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三百零二章 万魂幡,阴灵现
    “够猖狂!”赤鬼目瞪口呆地望着杨开,心里简直佩服的不行,易身处之,他绝对不可能有杨开这样的闲情雅致,不想办法赶紧突围逃命也就罢了,居然还出言调侃人家,这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

    徐长风淡淡道:“隔断天地,也不一定非得布置什么惊天大阵,你以为自己有空间神通便可高枕无忧?年轻人,这天下之大,总有你不知道的东西。”

    杨开眯眼道:“徐圣主这话听起来很有意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已经封锁了这片天地?”

    徐长风微微一笑:“你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杨开点点头,真的就试验了一下。空间法则涌动之下,赫然发现这四周天地竟如一座固若金汤的牢笼,他的空间法则虽然可以动用,却已经无法瞬移了。

    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微微一惊,左右打量起来。

    他根本没有发现此地有布置阵法的痕迹,那么这四周天地到底是如何隔断的,竟让他的瞬移无法发挥作用,难不成对方阵营中也有精通空间法则的强者不成?也只有同样精通空间法则,才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封锁这片天地。但是应该不可能,空间法则入门及难,想要修炼更是难上加难,想那声雨竹何等人物?那可是能与乌邝争夺大帝之位的存在,在虚空夹缝中被困了几万年,苦心钻研空间力量,也才刚刚入门而已。

    黄泉宗和梵天圣地那边若真的有精通空间法则的人物,断然不会籍籍无名,只怕早已声名鹊起了。

    想不通,杨开也懒得去想了,只因他今日本就没有打算借助瞬移突围。

    “死到临头,你可还有什么想说的?”伏波冷冷地望着杨开,那眼中的杀机几乎凝为实质,与梵天圣地跟杨开之前的仇恨不同,梵天圣地要对付杨开,只是因为当年在碎星海中两个圣子死在杨开手上。

    黄泉宗虽然也有人被杨开所杀,但这却不是伏波要对付他的真正理由,最大的原因,却是大荒星域一事。

    大荒星域的黄泉宗算是星界黄泉宗的源头,正是因为大荒星域的黄泉宗高手来到了星界,修炼有成,才在星界也创建了一个黄泉宗,彼此之前有着难以分割的关系,而就在不久前,大荒星域的黄泉宗却被杨开连根拔起,宗门基业毁于一旦,宗内弟子几乎被屠戮一空,伏波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

    再加上以前杨开曾经杀死尹乐生和长老华飞尘一事,可谓是新仇旧怨一并翻涌,难以算清。

    纵然杨开真的与古地圣灵有什么关系那又怎样?当年伏波可以看在鸾凤的面子上,忍气吞声,将那段恩怨藏在心中,不表露出来,但经过了大荒星域一事,伏波也再难忍耐,势要将杨开斩杀报仇雪恨。

    正如他所说,这是人族的事,他固然忌惮鸾凤,但如果古地圣灵和妖族真的执意要插手人族的事,也不是没人去收拾他们。

    “谁死谁活还不一定,伏宗主是不是太乐观了?”杨开斜了他一眼,又转头望向齐海,失望摇头:“你又是因为什么?你以为帮他们设计杀了我,就可以夺走凤凰真火,就可以救你夫人了?”

    齐海的脸色陡然狰狞:“她已经死了,是你害死了她,今日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伏波闻言大笑一声:“好徒儿,说的好。”

    杨开眉头一挑,有些意外地道:“原来已经拜入了黄泉宗,怪不得能晋升帝尊。不过齐海,你错了。”

    齐海紧握拳头,咬牙道:“我何错之有?”

    杨开轻轻地道:“你夫人之死,与我没有半点关系,她会死,只是所托非人。”

    “放屁!”齐海勃然大怒,脸色又痛楚又狰狞地道:“当年你明明有能力救她一命,却对她置若罔闻,害得她受尽折磨和苦楚,最终撒手人寰,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杨开嗤笑道:“照你这般说,当今世上但凡有能力给你夫人解毒的,都是你仇人了,因为他们有这个能力,却没去帮你,齐海,你脑子有病吧?”

    齐海冷冷地道:“其他人有没有这个能力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有这个本事。”

    杨开摇头一叹:“就因这个,你记恨上了我,你那夫人果真所托非人,她如果真的还活着,我也不会去救她,让她早点死了的好,免得跟着你这个没担当的人,日后依然要受苦受难。”

    “你闭嘴!”齐海的脸色狰狞起来,仿佛被戳到了痛处。

    杨开自顾地道:“身为一个男人,却没本事护住自己女人的周全,一心一意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你有何担当?”

