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六百六十四章 神尊
    初见时狼狈逃窜,洞府前剑拔弩张,此刻这位蚌族首领又大礼参拜,态度数次转变,当真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参拜,诸多蚌族也一起参拜,连那些初生的小蚌儿也不例外,短胳膊短腿,却学着自家首领的模样,稚气的让人怜爱。

    杨雪哑然:“大王这是何意?”

    邦邦儿笑道:“之前诸多误会,却不想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邦邦儿多有无礼,还请神尊两位高足勿怪。”

    杨霄眨眨眼:“你口中的神尊,莫不是我家师尊?”这事弄的有些莫名其妙,得问个清楚才行。

    邦邦儿忙点头:“正是,好教几位知道,我蚌族多年来受神尊恩惠,是以我蚌族奉其为神尊,历代供奉族内。只不过得恩惠,却一直不知神尊高姓大名,直到今日方才知晓竟是传说中的岁月大帝,惭愧,惭愧!”

    杨雪闻言眼前一亮:“师尊没死?”就连杨开也是神色一正,若是死了,还如何施人恩惠?

    邦邦儿摇头:“并非如此。”说话间,张口一吐,从口中吐出一根骨头,洁白无瑕,仿佛白玉雕琢,只不过这根骨头跟风君当初拿出来的那一根不太一样,应该是小臂骨。

    杨雪之前说大帝遗骸就在邦邦儿身上,倒也没有说错,这蚌族首领竟是将大帝遗骸炼化在体内,此刻方才吐出。

    见得白骨,杨霄杨雪立刻便能知晓,这白骨当是自家师尊的遗骸,旁人无法察觉,他们却能清楚洞悉其中暗藏的岁月之力的气息。

    又是一根遗骸,穷奇的眼珠子微红,如此看来,老主人当年真的是个死无全尸的下场啊,也不知道那乾坤之外到底有何等凶险,连他那样的大神通者竟都落得如此田地。

    邦邦儿取出那白骨,拿在手上,面上露出一丝复杂的情绪,只迟疑了片刻,便双手捧着白骨,恭敬递了过来:“尊驾所寻,应该就是此物了。”

    杨雪颔首,肃然接过,白骨入手之时,身躯微微一振,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那白骨竟闪烁起光芒,紧接着白骨表面泛起一道道金色纹路,一股奇特气息弥漫开来,让所有人的思维都陷入停滞。

    仿佛一瞬,又仿佛千年,等众人回神时,那白骨还是白骨,没有任何异常。

    但没人会以为方才情景只是错觉,岁月了得,白骨神异,纵然死去不知多少年,遗骸之中依然藏有神性,这份神性平时不显,传人接触时方才显露异象。

    邦邦儿眼中最后的一丝怀疑烟消云散,望着杨雪杨霄的眼神变得柔和多了。刚才杨雪说她是岁月传人,但空口无凭,直到此刻,邦邦儿才算是真的信了。

    微微一笑道:“我蚌族先祖无意间得此物,只瞧出此物不凡,却不知内中玄虚,一代代传承下来,今日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可喜可贺。”

    杨雪收了那白骨,望着邦邦儿道:“方才大王说得师尊恩惠,此言何意?”

    邦邦儿忙摆手:“既是神尊高足,大王两字万万不敢当,尊驾唤我名字便可。”略微一顿,邦邦儿又道:“诸位觉得,邦邦儿今年多少岁了?”

    这是个怪问题,但既然问出口了,那就绝对不是随便问问,肯定与岁月有关。

    杨霄立刻道:“你修为不俗,不过看着不老,妖族本就长寿……我猜你有两千岁!”

    “错了错了。”邦邦儿摇头,也不用别人继续猜什么了,自己给出了答案:“邦邦儿今年具体多少岁我也不记得,但八千岁确实有的。”

    杨开等人齐齐吃了一惊,八千岁,相对于邦邦儿的修为来说,这俨然是个寿星了,难得的是他看起来竟然不显老。

    不过很快,众人都意识到,这恐怕是那根白骨的功劳。

    果不其然,邦邦儿解释道:“我乃妖王,上品妖王,按道理来说活不了这么长时间,但我却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是我蚌族天生长寿,是神尊遗骸之能。老祖宗当年得了这遗骸,虽没有发掘出其中玄妙,但却发现遗骸在体,寿命悠长,所以我蚌族每一位首领都是长寿之命,除了那些与旁的妖族争斗陨落的,最长寿的一位活了一万三千多年……能如此,全拜神尊遗泽。”

    “我蚌族久居此片广袤大海,虽不与争斗,却偶尔也有劫难降临,蚌族族人稀少,强者不多,数次面临灭顶之灾,能逢凶化吉也亏得神尊遗骸庇佑。”邦邦儿道:“不瞒诸位,这遗骸中威能我蚌族不知玄妙,平日里无法动用,但若是我有生命危险的话,或有可能激发其中威能,扫荡敌寇。”

