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两百九十九章 施压
    不过站在人家的立场上,有这样的顾虑也是正常的,杨开也没理由去怪别人,只是多少有些不爽。

    门口处探出一个脑袋,与杨开四目对视。

    杨开微微一笑:“蓝姑娘。”

    篮禾扭扭捏捏地现身,面上一片尴尬之色:“杨兄。”

    杨开奇道:“蓝姑娘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

    篮禾低头看自己的脚尖:“杨兄,对不起。”杨开不知道天狼谷有没有灵兽岛的信物,她却是知道的,她也知道那消息并非什么杜撰。只是因为师傅师娘二人担心与杨开交好而给天狼谷带来麻烦,所以才有那般说辞。

    若她能当家做主的话,定然不吝这举手之劳,但她虽然是天狼谷长老,但却没办法在这个时候给杨开什么承诺,更不可能做出对不起天狼谷的事情。一面是自己的恩人,一面是自己的师门,篮禾心中无比纠结,越这么想,面对杨开的时候就越是愧疚,几乎不敢与其对视。

    杨开走到她面前,微笑道:“蓝姑娘严重了,你能知会我黄泉宗和梵天圣地的事杨某已经感激不尽,至于那灵兽岛的信物,既然是杜撰出来的,那也不必在意。”

    篮禾默然了一会儿,忽然抬头,神色坚定道:“杨兄,你且再等几日,我给你想想办法。”

    见她神色,杨开便知她大概是想跟唐胜求情,请出那灵兽岛的信物,但如果真的这么弄,搞不好会让他们师徒生出什么间隙来,微微一笑道:“不必了,我也不是非去灵兽岛不可,对我来说,那灵兽岛能去便去,不能去也没什么关系,倒是叫你如此费心,是我说了不该说的话。”

    篮禾听着心里难受极了,此事明明是天狼谷这边不对,是师傅他有所顾忌,最开始听自己说杨开来的时候,还很高兴要去见一见,甚至说亲自陪他走一趟去寻找灵兽岛,后来听说两大顶尖势力在找杨开的麻烦,当即就变了态度,可偏偏现在却是自己在受人家的安慰。

    “凌大姐在哪里?能不能带我去见见她?”杨开转移话题道。

    “当然可以,杨兄随我来。”篮禾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爽快应道。

    随着篮禾一路往天狼谷内深入,一路上篮禾沉默不语,只有杨开问话的时候才回上几句,完全没了之前的活泼开朗,显然还是内心愧疚。

    ……

    另一座大殿之中,唐胜与钱秀英二人急忙走入,殿内已经有两人正在等候,一个为阴气森森的半大老者,仿佛才从鬼门关里走出来一样,另外一个是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一身简单的皂袍,背负着双手站在那里,仿佛一柄利剑镇压大殿,让殿内气氛显得极其压抑。

    看到这两人,唐胜和钱秀英都是悚然一惊,上前拱手道:“伏宗主徐圣主大驾光临,唐某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心想这两人来的好快啊,杨开前脚才到天狼谷,这两位后脚就跟了过来,暗暗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没有贸然答应杨开的要求,否则这一次天狼谷真的没法抽身事外了。

    这两位可是东域两大顶尖势力的掌舵人,俱都有帝尊三层镜的强大修为,他们两人一起出动,可见黄泉宗和梵天圣地是什么样的态度,搞不好这两大势力已经强者尽出。

    心中一叹,那杨开这次怕真的有些凶多吉少啊,纵然有空间神通傍身又如何?这么多强者出手,一旦干扰虚空,便是有空间神通也无法轻易脱身,只希望小禾日后不会怪自己吧。

    鬼气森森的伏波垂着眼帘,犹如老僧入定一动不动,纵然这里是天狼谷,纵然他只是个来客,但他也依然可以不给唐胜面子。

    倒是徐长风闻言嗯了一声,却也依然背对着唐胜夫妻二人,淡淡道:“唐胜,你天狼谷开派多少年了?”

    这话问的没头没脑,唐胜却从中听出一些异样的气息,身子骨不禁有些发寒,沉吟了一下开口道:“差不多有两三万年时间了。”

    徐长风轻轻颔首,转过身来,淡然道:“两三万年,传承也算久远,你天狼谷也曾辉煌过,曾是东域的顶尖势力之一,也曾落寞过,甚至险些覆灭,但既能绵延两三万年不倒,想必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唐胜挤出一丝笑容道:“兽类有趋福避祸的本能,我天狼谷与战狼为伍,自然也有。”

    徐长风饱含深意地盯着他瞧了一会儿,这才点头道:“很好。我与伏宗主这次的来意,想必你应该清楚。”

    唐胜额头冷汗淋淋,开口道:“徐圣主放心,我天狼谷不会做那自取灭亡之事,只是小徒不懂事,无意将人领了回来而已,我天狼谷也没有庇护他的打算,他很快就会离开。”

