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五百六十四章 银丝
    今年还没到选人进宫之日,飞云大陆却又一次忙碌起来,而且这一次飞云宫中的需求竟是比往年更多了,整个大陆都运作了起来,不断地有符合条件的男性魔族被送往飞云宫中,一月之内,已经有一千多人入了飞云宫,而且还没有结束。

    一般的魔族自然不知这其中玄妙,只以为银丝大人兴之所至,在暗暗敬佩银丝精力旺盛之时又艳羡不已,尽管知道那些被送入飞云宫的家伙来日无多,但能与一位半圣,而且是个魅魔出身的半圣有一场鱼水之欢,可是无数男人求也求不来的事,正因如此,往年每次飞云宫要人之时,飞云大陆上些自觉符合条件的男性魔族都有很多人会主动报名要求入宫。

    唯有少数魔王知晓其中内情。

    银丝主宰飞云大陆,虽然素来****但也从未有哪一次如这次这般荒唐,这并非是自家大人兴之所至,而是有伤在身,急需那些青壮男性魔族来恢复自身伤势。

    宙天大陆一战,半圣级别的强者死掉十多人,伤者的数量更多,白灼是一个,银丝同样是一个,相比较白灼而言,银丝的伤势更重,差一点就被那星界的明月大帝当场斩杀,若非见机不对逃的快,只怕飞云大陆此刻已经群龙无首了。

    飞云宫,坐落在飞云大陆天地魔气最浓郁之地,整座宫殿建造的富丽堂皇,规模宏大。宫内殿宇无数,彰显一块大陆之主的气派。

    主殿之外,一队男性魔族排成一列长龙,个个都身穿着一件薄若蝉翼的衣袍,静心等待。这些男性魔族,正是从各地选出来的一批人,个个都身强体壮,有魁梧如铁塔者,有面如丹凤者,亦有沧桑深邃者,皆都样貌不俗,气质不同。

    队伍前端,有修为不凡,穿着暴露的女魔王徘徊而过,挨个检查,许是在银丝身边服侍日久的缘故,这个女魔王也都是举止大胆,行为放肆,在检查那些男性魔族之时,不时地伸手摸一摸那些男性魔族结实的胸膛,更有甚者还在胯下掏上几把,亲自品鉴一下这些男性魔族的本钱大小,若合了心意,便会妩媚一笑,若是不合心意,当场赶走。

    不时地便有一些男性魔族被护卫拖出队列,丢出飞云宫。

    那些检查合格的男性魔族很快便会分十人一批,由另外一个女魔王引进大殿之中,那大殿的大门在不断开阖之间,就仿佛一只无形的猛兽在吞噬着美味的食物,而进了那大殿之中的男性魔族便再也没有出来过,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偶尔在大殿之门打开之时,里面还传来一些若有若无的轻吟,这声音传入外面那些男性魔族的耳中,让人不由地血脉贲张,呼吸粗重。

    不多时,那负责检查的女魔王便来到了一个男性魔族的面前,忍不住黛眉一皱,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面前这个家伙有一些不太协调,但仔细望去的时候,却又没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倒是在薄纱衣袍下若隐若现的结实胸膛让她眼前一亮。

    舔了舔红唇,这个女魔王一如既往,将一只白皙玉手探进那衣袍内,轻轻地摸了一把,感受到坚硬如铁的硬度,这个女魔王的呼吸忍不住一滞,吞了吞口水问道:“哪个种族的?”

    那男性魔族咧嘴一笑:“力魔!”

    “怪不得……”那女魔王吐气如兰,语气酥软,一边抚摸一边轻声道:“让人感觉这么强劲有力。”

    一边说着,小手一边往下摸去。

    正要触及要害之时,一只大手忽然抓住了她的玉手,那大手中传来一股强横的力道,竟让她都感觉到了丝丝疼痛,不过这非但没让她生恼,反而更让她对面前这个力魔多了一些兴趣,美眸盈盈,面色潮红道:“怎么?摸不得吗?”