    齐海被说的恼羞成怒,一声怒吼:“我杀了你!”

    那个女人的死,是他一生最大的痛楚,是难以释怀的心结,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千方百计地去拜入黄泉宗,找这么一个靠山,只因他知道凭借自己的能力无法对付杨开,反正黄泉宗与杨开也有仇,借助黄泉宗的力量说不定有机会得偿所愿。

    而今日,真的将杨开堵在了这里,如此多强者环视之下,他定然插翅也难飞,此刻被杨开言语激怒,再加上己心所愿,自然是想亲手杀了杨开。

    话落之时,抖手祭出一杆黑幡,霎时间,阴气滚滚,天地之间一片鬼哭狼嚎,正是黄泉宗两大秘宝之一的万魂幡。

    杨开冷冰冰地望着他,犹如望着一个死人。

    他虽与齐海没有仇怨,但对方既然一厢情愿地将他当成仇人对他出手,杨开自然不会手下留情,区区一个帝尊一层境,弹指之间便可击杀。

    但齐海在祭出这这杆万魂幡后却没有立刻冲杨开下手,反而神色一怔,瞪大了眼珠子朝自己的万魂幡上望去。

    只因就在这一瞬间,一个模糊的虚影忽然从万魂幡上飘了出来。

    那是一个女子的身影,应该是一种灵体,因为看起来有些虚无缥缈,没有实质,浑身上下鬼气森森,面容苍白。但不难发现,这女子生前定然也是个绝色的人物,神态温婉,纵然一身鬼气也难掩其绝代风华。

    “嗯?”那边静观其变,甚至在齐海准备动手也没有阻止之意的伏波神色忽然一动,怔怔地望着那女子的鬼影,忽然眸露精光,低呼一声:“阴灵!”

    黄泉宗因为其修炼的功法和秘术的关系,常年与阴魂和死亡打交道,万魂幡便是要以阴魂祭练而成,祭练的阴魂数量越多,万魂幡的威力也就越大。

    但阴魂易得,阴灵却是难求。因为一般的阴魂是没有灵智的,不管生前如何强大,一旦死后被黄泉宗弟子以秘法祭练,都会变成听命行事的幡魂。

    可阴灵不同,阴灵可以说是另外一种存在的生灵,他们也是阴魂的一种,没有血肉,却有自己的神智,有极大的培养和发展空间。

    一杆万魂幡,若是能得一个阴灵作为主魂的话,那万魂幡的威力必定要大大增加。可是阴灵出现的概率太小了,整个黄泉宗万魂幡不计其数,但有阴灵的万魂幡,也不过寥寥数杆,无不被那几位帝尊境视作珍宝。

    而此时此刻,伏波竟在齐海的万魂幡上看到了一个阴灵,而且这个阴灵比起他所见过的所有阴灵似乎都要出众,都要纯净,这样的阴灵,简直是举世罕见,一时间气的咬牙切齿,若是早知自己这个便宜弟子手上有这么一个阴灵,他早就想方设法弄过来了,怎会放在齐海手上暴殄天物。

    而那阴灵出现之后,并没有被齐海驱使扑向杨开,反而转过身,面对着齐海,静静地望着他,本应该失去神智的双眸竟流露出人性化的神彩。

    齐海傻在原地,浑身哆嗦不已,慢慢地伸出一手,朝那阴灵虚无的脸上摸去,颤声道:“秀秀?是你吗?”

    杨开脸色一沉:“你竟将她祭练成了幡魂?”

    虽然没就见过这个阴灵生前的模样,但在场稍微有点眼力的人,应该都能看的出来,这个被齐海唤作秀秀的阴灵,应该就是他的妻子了。

    只是谁也没想到,他竟将自己的妻子的神魂祭练了,若非如此,又怎会从万魂幡中跑出来?

    此举可谓是丧尽天良,人神共愤,便是黄泉宗的一群人,望着齐海的目光都变了味道。

    他们虽然也祭练生魂,壮大万魂幡的威力,但却还没有谁对自己的亲人下手,更不要说自己的爱人了。

    “原来如此。”伏波却是神色一动,似是明白了什么,暗想怪不得当年齐海特意跑来黄泉宗,以整个齐天堡效命黄泉宗为代价,要加入宗门,其后更是请求修炼万魂幡秘术,原来他竟是想将自己妻子的神魂一直留在身边。

    人死如灯灭,神魂也会消散一空,可黄泉宗的秘术却能将神魂留下来,只不过是作为万魂幡的幡魂,结局注定不会太好。毕竟这么一来,一生一世都要与万魂幡为伍,不但失去了转世轮回的资格,而且很容易被其他幡魂吞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