    “哼!”伏波忽然冷哼了一声,“你大可以庇护他试试。”

    此言一出,钱秀英忍不住怒视了伏波一眼,颇有些不服气的感觉,你是帝尊三层镜没错,也是东域顶尖势力的掌舵人,但这里是天狼谷,你一个客人对自己这个主人这般嚣张是什么意思?天狼谷有灵兽岛的信物庇护,她还真不相信黄泉宗敢对天狼谷动手。

    只有那个信物还在,只要灵兽岛余威尚存,天狼谷就不会有灭顶之灾。

    似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伏波忽然抬起眼帘,锐利的眸子对上钱秀英的视线,嘿嘿冷笑了一声。

    下一瞬,钱秀英便花容失色,只感觉耳畔便一阵鬼哭狼嚎,神魂震动,浑身发冷。

    唐胜一个闪身,挡在了钱秀英面前,沉声道:“伏宗主,这是何意?我天狼谷无意插手别人的恩怨纠纷,还请伏宗主自重。”

    伏波冷冷道:“本座只是看唐夫人有些不服气,叫她认清现实而已,怎么?你也不服气?”

    唐胜气苦,却是不敢再多说什么。

    徐长风道:“唐胜,贵宗的护宗大阵,有隔断天地之效吧?”

    唐胜下意识地回道:“各门各派的护宗大阵,都有这个功能……”话一说完,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惊悚道:“徐圣主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徐长风淡然地望着他:“你说呢?”

    伏波桀桀怪笑一声,起身道:“徐圣主的意思是叫你开启护宗大阵,隔断这片天地,免得让人跑了,你也知道,那小子有点本事。”

    唐胜脸色大变:“两位难不成想在我天狼谷动手?”

    徐长风望着他道:“现成的埋骨之地,有何不妥?”

    “不行!”唐胜一口回绝。

    伏波眯眼道:“唐胜,说话之前过下脑子,脑子是个好东西,不用的话岂不是摆设?”

    这两人,一口一个唐胜,直呼其名,完全没有将唐胜放在眼中的意思,听的唐胜夫妻二人敢怒不敢言,此刻更是这般冷言热讽,让唐胜也有些按捺不住,泥人尚有三分火性,更何况他还是一宗之主。他此前已经表明了态度,不会去庇护杨开,却不想这两人居然这般咄咄逼人,妄想在他天狼谷动手。

    深吸一口气,唐胜肃容道:“此事绝对不行,实不相瞒,那人对小徒有救命之恩,这一次小徒将他带回来,本是有事相求,唐某已经拒绝,让小徒心中难安。若是再开启护宗大阵隔断天地,让他死在我天狼谷,小徒日后必定心魔缠身,哪还有进步的空间?两位若真要对付他,天大地大,选哪里都可以,唯独我天狼谷不行。我天狼谷不庇护他,但也不会插手你们的恩怨。”

    “当真不行?”徐长风锐利的目光逼视着唐胜。

    唐胜脸皮抽搐,感受到他的威胁之意,知道这一次若是拒绝的话,日后天狼谷在东域只怕麻烦不断,正如他此前跟篮禾所言,有灵兽岛的庇护,确实没人敢光明正大的地对天狼谷下手,但暗地里使绊子却是免不了的。天狼谷偌大一个宗门,开销不小,宗门在外也多有基业,这些基业肯定要被盯上。

    目光朝钱秀英望去,见她缓缓摇头,口中蠕动了一下。

    无声无息,但唐胜却知道她说的是篮禾两个字,心中当即有了决断,铿锵道:“还请徐圣主莫要再为难唐某!”

    篮禾能从碎星海活着回来,又早早地晋升帝尊,自然被他们寄予厚望,日后说不定有机会能晋升帝尊三层镜,换句话说,天狼谷的未来就系于篮禾一人之身。

    若因为这次的事而导致篮禾武道之心受损,那才是天狼谷最大的损失。至于在外的基业会不会受到什么打压,那也是日后需要考虑的了。

    更不要说,杨开与天狼谷另外一个长老凌音琴也有些关系,杨开若是死在天狼谷,凌音琴肯定也会对天狼谷有意见,这一来就等于让天狼谷失去了两个帝尊境的认可,这种事唐胜怎会允许发生?

    听到这个答案,伏波又冷森森地笑了一下,徐长风面色寡淡地盯了唐胜一阵,似也看出了他的果决,微微颔首道:“也罢。”

    听到这句话,唐胜忍不住松了口气。若是徐长风真的要执意那么干,他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拒绝的掉,眼下这局面是最好的结局了,他虽然没能庇护杨开,但也没答应开启护宗大阵隔绝杨开的生路,算是对他对篮禾都有了一个交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