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零七十五章 凝练水行
    三日之后,密室之中,杨开与祝九阴对席而坐。

    “逆阴阳五行玄宇心经诸多精妙都已经传授于你,你需得谨记,这法门对心神消耗极大,切不可掉以轻心。”祝九阴凝重叮嘱。

    杨开颔首道:“放心。”

    探手在虚空中一抓,一柄权杖便出现在手心上,那权杖之上,一枚圆珠熠熠生辉,赫然便是月精。

    浓郁的水行之气顿时弥漫开来,若不是杨开亲眼见到这东西的威能,只怕也想不到这柔和的水力之中蕴藏了巨大的凶险。

    这一柄权杖也是用极为高级的材料打造而成,否则根本不可能将月精镶嵌在其中。

    不过杨开只要月精中的水行之力,这权杖对他倒是无用。

    探手将月精取下,入手的一瞬间,杨开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只感觉一股冻彻心扉的寒意从手掌之中蔓延过来,瞬间侵蚀心神,似要将他神魂冻结。

    而手掌之上,一层冰霜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上蔓延,很快便到了胳膊肘处。

    呼地一声,漆黑的火焰燃烧起来,驱散那惊人的寒意,冰霜逐渐消融。

    祝九阴美眸微微一凛:“金乌真火?”

    她也是圣灵,对这圣灵之火自然感觉敏锐,不由微微颔首,眼前这小子有金乌真火,炼化月精倒是凶险大减,水火相克,必能极大程度地镇压月精的寒意。

    “前辈,我开始了。”杨开道了一声,便闭上双眸,沉浸心神。

    催动道印之力,汲取月精之中的冰寒之意。

    刹那间,杨开只感觉整个人掉进了万载寒冰之中,连思维都变得有些迟缓,原本被镇压住的月精寒意再一次爆发,将他双掌冻结,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下去。

    方才月精只是本能地散发寒意,他以金乌真火镇压倒是无事,如今主动汲取月精之力,那金乌真火竟也镇压不住。

    熊熊火焰燃烧,可那冰寒竟有压制金乌真火的趋势。

    祝九阴脸色微变,紧密关注杨开的动静,只等见状不妙便立刻出手制止,杨开是她选定的承载者,自然不能就这么看着他死去,否则再想找这么一个出色的承载者千难万难,时间已经不多,她也没功夫再去培养一个。

    换句话说,杨开若是因此而亡,那她就只能再等下一次太墟境开启,从中寻觅承载者为自己夺取机缘了。

    放眼望去,那被寒意侵蚀,迅速枯萎下去的血肉之中,一层绿莹莹的光芒忽然浮现出来,那光芒充斥着勃勃生机,澎湃盎然,便是祝九阴见了都不禁动容,实在有些想不通杨开到底凝聚的是何种木行之力,竟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木行之力萦绕,枯萎的血肉愈合,重新泛起光泽。

    紧接着又在那冰寒下继续枯萎,再愈合,周而复始,看起来凶险至极,彼此之间却是达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这倒不是说月精的力量要超过不老树和金乌真火的合力,只不过无论是不老树还是金乌真火都已经被杨开凝聚在道印之中,他实力不够,发挥出来的力量有限,而月精则握在手上,被激发了之后威能全现,自然能以一敌二。

    杨开和祝九阴都忍不住松了口气,合金乌真火和不老树的木行之力,总算将月精的冰寒镇压下去。

    不过血肉的枯败,带来的自然是难以忍受的痛楚,杨开却是如枯井不动,心神只在道印之中。

    古朴的道印内,本充斥着三种力量,如今忽然多出来一股寒意。

    那是月精之力,道印之中原本存在的平衡瞬间被打破,五行紊乱,无论是木行火行还是土行,都在冲击道印,似要将道印粉碎开来。

    杨开闷哼,只感觉心神震荡,胸口处气血翻涌,暗道一声这般凝聚果然凶险,若不是他之前用道一神水加固道印,只怕这次真的要凶多吉少。

    毕竟他道印中的力量品阶都极高,冲击起来的力度也不小,凭之前的道印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不过如今的道印就不同了,消耗十几滴道一神水加固而成,论坚固度几乎有之前的一倍,这等冲击还能承受的起。

    连忙催动逆阴阳五行玄宇心经的法门,调和五行,拨乱反正。

    随着法门的运转,那紊乱的五行之力也逐渐恢复了次序,杨开见状,心头一喜。

    虽然早前参悟这逆阴阳五行玄宇心经的时候,便知这法门有此等功效,但毕竟没有亲身实践过,总还有点不安,如今一试之下,五行立刻归位,便知这法门确实有效,可以让武者无视五行相生的次数凝聚力量。

