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六百二十章 委实该死
    呼喊声停下,大阵破开,里面忽然出现这么一大批人,那些开山宗的弟子也吃了一惊,冲天的喧闹忽然转为寂静,显得极为突兀,竟是让人有些不太适应。

    不过放眼望去,几百弟子的目光很快便被苏颜等人吸引。这些会拜入开山宗的人,修为多不怎么高明,年纪也轻,何曾见过这么多绝色美人?一时间都看傻了眼,更有几个张大了嘴巴,心神失守尤不自知,偏偏妖媚女王还冲那边妩媚一笑,当场便有几个年轻人闷哼一声,鼻血长流,一个个都在心中惊呼:她竟对我笑了!

    便在这时,那周城急急赶到,瞥了一眼大阵外的开山宗众人,皱了皱眉,没有理会,而是冲杨开道:“杨宫主,方才之事尚未定论,还请杨宫主给个说法。”

    “杨宫主?”中年帝尊闻言,差点吓得跳了起来。

    既来凌霄宫寻衅滋事,又怎会不知凌霄宫宫主是谁,那可是当年在虎啸城外忤逆大帝,从大帝手上逃脱,随后又被李无衣追杀过的家伙。其人名唤杨开!

    名姓对的上,模样与传说中也对得上,是个英伟不凡的青年男子。

    这人竟是凌霄宫宫主杨开?

    不是说他叛出星界,坠入魔道,去往魔域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从魔域回来了,可是不对啊,经历当年之事,他如何敢返回星界?

    偏偏就在这时,后方扶旗的一个年轻人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是正气凛然地大喝一声:“邪魔受死!”

    不但喊,还伸手朝杨开等人所在的方向遥遥一指。

    呐喊声再起,几百人再次高呼。

    中年帝尊的脸色苍白无比,身躯瑟瑟发抖,恨不得转身将自己辛苦收来的弟子们全部斩杀当场,如今弟子们的呼喊哪还是在助威啊,简直是把他架在了火堆上。

    心中惶恐不安,但表面却强做镇定,弟子们都在看着呢,他也不能太丢脸,今日是来打出开山宗名声的,若是处理不当,别说日后广收门徒了,开山宗这点家业能不能保得住都是两说。

    “邪魔?”杨开瞧了那几百人一眼,淡淡一笑。

    今日已经不止一个人这么说过他了,方才周城与他说的第一句话便是邪魔之辈,如今居然又从一群素不相识的人口中听到,看样子自己在星界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

    不过杨开并不在意,当年应下大帝们的请求进入魔域时,他对今日之局面就早有预料。

    旁人之言,过得我耳,不放心上便是。

    人群中那杆大旗太过显眼,血色旗面,黑金大字,想不注意都难。

    杨开伸手朝前抓去,明明隔着上百丈距离,可等他收手之时,那杆大旗已经被抓了过来。

    扶旗的几个弟子骤见此景,都不由一愣,心说别人手上的旗子怎么跟自家的如此相像?再抬头看自己的旗子……哪还有什么旗子?这才明白,自己家的大旗被人给夺走了。

    “开山宗?”杨开望着中年帝尊。

    中年帝尊喉咙冒火,嘴巴干涩,却是一手倒剑,背负身后,另一手在面前掐了个法决,一派高人风范:“不错,本座李开山,创下的自然是开山宗,敢问阁下可是凌霄宫宫主?”

    “是我。”杨开轻轻点头,“李宗主有何指教?”

    哪敢有什么指教?李开山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里,走的越远越好,尽管对面那杨宫主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可他却不由生出一种毛骨悚然之感,仿佛头上有一把无形的铡刀,随时都可以落下来。

    定了定心神,李开山吐字开声:“听闻杨宫主当年走火入魔,坠入魔道,凌霄宫亦是被打入邪宗之列,人人唾骂,是以李某人携门下弟子前来卫道除魔,保星界一方安宁,不过如今看杨宫主正气煌煌,其中怕是有些误会,倒是李某人孟浪了,还请杨宫主见谅。”

    杨开笑了笑:“你没弄错,也没什么误会,本座确实走火入魔,坠入魔道了。”

    此言一出,李开山怔住,苏颜等人怔住,梦无涯等人也怔住了,所有人都扭头望着杨开,毕竟杨开此刻看起来再正常不过,哪有什么走火入魔的征兆?

    走火入魔轻则神志不清,六亲不认,重则修为尽废,身消道陨,可杨开怎么看都是好好的,都只当他在胡说。

    李开山强笑了一声:“杨宫主说笑了。”

    杨开眼帘低垂,额前头发投下浓浓翳影,淡淡道:“你看我像是在说笑吗?”

