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五百二十三章 十二都天大魔阵
    明明早已将之重创,明明血祭了整个宙天大陆的生灵消耗他的余力,这么长时间过去对方应该越来越虚弱,直到最后毫无还手之力陨落此地,然后被魔域的天地法则消化才对,可为什么对方还能反抗?而且从明月出手的痕迹来看,这家伙甚至比最开始被困在这里的时候气息更沉稳,更强大了,颇有一种恢复了巅峰状态的感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哪里出了纰漏?血厉神色阴冷,怎么也想不明白。

    明月身上的伤势是有目共睹的,被困在此地之前他被好几位魔圣联手打伤,那腹部的创口更是他血厉亲手所为,为此甚至不惜动用了一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秘术,那等伤势,血厉相信这普天之下除了自己,再无人能解,明月身为星界那边的大帝,身上肯定不缺少疗伤的灵丹妙药,可自己的秘术岂是区区一些丹药之效能抵挡?

    血厉恨不得扎进血海深处去亲眼看看明月此刻的状态到底如何。

    只是本受他随心所欲控制的血海内部,却有一圈被柔和光芒充斥的净土,阻挡了大阵之威,让血厉根本无法看到内部的情况。

    既然看不到,那就只能出手验证了,他亲自镇守此地,却还让血魔一族的族人被人家砍瓜切菜一样屠戮无数,真要是传扬出去也是个笑话。

    低喝间,血厉双手一抬,颀长的身躯一震,恢宏魔元狂卷而出。沸腾不止的血海在这一瞬间有一丝诡异的宁静,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摁住了所有异动,下一瞬,血海忽然以顺时针的方向旋转起来,卷起滔天巨力,眨眼间,十二根血色长柱中间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球。

    那血球通体殷红,便是隔着上千里地,也能看的清清楚楚,仿佛天上的圆月被染红了坠落在大地,给人带来难以言喻的惊悚,仿佛世界即将迎来末日。

    那血球的正中心位置,折射出一丝淡淡的白光,正是明月以无上修为排开血海形成的唯一净土,只不过这一方净土拥有的范围比起整个血球来说几乎不可察觉。

    血海中,一只只巴掌大小的血影成型,细看过去,就会发现那些血影都是一只只血色的蝙蝠,在血厉的控制之下,铺天盖地地朝那洁白的净土冲去,只不过才刚刚接触到那柔和的光芒便纷纷化作齑粉,烟消云散。

    血色蝙蝠数目庞大,持续不断地诞生,消失,可无论有多少血蝠都无法让那净土的光芒变弱分毫。

    血厉的脸色更阴沉了,无需再多加试探,他已经看出明月的状态已经有所改善,就算没有痊愈,恐怕也恢复了很多,星界的大帝,果然也不能小瞧。

    本以为有十二都天大魔阵和这宙天大陆所有生灵汇聚的血海,足以让明月道消身陨,谁知人算不如天算,明月居然还有挣扎之力。

    原本的计划已经行不通了,只能略做调整,一念至此,血厉猩红的双眸闪过一丝决然,双手掐诀,身上魔元滚滚之时,那血球旋转的速度变得更快了,难以言喻的速度卷起龙卷之风,从高空中俯瞰下去,那下方的天地仿佛变作一个陀螺,要将这整个宙天大陆都带着旋转起来。

    大阵四周的血魔纷纷后撤,唯恐被殃及池鱼。

    而在血厉的控制下,血海中不断地滋生出各种各样的血物,朝那一方净土扑去,然后在触及洁白光芒的同时消弭无形。

    血海有极强的腐蚀之力,而那柔和的光芒却有着无与伦比的净化之功,这是一场腐蚀与净化的较量,明月与血厉彼此之间就仿佛各自的天敌,以自身大道碰撞,擦出让整个世界都黯然失色的光芒。

    时间流逝,血球的体积逐渐变小,可那一方净土却是岿然不动,丝毫没有缩减的驱使。

    诸多半圣和魔族远远观望,都看的心疼无比。

    那血球可是血祭了整个宙天大陆的生灵所得之物,换句话说,血厉如今是拿着整个宙天大陆的生灵集合的能量在与明月交锋,每缩小一部分体积,都代表着数以十万计百万计的魔族的付出,而这种付出,还不知道有没有意义。

    反观血厉,在动手之后便是神情不变,血球的缩小并没有影响到他分毫,对他来说,若是能让明月再度虚弱下去,莫说让眼前这个血球全部消失,便是再血祭两个三个大陆的生灵都是值得的。