    如此一来,他就不必急着去寻觅合适的金行之宝,以后总有机会能遇到,等找到了再凝聚也不迟。

    不过很快,杨开便发现了这法门的弊端,正如祝九阴所说,这法门对心神的消耗极大,需得时时刻刻催动,一旦中断的话,五行立刻紊乱。

    祝九阴之所以要替他护法,便是防备这样的凶险,以她的实力,若是察觉不妙,还可以强行终止,不至于让杨开受到根本上的损伤。

    此刻紧密观望之下,发现杨开并无什么大碍,不由啧啧称奇,心想这小子的心神之力倒是有些非同凡响,自己之前那个承载者虽然也不错,可比起他来好像还有些不如,最起码当初那位承载者没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五行归位,很是费了一番功夫。

    她却不知,杨开的心神之力本就比同阶武者强大很多,微末之际得温神莲,这么多年过去,温神莲无时无刻不在滋养着杨开的心神,让他无论在什么阶段,心神之力都超出同辈一大截。

    后来与玉如梦圆房之时,更从玉如梦那得了她修行多年的元阴之力,玉如梦乃是魅魔魔圣,神魂力量放眼所有魔圣大帝也是首屈一指,无人能及,那元阴之力让杨开的神魂力量又一次暴涨,几乎达到了大帝的层次。

    后来成就虚空大帝,神魂之力自然也水涨船高。

    所以对杨开来说,分神维持逆阴阳五行玄宇心经这法门的运转,调和五行之力,并不算太难。

    肉身无碍,那冰彻心扉的寒意有金乌真火镇压,有木行之力修复损坏的肉身,心神无碍,强大的神念足以让杨开一心二用,道印无碍,道一神水加固道印,承载五行之力的冲击岿然不动!

    第一步迈了出去,接下来就简单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月精中的力量不断被杨开炼化进道印之中,化作水行。

    握于杨开中的月精,光芒逐渐暗淡下去。

    祝九阴忽然低头,怔怔地望着杨开手中的月精,先前她还没怎么注意,一门心神全在杨开身上,随时防备不测,如今见杨开稳定下来,才有闲心关注别的东西。

    她发现那月精之中,似乎有一丝灵性诞生,仔细瞧去,月精内果然有一道流光在流转不休。

    微微惊讶,这月精竟然通灵了?

    据她所知,这月精是万年之前,鲲鲨的一位承载者从无老之地带出来的宝贝,只不过那承载者没能替鲲鲨抢的机缘,鲲鲨恼怒之下将那承载者给杀了,后来便被海族当成圣物供奉祭祀。

    万年已过,海族的精神信仰不断朝这月精中汇聚,确实有可能让一枚死物通灵。

    若不是这月精落到杨开手中,只怕再过千年,这月精就要彻底诞生灵性,到那时候,或许就会成为一位不逊于任何圣灵的存在!

    不过如今月精的力量被杨开吸收炼化,这月精之灵怕是没法诞生了。

    对她这等存在来说,倒也没什么好惋惜的,杨开实力越强,那么夺得机缘的机会就越大,莫说只有一丝灵性,便是真的通灵她也会替杨开抹杀。

    在她的关注下,月精之中那一道流光逐渐暗淡,显然是被杨开吸收炼化。

    祝九阴起身,飘然离去。

    剩下的事无需她再关注什么了,杨开炼化到这程度,若还出意外,那就说明他不过尔尔,不值得栽培。

    半年之后,杨开睁开眼帘,低头望去,只见手中的月精已经化作齑粉,从指间洒落,月精内的能量被彻底炼化。

    杨开侧耳聆听,眉头紧皱,总感觉脑袋里面有个莫名其妙的声音,似要对他诉说着什么,可仔细听去,却什么也听不到。

    这让他不禁有些毛骨悚然,不知道自己这次炼化月精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祝九阴已经不在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杨开闪身出了密室,正见月荷站在外面等候。

    见到杨开,月荷眼前一亮,急忙道:“少爷,成功了吗?”

    杨开下意识地点点头:“嗯,成功了。”

    “那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月荷见他神色不对,不免有些紧张。

    这次炼化水行确实有些长了,之前在卧龙山中炼化土行之力,也不过用了两个月而已,那可是一枚土系巨龙的龙珠,而此番却是足足半年。

    “没按五行相生的次序炼化,消耗的时间确实长了些。”杨开解释道,他缺少金行,炼化水行自然更费时间。