    话落之时,滚滚魔元自体内喷薄而出,霎时间,整个人都包裹在一团黑气之中,只有一双眼睛折射出骇人光芒,体表处黑气邪戾至极,给人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不是魔气又是什么?

    苏颜等人眸露异色,不过很快又恢复平常。对她们来说,杨开入魔与不入魔并无区别。

    梦无涯等人却是面露担忧,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想到了三个字:魔天道!

    李开山却是大惊失色,蹬蹬蹬蹬倒退了好几步,一脸骇然外加不可思议地望着被魔气包裹的杨开,心中狂呼传言不虚,此人竟是真的坠入魔道了。

    入魔之人毫无道理可讲,自己挑衅在前,哪还有什么好果子吃?所以一见那魔气翻滚,李开山第一个念头便是赶紧离开此地,可他又怎能走的掉?不知什么时候,四周空间变得粘稠无比,让他整个人犹如坠入泥沼中一样,越是挣扎被束缚的越厉害,连动一根手指都艰辛无比。

    可这场景在那几百弟子看来却是另一幅模样,自家宗门直面邪魔戾气,竟是无动于衷,稳如不动山岳!皆是士气大振。

    杨开歪头望着他,漆黑魔气之中,一双猩红双目犹如火焰般跳动,语气阴沉:“你方才说,欲要除魔卫道,护星界一方安宁!”

    李开山闭口不言,不是不想说话,而是说不了,胸口气血翻滚,他怕自己一张口就会鲜血狂涌。

    “真有此心,当去西域才是,在我家门口找什么野食?”杨开冷笑一声:“那边魔族无数,李宗主想怎么杀便怎么杀,来这里却是来错地方了。”

    顿了顿,杨开又道:“本宫主离宫数年,凌霄宫奉大帝法谕,封山闭宗,不是怕世人打上门来,只是另有要任在身。大帝们可曾说过,凌霄宫是邪宗?倒是你们这些宵小之辈,隔三差五打着降妖除魔的名头来寻衅滋事,往我凌霄宫身上泼脏水,坏我凌霄宫名誉,委实该死,既然你们找死,那本座……便成全了你们!”

    话落之时,杨开忽然一点手上大旗,呼啸声中,大旗化作一道流光,直朝那李开山激射而去。

    四周惊呼一片,梦无涯楚凌霄等人纷纷高呼不可。

    凌霄宫因为杨开被世人误会,在所难免,别人借着凌霄宫的名头起声造势,固然卑鄙,但也罪不至死,杨开若真在这里杀了他,只会坐实杨开邪魔之名,名声坏了,如何在星界立足?

    但梦无涯楚凌霄等人不过道源境,哪有能力阻止?

    在场有能力阻止杨开的只有祝晴一人,不过祝晴根本无动于衷。

    化作流光的大旗袭来,那李开山眼珠子瞪圆,万没想到杨开竟真的一言不合便会对自己痛下杀手,心中惊呼邪魔之辈果然不可理喻,生死一线关头一口咬破舌尖,精血喷出,飘然后退。

    退不掉,精血才刚刚喷出,李开山便感觉一股沛然巨力从前方袭来,撞在自己胸口上,整个人仿佛泄了气的皮球,浑身力气都从胸口处宣泄而出。

    低头望去,胸口处破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内里五脏六腑都看的清清楚楚。

    抬头望去,李开山张了张嘴:“你……”

    才吐出一个字,便仰面倒了下去,气息全无。

    那边杨开浑身黑气包裹,猩红双眸一片漠然冷厉。自从一声帝元转化为魔元之后,杨开心中便藏了一份邪戾之气,虽有温神莲护持心神,不会彻底入魔,但一身力量多少也会影响到他的心性。

    若非如此,当初也不会半强迫地对待玉如梦!

    今日也是如此,两界之争下,无数武者前往西域抛头颅撒热血,有些人不去添砖加瓦也就罢了,却在窝里斗,既然不去西域,那要这一身帝尊境的修为又有何用?

    再加上方才周城的出现和言辞让他很是不爽,不过周城一个炼丹师,实力不高,他也不太好以大欺小,李开山的出现倒是让他有了发泄的出口,既然来了,那便死在这里吧,也省得日后再有什么不长眼的家伙跑来凌霄宫除魔卫道,再给凌霄宫泼脏水。

    对现在的杨开来说,杀一个李开山真的不算什么事,反倒是念头通达,舒畅的很。

    就在李开山身亡之时,桀桀一声怪笑传出,鬼祖悍然出手,方才他还问杨开要不要杀出去,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了出手的机会。

    一张大幡飞舞而来,将那十几个道源境一卷一裹,立刻让他们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