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六百七十四章 星空为盘,星辰为子
    “我怎么不能来!”杨开勃然大怒,迈步走进凉亭,俯瞰老者,一脸敌意:“乌邝,你想作甚!”

    之前法身传音,说它察觉到了噬天战法的气息,杨开就有点不妙的感觉,如今进了此地一看,果然是乌邝在作祟,肺都快气炸了。上次见乌邝他还在祖域之中,不曾想这次再见,他居然跑来侵吞自己的星域了,若非顾忌段红尘与他双魂共体,杨开哪会跟他废话,直接拳脚伺候了。乌邝虽为大帝,但应该还没完全恢复,杨开相比当初龙岛之行又强大了何止一点半点,手下更有四位魔族半圣听令,真打起来还真不怕他。

    杨开入凉亭,梅酒儿也跟着走了进来,站在杨开身后,面上警惕之色不改,手上神石扣的更紧了,看的出来,星域之主与这位老者应该是认识的,不过彼此关系恐怕不会太好,星域之主对老者有成见,她自然也没摆什么好脸色。

    乌邝眨眨眼,然后笑了:“那个星域是你的?”他也是心智聪慧之人,乍看到杨开出现此地确实惊讶,不过很快便明白了前因后果。

    “你说呢?”杨开俯身,一巴掌拍在面前棋盘上,黑白双子被震之下,顷刻间乱成一团。

    乌邝皱眉望着棋盘,悠然一叹:“我这快赢了的,你说你,有话好好说,动手干什么,哎……”

    话没说完,杨开直接把棋盘给他掀了,这下黑白双子不乱,全都飞了起来。

    乌邝笑:“你可知你这一掀会死很多人的!”

    何须他来说,杨开把棋盘掀了之后就发现不对劲了,脸色大变时,魔元涌动,双手探出,霎时间凉亭之中幻出无边掌影,掌影收拢,归于一身,杨开抱着一大堆棋子,面上一片震惊和后怕。

    乌邝的眸子却猛地眯起,凝视杨开道:“魔元?你入魔了?”杨开不动手的时候他还没看出来,杨开这一出手魔元涌动,声势惊人,只要眼睛没瞎都能看出些端倪。

    杨开脸色白的吓人,低头望着自己怀里的棋子,眼皮子不断跳动:“你在搞什么?”

    乌邝答非所问:“有趣有趣,你居然入魔了,可为何心智未丧?若是方便的话,能否让老夫看看?”

    杨开冷着脸道:“想看也可以,不能白看。”

    乌邝微笑颔首:“有什么想问的,你尽管问。”

    杨开这才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乌光对面的椅子上,小心翼翼地将怀里的棋子,一枚枚地摆放进棋盘中,倒也没有恢复本来的落子,只是摆放好而已。

    随后又仔细检查了一下那些棋子,确定它们没什么问题,这才长长呼了一口气。

    梅酒儿本还不明白杨开为何对那些棋子这般重视,好奇之下瞧一眼棋盘,顿时神色呆滞,双目失神地站在原地,仿佛神魂都被抽走了,一下子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突兀地一股温和的力量将己身包裹,梅酒儿这才猛地回神,俏脸上一片苍白,骇然道:“大人,这棋盘和棋子……”

    “我知道。”杨开点点头。

    梅酒儿听了此话,脸色更白了,如果说刚才她还怀疑自己看错了,那么得到杨开这个答案后,哪还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那棋盘,哪里是什么棋盘,分明就是一片浩瀚星空,那些棋子也压根就不是棋子,赫然是一颗颗星辰!

    面前这个看起来神色和蔼,仙风道骨的老者,竟是以星空为盘,以星辰为子,自己对弈!蓦然看到这样一幕,以梅酒儿虚王境的修为自然立刻心神被夺,若非杨开及时出手,她只怕真的要变成行尸走肉。

    这才明白老者刚才说的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那一枚枚棋子是真正的星辰,每一颗星辰中都有亿万生灵,杨开掀了棋盘,等于是掀了那一片星空,棋子飞出,星球震动,能不死人吗。

    好在杨开反应快,将飞出去的棋子收拢回来,否则真的要造很大杀孽。

    梅酒儿彻底怔住,有些不明白这到底是现实还是虚幻了,若是虚幻,未免太过逼真,若是现实……现实中有人能做到这种事吗?

    就在她心绪翻滚时,杨开已伸出一手,乌邝毫不客气,探出两指搭在杨开的手腕上,分出一道心神查探他体内的情况,同时笑眯眯地道:“你不怕我杀了你?”

    杨开冷哼:“红尘前辈在此,你能杀的话尽管动手!”