    邦邦儿是蚌族首领,连他都有生命危险了,那这个族群可就真的到了生死边缘。而在这种情况下,大帝遗骸便可能绽放些许威能,令邦邦儿有如神助……

    这事在他身上没发生过,可在前几代蚌族首领身上确是真的出现过。

    有此两层原因,所以蚌族将那骸骨主人奉为神尊,代代供奉,只是一直不知道那骸骨主人到底是谁,直到今日方才知晓。

    解释完后,邦邦儿笑道:“神尊于我族有大恩,今日不但得知神尊名讳,还知神尊在世上竟还有衣钵传人,蚌族喜不自禁,邦邦儿喜不自禁。”

    杨雪道:“大王客气了,我与师弟要多谢大王还骨之情。”

    邦邦儿摆手:“应该的应该的,神尊已庇佑我蚌族这么多年,你们既然来了,那遗骸自该归还。”

    不知道是真情还是假意,反正邦邦儿说的很诚心。主要是不还不行啊,四周一群魔族半圣虎视眈眈,口中敢蹦出半个不字,顷刻间便是灭顶之灾。

    杨雪又道:“师尊遗骸归还与我,与大王身体可有妨碍?”

    邦邦儿是因为大帝遗骸才这么长寿,如今骸骨被取走了,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

    闻言,邦邦儿笑:“若说没有,那是骗人的,但也就是不能如老祖宗们那样长寿罢了,我该活的却是不会少,算算我现在的状况,最少还能活个一两千年呢。”

    杨雪颔首道:“他日我师姐弟二人定会想办法补偿大王。”

    “这倒不必。”邦邦儿不断摆手,长呼一口气,仿佛放下了什么似的,热情道:“神尊两位高足驾临,陋室蓬荜生辉,若不嫌弃,不妨入内一诉如何?邦邦儿还另有要事要告诉两位。”

    杨雪闻言,瞧了一眼杨开。

    杨开微笑道:“既如此,那就打扰了。”追着人家过来,拿走了人家蚌族保管了这么多年的大帝遗骸,若就这么掉头就走也说不过去,人家既然诚心相邀,进去做客也没什么。

    邦邦儿大喜,转身吆喝:“贵客到,小的们都忙起来,好吃好喝的全给本大王拿出来。”

    大王吆喝,几个小蚌儿也跟着吆喝,霎时间,蚌族一片忙碌,大半蚌族转身进了洞府内准备去了,剩下的蚌族们跟大王一起恭迎贵客。

    杨开打头,流炎在侧,穷奇和几个魔族半圣紧随其后,杨雪也跟了上来,杨霄落在最后,不是他走的慢,主要是被一群莺莺燕燕的蚌族美女给围上了。

    小白龙漂亮啊,之前有冲突的时候,蚌族美女们不好表现出什么,如今误会化清,一个个全围了过来,那当真是燕瘦环肥,气质不一。

    小白龙脸红的滴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左右两个蚌族美女拉住了两只手,木头一样被拖进洞府内,见他木纳模样,蚌族美女们咯咯直笑。

    身旁香风萦绕,小白龙飘飘欲仙,眼冒金星……

    进了洞府,杨开立足在一座雕塑前方,那雕塑不知存在多少年月了,就在洞府内的一座广场中,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看的出来,雕塑此物的人很精通此道,刀劈斧砍之下,雕塑行意皆备,唯一让人感到不解的是,这雕塑没有五官,面上一片平整。

    邦邦儿站在一旁恭敬解释道:“蚌族得神尊遗泽,却未有缘得神尊真颜,有老祖宗在此立下此物,供蚌族代代拜祭供奉。”

    不知道那骸骨主人的样子,所以没有雕刻出五官,但知道骸骨主人绝对不凡,所以雕得威风凛凛。

    杨开微笑道:“要补全吗?咱们这里正好有人见过大帝。”

    邦邦儿一惊,岁月大帝陨落无数年,居然还有人见过?那此人活了多久?不过既有如此好事,又怎会拒绝,连忙道:“此乃我蚌族历代先祖愿望,若能补全当是我蚌族之幸。”

    杨开扭头朝穷奇望去。

    这一群人当中,见过岁月大帝的,也只有老穷了。杨霄杨雪虽得大帝衣钵传承,但也不知他老人家到底什么样子,所以一听这话,都一脸期待地朝穷奇望去。

    老穷当仁不让,从杨开身后闪出,面色凝重的很,抬头仰望巨大雕像,面上闪过一丝怀念和哀恸之意,少顷,怀念哀恸不见,取而代之的一片肃穆。

    老穷身上妖元微微一振,抬手,指尖处妖元凝聚,化作一柄刻刀,飞身而上,刻刀化作残影,霎时间,石屑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