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五百三十六章 致命一击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亲眼见证一位大帝的陨落。

    几万年前的诸帝之战他不知是什么样的场景,但想来恐怕也不过如此了,只不过那个时候噬天大帝独领风骚,诸位大帝虽然联手,依然被他斩杀数人。修炼了噬天战法的乌邝有及其恐怖的恢复力和持久力,乌邝尚且命丧碎星海,更何况是明月?

    这一幕他应该早有所料才是,可当真的看到了,还是难以承受,身躯一晃,本能地催动空间法则便要冲过去。

    不管自己能出多少力,这个时候能救明月的也只有自己了,若是自己都不出手,那这片天空下,谁又能拉他一把?至于后果,杨开已经无暇考虑,他之所以会来魔域,最主要就是为了明月,如今明月危在旦夕,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陨落而无动于衷。

    魔镜镜面中,传来诸多魔圣的一声声惊唿,那镜面上的景色也在急速后退,显然是玉如梦察觉不妙正在逃离战场,免得被明月的自爆给波及。

    而就在下一刻,魔镜中便传来玉如梦的娇喝:“糟糕,上当了!”

    杨开身躯一顿,一身空间法则立刻崩散,扭头朝镜面望去。

    只见那原本充斥镜面的白炽光芒不知何时消失不见,而在玉如梦的视野之中,明月已化作一道白光,趁着诸多魔圣抽身后撤的时候,冲出了包围圈,直朝某个方向掠去。

    咻咻咻……

    破空声响起,云层之上,羽魔魔圣芙萸弯弓搭箭,手指轻捻之时,数道光芒追星赶月一般袭来,那一支支箭失无视了空间的阻隔,方一射出便袭至明月身后。

    杨开才刚刚放下的心再度提了起来。

    尽管没有直撄其锋,但他依然可以想象出一位羽魔魔圣的箭术的恐怖,波雅只是个中品魔王,可死在她手上的上品魔王岂止一位,远距离狙杀这种事羽魔最为擅长,明月全盛时期都不一定能避得开,更何况是此刻?

    就在杨开提心吊胆之时,明月的背后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急掠的身形勐地下沉,险之又险地避开了那一连串的利箭。

    还不等杨开为之欣喜,那些流光一般的箭失居然也是一起转折,紧追而来。

    芙萸的这几箭,似乎已经用神念彻底将明月锁定,无论他逃到天涯海角,也摆脱不得。

    明月又腾挪转折了几次,却依然无法摆脱那些流光箭失的追击,而趁此功夫,之前被他骗过的魔圣们也缓过神来,身形晃动,四面八方地围聚过来,只怕用不了三息功夫,就会再次将他包围,到时候明月费尽心机营造出来的大好局面就要丧失殆尽。

    他倒也果断至极,半空中一个折身,双手掐诀之下,一道道月华光束反向迎去。

    轰隆隆一阵爆鸣声响起,月华消失不见,那追来的流光箭失也被齐齐击落,震荡之下,明月嘴角边溢出鲜血。

    虽然付出巨大,但只要瓦解了芙萸的这一击,明月还是有很大机会逃走的,诸位魔圣的包围圈还未合拢,距离他最近的血魔也在百里之外,只要他能赶到最近一处界门所在,或许能趁此逃出生天……

    一道黑影忽然鬼魅般地出现在明月身后,一缕幽光轻飘飘地斩过……

    杨开的眼珠子勐地瞪圆,浑身的血液在这一瞬间变得冰凉刺骨!

    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瞬间,魔镜镜面之上,明月还保持着面对诸位魔圣的架势,他的背后,一道黑影紧贴在他的身侧,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仿佛他一直就在那里。

    月华的余光还未彻底消失,鲜血已从明月的腰间溅射……

    画面再次流淌。

    血光飞溅,明月如遭雷噬,浑身一颤,不假思索地反手一掌朝后拍去,那鬼魅般的身影急速后退,避开了这一击,站在了距离明月百丈外的地方,目光淡然地朝前望去,手上反握着一柄漆黑的匕首,匕首的锋刃已被鲜血染红,刺眼夺目。

    诸多魔圣齐齐止步,再没有追击的意思,皆都是目光复杂地朝明月望去,没有得手的振奋,没有敌人的仇视,就连先前一直与明月纠缠不清的血厉和火卜都是缄默不语……

    受此一击,明月几乎被拦腰斩断。魔圣们已经无需再出手了,只需因为就算他们不出手,明月也不可能逃离此地,那一击不但几乎将明月腰斩,更斩断了他逃亡的希望。

    接下来的舞台,是为那些欲要争抢机缘的半圣们所准备的,诸位魔圣早有协定,除非逼不得已,没人会出手干扰,最后谁能得此机缘,全凭各自手下半圣们的手段。

    “无花!”镜面之前,杨开双拳紧握,咬牙低吼。

    不过很快,他便发现先前偷袭了明月的这人不是无花,因为在玉如梦的视野中,影魔魔圣无花分明身处在另外一侧。

    不是无花,那是谁?