    那力魔俯身凑到她耳边,低声道:“大人若想真想摸,便将小人带回去便是,到时候你想怎么摸就怎么摸……”

    那粗重的吐息撞击在女魔王的耳垂上,让她耳根霎时间一片殷红,浑身燥热难受,轻咬着红唇低笑道:“你居然敢戏弄本宫。”说完话,沉吟挣扎了一下,轻轻地叹息一声,将手抽了回来道:“等会有人会带你进殿内,进了里面好好伺候大人。”

    那力魔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神态,女魔王与之擦肩而过,神色间有些惋惜,这样极品的家伙她还真想带回去,但她又没胆子跟自家大人抢夺什么,也只能惋惜一二了……

    大殿之门开开合合,几乎每隔半个时辰时间,便有十人进入其中,长长的队伍不断向前。

    差不多三个时辰后,才轮到那力魔所在的一批,随着另外一个女魔王进了大殿,待到门关上之后,耳畔边便立刻传来一阵异样的撞击和低吼之声。

    那声音传来之地还在大殿的最深处,但比起在门外偶尔听到的一丝却是清楚多了,一时间,队伍中的男性魔族都呼吸粗重起来。

    跟随那女魔王的脚步不断往内深入,不大片刻功夫,一个粉红色的世界便印入眼帘。

    这是一间厢房,房间内一张巨大的床榻,床榻之上,一具具赤身**的身躯犹如蛆虫一般纠缠在一处,空气中满是那靡靡之气。

    在那床上纠缠的躯体中,只有一个女子,身段婀娜曼妙,其他几个男子如众星拱月一般将她围在中间,极近服侍之能。

    不时地有男性魔族翻起白眼珠子倒了下去,气息全无,倒下去的男性魔族很快被一些侍女模样的人给拖了出去。但剩下的那些男性魔族却仿若未觉,依然一脸痴迷地围聚在那女魔身边,奉献着自己生命的力量。

    甚至连新进来的那些魔族也仿佛没看到一样,俱都一脸火热,双目赤红地盯着那女魔完美的娇躯。

    人群中的力魔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眼神之中充满了戏虐。

    似有所感,在床上披头散发身躯摇曳的女魔黛眉一皱,抬头望来,正好对上那力魔的双眼。

    下一瞬,那女魔脸色一变,咬牙低喝:“杨开!”

    “银丝!”化身力魔混入此地的杨开目光冰寒,咬牙低喝之时,整个人已瞬间扑至银丝面前,一掌朝她拍了下去。

    纵然是在鱼水之欢中,纵然还有伤在身,一位半圣的应变之快也是毋容多疑的,电光火石之间,如一只母狗一般跪爬在大床上的银丝一把抓过旁边一个男性魔族挡在了身形,同时整个人姿势不变,猛地朝后遁去。

    被她抓过来充当肉盾的那个男性魔族方才还在亲吻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更在她的魅惑之术下流连忘返,对眼前的危机根本毫无察觉,直到杨开一掌将他拍成了血雾,他的脸上还挂着一丝噬魂销骨的微笑。

    另外一个跪在银丝身后驰骋纵横的男性魔族亦遭遇了同样的命运,不过他的死倒不关杨开的事,银丝爆退之下他根本不知躲避,直接被撞的爆为一团血雾,尸骨无存,滚热的鲜血撒了银丝一身,将那雪白的娇躯染成血红。

    直到这时,恐怖的气劲才轰然爆发开来,粉红色的大床崩塌,床上的几个男性魔族皆都当场毙命。

    “大胆!”房间之中,那几个一直服侍在旁的女魔王也终于反应过来,个个都脸色大变,怎么也没想到在这飞云宫内,居然有人敢冲银丝大人痛下杀手。

    这家伙什么来头!

    几个女魔王实力自是不弱,一个上品,三个中品,还有两个下品魔王,一时间皆都催动自身体内的魔元,毫不犹豫地朝杨开扑了过来。

    “死!”杨开双手连挥,一道道漆黑的月刃朝四方斩去。

    轰隆隆一阵,朝他扑去的那些女魔王瞬间如遭雷噬,齐齐瞪大了眼珠子,朝前扑去的身形也仿佛在一股巨大的力量下被震退回去,还不等她们落地,身形已经四分五裂开来。

    自修炼以来,越阶作战本就是杨开的拿手好戏,帝尊两层境修为之时就斩杀过上品魔王和帝尊三层镜强者,如今到了帝尊三层镜,放眼这整个魔域,能与他交手过招的也唯有半圣和半圣以上了。

    那几个女魔王实力虽然不弱,又如何能近的了他的身,只是一个照面便已全军覆没,估计那几个女魔王也没想到杨开实力如此强大,又自付银丝在此,掉以轻心之下才惨遭厄运。

    另一边,退出杨开攻击范围,随手扯了一件薄纱批身的银丝更是眼帘一缩,这才察觉杨开的实力比起上次见到的时候强了不少,而自己属下的死亡更让她怒火中烧,当即咬牙道:“你找死!”

    话虽如此,她却没有第一时间冲杨开动手,尽管身为半圣,在实力上有碾压杨开的本事,可银丝还是觉得有些莫名的不安,毕竟上次在宙天大陆见到杨开的时候,这家伙身边可是有一个强大的帮手。

    所以在说话间,银丝的神念也铺展开来,似要寻觅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