    魔域数百大陆,却只有十二位魔圣,若是能拿两三个大陆的生灵换做一位魔圣的名额,这笔买卖不要太划算,更何况,血祭的只是那些大陆中的生灵,又不是大陆本体,这种底层的魔族对魔圣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魔域别的不多,就是人口庞大,到时候只要再从别的大陆迁徙一些魔族过去,自然能让那些血祭的大陆重新恢复活力。

    刺啦啦的声响不绝于耳,甚至已经掩盖了血球旋转时带来的动静,那是明月之光净化血水的动静。

    殷红的血球内部,那本来微弱的光芒越来越强烈,似乎随着血球体积的减小,净土的范围也逐渐扩大了。

    血厉猩红的双眸中终于闪过一丝惊异,如果说最初他确定明月的伤势有所恢复的话,那么现在他就可以肯定明月这家伙绝对是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或者是动用了什么秘术强行稳住了伤势,否则绝不可能有如此神威。

    不能再拖下去了,照此情形来看,再拖下去情况只会更加不妙,真要是被明月脱困而出,那负责镇守此地的他绝对会颜面扫地。

    血厉忽然一抬脚,在脚下的血色长柱上勐地一跺,一股无形的力量顺着血色长柱扩散开来,瞬息间绵延至另外十一根血色长柱。

    一直以来都平淡无奇,充当着阵基的长柱忽然纷纷闪烁起异样的光芒,长柱上那复杂的花纹图案逐渐流动起来。

    血球中分离出十一道血水,被那些血色长柱所吸收,血水顺着长柱一路蔓延至顶端,在那上方凝聚出一道道血色身影。

    十一根血色长柱,十一道血色身影,正好每个血柱上站着一道血影,与血厉所在遥相唿应,构筑成整个魔域最强之阵十二都天大魔阵!

    这些血色身影有高有矮,有男有女,血水构建了他们的身躯,五官清晰,双眸有神,血水身躯内散发出不同的气息,但每一道气息都是魔圣的气息!

    这十二道身影,代表的是魔域最强大的十二个存在!只不过除了血厉是本尊在此之外,其他十一位都是分魂降临,作为布置十二都天大魔阵的阵基中,都封印了各位魔圣的一缕神魂,关键时刻主阵的那位自然可以通过秘术将这些分魂唤醒,以增强大阵之威,比如……此刻。

    而这其中,玉如梦,北璃陌赫然在列,只不过除了她们两人之外,其他的十位魔圣中九成都是男性。

    “血厉,现在是什么情况?”其中一道高大的身影扫视了一圈之后,扭头望着血厉问道。

    “什么情况难道还看不出来吗,明月这家伙分明是骗了我们所有人,真是该死!”另外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夹杂着愤怒之意。

    纵然只是分魂降临,魔圣们也不是傻子,此间情况一目了然,明月都有能力对抗那血球,显然不是他们预料中垂死挣扎的状态,而是在找机会脱困。

    “血厉,你大意了啊,连个半死不活的家伙你都看不住,简直就是个废物!”一个矮小的身影桀桀怪笑一声,此人在十二魔圣中极为显眼,只因身形极矮,约莫只有五六岁孩童大小,只不过身躯却是圆滚滚的,看起来颇为滑稽,但他的气息却是所有魔圣当中给人感觉最危险的一个,好似随时都可能爆发出来的火山一样。

    此言一出,诸多魔圣的眉头都皱了一下。

    不可否认,出现这样的局面确实有血厉的责任,若是他早点察觉明月的状态,未必就没办法避免眼下的情况,但仔细想一想的话,这大概也不关血厉什么事,星界的大帝若真的这么好对付,他们也不至于耗费这么大的精力来布局,换做其他人镇守在这里,或许还没血厉做的好,毕竟血厉是血魔出身,血祭大陆生灵的威力在他手下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但出了这样的事,总得有人背锅才行……

    那矮小男人话音方落,血厉便扭头朝他望去,咧嘴狞笑道:“火卜,谁给你的胆子跟本座这般说话,难道你忘记两万年前挨打的痛了吗?是不是还要再尝试一下,若是你想,本座也不介意再给你长点教训。”

    被唤作火卜的魔圣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圆滚滚的身躯居然膨胀了一圈,本就危险的气息变得更危险许多:“你还敢提两万年前的事,当年若不是你耍诈,本座又怎会被你欺辱!”

    血厉冷笑道:“是你自己幼稚愚蠢,也能怪到我身上?脑子虽然是个好东西,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