    出手之人分明也是个影魔,而且在这种时候敢对一位大帝下手的,绝对是个魔圣,否则没机会得手。

    回想起这诡异的身影出现的一幕,杨开的脑海中闪过自己当初在无华殿外被偷袭的一瞬,那一幕与方才是何其相似。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名字蹦了出来。

    夜影大帝,残夜!

    他居然在这里,而且看样子是早就埋伏在宙天大陆了,只等着这关键时刻给明月致命一击,杨开没想到,明月显然也没想到。

    或者说,就算他有防范也无力以对。

    吐血不止之时,大帝的气势迅速跌落,一道若有若无的光芒出现在那巨大的伤口处,勉强止住了伤势的恶化,但这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残夜的一击斩出来的不止是肉眼可见的伤痕,还有那看不见的大帝的根基。

    明月踉跄了一下,转身面对着残夜,伸手擦了擦嘴角边的鲜血,虽身陷绝境却依然面不改色,生死之前亦是毫无动容,干涩的嘴唇开阖:“魔域,就真的这么好?”

    若非残夜,两界通道也不会被打开,若非残夜,星界与魔域也没有战争,可以说星界眼下的局面,残夜要占绝大部分的责任。

    残夜不答,被黑影包裹的身躯逐渐淡化,缓缓消失在这天地之间,正如他来的无影无踪一样,离开的时候也是悄无声息。

    明月缓缓摇头,转过身,面对着十二魔圣,目光在一个个魔圣的面孔上掠过,最终定格在荒无极身上,轻声道:“得诸位联手赐教,明月死而无憾,今日本座虽要丧身此地,但我明月之光却不会湮灭。”

    荒无极一手负于身后,另一手微微抬起,做了个请的手势。

    明月微微一笑,伸手在虚空中一握,手上再次出现了那柄月华长剑。

    斜眼望去,四面八方已经围聚了不知多少位半圣,或明或暗地望着他,每一个半圣的目光都溢满了显而易见的贪婪和觊觎之色。

    明月踉跄转身,斜剑在手,轻轻舞动。

    诸多半圣齐齐往后退去。

    虽然明月身上的气势大幅度跌落,已然不复大帝之威,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谁知道他在临死之前能斩杀多少位半圣?

    是以那诸多来自各个不同大陆的半圣们虽然都恨不得冲过去将明月毙于掌下,却没一个敢轻举妄动,出头鸟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魔圣们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但也没人出声指责什么,毕竟他们也知道那些半圣们的忌惮。

    不知多少万里之外,杨开一身空间法则跌宕,不断地闪烁瞬移,朝战场奔赴,内心悔恨的无以复加,早知如此的话,他就应该在一年前把明月带走,那个时候虽然有血厉,有十二都天大魔阵,但总比眼下十二魔圣齐聚的局面要好很多。

    可他也知道,当日明月重创未愈,根本不可能是血厉的对手,他也绝对带不走明月。

    事到如今,他完全不懂天枢大帝为什么要自己来魔域营救明月了,明月所处之局完全是个死局,自己过来又有什么用?难道只是要自己目睹一位大帝的陨落吗?

    战场之上,十二魔圣静静观望,明月斜剑在手,虚空掠步,沿途鲜血洒落,一身气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跌,可是随着他的前行,挡在前方的半圣们皆在不断后退。

    沉闷的气氛压抑在每一个半圣的心头,仿佛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夕,明月那隐而不发的杀机也让人感觉如芒刺背。

    蓦然间,某一位半圣再也承受不住这种煎熬的压抑,怒吼一声,合身朝明月扑了过去,狠狠一拳朝他砸下,拳峰所触,虚空崩碎。

    明月眼帘不抬,随手一剑朝前噼去。

    轰隆一声响动传来,那半圣与明月竟是僵持了一瞬,紧接着被噼成两半,剑雨如瀑时,化作一团齑粉。

    可明月也是一口鲜血喷出,身形微震。

    放在平时,一位半圣被一招击毙,绝对是骇人听闻之事,也足以威慑各路宵小不敢轻举妄动,可今时今日,非但没让那些半圣感到惊悚,反而许多人都露出惊喜之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