    梅酒儿以为乌邝是在自己下棋,可杨开却知他是在跟段红尘对弈,红尘大帝既然能与乌邝对弈,自然能阻他出手,所以杨开并不担心乌邝会对自己不利。

    乌邝轻轻一笑,面露不屑之色:“那老鬼早就被本座炼化了,这世上再无段红尘此人。”话刚说完,忽然又张口道:“别听他胡扯,老夫活的好好的。”

    杨开咧嘴一笑:“见过前辈,得见前辈安好,晚辈甚喜!”

    乌邝颔首,又看了看站在杨开身后的梅酒儿道:“小女娃长的不错,新收的?”

    杨开闹了个尴尬:“星域中人,适逢其会,便带过来了。”

    乌邝闻言眼前一亮,冲梅酒儿道:“小女娃,既然来了,要不要留下来服侍本座,本座可传你无上大道!”

    红尘大帝游戏红尘,性情最是洒脱不过,可自从碎星海一行后便跟乌邝绑在一起了,没酒喝,没肉吃,没有美人环绕,简直无聊的快要发霉,难得有人来此,自然是想留下来,倒不是要做什么,对着一个漂亮小姑娘,总好过整天对着乌邝。

    天大机缘,无上造化摆在眼前,梅酒儿却是脸色发白,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她不明情况,只觉得眼前这老者不像是什么好人,而且有些疯疯癫癫的,哪敢留下来,至于那什么无上大道,谁知他说的是真是假,不要也罢。

    乌邝见状倒也不勉强,只叹息一声:“可惜可惜!”言罢,对杨开颔首道:“你跟他说吧。”

    杨开点点头,伸手点着棋盘道:“这是什么?”

    乌邝侧着头,一副认真查探杨开体内情况的模样,想也不想便回道:“血阳星域!”

    尽管心中已有猜测,可当乌邝承认的时候,杨开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你把一个星域炼化成这个样子?”

    血阳星域在哪,杨开不知道,也从未听说过,但想来也是下位面星域之一,跟恒罗星域一样的存在,可是如今,竟然是化作一面棋盘,横呈眼前!

    乌邝呵呵一笑:“这有什么好稀奇的,天上多着呢。”

    杨开抬头望去,瞳孔不禁一缩,只见那天空之中,一团团或大或小的星云盘旋着,大的如簸箕,小的如脸盆,彼此间隔着一点距离,互不相容,若没有乌邝之言,杨开纵然看到了,也只会觉得这些星云有些稀奇古怪,可听了他的话,再仔细一查看,哪还看不出那一团团星云真的就是一个个星域。

    运足目力望去,那星云之中,一颗颗修炼之星微小如尘埃,而就在这些尘埃上,还有亿万生灵生存。

    但这些生灵与棋盘上的棋子一样,压根就不知自身处境,依然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体内的情况真是奇怪,明明魔性十足,为何你本身却不受影响,你如何保证自身神识清明?”乌邝问道。

    “你知道魔元?”杨开反问。

    乌邝笑的高深莫测:“我知道很多你不知道的!”

    “你不是在祖域吗?怎么会来这里?这是什么地方?”杨开懒得与他纠缠魔元的事,如今最要紧的是搞明白他到底在干什么。

    “这里就是祖域!”乌邝回道。

    “放屁!”杨开脱口骂道,祖域他又不是没去过,怎会是这般模样,可转念一想,这老匹夫能把一个个星域炼化成棋盘,星云,将祖域炼化成一座庭园也不奇怪。

    沉吟了下,杨开皱眉道:“小天地?”

    乌邝微笑摇头:“大乾坤!”

    杨开勃然变色,惊骇无比地望着乌邝,不过他却知道乌邝没有夸大其词,梅酒儿只察觉此地天地灵气浓郁至极,却没察觉到此地天地法则也雄浑无比。

    正如星界和魔域,都是大乾坤,此地虽然略有不如,却也相差不远了。

    乌邝似没看到杨开的表情,开口道:“你识海之中定有什么宝物能保你神魂清明,老夫要看看,敞开神识。”

    “痴心妄想!”杨开想都不想便拒绝了,眉头皱的几乎凝了起来,转头看看四周道:“你当年从龙殿入祖域,就是为了炼化祖域?”

    “不错,祖域是所有下位面星域的根源,炼化祖域,于本座所行之事便能事半功倍。”

    “你到底要做什么?”杨开不解地望着他。

    乌邝微笑摇头:“这个不能告诉你。”顿了一下道:“不过你既然来了,我倒是有一事要你帮忙。”

    “你觉得我会帮你?”杨开冷笑不迭。

    乌邝不管他,径自道:“我要你的星域,本不知你是那片星域之主,只是适逢其会吞噬到那,不过也没什么关系,无论那片星域有没有主,无论主人是谁,本座都要吞噬,不但是你那片星域,这下位面所有星域,本座都要。”

    杨开声音恹恹:“想死的话我可以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