哪个宗门的门主,不过帝尊一层境的修为,一身正气,对上自己的视线也不显怯弱,微微颔首道:“所救之人,是南域武者,也与诸位一样,都是南域各大宗门的门主和宗主。”

    “南域武者?”大殿内一下炸开了锅,嘈杂纷纷,怎么也没想到今日之事居然扯到南域那边去了,这里可是北域啊,距离南域何其遥远,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位杨宫主要救南域的人,把北域的人召集在一块干什么?

    相比较这一点,大家更震惊的是南域那些门主宗主们到底遭遇了什么?居然要出动这么多人手去拯救,虽然彼此不在一域,但既然都是门主宗主,实力肯定不会弱,最起码也有帝尊境修为吧,连他们都解决不了问题,自己这些人过去能行么。

    “要杀的是魔人!”杨开爆喝一声,压下了嘈杂的议论。

    大殿内瞬间鸦雀无声,个个都瞪大眼珠子望着他,连想来清冷的姬瑶脸上也有了变化。

    杨开不管他们怎么想,自顾说道:“南域数百帝尊境,落入魔人陷阱,被困无华殿中无法脱身,随时都有可能被魔气侵蚀,坠入魔道的危险。他们如今唯一的指望便是本座,所以本座需要诸位帮忙,攻破无华殿护宗大阵,击杀魔人,将南域诸人解救出来。”

    这一番话听起来简直有些匪夷所思,震得所有人都晕乎乎的,本能地感觉杨开是在开玩笑。一则,南域那么远的事谁能知道?可杨开偏偏说的言之凿凿。二则,魔人这种存在太过遥远了,据说那是被魔气侵蚀坠入魔道的人,可是魔气又是怎么来的?

    “情况就是这样,我不管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等到了地方你们自然知晓,此去南域,诸位谨记一件事,务必防护好自身,不要被魔气轻易侵蚀,更要防备魔念夺舍,若是出现前者,本座或许还有机会救下尔等,若是后者……自求多福吧,出发!”

    花青丝怔了一下,立刻开始引领在场的帝尊境们踏上空间法阵,凌霄宫这个法阵规模不小,一次性可以传送二三十人,由杨开在此,甚至不需要镶嵌源晶,只需催动空间法则便可激活。

    光芒闪过时,一批批人消失不见,不管他们此刻心中怎么想,总算都还算识相,没有提出什么异议,而是老老实实听从安排。

    人群后方,一个容貌平平的妇人与一个半大老者聚集在一块,两人皆有帝尊两层境的修为,也都是北域一流宗门的宗主,比起凌霄宫,冰心谷等四大势力,只差一线,除了没有帝尊三层镜强者坐镇,帝尊境数量少一些之外,底蕴也是不俗。

    两人凑在一起,悄悄传音交流着什么。

    妇人道:“这凌霄宫也太过分了一点,先是限时半日赶到此地,然后又不问问我们同意不同意,就直接要我们去跟魔人拼命,哪有这样的。”

    半大老者点头道:“是啊,过分了。”

    之前大家都是迫于凌霄宫的武力和威名不得不选择臣服,本来就心中有怨,这忽然又被拉出去跟什么魔人拼命,要救一群根本不认识的南域帝尊境,心中怨气更深了一些。

    妇人接着道:“真以为这北域是他凌霄宫的了?这才刚开始便这样,以后那还得了?”

    半大老者苦笑道:“日子难过咯。”

    妇人斜了他一眼:“你就想这样一直被人欺压,无力反抗?”

    半大老者悚然一惊:“反抗?你想怎么反抗?我劝你别乱来啊,凌霄宫的底蕴摆在这里,你看到那三个妖族没有,那可是三大妖王,个个都堪比帝尊三层镜,我等岂是对手?”

    妇人冷哼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凌霄宫这段时间闹的北域天怒人怨,哪个宗门没有怨言?又有谁甘愿被他们驱使,只要北域各大宗门能够联合在一起,凌霄宫又怎么了?”

    半大老者若有所思道:“你想串联其他人……”

    妇人道:“为日后计也只能这样了,凌霄宫若是识相的话,自然会退一步,若是不识相的话,又能与整个北域抗衡么?就算加上其他三家也不行,关键要看人心齐不齐。”

    半大老者微微颔首道:“经此一事,老夫估计大家都意识到了一丝危机,若有机会反抗的话应该是不会错过,否则性命自由拿捏在别人手上,只怕活的不自在。”

    “此事之后,你我不妨多出去走动走动,探探别人的口风,若有机会的话,在仔细商议不迟。”

    “言之有理,那咱们就先这样说好。”

    “嗯,先不说了,到我们了,也不知道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妇人和半大老者与其他一些帝尊境站在空间法阵上,忽然光芒将己身包裹,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传来,整个人似乎穿梭在无尽虚空之中,强如他们两人也是眼冒金花,识海紊乱。

    好不容易回过神,难受的感觉传遍全身,脚下有踩着实地的感觉,妇人脸色微微有些苍白,连脚步都有些虚浮,听到耳边传来一声低喝:“不要堵在那里,赶紧下来,后面还有人过来。”

    也来不及看看到底是谁在说话,妇人急忙闪身到了一旁,捏了个兰花指,默运玄功缓解那难受的感觉,面上却是一片狐疑之色。

    空间法阵她不是没使用过,这一次来凌霄宫就是通过空间法阵传送过来的,之前在北域各地来往,也多有用到,但从未有哪一次像这一次这般难受,这样的感觉还是头一次经历。

    按道理说不应该啊,自己好歹也是个帝尊两层境,怎么会差点承受不住一次传送的压力。

    睁眼打量四周,只见附近许多熟悉的不熟悉的面孔都苍白无比,一副心有余悸的神色,显然都不太舒服,半大老者也在她旁边,两人四目相对,都不明所以。

    就在这时,一阵窃窃私语声从旁传来,那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场的都是帝尊境,谁还听不到啊。

    妇人与半大老者都是一惊,骇然道:“南域?”

    不可能吧?这里是南域了?前一刻自己等人还在北域凌霄宫内啊,怎么一眨眼就到了南域。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相信,但神念扫过四周,却发现这里的地形和气候与北域确实很有大不同,似乎真的在南域一样。

    再想想之前传送的感觉和在典籍中所见到的记载,脑海中灵光闪过,一个让两人不敢相信的念头浮现了出现。

    齐齐扭头朝来的空间法阵望去,眼中一片灼热之色。

    跨域空间法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